黎希雾裴荆州(不当替身后,我上婆媳综艺爆火了)免费阅读无弹窗_不当替身后,我上婆媳综艺爆火了黎希雾裴荆州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武侠修真小说《不当替身后,我上婆媳综艺爆火了》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闻轻”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黎希雾裴荆州,小说中具体讲述了:戚江迟是青东集团太子爷,也是华冠传媒CEO黎希雾回想起初入华冠,与戚江迟结识至今,两人是上下级也是朋友,但她始终看不透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当初谢雯怀孕,坚持生子再复出,他不给任何情面,直接腰斩谢雯所有资源,断谢雯后路偏偏这次的婆媳节目,他又顺了一个人情给谢雯,给了谢雯曝光度而季为零各方面表现优异,明显在进步可如今一句‘资源倾斜’,无疑也将腰斩季为零接下来的星途戚江……

小说:不当替身后,我上婆媳综艺爆火了

作者:闻轻

角色:黎希雾裴荆州

武侠修真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闻轻”写的《不当替身后,我上婆媳综艺爆火了》。精彩截取:因此,这三年,婆媳俩人见面的次数伸手指头也能数出来。“才两亿就被吓傻了?”韩千叶顶着一张略微红肿的脸,语气不冷不热道。黎希雾启唇问:“伯母是说认真的吗?”韩千叶见她动心,冷嘲热讽道:“看你那不值钱的样子,两个亿就把你拿捏住了。”黎希雾抿唇笑…

不当替身后,我上婆媳综艺爆火了

婆媳综艺 免费在线阅读

韩千叶出了名的不好相与。

黎希雾在三年前和裴荆州协议结婚后,第一年没正面见到韩千叶,直到第二年,韩千叶知道了她的存在。

韩千叶毕竟是豪门贵妇,做不到像街边泼妇那边指着叫她滚出裴家。

但会在一些场合上冷脸,刻意让黎希雾难堪。

因此,这三年,婆媳俩人见面的次数伸手指头也能数出来。

“才两亿就被吓傻了?”韩千叶顶着一张略微红肿的脸,语气不冷不热道。

黎希雾启唇问:“伯母是说认真的吗?”

韩千叶见她动心,冷嘲热讽道:“看你那不值钱的样子,两个亿就把你拿捏住了。”

黎希雾抿唇笑。

韩千叶:“偷着乐吧。”

“不是。”黎希雾波澜不惊的说:“您的脸……”

韩千叶大概不知道,她冷嘲热讽的表情配上略微红肿的脸,怎么看都很滑稽。

“笑什么笑。”韩千叶抬手挡着脸,“我提醒你,这两个亿可不是白拿的。”

黎希雾不知道韩千叶卖的什么关子。

接下来,韩千叶从身边的爱马仕喜玛拉雅包里,拿出一份合同递给黎希雾:“你先看看。”

黎希雾接过,翻开认真的看了起来。

这期间,美甲师搬来做美甲用的工具,给韩千叶卸掉旧美甲,做新美甲。

见黎希雾看完,韩千叶说:“你是专业的,看得懂里面的内容。”

“是的。”黎希雾说:“所以您现在的意思是?”

这是一份综艺合同。

这个综艺是一档婆婆和儿媳妇一起参与的户外生活类综艺,名字叫《欢喜婆婆》。

那些已经息影的明星携婆婆上这个综艺后,再度翻红。

去年也有京圈贵妇带儿媳妇上这个节目,然后在节目中大大方方展现了豪门的奢侈,观众看得目瞪口呆。

韩千叶给她的这份,是《欢喜婆婆》第二季的合同。

上一季收官后的口碑和收视率的成绩都很可观,主办方吃着红利马不停蹄的招商宣传第二季。

韩千叶忽然笑得慈眉善目:“我是这样想的,婆媳一场,这三年来我没怎么关心过你,思来想去都觉得内疚,所以,我想和你一起去参加这个节目,就算不做婆媳,以后说不定还有需要交集的地方,你说是吧?”

黎希雾应道:“是。”

韩千叶很满意黎希雾这态度:“那就这么定下来了,你按照合同上安排的录制时间,挪一下你自己的时间。”

这次黎希雾没有立即应下来,她提了个条件:“录节目费时又费力,两亿,是不是少了点。”

韩千叶:“……”

这两个亿可是她的私房钱。

咬着牙才拿出来的。

她竟然嫌少?

“黎希雾,你别太贪婪。”韩千叶脸上的慈眉善目消失。

黎希雾莞尔:“为自己争取就是贪婪,是伯母太高尚,我太小人。”

韩千叶凝噎,思索着怎么接话。

这儿媳妇看着乖顺单纯,实际上心思杂得很,心眼数起来起码有八百个。

“你想要多少?”韩千叶打算退一步。

黎希雾也不客气,掌心摊开比划。

韩千叶脸色一变:“人心不足蛇吞象,黎希雾,你存心跟我过不去。”

豪门贵妇手上的流动资金有限,看似身价百亿,能流动拿出手的也就几个亿。

黎希雾要四个亿!

直接对半提。

胃口真不小。

哪来流动的四个亿!

黎希雾起身,嗓音温凉:“伯母,我公司还有事,您要是想好了,就打电话通知我,我好给节目录制挪时间。”

黎希雾刚起身,不远处传来一声——

“妈!”

黎希雾转过身,看见裴皎伸着脖子到处找妈。

裴皎是裴荆州的妹妹,不务正业一直在外面浪,几个月前才从国外回来,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跟黎希雾也没什么交集。

韩千叶见裴皎来了,招招手:“皎皎,这呢。”

裴皎大步走来,当她看见韩千叶红肿一张脸,问道:“妈,你脸怎么了,怎么肿得跟猪头一样。”

韩千叶:“……”

黎希雾抿唇,压住上扬的唇角:“伯母,我先走了。”

韩千叶抬抬手:“晚点给你回复。”

“好。”黎希雾颔首。

等黎希雾离开。

赫缇员工起身,跟裴皎解释韩千叶脸上红彤彤的是什么原因,裴皎听完仍然一头雾水:“什么热妈鸡,能吃吗?”

韩千叶气不顺:“你整天除了想吃的还能想什么!”

裴皎理直气壮的说:“想你的钱。”

“……”

裴皎转过头,看了眼黎希雾离开的背影,呐呐说:“我怎么觉得她有点眼熟。”

“你大嫂。”韩千叶提醒。

裴皎恍然:“哦,哥身边那个替身。”

韩千叶哼一声:“宛宛类卿罢了。”

裴皎表情又浮现迷茫:“妈,什么是宛宛类卿?”

“一件物品的周边。”

“什么是周边?”

“……”

按照正常发展,女儿应该跟她同仇敌忾,一致对外不待见黎希雾。

韩千叶气得不行,她看着裴皎那颗木鱼脑袋:“以前叫你多读书,你整天就知道在那玛卡巴卡。”

黎希雾回公司处理完手上其他事,驱车去了乔俏的住处。

两人关系要好,黎希雾也知道乔俏家门锁的密码,直接按下密码进门,扑面而来全是食物的香味。

“下血本了,今天做这么多菜。”黎希雾看到餐桌上的一道道菜,食指大动。

乔俏端着一盘椒盐虾从厨房出来,笑得见牙不见眼:“下血本是为了庆祝你即将恢复单身,我够意思吧。”

“很够。”黎希雾脸上带笑:“不过你也知道,离婚没那么快,我今天还跟韩千叶做了一笔交易。”

黎希雾和乔俏认识快三年。

两人性格相投,趣味相投,无话不谈,很快成为了最要好的朋友。

“韩千叶?”乔俏诧异问道。

“嗯。”

“你是说那个一点就着火的老煤油桶——韩千叶?”

在乔俏注视的目光下。

黎希雾点头:“是。”

乔俏把椒盐虾放在餐桌上,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拉着黎希雾在椅子上坐下来:“做了什么交易?我倒要看看这个老煤油桶是怎么坑你的。”

黎希雾平铺直叙:“韩千叶给我两亿,邀我跟她一起录,录完综艺拿了钱就和裴荆州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