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夫君做权臣(时卿落萧寒峥)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带着夫君做权臣最新章节列表

无删减版本的武侠修真《带着夫君做权臣》,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时卿落,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时卿落萧寒峥。简要概述:时卿落却比萧母想的更深她对萧寒峥问:“你和那个郎中,或者他的家人,结过仇吗?”萧寒峥摇头,“没有”时卿落抬手指了指老宅的方向,“如果这样的话,这个郎中要害你,肯定有人收买指使,可能是那边干的”萧母怔了怔,“老宅的人将钱看得和命差不多,会舍得花钱收买郎中?”“而且他们为什么要害死峥儿呢?我们都分家断亲出来了”她不是不信儿媳妇的猜测,而是不解萧寒峥发现自家小媳……

小说:带着夫君做权臣

作者:时卿落

角色:时卿落萧寒峥

热门网络作者“时卿落”的新书《带着夫君做权臣》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整个人就落在了王氏的身边。然后她用菜刀抵住王氏的脖子,“你再玷污我的名声,我就和你拼了,大不了你死,我给你陪葬。”王氏:“……”谁特么要你陪葬了,老娘还不想死呢。刚从被当众扇耳光的事实中回神,就感觉到冰冷的菜刀抵着自己的脖子…

带着夫君做权臣

第26章 还倒打一耙 免费在线阅读

时卿落反手给了王氏一耳光。

不但王氏被打懵了,在场的人都懵了。

时卿落打完之后,一脸的委屈开口道:“我可是清清白白嫁过来萧家的,才不是什么小娼妇,我受不了这个侮辱。”

她接着将砧板上的菜刀拿起来,另一只手杵着桌子一跃。

整个人就落在了王氏的身边。

然后她用菜刀抵住王氏的脖子,“你再玷污我的名声,我就和你拼了,大不了你死,我给你陪葬。”

王氏:“……”谁特么要你陪葬了,老娘还不想死呢。

刚从被当众扇耳光的事实中回神,就感觉到冰冷的菜刀抵着自己的脖子。

再听到时卿落冰冷的声音,她脚忍不住软了软。

而且她才不信死丫头不知道她只是单纯骂人的意思,现在不但打了她,还倒打一耙,让她有口难言,憋屈。

众人也反应了过来,时卿落突然扇王氏耳光,更做出了这样拿刀抵着王氏脖子的事情,原来是为了清白的名声。

原本不少人觉得时卿落扇王氏耳光有些过分,毕竟不管怎么说王氏也是长辈。

古代长幼尊卑的观念太深入人心,所以这些人才会这么想。

可见时卿落委屈和一副要为清白拼命的模样,大家又都觉得是王氏过分了。

虽然他们都知道王氏不是真说时卿落是小娼妇,不过是骂人的一个口头禅。

可人家单纯的小姑娘又不知道,为了名声拼命也正常。

“王氏,你也是太过了,怎么能这么说大郎媳妇呢?”

“就是,你叫侄媳妇小娼妇,真是过分了。”

大家先是谴责了王氏,这才对时卿落劝说。

“大郎媳妇,咱们都知道你是清清白白的好姑娘,王氏就是在放屁,你把刀子放下来,咱们好好说。”

“咱们可不会听王氏胡说八道,你的名声不会被污的。”

“对对,咱们都可以为你作证。”

王氏也快要吓尿了,她已经被这个死丫头打过两次,现在那刀随时都能割了脖子,她真的怕了。

很多时候就是横的怕恶的,穿鞋的怕光脚的。

“对,我刚才不是说你不清白的意思,那是我骂人的口头禅,你可别放在心上。”

时卿落一脸天真的看着她,“真的吗?那你和我道歉。”

王氏又气又怕,可为了小命,还是妥协了,“我道歉,我不该乱骂你,你是清清白白的。”

时卿落这才将菜刀从王氏脖子上移开,“嘴张着是说话吃饭,而不是骂人的,王氏以后你还是注意点。”

“否则其他人就没我那么好说话了。”

王氏:“……”你还叫好说话?逗我呢?

时卿落这次不翻桌子了,从旁边绕回原位,将菜刀放回砧板。

她目光扫了扫王氏和吴氏,“你们还有事吗?没事就别杵在这里耽误我换豆腐。”

王氏腿软的拉着吴氏的胳膊,“没,我们没事了。”

这个死丫头太邪门了,打不过,说不过,为了什么狗屁的清白还差点将她抹脖子,她是真的有些畏惧。

吴氏也被吓了一跳,刚才时卿落模样,感觉真有可能一言不合就抹了王氏一样。

这死丫头就是个疯子,还是个聪明又伶牙俐齿的疯子,太难缠了。

她讪讪的笑了笑,“没了,咱们这就走。”

然后扶着王氏回老宅,准备不行就让老太太出马。

她就不信时卿落敢打骂老太太,不管有没有断亲,殴打长辈就是罪。

时卿落等两人离开,原本冷着的脸染上了一层笑意,“咱们接着换,到谁了?”

原本轮到换豆腐的人,这才反应过来,上前笑着说:“到我了。”

片刻后,剩下的豆腐都换完了。

时卿落对大家笑笑,“今天的豆腐没了,大家明天再来吧。”

时卿落又恢复了温和无害的模样,可今天大家对她的印象却完全颠覆了。

之前是觉得大郎媳妇有点傻,跑来给一个不知道能不能醒的人冲喜。

嫁过来看着瘦弱温和,还以为是和萧母类似的性子。

谁想到,哪里一样,完全是截然相反。

今天的时卿落就给大家一个最大的感受和印象,不好惹。

伶牙俐齿能说会道,一言不合就直接上手,村里还真找不出来第二个这样的小媳妇。

难怪听说现在萧家是时卿落当家做主。

“好嘞,咱们明天再来。”不少人都更客气了。

有个八九岁的男孩没忍住,看着时卿落问:“姐姐,你是不是会武啊?”

对男孩的问题,大家其实也有些好奇。

毕竟刚才看时卿打人翻桌子那叫一个溜。

时卿落笑着说:“会一点,我曾经在道观的时候,师傅教过我们防身术。”

已经仙逝的道长:“……”我就是背锅侠。

大家一听就了然了,原来是老神仙教的,难怪时卿落看着身手不差。

那次大爆炸,道观烧了大半天,附近几个村子的村民都看到了火光冲天。

因为不知道这世上还有炸药,第一次见这种情景,所以有人说老神仙是飞升了,大家就都相信了。

因此对时卿落会武这件事,接受度异常的高。

有一名老妇笑着问:“老神仙真厉害,听说这豆腐也是他教你做的?”

时卿落点头,“对,师傅教我认字习武,还教了我很多东西。”

翻译过来:所以以后我会很多东西,你们都不用奇怪。

然后她眼圈瞬间红了红,“只可惜他老人家仙逝了。”

她发现自己要是去娱乐圈发展下,说不定还能混。

“原来如此,难怪你那么厉害。”

“不愧是老神仙的徒弟。”

“大郎媳妇你也别难过了,老神仙飞升成仙了呢,你要为他老人家高兴。”

“对,老神仙肯定也希望看到你为他高兴。”

“老神仙虽然飞升了,但肯定会庇护你的。”

“你看你这一嫁过来,大郎都被你冲喜醒了,你是有福气的。”

看着时卿落眼圈红得一副要落泪的模样,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的开口安慰。

越想大家也越觉得是这样,大郎媳妇有老神仙庇护呢。

时卿落这才抬手抹了抹眼睛,“嗯,你们说的对,师傅他老人家去当仙人了,我要为他高兴。”

老道的名头果然好用。

“这就对了。”大家纷纷点头。

豆腐换完,村民们也陆续的离开。

时卿落和萧母几人将桌子等物搬回院子。

时卿落放好东西,转头就对上了萧母亮晶晶,又带着丝依赖崇拜的眼神。

不但她,萧小妹和二郎也一脸佩服崇拜的看着时卿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