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高三的一封情书(厉梓杨樊数)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来自高三的一封情书最新章节列表

《来自高三的一封情书》,是作者大大“苏钦贝”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厉梓杨樊数。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厉梓杨放下手机把外卖拿回来,沉甸甸的外卖让他眉头一皱:“你买的什么?”陆遥轻把手机游戏换到另外一个界面:“米粉和炸鸡啊,哦,还有可乐”厉梓杨翻了个白眼:“我就知道,就不该期待你会买别的”“我买别的干嘛,等考完了,就要回去了,还吃什么吃”陆遥轻满不在乎打开外卖袋,樊数无语的看着她:“就她这种胡吃海喝的样子,所以她当时到底是怎么变得那么瘦的”“大概是累的”厉梓杨叹了口气,打开筷子以后先递给樊……

小说:来自高三的一封情书

作者:苏钦贝

角色:厉梓杨樊数

作者“苏钦贝”的热门新书《来自高三的一封情书》火爆上线,是一本现代言情的小说。精彩截取如下:”陆遥轻放下泡芙:“早上我们就爱情观聊了一下,他俩觉得,只要我们领回来的是个人,他们就很满足了。”“你到底说了什么,才会让他们觉得,只要是个人就行了。”厉梓杨一听就知道陆遥轻又干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不然的话,就不说陆女士那个暴脾气了,光是一个厉尚都搞不定。上辈子还是因为陆遥轻在中间周旋,最后他爸妈才接…

来自高三的一封情书

第7章 差点露馅 免费在线阅读

厉梓杨下楼的时候,陆遥轻正在逗猫,头都没回一下:“哟,起床了?”

“你怎么不叫我?”厉梓杨走到桌子边上拿起豆浆,轻轻地喝了几口才清醒了过来。客厅里的茶几上摆着一张画,画上画的是一个少年,双颊微红轻轻地看着操场上。操场上的一个人正在打篮球,在画的右下角写着一行小字:这是我们的初见。

“你画的?”厉梓杨瞥了一眼:“你也不怕爸妈骂?”

“这怕什么,爸和妈开明着呢。”陆遥轻放下泡芙:“早上我们就爱情观聊了一下,他俩觉得,只要我们领回来的是个人,他们就很满足了。”

“你到底说了什么,才会让他们觉得,只要是个人就行了。”厉梓杨一听就知道陆遥轻又干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不然的话,就不说陆女士那个暴脾气了,光是一个厉尚都搞不定。上辈子还是因为陆遥轻在中间周旋,最后他爸妈才接受樊家的臭小子拐走她们儿子的事情。

“哦,我就随口提了一下我们这几天遇到的事情。”陆遥轻叹了口气:“只可惜了,陆女士居然发现我们买的花瓶不是原来的那个了。不对啊,我记得我们明明就是买的一模一样的啊。”

厉梓杨耸了耸肩:“所以,你就承认了?”

“不承认有我好果子吃?”陆遥轻拿起自己的画板:“不过妈倒是没生气,反倒是爸有点紧张。说什么也不准我们再去那家店了。”

“不去就不去呗,马上高考了。”厉梓杨看着陆遥轻:“你后不后悔跳过级?”

“后悔个锤子哦。”陆遥轻刚说完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我错了。”

厉梓杨无奈的看着她:“你还真的是,下次注意,爸妈要是听到了,一准打你。”

“嗯。”

一时安静了下来,陆遥轻在自己的电脑上画画,厉梓杨则在自己的平板上搞自己的视频,反正都没在干和学习有关的事情就对了。不过也是,虽然他们的成绩没有说在全市能排到几十名以内,但是几百名以内还是可以的。毕竟他们在的学校也不算很差啊。上辈子能考到B大和华国最好的警察学院的人,成绩能差到哪去。

厉梓杨将自己的视频搞完以后,登上了自己以前经常发视频的一个号。那个号是之前陆遥轻用来追星的号之一,经常发些二次和自己追的星的视频。后面被他接手之后,就经常发一些陆遥轻随手写的片段(用电视剧剪下来的)。

其实,这个账号都好久没用过了。上辈子他们从大学毕业以后,一边忙公司的事情,一边读研究生。陆遥轻又一直在往上读,然后实习。这个账号里的东西一直没动过,刚登上去的时候还挺诧异的。浏览了好久才想起来那几个姑娘是谁,厉梓杨轻笑了几声,从重生回来以后,倒是很多东西都忘得差不多了。连她追星这件事情都忘干净了,厉梓杨正准备发视频,陆遥轻忽然喊了他一声:“你怎么知道我这个账号的?我记得我没给过你的。”

陆遥轻晃了晃电脑:“我正登着呢。”

厉梓杨猛的想了起来,这个账号是在大一的时候,陆遥轻实在没时间打理才托付给自己的。他面上十分冷静:“谁让你上次睡觉的时候开的这个账号的界面,至于你的密码,那不好猜的很。基本都是一个密码。”

陆遥轻狐疑的看了他一眼:“算了,我先登另一个号。”

厉梓杨松了口气,将视频传了上去。他知道陆遥轻虽然本命是楚星白,但是她很喜欢温辞阙×楚星白的cp。不过为了不破坏星辰的规矩,这才开了个小号去偷偷搞那些离奇的东西。

到底是文科生,对这些文字敏感的要死。第一次看到这几个片段的时候,厉梓杨就知道她要干嘛了。只是他听说饭圈里一些粉丝很偏激的,遇到自己觉得对自己偶像会有“害”的人或者事物就会激情开麦。厉梓杨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发,他把平板扔给陆遥轻:“你先看一下视频,我在考虑发不发出去。”

陆遥轻挑了下眉头:“你舍得?”说着,手上很诚实的打开了视频,剧情和视频的调色都恰到好处,只是剧里的人看上去十分熟悉。陆遥轻看着厉梓杨:“你追星?”

“帮你剪的,前面你不是把你写的片段给我看了吗。”厉梓杨偏过头,手机上的信息不断的跳跃着:“我不记得具体剧情了,只记得大概的,你看看对不对,对的话就发了吧。”

“对着呢。”陆遥轻点击发送,把平板还给他:“这么久远的事情你都记得。”

“嗯。”厉梓杨看着她:“你和爸妈的事情我都记得。”还有樊数,只是现在不宜说罢了。

厉梓杨摇了摇头:“离开学还有多久?你真的想好了吗?”

“大概还有一个月吧,我们还要上一个月的网课。”陆遥轻打开钉钉看了一眼:“我确定啊,我肯定是要报考那个学校的。”

“你没有想继承家产的想法?”厉梓杨无语的看着她,即使他是知道结果的。可是他私心里还是不想让她去,她哪怕去学金融犯罪学都好啊。刑事犯罪心理学,那都和一群变态打交道就算了,这孩子还喜欢去现场,美名其曰是去观察犯罪环境对施暴者是否有影响。每次都搞得自己灰头土脸的回来就算了,就为了一句话非要参与追铺行动。也是觉得自己命大。

陆遥轻好笑的看着他:“你这句话就像问数哥喜不喜欢我一样,答案都是否定的。何必去问呢?对了,你和数哥有问题啊。”

“嗯?”厉梓杨听到樊数的名字下意识的敏感了一下:“什么问题。”

“半夜偷打游戏不带我,你们知道你们这叫什么嘛?”陆遥轻看着他们:“你们这叫偷情。”

“????什么鬼。”厉梓杨虽然耳朵有些发热,但是嘴上的功夫却一点都没落下:“你见过谁家父母带孩子出去度蜜月的。”

“嗯?”陆遥轻被他的比喻震惊住了,父母?这是….“好哇,我把你当哥,你却把我当女儿。我要告状。”

厉梓杨见她没抓住重点,轻轻的松了口气,转身拿着手机和电脑就回卧室去了。

焦阳:我天,我差点说漏嘴。

数学天才:?你说漏嘴什么?

焦阳:我俩的关系啊,差一点点就出柜了。

数学天才:和谁,叔叔阿姨?

焦阳:我妹啊,吓死我了。以后咱俩不能半夜三更打游戏了。

数学天才:嗯,毕业在打游戏。对了,你昨天的那张文综写了没,选择。

焦阳:?写了,干嘛。

数学天才:对个答案。ABDAC,BCDAC,DBCAD,BDCAB,DBCAD,CDACC,DACBD。是吗?

焦阳:我们有三道不一样的,第五题,第七题和第十一题。

数学天才:好家伙,全是地理题不一样。

焦阳:我和陆遥轻对一下吧,她文综好。

数学天才:好,我等一下你。

厉梓杨拿着文综卷子下去找陆遥轻,虽然他们现在没有正式合卷子。但是早点连起来总比到最后写不完卷子好吧。

陆遥轻看了眼他手上的卷子,默默的叹了口气:“你真的是半点空闲都不给我留。”

两个人对完答案,厉梓杨拿着卷子往楼上走。陆遥轻看着他的背影,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她轻叹一口气:你最好不是我想的那样,不然谁都保不住你。

厉梓杨上楼把答案发给樊数,樊数在那边用微信拍了拍他:知道啦,明天休息半天,出去转转吗?

厉梓杨思考了半天,发了个恩。陆遥轻想去华国刑事警察学院,但是那个里面没有心理学的专门课程。他想了下X省的报考志愿,在思考上辈子他们走的时候,陆遥轻是怎么报考的。

他其实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按照上辈子的路走,但是说实在的,上辈子的路是真的累。商战真的打起来太费脑子了,他好担心自己会秃。但实际上叭,他对这块是最熟悉的,要是真的走上辈子自己的那条路,他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

厉梓杨想好以后拿出了一本英文的原著书,他还是乖乖学吧。虽然说他们现在的英语水平考大学足够了,可问题是,他要是想百分百进去,还是要提下英语。

陆遥轻在楼下打着游戏,一边打一边吐槽厉梓杨不带她。厉梓杨在楼上看书,看到这一页的一半,他放弃了。当即下单了一个词典笔,厉梓杨躺在床上:愿天堂没有英语这种对人伤害极大的学科。

第一页,有百分之四十的单词他见过,并且知道意思。剩下的,熟悉呢,就是不知道意思是啥。

厉梓杨深深地叹了口气:“愿天堂没有残杀。”

手机叮叮咚咚的作响,他拿起手机瞄了一眼。周青青又开始发各种各样的注意事项了,至于有没有人看她不管。反正通知到位就行了呗,厉梓杨又换了个号去家长群看了一眼,果不其然,周青青她发出来的有不同的。在学生群就是命令,在家长群就是另外一种说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