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山神(夏砚谷礼)全章节阅读_《砚山神》完整版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砚山神》,讲述主角夏砚谷礼的甜蜜故事,作者“治施祈”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我困死了,回去路上给你买早点吃”两人搭乘电梯来到地下车库“哦对了,学校联系好了,就去国晟大学,不过专业方面,等我睡醒帮你参考一下,或者你自己有目标?”夏砚摇摇头“反正也不急,距离新学期开学还有时间,等我睡一觉再说”“学校的资料和专业资料都在后座上,你到后面去看”夏砚点点头,发现谷礼走在前面,看不到他点头,复加了一句,“好”谷礼打开车门,率先进了驾驶座,夏砚打开后座的车门,似有所感,扭……

小说:砚山神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治施祈

角色:夏砚谷礼

热门新书《砚山神》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治施祈”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你别不好意思啊,我……”“抱歉,我弟弟得去填报专业了,以后有的是机会交流。”谷礼伸手揽住夏砚的肩膀,将他往自己怀里带,“阿砚,走吧。”“谷礼学长……”“哎你别说了,谷礼学长说以后有机会,我们别杵在这里了,快去打听一下学弟的专业。”“对对,快走!”直到通往校长室的路上,谷礼才松开手放夏砚自由,“好…

砚山神

第8章 程序 在线试读

“你别害怕,我们都是学姐,你叫什么名字,哪个专业的?”

“你长得好帅啊,要不我们先加个橙信?”

“也加我的吧……”

“我也要,我也要……”

看着女生争先恐后地拿出五花八门的手机怼在自己面前,在低头看着她们的夏砚眼里,就是一群喋喋不休,抢着吃食的兔子,莫名有点……好玩!

他拿出手机,却发现,打不开!不知道是没电了,还是故障了,无论怎么猛戳开机键都没有反应。

见此,女生们纷纷表示遗憾,随后有一个女生把自己的手机塞进夏砚手里。

“手机借你,我还有另一只手机,里面有我的橙信,记得回复我哦!”

没想到女生会来这么一出,夏砚仿佛被吓到,他急忙把手机放回女生手里,退开几步。

“我不要。”

“你别不好意思啊,我……”

“抱歉,我弟弟得去填报专业了,以后有的是机会交流。”谷礼伸手揽住夏砚的肩膀,将他往自己怀里带,“阿砚,走吧。”

“谷礼学长……”

“哎你别说了,谷礼学长说以后有机会,我们别杵在这里了,快去打听一下学弟的专业。”

“对对,快走!”

直到通往校长室的路上,谷礼才松开手放夏砚自由,“好了,这里没什么学生来。”

“嗯,她们为什么要加我橙信?”

“你觉得呢?”

“热情好客。”

“哈哈…你就这样理解吧。”

“我说的不对么?”

“没有,你说的对,她们就是这么热心肠。不过,你若不需要,就学会拒绝吧。”

夏砚点点头,“懂了。”

半小时后,夏砚独自从校长室出来,刚关上门,转身就撞上一个阳光般温暖的怀抱。

“夏砚!果真是你啊!”

田桦柾背着电脑包,看到校园网上面传播的新生照片,多方打听后,蹲守在校长室门口,刚一看到夏砚,立马给个大大的熊抱。

拍拍他的后背,夏砚不太舒服地开口,“你先放手。”

松开夏砚,田桦柾笑着揉了一把夏砚的头发,“小学弟,我可是你的同系学长哦,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

夏砚甩了下被揉乱的头发,淡淡地回道,“你似乎忘记了,我是你的金主。”

“那这么说来,我们的关系可非同一般啊,既然我们这么熟,等会我带你去见见我姐姐,昨天跟她说认识了新朋友,她很高兴,能让我姐姐高兴的事,我一向很不择手段,所以你帮帮我呗?”

夏砚想起谷礼跟他说的话,想了一下,“我不想去见她,她要是高兴,可以来见我。”

田桦柾想过会被拒绝,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答案,他拒绝了?又说姐姐可以去见他,这是没有拒绝吧?但他说不想见……

这根本就是拒绝啊,没关系,也不急于一时,来日方长嘛。

“哎,那另找机会吧,你哥呢?”

“校长留他多聊一会。”

“那估计还有些时间,我带你去我们计算机系的程序电脑室看看?”

夏砚眼前一亮,“好。”

十几分钟后,谷礼没看到夏砚等在门口,就给他打了电话,得知他的位置后,径直往目的地而去。

诺大的教室里,上百台电脑兢兢业业地工作着,而并非每台电脑前,都有学生。

田桦柾手肘靠在夏砚的肩膀上,看着他在自己的指导下,进步神速,基本上说过一遍的东西,他都不会出错,编写代码的速度也比一般新手快上许多。

“你等等,这里不对,不是,不是这样,你应该……”终于在看到一个小错误时,田桦柾莫名的开心起来,转到夏砚身后,俯下身,手把手地帮他修正一个代码。

谷礼推开门进来时,环顾四周,很快就看到被一个男生圈在怀里的夏砚,无比认真地快速敲打着键盘。

“你们在做什么?”

突然在身后出现的声音把田桦柾吓了一跳,原本他也觉得这个氛围有点那啥,但抓着夏砚手的时候,他又觉得这样的教学方式,挺好的。只是到底心虚,谷礼一出声,他就猛地跳到一边,慌乱脸红地看着谷礼。

“谷礼学长,你来了。”

夏砚没有理会身后两人五彩缤纷的脸色和各种揣度,脑子里,是一些记忆片段,关于程序,关于编程,关于黑客技术。

谷礼不懂代码这类高深的知识,但看夏砚越来越快的手速和屏幕上一行行跳动着的代码时,也有些吃惊,这真的是刚学的?

“阿砚可真是天才,我教过的东西,一学就会,这手速,与我也不遑多让。”田桦柾欣慰得像只护崽的老母鸡。

这边两人都在看夏砚的个人秀,前两排的两个男生,却在讨论一条新闻。

“这是集体自杀吧?”

“我看不像,集体跳海,为什么都死得一样,头破血流,面目全非?”

“嘶,就挺邪门的,三个大男人,为什么要携手一起死啊。”

“我倒觉得应该是他杀,自杀太扯了。”

“那你觉得,他们是因为什么被杀的?杀手会是什么人?”

“我哪知道,要是我技术再精进些,说不定可以黑进公安局找找相关档案看看……”

“你找死啊,别说你没那个程度,即便有,你敢说不留痕迹全身而退?分分钟被请去局里喝茶吃免费的三餐。”

“我也就是随口说说……”

听到他们的对话,谷礼没什么感觉,目光已被夏砚快成残影的手指吸引。

而田桦柾就不一样了,虽然对黑公安局没什么兴趣,但找那三个人的资料,还不是手到擒来。心里想着,直接坐回夏砚旁边的电脑前,原本嬉笑的桃花眼,在手指按下键盘时,就像变了一个人,倨傲又自信。

他身上瞬变的气质,引得夏砚侧目。

两分钟后,看着屏幕上,三个死人的档案,田桦柾有些许不解,“这三个人,早就是死人了啊。”

“什么意思?”谷礼俯身看向田桦柾的电脑,只见上面,并排着三个男人的照片,还有身份信息,最醒目的一条,就是这三个人,早在七年前,不同时间不同地点被报人口失踪,并开了死亡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