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锦阮白斯年《转生成年代真千金后,她野翻了》完结版免费阅读_《转生成年代真千金后,她野翻了》全集阅读

高口碑小说《转生成年代真千金后,她野翻了》是作者“澜草”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林锦阮白斯年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大概是林锦阮的目光过于炙热,连严路也察觉出来了,他轻笑着调侃“林同志似乎对我们斯年很感兴趣啊?”林锦阮撑着下巴随意道“对啊”重重击中她的心巴了呢严路确实没想到她会这么直白,被茶水呛了一口,表情错愕,随后捂嘴轻笑“林同志真是与众不同”林锦阮抬抬手扬扬,正经说“谬赞”她突然又想到什么,看着严路咧嘴一笑,严路被看的有些不自在虽然挺可爱的,但有些渗人林锦阮眨巴眨巴星眸“严警官,我有个问题想……

小说:转生成年代真千金后,她野翻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澜草

角色:林锦阮白斯年

热门网络作者“澜草”的新书《转生成年代真千金后,她野翻了》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林锦阮凝视镜中的人:粉黛未施,桃花眼娇媚,健康的小麦肤色,一颦一笑皆很勾人。和她前世的样貌有九成相似,她放心了。她试着把刘海撩起来,拿个发夹别上,瞬间变得精神和惊艳。她的样貌在这个朴素的年代就是别人眼里典型的狐媚子,但她就是满意并且喜欢自己的样貌,她对着镜子“搔首弄姿”了片刻,不舍的收起镜子…

转生成年代真千金后,她野翻了

第 2章 朝不保夕了 在线试读

林锦阮扫视一周,土黄色的墙壁到处坑坑洼洼的不平整,还是沙土地板,房间里只有一个很旧的衣柜,一张拿砖头垫着断桌腿的破桌子和椅子,床板咿呀作响还很硬,她躺了一会就感觉全身僵硬酸痛,被絮还有股潮湿的臭味,闻得她有些干呕。

她依稀记得原主有一块小镜子,平时宝贝的很。

拖着沉重的身子下床,将床底下的木箱子拉出来,拿出钥匙开。

入目就是满满当当的课本,将课本拿到一边,露出一块包得严密的镜子,单只手掌都能握住。

林锦阮凝视镜中的人:粉黛未施,桃花眼娇媚,健康的小麦肤色,一颦一笑皆很勾人。

和她前世的样貌有九成相似,她放心了。

她试着把刘海撩起来,拿个发夹别上,瞬间变得精神和惊艳。

她的样貌在这个朴素的年代就是别人眼里典型的狐媚子,但她就是满意并且喜欢自己的样貌,她对着镜子“搔首弄姿”了片刻,不舍的收起镜子。

把木箱子塞回去,才慢悠悠爬上床躺下。

脸太糙了,得好好护肤了,可惜原主只有一盒珍藏已久的雪花膏。

她接下来得过两个月窝头,红薯配大白菜的日子了。

想想都烦。

恍惚间,她看到天花板黑啾啾的一团,定睛一看。

啊~

这声尖叫响彻了整个老陆家,这个时间段老陆家大部分都在田里,只有需要带孩子的妇人才能留在家里,留在家里是个轻松活,小媳妇们抢着要干。

北侧带孩子的大房二儿媳妇刘晓燕和西侧奶孩子的三房大儿媳妇张翠抱着孩子冲到东侧二房,两人对视一眼。

果断推开房门。

结果就看到林锦阮缩在角落里。

刘晓燕率先询问“这是咋地了?”

林锦阮看到来人,是个朴素的妇人,声音颤抖指着天花板悬在半空的大蜘蛛。

“快帮我抓走它。”

刘晓燕被她的模样惊艳到,虽然不计较林锦阮对她的命令,但也很看不起她,语气不好的说。

“这有什么?谁家没有点蜘蛛、蟑螂什么的,娇气。”

同来的张翠也是无语死了,彰显什么呀?就一只巴掌大的蜘蛛有啥好怕的?把它拍下来踩死就好了啊。

接着张翠阴阳怪气道“二嫂,人家可是城里来的娇娇女,和我们不一样,瞧人家细皮嫩肉的干不了这腌臜活。”

张翠昨晚刚被自家男人嫌弃自己皮肤不好,长得丑,还拿林锦阮跟她对比,气得她牙根痛。

林锦阮想说,她家真没有这些小昆虫。

她搜索记忆,知道了眼前两个女人的身份,顿时也熄了求救的心思,两人会帮忙,母猪都会上树了。

“你们先回去吧,我要睡觉了。”

两人还想看笑话,但林锦阮冷冷盯着她们,她们只好连忙走出来。

张翠愤愤不平的道“就她好命,别的知青下乡来干得半死不活,她倒好,赖上三哥享福,现在打扮成这样要去勾搭谁啊?”张翠来陆家相亲时看上的是陆景年,可是陆母看不上她,这才作罢。

要不是陆母没眼光,她现在就能过上林锦阮那般神仙生活了,陆母活该得了个这样的准儿媳妇。

她哪点比林锦阮差了,嫁过来不久就怀上了,现在还生了个大胖小子,谁家不想要她这种儿媳妇。

刘晓燕撇撇嘴,知道张翠的心思,张翠自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还好意思这样。

真是丑人多作怪!

“回去吧,不要管太多。”

刘晓燕同样不想和张翠说太多,不然被婆母知道了要挨骂。

房间里林锦阮还在和蜘蛛斗智斗勇,她搜出一根长棍将蜘蛛打下来,刚好掉在床上,林锦阮嫌弃的把它扣下床。

蜘蛛展露出长腿,爬得飞快,林锦阮狠下心,眯着眼睛疯狂的打,好似要把今天的不痛快通通发泄在它身上,直到蜘蛛血肉模糊,她才停下手,恶心的蹲在墙角干呕。

最后忍着恶心将蜘蛛扫到门外垃圾桶,回到房间将蜘蛛掉下来的位置用水擦两遍。

她堂堂林氏集团二小姐,荣华富贵数不胜数,吃喝玩乐潇洒了二十多年,上有宠爱她的父母,下有疼爱她的大哥,既不用继承家产,也可以悠闲玩乐一辈子,从小用的吃的住的全部都是最好的,没有过过这样的日子。

但现在条件有限,她也要早日适应了。

沈重混沌的脑子瞬间被刺激的很清醒,她很明确,她只有参加高考才能有活路,只不过她现在没钱,就算考上了陆父陆母也不想她去读的。

等等,原主还没结婚……

她没必要留在陆家啊?

林锦阮重新下床翻出木箱子,在箱子右边的小角落翻出一个小钱包,原主母亲在她下乡时还是有给点钱的。

一看就黑了脸 ,也就10块钱和一小把粮票而已。

原主家也太穷了吧。

原主父母双全,有个哥哥林耀国和一个妹妹林锦绣,一家人挤在一个只有20平的小房子里生活很艰辛,哥哥继承林父的工作每月领着20块钱工资和几两粮票,全家人就靠这20块和粮票过活。

还有个年迈的奶奶,年事已高仍不服老,每天抢着干活。她们一家本来是乡下人,现在一堆在乡下的亲戚,要不是当年林爷爷得了功劳被奖励这份工作,他们一家子还在乡下里没有入城的机会。

要不是每家一定要派一个人下乡支援建设,他们一家子还能其乐融融的一起生活。

这点钱将就个两月还是可以的,这样她就不用在陆家了,不过以后学费肯定不够。

高考她肯定没问题,作为一名合格的财阀名媛,首先要学历过关,林锦阮前世是外国名牌大学的博士,知识储备没问题;第二,虽然她最后一事无成,无所事事。但是财阀千金的琴棋书画,六国语言她样样精通。

不过要怎么搞钱呢?

现在国家还不支持个体户,林锦阮满脑的后世知识储备无用武之地。

思考了很久,她脑袋有些混沌,拖着沉重的身子回到床上,头脑昏昏涨涨的,感觉快发烧了。

她依稀记得当时有个女孩子救了她,只不过当时情况紧急,她晕倒了,不然也可以谢谢那位小姐姐。

虽然这个年代物资短缺,但还是很有人情味的,林锦阮不禁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