惯宠温软(温漫闻彦川)完结版在线阅读_(温漫闻彦川)全章节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惯宠温软》是作者“葱香鸡蛋饼”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温漫闻彦川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空气中有一瞬间的凝滞温漫连忙转过身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口红染出了唇瓣,贴在白皙的肌肤之上,看着……像是干了些什么坏事红意一瞬间攀上了温漫的耳垂,整个脖颈都羞红的厉害她连忙打消了脑海中的念头,用手指擦拭着脸颊上的口红闻彦川看着温漫的动作,开口问道:“活动结束了吗?”温漫顿住,反应过来闻彦川指的应该是杀青宴,随后摇了摇头:“还没”说完以后,温漫似乎觉得不够,又补充了一句:“但我不想回去了……”……

小说:惯宠温软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葱香鸡蛋饼

角色:温漫闻彦川

热门小说《惯宠温软》是作者“葱香鸡蛋饼”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坐在后排的助理翻着包,拿出一支口红递给温漫:“陈姐在加拿大那边有事绊住了脚,今晚的时装周不能亲自到场,要温姐你安分一点,别再惹出什么乱子来,不然我真的要被炒鱿鱼了。”温漫接过口红,手里拿着镜子,轻轻描画着唇瓣,发出的声音也是闷闷的:“让我安分点是什么意思?”助理被温漫这么一问,当下有些语塞,温温吞吞…

惯宠温软

第1章 需要帮忙吗? 在线试读

法国已经进入到深秋,雨来的愈发频繁,满地都是秋黄色的梧桐树叶,空气中满是潮湿。

温漫身着黑色鱼尾裙,上面还缝制着上千颗碎钻和贝母,在车灯内熠熠生辉。

时装周的门口布满了记者,一个个架着长枪短炮,不断亮起闪光灯。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秋风瑟瑟,卷着金黄色落叶飘零而过。

坐在后排的助理翻着包,拿出一支口红递给温漫:“陈姐在加拿大那边有事绊住了脚,今晚的时装周不能亲自到场,要温姐你安分一点,别再惹出什么乱子来,不然我真的要被炒鱿鱼了。”

温漫接过口红,手里拿着镜子,轻轻描画着唇瓣,发出的声音也是闷闷的:“让我安分点是什么意思?”

助理被温漫这么一问,当下有些语塞,温温吞吞说道:“陈姐说,胡翎羽今天也会一同出席活动……以江瑾的女伴的身份。”

温漫闻言,手上的动作一顿,额角一跳,这她倒是没想到。

倒是没想到江瑾敢这么坦荡。

她和江瑾,曾是相处一年的地下情侣,江瑾这个名字像是刻进了温漫的骨子里一样。

倒不是温漫有多爱江瑾这个人。

她和江瑾同为娱乐圈里的人,江瑾又是影帝,两人自然是聚少离多,每次见面待的时间也不会超过三个小时,发展进度也是极为缓慢。

而就在这个过程中,胡翎羽横插一脚。

某一天温漫一觉睡醒,发现江瑾和胡翎羽的名字放在一起上了热搜,点进去一看,居然是#车内激吻#。

温漫就算再怎么神经大条,也意识到了自己这是被男朋友劈腿了,而胡翎羽好巧不巧,是她的闺中密友。

当天,她没有通过经纪人的批准,擅自在微博上手撕了一波江瑾是渣男。

温漫以为,江瑾不管怎么说也是个敢作敢当的人,可她等了一天一夜,遭受了网友和江瑾粉丝的质疑和谩骂,换来的只是江瑾的一句‘温漫以第三者身份试图插足两人感情’。

一时间,温漫成了全网谩骂的‘小三’,

温漫被陈粤大骂了一通,觉得她办事冲动,好不容易在网民心中建立起来的好形象全部付诸东流。

这次巴黎时装周,她的经纪人陈粤费尽了心思给她拉了一家品牌高定出席现场,让她以‘国民御姐’的噱头洗白之前的事情。

温漫对此只觉的荒唐。

明明做错的事是江瑾和胡翎羽,最后被骂到需要洗白的人却成了自己。

见温漫不说话,助理再次出声提醒道:“这次时装周结束后,要赶回去拍《听风吟》,温姐,我看你这几天都睡得晚,还没倒回来时差吗?”

温漫看了一眼助理,没有多说,只是淡淡回了一句:“嗯,最近睡的不太好。”

助理点了点头:“我们等在后面下车,你缓缓,别让媒体拍到又说你是因情受伤。”

温漫没有说话。

哪有因情受伤,她和江瑾的感情本来也不深,只是年轻时被江瑾的甜言蜜语迷了心智。

现在看清了对方是什么人,她对这段不忠的感情收尾倒是显得十分释然。

等门口的豪车一辆一辆过去,温漫这才下了车。

温漫穿着高跟鞋走在红毯上,轻勾着嘴角对着摄像机,随便摆了几个姿势,便进了活动现场。

像她这种小咖位,不值得在场的摄影师大费心思。

时装周内。

温漫扫视着台下的座椅,许久后才在角落里看到‘温漫’两字。

而江瑾和胡翎羽的名字倒是十分靠前。

温漫随手捞了一杯起泡酒,坐在了角落里。

角落内一片昏暗,T台上的灯再闪耀也照不到温漫这里,温漫觉得陈粤真的是多此一举,这种场合,即便是她这种三线女星来了,也亮眼不到哪里去。

说不定被媒体拍到,免不了又是网友的一顿骂,她真的不是很想再和江瑾有任何的挂钩。

“后面那个人是温漫吧?怎么一个人做在那里,她的经纪人不在?”

温漫听到周围传来私语声,动作一顿,没想到在这么昏暗的地方,还能有人认出自己。

“估计是前段时间闹得太大,被公司排挤了,外面那么多记者,被拍到你看她一眼都要被媒体大做文章,跟这种人沾边都是晦气。”

女人回头看了一眼温漫,翻了个白眼,话里话外都是嘲讽之意。

“现在圈里都传遍了,说是倒贴影帝,真是不知道她凭什么,要说好看也就那么回事,她经纪公司怎么敢的啊。”

T台秀早已结束,温漫不想再忍受这令人窒息的闷气,将手中的起泡酒放在一旁,抬腿起身走到议论她的女人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后者显然也没有想到,温漫竟然会过来主动搭讪。

温漫眉眼都生的极好看,为了今日时装周,化妆师特意给她画了极具东方特色的柳叶眉。

她眉头微微一挑,说话时还带着好听的卷音,语气十分礼貌:“不好意思,方才听到你们在议论我,对我来说这或许是一件不太礼貌的事,下次有机会,我希望你们有话当面说。”

说完,温漫就转身出了展厅。

几人看着温漫离去的背影愣住。

她们还从未见过如此没有情商的,就算听到了被人议论,早就夹着尾巴走了,谁还上赶着凑过来谈论‘礼貌’?!

她在拽什么啊?!

雨后的巴黎泛着一股潮意。

温漫从展厅的后门走出,空气中混杂着泥土与梧桐叶的气息,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试图让身体放松下来。

温漫今天穿了个黑色羊皮底高跟鞋,娇贵得很,她却故意踩在打湿了的梧桐叶上,心里带着莫名的舒畅。

可能是对于某种不满的发泄,温漫的叛逆总是来的如此奇怪。

还没走出两步,身后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温漫回过头,还没等反应过来,一个鸡蛋便迎头砸下,落在了她的长卷发上,炸裂开来。

鸡蛋液缓缓滑落,脏了她精致的脸庞。

温漫瞪大了眼睛看着来人,是个陌生的亚洲面孔,对方怒视着温漫,用着一口字正腔圆的中国话怒骂道:“就你个十八线的小明星也敢倒贴我们家哥哥,小三就夹着尾巴躲好,少出来丢人现眼!”

说完,或许是怕保安巡逻抓到自己,连忙跑开。

温漫瞠目结舌,没想到江瑾的脑残粉竟然已经遍布到了全国各地。

她满脸嫌弃地拿下头顶的碎鸡蛋,不敢相信这戏剧性的一幕。

脸上脏了,头发也脏了,原本就不太好的心情彻底崩溃。

温漫狠狠踢了一脚脚下的梧桐树叶,下一秒,却直接打滑,高跟鞋‘啪嗒’一声,断裂开来。

温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着眼前荒诞的一切。

不远处的车里,男人身着西装,黑色的大衣笼罩着身材,一头寸头干净利索,鼻梁如刀刻般笔挺精致,狭长的眼微微眯起,打量着车外发生的一切。

他本来想下车制止方才发生的那一幕,但下一秒,女人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上出现了茫然。

男人忍不住轻笑,拉开车门。

温漫坐在地上,手里拿着断裂的高跟鞋,眼尾染上一抹猩红。

是痛的。

正欲起身时,身边被一束阴影遮盖,一股雪松混杂着鼠尾草的气息隐隐传来。

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在温漫的耳边响起——

“需要帮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