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七零之这苦情剧女主我不当了(姜晚晚沈霆均)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姜晚晚沈霆均)最新章节阅读

主角是姜晚晚沈霆均的精选现代言情小说《穿书七零之这苦情剧女主我不当了》,小说作者是“少吃盐”,书中精彩内容是:刚刚醒来的胡秀秀,看着周围陈设老旧却熟悉至极的环境,一阵茫然这里是……纺织厂没倒闭时,她从小长大的家?这小小二十平的蜗居,她从出生到下乡,从离婚回城到再次嫁人,前前后后在这里生活了近三十年,再熟悉不过可是……她明明在鹏城照看孙子啊……想到这里,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幕突然浮现在眼前——她在前面小心翼翼地下着楼梯,从小被她当心肝宝贝宠大的小孙子却嫌她走得慢,从后面狠狠地推了她一把,随即就是天旋地转,……

小说:穿书七零之这苦情剧女主我不当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少吃盐

角色:姜晚晚沈霆均

小说《穿书七零之这苦情剧女主我不当了》是由网文作者“少吃盐”所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姜晚晚吓得连忙探出头左右看了看,见没人看见才忙把门关上。怕待在院子里被隔壁婶子听见声音,找江母告状,又把沈三千拉进了堂屋里。这才怒目瞪着他质问:“你怎么来了?”“我来告诉你下乡名额划去了,工作也给你安排好了,机械厂小学的老师。”青年依然是那副笑呵呵的模样…

穿书七零之这苦情剧女主我不当了

第4章 辩解与决定 在线试读

这天又是周一,全家人都去上班了,姜晚晚正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的翻着原主留下的高中课本。

门咚咚咚的被敲响了。

姜晚晚跑过去把门打开,迎面而来的就是沈三千那张俊脸,这次跟初见面时一样,又被塞了只烧鸡。

只是上次他是塞了就走,这次把烧鸡塞进姜晚晚怀里,他自己直接进了院子。

姜晚晚吓得连忙探出头左右看了看,见没人看见才忙把门关上。怕待在院子里被隔壁婶子听见声音,找江母告状,又把沈三千拉进了堂屋里。

这才怒目瞪着他质问:“你怎么来了?”

“我来告诉你下乡名额划去了,工作也给你安排好了,机械厂小学的老师。”青年依然是那副笑呵呵的模样。

“我答应你的都给你办好了,你呢?咱俩处对象的事儿跟你家里说了吗?”

“说什么说,我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吗?”姜晚晚没好气的说道,等一转身看见沈三千似笑非笑的表情,瞬间想到自己求人办事的处境,又挤出个笑脸来。

殷勤的给沈三千搬了椅子,倒上了热水,笑着的解释道。

“我如果跟家里人说了,到时候弄的人人都知道咱俩处对象,最后结婚了好说,要是处上一年发现脾气不对头,过不到一块儿去,闹掰了,那不好收场啊。”

沈三千点了点头:“嗯,所以呢,你是从一开始就奔着最后闹掰了去的呗。”

“那怎么可能,我其实也是为你好,就算是咱俩闹掰了,就凭我这机械厂一枝花的脸,再找个对象轻而易举。”

“你在咱厂里名声一直不咋好,再跟我掰了,人家就好说了‘他连机械厂一枝花都看不上还能看上谁’,更没人给你介绍对象了啊!”姜晚晚皱着眉头一脸担忧,苦口婆心。

沈三千满脸笑意继续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为了避免将来孤独终老,我一定会好好把握好你这机械厂一枝花的。”

“只是小江同志,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为了避免我的名声雪上加霜,咱们还是直接领证吧。”

姜晚晚脸上表情僵住,这是什么,偷鸡不成蚀把米吗?

她脑瓜子一动,CPU疯狂运转,终于又想出个借口来。

“三千啊……”

沈三千嘴里刚喝进去的水一下子喷了出来,他皱着眉头嘴都没擦,转头就问:“你管我叫什么?”

姜晚晚看着他的表情,脑中突然想起来“沈三千”是大家给他取得诨名,他再怎么说也是不好相与的混混,大家都是背后这么叫他,还真没人当面这么喊过他。

“军……军哥?”她磕磕巴巴的说出之前听那些混混们喊的称呼。

沈三千眉头松开,随即想到什么,狐疑的看着姜晚晚问道:“哪个军?”

“这……这不重要!”

姜晚晚心虚的重新拾起之前的话头来转移话题:“军哥啊,我实话跟你说了吧。因为你那名声,我妈顶顶看不上你,我下乡就是因为那次你给我塞糖被她看见,她怕我被你的糖衣炮弹腐蚀,这才强迫我报名下乡。”

“这下乡的队伍还没走,我前脚刚跟她说完跟你处对象,她后脚就能把我重新塞到下乡的队伍里,至少也得生米煮成熟饭她没法反对了才能告诉她。”

“你还想跟我生米煮成熟饭?”沈三千十分惊讶,惊讶过后便是沉思:“也不是不行。”

“我的意思是领证!领完证再告诉她!但是我得一年后才够年龄,所以我跟你说先处上一年再领证,我这都是深思熟虑之后的安排。”

所以可别再误会我想要过河拆桥了,姜晚晚擦了擦额角的汗,觉得自己的解释很合理,可沈三千接下来的话就把她又堵住了。

“年龄不够没事儿,我找人给你改改年龄,那咱们九月底下乡的都走了就领证?”

“你……你怎么这么烦人!我都说了处一年再说处一年再说你听不懂人话么?”

姜晚晚直接被堵的来了气。

“那天都说好了你这又跑来今天领证明天领证的,絮絮叨叨唧唧歪歪反复无常的,你爱跟谁领证跟谁领去。”

“工作我也不要了,下乡就下乡,有什么了不起的。”

“恐怕不行。”沈三千背靠着椅子,两条长腿伸直,悠哉地喝了口水。

“你自己找上门来跟我做交易,我给你办成了你又想反悔,怎么,我看起来就这么好欺负吗?”

青年依旧一副笑模样,但姜晚晚却莫名看出一股阴鸷的意味来。

“那不是你先反悔的吗?”她觉得自己理也直气也壮。

“你说要跟我处对象,结果偷偷摸摸跟做贼似的。”

“我们俩相处时间加起来不到一天,你就开始寻思闹掰之后的事。”

“我怀疑你在忽悠我,想让你跟家里人说一声光明正大的谈个恋爱有错吗?”

“你不同意,这更坐实我的怀疑,我怕将来竹篮打水一场空想要提前领证,有错吗?”

姜晚晚有些心虚起来,毕竟她一开始就是想着利用人家来着。

“你今年才十七岁,刚刚高中毕业,涉世未深。我比你大三岁,工作几年,难免要比你多想一些。”

说到这里,他叹了一口气。

“你也知道我名声不好,咱俩处对象一年时间总会被人看到。人家不会想咱们偷偷摸摸是怕你父母反对,只会认为是我这个混混在玩弄你这个无知少女。”

“以后咱俩成了,也会有人拿这说嘴,讲你我婚前不检点,说不定还会认为咱们是奉子成婚。若是咱俩没成,那更是堵不住的流言蜚语,只怕整个家属院都会传你被我玩弄感情又惨遭抛弃。”

姜晚晚想到后世社会开放也总有类似说闲话的,更不用说现如今这个保守的年代了。

“确实,你有一副好容貌即使名声不好也并不愁嫁,但婚姻并不只是两个人的事,中间还隔着双方的家庭。”

“即使有人不介意你的名声,但并不代表他家里人也不在意。况且男人嘛,就算他婚前不在意,婚后只要有一两个碎嘴的说起你我之间的事,他心里都会埋根刺,时日久了难免生事。”

“你将咱俩处对象的事告诉了你父母,即使他们生气,但咱们光明正大以结婚为目的的处对象,左邻右舍也只会说你眼光不好,看上了我这么个混混。就算以后咱们真不成了,他们也只会说你是悬崖勒马,及时醒悟。”

青年脸上的笑一直未变,但姜晚晚却觉得那笑容此刻如此和蔼可亲,散发着圣父般的神圣光芒。

“可是,我说了我妈肯定会把我往死里打,上次你给我半只烧鸡,她都拿扫帚抽我,这次指不定就拿棍了。”

姜晚晚觉得很有道理,也开始考虑起把这件事告诉父母的可能性,但却还是为江母的反应而感到忧心。

“这不还有我么,咱俩都是对象了我能眼睁睁看着你挨打吗?”

“你拦的了今天,拦不了明天,该挨的打总会落我身上的。”姜晚晚觉得他这话实在没有说服力。

“得了,你去自己屋里锁上门躲着,我跟你父母说行了吧。”青年说完,将杯子里的水一口喝完,站起身就往外走。

“你干啥去?”

“买点心去,第一次正式见老丈人丈母娘不备点儿礼不像话。”

话说着都已经走到大门口了,又像是想起什么来,转过身隔着小院,直直地看向立在堂屋门前的姜晚晚。

“还有。”

“我叫沈霆钧,雷霆万钧的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