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球和橘子汁》温煦陈熹最新章节阅读_(温煦陈熹)最新章节阅读

热门小说《气球和橘子汁》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温煦陈熹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木易兔”,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如果我能把陈熹拉入深渊,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和他一起坠落”—–温煦日记文艺汇演的芭蕾舞裙是老师根据每个女生的身材定制的,温煦因为陈熹把她的舞裙剪了近一个星期没跟他说一句话陈倩青不知道这事儿,他们之间早就达成共识,斗归斗,让陈倩青知道了就是小狗温煦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班主任,没多说,只拜托班主任加急给她重新定制一套舞裙至于钱的事,她会想办法温煦想的办法就是找姜明珍借钱,再把这些年攒的零……

小说:气球和橘子汁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木易兔

角色:温煦陈熹

热门网络作者“木易兔”的新书《气球和橘子汁》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温煦,我给你捡回来一个哥哥。”陈倩青冻僵的脸上挤出笑容,摇了摇身边人的手。温煦手中的洋娃娃瘪了嘴角,因为她似乎也看见了那个倔强坚毅的眼睛里的来者不善。“什么哥哥,他是谁?”当事人依旧低垂着头颅,脏到打绺的头发,陷在指甲缝里的黑泥,破败不堪的衣服…

气球和橘子汁

第1章 气球 在线试读

2022/11/29

文/木易兔

“如果时间能回到1997年,我仍认为那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

——温煦日记

1997年冬,温煦年仅5岁,却经历了许多大人都不曾经历过的离别和相遇。父亲早逝,生活的重担悉数压在柔弱温和的母亲肩上,日子虽过得苦,却依然渗着微微的甜,花种能在这片土壤中开出枝丫。

直到12月的寒冬,母亲牵着一只脏兮兮的小手,带着浑身的雪意回家。

“温煦,我给你捡回来一个哥哥。”陈倩青冻僵的脸上挤出笑容,摇了摇身边人的手。

温煦手中的洋娃娃瘪了嘴角,因为她似乎也看见了那个倔强坚毅的眼睛里的来者不善。

“什么哥哥,他是谁?”

当事人依旧低垂着头颅,脏到打绺的头发,陷在指甲缝里的黑泥,破败不堪的衣服。

面前的一切很难不让人觉得陈倩青带回来一个小流浪汉,可是陈倩青居然说这是她的哥哥,她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一个哥哥,明明爸爸妈妈最爱的人只有她一个。

陈倩青的眼神躲闪着,把脏兮兮的男孩领进家门安置在沙发上,快步走向温煦把她拉进房间。

温煦挣开陈倩青的手,圆圆地眼睛瞪得老大,把洋娃娃甩在地上,环抱着胸,像个小大人。

“那个人到底是谁,什么哥哥,我才没有哥哥!”

陈倩青蹲下来安抚她的情绪,捡起洋娃娃往她怀里塞,眉头紧蹙,无可奈何的样子。

“乖乖,你听我说,我从小就教育你做人要善良对不对?”

温煦小小的脑袋压根搞不懂陈倩青的弯弯绕绕,不是在说哥哥吗,怎么突然换了个话题,但脑容量也就到此为止了,接过洋娃娃,点点头。

“是啊。”

“那我们看到弱小的人有困难,是不是要帮助他们啊?”

“是啊,妈妈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陈倩青把她抱起来,循循善诱:“那外面的哥哥没有家了,我们是不是要想办法帮帮他?”

温煦倒吸口气,没有家?世界上居然有小孩是没有家的,她第一次见,她只知道有小孩是可以没有爸爸的,但相比之下她觉得没有家可怜100倍。

“那我把家分他一半,这样我们就都有家了。”

陈倩青眉眼弯弯,摸摸温煦的头夸她聪明,是乖孩子,并鼓舞温煦去主动和哥哥打招呼。

温煦从角落向沙发走去,走得慢慢的轻轻的。

男孩突然猛地朝她看过来,温煦被吓了一跳。

因为,这个哥哥比她想象的还要难看。

皮肤黑不溜秋的像她最喜欢吃的巧克力,双颊凹陷像她放假时最爱在上面蹦跶的充气城堡,头发长得盖过眉毛,堪堪遮住眼睛。

“你…..叫什么名字啊?”

男孩不说话,只是盯着温煦看,他的眼睛像深不见底的洞穴,像要把人都穿透。

温煦觉得莫名其妙,但碍于他比她可怜100倍,也就不计较这些了,主动坐到他身边去,几乎是靠近的一瞬间,就闻到男孩身上那股难闻的味道。

像是放久了的垃圾堆在一起,苍蝇在上面乱飞,蟑螂在里面穿梭,这种味道让温煦生理性地掐紧了鼻子。

旁边的人警觉性地转头,瞪她,充满血丝的眼睛比童话故事里的怪兽还可怕。

温煦仓惶跳下沙发,跑到厨房里拽着陈倩青的大腿,心脏跳得厉害。

她刚刚太不礼貌了,居然当着别人的面嫌弃别人。

温煦的胸口起伏着,看来维系好兄妹之情任重道远,她要多花点心思才好。

陈倩青只当是两个小孩已经熟络起来,开始打闹了,继续准备午饭,还叮嘱温煦要多照顾哥哥。

等饭菜做好了,温煦鼓足了十二分勇气去喊男孩吃饭,男孩依旧不理他。等温煦在饭桌前坐好了,男孩又慢吞吞地走过来坐在她旁边,眼睛还时不时瞥她。

温煦只当没看见,闷头吃饭。男孩吃得狂野,碗筷乒里乓当的,饭粒飞溅。陈倩青温柔地往他碗里夹菜,告诉他慢点吃。

温煦一顿饭没怎么吃,因为身边人动作幅度太大了,她不禁想,如果不是今后要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他这样子的男生会是她最讨厌的类型。

凶,丑,吃没吃相,不爱搭理人,身上臭臭脏脏的。在幼儿园肯定没有小朋友和他一起玩的。

陈倩青看着男孩狼吞虎咽的样子心里一阵心酸,这男孩是她早晨去菜市场买菜的时候遇见的,她就把电动车停在旁边一会儿,回来就看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孩扒拉她篮子里的袋子,拽出一个馒头如狼似虎地啃。

她一开始是愤怒的,站在不远处打量男孩一番后心生怜悯,试探性地上去问他大人哪儿去了。

男孩被吓了一跳,把馒头捂在怀里,像护食的小狼崽。

“没事没事,你吃,阿姨不抢。”

男孩半信半疑地继续啃馒头,见陈倩青是真的不抢,他就又开始大快朵颐。

后来就是陈倩青把他带回了家,有一半是因为同情心,另一半是了心愿,在丈夫生前,他们曾约定等温煦上幼儿园大班了就再生一个,然而事与愿违,丈夫在温煦4岁那年死于车祸。

看男孩的样子十有八九是孤儿,大冬天的就这么走了她良心不安,就打定把他带回家先养一段时间,等生父生母出现再说。

晚上陈倩青把温煦的床单被子收起来,拿出新的床褥,还拿了一套温煦的衣服让男孩换上。

男孩洗过脸之后比白天看上去要温和一点,但他依旧不说话,像个小哑巴。

温煦早就不和妈妈睡了,她享受自己的小小世界,让房间这件事情让她很不爽,但她认为这是搞好兄妹关系的关键一步,就忍痛割爱了。

深夜温煦口渴,迷迷糊糊地循着微弱灯光去客厅喝水,突然撞上一个温热的身躯,她愣了一下,睁开半眯着的眼睛。

面前的人头发盖过眼睛,黑暗中只能勉强看见鼻子和嘴巴,一动不动地杵在她面前。

温煦吓得小声惊呼,反应过来之后,立马捂住嘴巴,抚了抚胸口。

“是你啊,你也口渴来喝水吗?”

温煦绕过他去厨房拿水杯,“你刚才没用这个水杯吧?这个粉红色的水杯是我的,这个透明色的是妈妈的,你先用纸杯吧,明天我提醒妈妈……..”

温煦话还没说完,男孩不知道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在了她的身后,温煦察觉到,缓缓转过头。

窗外的月光照进来,映亮了男孩的半边脸,另一边隐匿在黑暗里。

温煦倒水的手停下来,声音不自觉地发怵。

“怎……怎么了?”

男孩依旧不说话,站在原地,温煦也不说话,她发现和这个哥哥独处的时候,她总是会害怕,但却说不出为什么。

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大,她想逃。

但她还没来得及做出动作,面前的人猛然往前跨一步,带起迅疾的风迷了温煦的眼。

距离骤然拉近,温煦瞪大双眼,然后就感觉双肩沉重,等反应过来她已经跌倒在地。

他居然推她!

温煦跌坐在地上,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人,他依旧是沉默的,并且平静得可怕。

没有一句话,男孩径直回了房间。

温煦的情绪逐渐由不可思议转变到怒火中烧,什么狗屁哥哥!她真心实意地想和他好好相处,到头来他居然推她!

她从地上爬起来,瞌睡早就灰飞烟灭,冲到房间门口一把拧下把手。

门没开,居然反锁了!

什么流浪汉!什么小哑巴!可怜什么!简直就是人精!

妈妈被骗了,温煦迅速冲回房间把陈倩青摇醒,“妈妈妈妈,快把他扔了,他好坏,是不乖的坏小孩!”

陈倩青睡眼惺忪,听着温煦前言不搭后语的话,感到莫名其妙,只当温煦是做噩梦了,把她搂进怀里,轻拍着她的背哄她入睡。

温煦靠在陈倩青的怀里,攥紧小肉拳决定明天一醒就揭穿这个哥哥的面具,这口气太大了,她实在咽不下去。

第二天陈倩青喊温煦起床上学,温煦揉了揉毛茸茸的脑袋,坐在床上呆滞了好一会儿。

脑袋里突然闪过昨天那些片段,瞬间精神了,小手往床上一锤,愤恨地蹦下床冲出房间找陈倩青告状。

“妈妈妈妈,你听我说……”

跑到客厅的温煦突然一个急刹车,这个面具哥哥居然起得这么早,已经吃上早餐了,而且居然开口说话了!

陈倩青和面具哥哥同时看向她。

“温煦,起床啦?今天哥哥和你一起去幼儿园,你多带着点哥哥好不好?”

温煦如临大敌,“什么?”

“妹妹好,我叫陈弃。”

“你….不是,你不是不会说话嘛!”温煦吼道,立马指认,“妈妈,他昨天推我,就在厨房里面,把我推在地上!”

陈倩青一愣,问陈弃:“真的吗?”

温煦双手握拳,怒气爆表,他要是敢撒谎她就让他吃拳头。

果然,陈弃面不改色地说:“我没有。”

温煦一个箭步冲上去,把陈弃拽下凳子,拳头打在陈弃的头顶。温煦骑在陈弃身上左右开弓,把吃奶的力气都拿出来了。

陈倩青见状立马把温煦拽开,温煦红了眼,还要冲上去,被陈倩青拦住呵斥了一顿。

“谁教你打人的?啊?妈妈是这么教你的吗?”

温煦喘着粗气,眼眶红红的,指着地上的陈弃说:“是他先推我的!为什么不相信我!”

陈弃理了理被扯歪的衣服,站起来依旧说:“我没有。”

温煦急得眼泪都出来了,这个撒谎精!

陈倩青本着调和的出发点,先安抚温煦的情绪,“妈妈知道了,但就算哥哥先推的你,你也不能就这么打他,打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是不对的。”

然后又转去和陈弃说:“我虽然脾气好,但是不代表我没脾气。你来了我们家就要守我们家的规矩,如果温煦说的是真的,你和她道歉,如果是她冤枉你了,温煦和你道歉。你们的事你们解决,我不插手。”

温煦瞪着陈弃,势必要讨个说法。

陈弃却不看她,朝陈倩青点头。

事情就这么告一段落,但温煦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她必须要听到陈弃亲口道歉。不然她就不认他这个哥哥,在幼儿园里不让别人和他玩,也不分他零食和玩具,家也不分给他了。

反正,反正她有一万种方法让他不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