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是例外(夏凉南柯)全集阅读_《ta是例外》全集在线阅读

主角夏凉南柯的现代言情小说《ta是例外》,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于楠”,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坐在窗边的夏凉望向窗外,已是傍晚模样落日的黄昏映入夏凉琥珀色的眼眸中,她琥珀色的眼眸中又泛起了更亮的微光几个小时前,她还与南柯在客厅待着,但当时的氛围并不是很好纵然后面解释开了,但夏凉还需要时间缓冲随后南柯也识趣地与她聊了几句便主动离开了,偌大的房子里又只剩下夏凉一人此时的夏凉依旧很复杂,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产生这样的情绪只是从中午到现在这几个小时心情也难以得到平复理不清,剪还乱夏……

小说:ta是例外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于楠

角色:夏凉南柯

热门小说《ta是例外》是作者“于楠”所著。小说精彩截取:也许是这距离繁华城市的市中心有些远,交通不便了些便开始渐渐缺了些人间该有的烟火滋味就都选择离开。老房区的一处,正坐在木门槛上的少女有些发愣,似乎在想着什么。脚边还有一袋子的猫食,纤细的小手撑着精致的小脸。光亮从她淡琥珀色的眸子中快速闪过去,可她的眸子似乎会说话一般让人看了一眼便彻底沦陷进去…

ta是例外

第1章 重逢 在线试读

清风一跃,季节一转已迈入了初夏的日子。

随着温度的轻微变化,空气中的风也渐渐沾染上了些温度 且掺杂着淡淡青草香与泥土温和的气息。

刚迎来初夏的日子,这天并不是十分炎热但堆积一天灼热的温度并未散去,令整座城市都开始有些躁动。

紫江城的老房区却和往年的几个年头一样过于寂静,不,是毫无半点生气,这一片已经空了四五个年头了。

也许是这距离繁华城市的市中心有些远,交通不便了些便开始渐渐缺了些人间该有的烟火滋味就都选择离开。

老房区的一处,正坐在木门槛上的少女有些发愣,似乎在想着什么。

脚边还有一袋子的猫食,纤细的小手撑着精致的小脸。

光亮从她淡琥珀色的眸子中快速闪过去,可她的眸子似乎会说话一般让人看了一眼便彻底沦陷进去。

少女身上有没来得及换下的校服,她来得匆忙并未吃完饭,一会喂完猫她便要返校上晚自习。

但今天已经等了十来分钟,没有一只猫的踪迹。

少女回过神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

16:20了……

猫……或许在另一个地方呢?

她刚缓缓起身便见一只棕白的猫出现在她的视角中。

这只棕白色的猫是这一片猫的老大,它的性子过于高冷,不是很喜欢接触人,是夏凉与南柯一起收留的流浪猫。

在这老房区也待了两三个年头了。

少女常常会来,因为一个朋友,可那日他却搬走了。

连一声招呼也没告诉她,也许是家中走的太急了忘记告诉自己。

纵然有解释告诉她,可她也只能表面大度的选择平静的原谅。

可她的内心却是十分矛盾,希望那个人亲自出现,告诉她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得不要离开。

少女太无可奈何,但是真的走的太急了,连家里养的猫都忘记带走了。

这是与他现在唯一留存着有共同回忆的物品了,她将思念寄托在阿花身上。

看着曾经种种的回忆在它身上,也许这样子才会好受一点。

夏凉有想过把它带回自己现在住的房子,但这就是它的家,它哪也不愿去。

今天是怎么回事呢?等了这么久都没有半点踪迹!

夏凉叹了口气不解的小声嘀咕了一句:“去哪了呢,怎么……”

少女眼前一亮,那只黑棕色的猫出现了!

她欣喜一笑,伸手朝它的头轻轻摸去。

“阿花~”

这猫便朝她蹭了过来,青绿色的眸子中藏着微亮的光,便算是它的回应。

玩闹了一会儿,阿花便朝老房子大门外跑去。

它轻声“喵”了一声。

少女紧接着跟了出来。

今天真的太不对劲了!

可刚迈出大门,便撞到了什么,眼前有些恍惚。

一阵阴影落在脸上,遮住了眼前的一些光。

眼前是一个一米七八样子,脸上白皙,黑发在太阳下有些格外的耀眼,并且五官有些精致的少年。

阿花正蹭着少年的裤腿,还发出一阵咕噜噜的响声。

少女不解,阿花明明很认生,现在怎么……而且阿花对于熟人也并未完全放下警惕。

夏凉刚想开口道歉,可少年率先开口:“你好……”

他停顿了一下,带着无法言说的语气继续说道:“请问是夏凉吗?”

语气足够温柔,但又掺杂着几丝愧疚。

夏凉认不出了眼前这个人,他认识自己?!

那自己怎么不记得?!

可他又清楚的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在学校常常被忽视成小透明,从小没人愿意和她玩,她成绩品行都不赖。

如果有个朋友的话,那一定会牢牢记住!

夏凉缓缓开口,稍微的退后了一步,十分拘束:“是我……真不好意思啊,我们好像不认识。”

夏凉感觉有些不适,太久没有和不熟的人说话略显紧张,可眼前的人,却又给他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

少年朝老房子的院子内走去,他带着笑意。但能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心疼感。

逆着光他面容浮现出紧张和失落:“我是南柯啊,不记得了吗?”

他带着的几丝愧疚,在心中的愧疚被无限放大。

夏凉顿时愣住了。

南柯?!

这家老房子曾经主人家的孩子。

自己曾经唯一的好友……

见夏凉没有反应,南柯心中的愧疚又一次被放大。

他有些灰心,漂亮的眼睛里面像是含着雾气,然后小声道:“已经忘记了吗?”

他有些意外,又感觉有些意料之中。

不多不少,整整四年。

1460天……或许更久。

夏凉转过身也朝院内小步迈去,语气有些急促:“不……不是的,我都还记得!”

她的声音有些哽咽,像是压制不住心中一份藏了许久的情感。

她怎么可能不会记得他呢?

他对她来说是一个多么重要的人了,怎么可能会忘记?!

这一切的一切最终归根到底还是他的不辞而别……

夏凉曾无数次问自己是自己的原因吗?

又让自己好不容易交来的朋友离开了自己。

一日复一日,一月复一月,一年复一年。

她最终还是等到了他,可时间真够长也真够失败的……

两人一起坐在老房子的门槛上,夏凉明显有些紧张,许久没有见过的好友,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奇怪。

心跳声伴着风声,碰撞出了一种怪异的悸动。

虽然自己曾经也幻想过与南柯重逢的样子,但现在这样心里真的不好言说。

一方面她自己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暗暗的告诉自己他不会回来了。

另一方面,她又急切的希望他能回来,可如今他却突然出现,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夏凉很想问问他为什么不吭一声的走了,为什么现在才回来?

可眼前的故人……是否还和以前一样倾听她所说的?

时间并没有冲淡她对南柯的感情,但南柯呢?

他会和自己一样吗?

这不是一年两年,足足四年多。

四年内足以改变了事物有很多,更何况他们这种四年都没联系过,都没见面过的人。

这是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时间如雨水一般,冲刷着他们之间的距离。将他们拉的越来越远,以至于互相都看不清对方那颗是否已经动摇的心。

“凉凉,对不起。当年事我没来得及解决……所以才没来得及告诉你。”南柯的声音很小,也很柔。

却触动了夏凉那颗饱经风霜摧残的心,如一丝篝火又重新点燃了她的热情。

“没……没事,回来就好。”

夏凉低着头,不知该如何对待现在的南柯。

那双眼睛,那个眼神,那个面庞,那个身旁的人是她朝思夜想都想盼来的人。

此时她竟然有些不敢去对视了!

怎么可能会没事?杳无音信四年,说没事,也只是骗他,骗自己吧!

她压抑的太久了,久到都忘记了自己有些怎样的感受……每夜都活在窒息的梦中。

似乎一切都没变,却又带走了些什么。

下一刻,许是这思念再也藏不住了,少女眼中泛出了泪花。

“南柯……”夏凉柔声道,琥珀色的眸子涌出了泪水。

眼泪是真实的,是藏不住的思念,是压制不住的情感。

南柯知道她不爱哭,也没见过她哭泣的模样,但四年的冲击带来的杀伤力,足够扼杀一切,他也没有想到夏凉会撑到现在。

他将夏凉拥入自己的怀中,夏凉将头埋了起来,身子微微颤抖。

“我在。”

他有力的回道,又像是低语着什么承诺。

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对不起,迟到了这么久!

夏凉哽咽着道:“我们……”

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就和之前一样行吗?

后半句她并未道完,她不敢说下去。

面前这个可是离开自己四年多的人啊!

纵然她知道以前南柯的回答,但依旧没有继续说下去,她终究还是怕了。

从小夏凉有严重的自闭症,不是先天的,则是因为她的生父惨无人道的家暴以及校园欺凌。

而与南柯认识也是在自己母亲闺蜜的介绍下两人才成为的朋友。

一切都是因为她生病了,没人和她玩南柯才会和她成为的朋友……若没有这一切他们不会成为朋友。

可……真的是这样吗?

如果她的病好了,那他们还能回到从前吗?

一切皆为未知,眼前更是一片迷雾。

没有人能预知未来,没有人能预判人生,也没有人可以重新来过。

人生只有一次,美好的瞬间有无数个。当仅仅只有当下才是最好的。

南柯先是愣住了一小会儿,此时的时间就像凝固了一般,令人窒息。

可随后又说:“凉凉,我们和好如初好吗?跟从前一样,行吗?”

他的语气十分柔和,就像在哄小孩子一样。

可他说的却是真的,又像是做出了承诺。

他依旧不想失去她,纵然他已经错过了这么多年了。

下一刻,夏凉先是愣了一小会儿。

原来南柯还想和自己和好如初,也就是说,他们互相都没有失去过对方。

只是不在自己身旁,但永远存在于对方心中。

但能达到这样的程度也就够了吧……

她不敢奢求太多,总是小心翼翼。

她蹿出南柯的怀中,眼眶红红的,琥珀色的眸子没了之前那般蒙尘的感觉,变得更加有光泽了。

蒙尘的珍珠最外层的灰尘似乎已被扫清。

半天,夏凉只回出一句:“好。”

阿花在一旁看着两人,轻声喵了几句。

两人在院子里聊起了过去,也聊到了现在。

角落的花依旧如他们初遇时那般绚丽夺目,四处没有很大的变化。

除了空了一点之外,整体一切都还是老样子,夏凉将这一切收拾的很好。

本是傍晚的宁静,在这老房区却显得有些冷寂。

时间被一点一点消磨,天空中的颜色渐渐起了些变化。

“我先回去了……”

夏凉笑道,她现在很自在全然没有了以往的拘束感。

南柯又回来了。

南柯起身,摸了摸她的头。“我送你。”

夏凉没有拒绝,这声音依旧和记忆中一样令人温暖。

她怎么会舍得推开呢?

她微微点头,阿花此时不知又跑到哪里去了。

老房区这边没有路灯,而天已经开始微微泛黑了。

夏凉并没有这么晚离开过老房区,但还好有南柯周边他比较熟悉。

南柯打着手机灯照在小道,身后夏凉则紧跟着他。

傍晚的风带来了几丝寒意,南柯回过头看了一脸夏凉,是有穿着外套,便有转过了头。

两人的关系似乎真的彻底恢复如初。

夏凉一下子便明白了南柯刚才回头看她的意思。

“我有好好照顾自己。”

她的话将南柯拉回了第一次与她见面。

那日亦是初夏,她穿着一袭白裙。神色有些苍白没精神,身上还有许多未处理的淤青,可眸子里却十分清澈。

而如今的她也确实比之前更让人放心的。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便走出了老房区,夜色袭来,而一边的路灯泛出微微的光亮。

夏凉拉住南柯的衣袖,脸上瞬间滚烫,但依旧柔声道:“南柯,我也搬家了……现在才告诉你,这样算我们扯平了。”

她觉得这样子似乎能让自己的心里平衡一点,纵然有些幼稚,但在南柯面前不一样。

南柯偏过头看向身后的夏凉,自己的心弦像被什么波动了一下。

随后温柔一笑:“好,那我们扯平了。”

两人相视一笑,这次夏凉并没有逃避或者刻意的躲开南柯的目光。

那眼神足够炙热,仿佛要点燃一切,又像是将一片心里的荒凉无人烟荒地重新获得崭新的生命力。

一切都很自然,自然到夏凉都忘记了已经有四年没有和他说过话了。

没有因此变得生疏,……夏凉也感觉到一些意外。

但此时的心情却没有之前那么复杂了。

随后,两人寒暄了几句,夏凉便打车回家了。

南柯呆呆的在马路边待了一小会儿,然后转身回了老房区找阿花。

他用着手机的微亮的光,朝着四处照着。

光亮撒落在老房子门前。

阿花就在曾经自家房门前,在那蹲着。

就像等着谁一样。

南柯温柔一笑,弯腰将它抱起。

值得庆幸的是,它等的人回来了。

而这一次等候多年的小猫也愿意选择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