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最初回忆开始:围城》淑鹤白皓全章节阅读_《从最初回忆开始:围城》全本在线阅读

淑鹤白皓是现代言情小说《从最初回忆开始:围城》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花花会肥”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望着白皓离去她若有所思,回到住处阿笑还在沉睡,见阿笑脸上挂着泪痕,淑鹤深深的自责陈伯说,之所以为她起名阿笑,是因为那天他经过巷子,在一片污秽中一眼就看见一直在咧嘴傻笑的她,觉得这孩子身体里一定住着颗小太阳,见到她那一刻,那原本阴冷的巷子都变得温暖起来那么爱笑的一个女孩,如今却因为自己每天都在掉眼泪淑鹤轻轻为阿笑拉上毯子,她知道,也相信自己一定能在这座城里找到值得她坚持下去的理由再回到门铺时……

小说:从最初回忆开始:围城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花花会肥

角色:淑鹤白皓

现代言情小说《从最初回忆开始:围城》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花花会肥”十分给力。讲述了:淑鹤感到一阵眩晕,四周刺骨的寒冷,不停回荡的滴水声,背后传来阴冷坚硬的触感。因为害怕,她不敢发出声响,因为胆怯,她只敢蜷缩在角落里,颤抖的身子根本无法控制,时间在这里失去了意义。面对绝对黑暗,她内心抱着一丝希望,淑鹤不停的对自己说:“一定会有人来救我的,一定会有的,坚持下去…”这样无助的安慰,直到她…

从最初回忆开始:围城

第1章 围城 在线试读

一座不大的城市上空,突然从某片区域发出一阵白光…

小区保安第一时间通知火警,但大火卷着热浪,又发生了二次爆炸。

……

“今天晚上七点四十五分,**小区突然发生爆炸,具体成因尚未查明,现场火势已被控制。消防员在屋内找到两具尸体,初步判定为户主一家…”

看似平静的城市,将以这里为起点,掀起不可预测的波澜…

#围城#

“我在哪?…”

苏醒时,淑鹤就已记起刚才发生的瞬间。

眼前刺眼的白光,让她躲闪不及的灼热,随同四周霎那被吞噬的一切,消失不见…

可突然的眼前一片漆黑,黑到伸手不见五指,寻不见一丝光亮,她的感官在这片黑暗中被无限放大。

淑鹤感到一阵眩晕,四周刺骨的寒冷,不停回荡的滴水声,背后传来阴冷坚硬的触感。

因为害怕,她不敢发出声响,因为胆怯,她只敢蜷缩在角落里,颤抖的身子根本无法控制,时间在这里失去了意义。

面对绝对黑暗,她内心抱着一丝希望,淑鹤不停的对自己说:“一定会有人来救我的,一定会有的,坚持下去…”

这样无助的安慰,直到她身体开始麻木,意识慢慢变得恍惚,不知是幻觉还是真实的,淑鹤似乎看到一个昏黄的亮光,在不远处闪动…

……

她已经发不出声音,但眼睛却死死的盯着那个方向,想确定这光亮是真实存在还只是内心的渴望…

眼见这微弱的光越来越靠近,直到照向她惨白的脸…

伴随光亮而来的,是一抹银灰,在黑暗中不停的晃动!

有人来救她了!淑鹤本能抬起手伸向他。

那抹灰下闪着一双漆黑的眼睛,正惊诧的看着她。这么独特的发色,在黑暗中还能借着微光透着一丝隐秘的光亮。

来的人脸上都戴着面罩,朦胧的白气呼进呼出,片刻的停顿后,那拥有独特发色的人便将自己的面罩取下,扣在她脸上。

他背过身顺势驮起她便朝黑暗中大步走去,淑鹤被这强而有力的臂膀护着,伏在他的背上,视线随着他手中昏黄的光亮划过四周——

周围满是潮湿阴冷的石壁,她一直停留的地方看似在一个洞穴里,从头顶突兀的石块上不时滴落粘稠的液体,冒着暗绿色的气体。

淑鹤看着四周不断重复的一切,剩下就是他沉重的呼吸声,这里仿佛迷宫般错综复杂。

淑鹤无法思考,这是什么地方?她前一刻明明是在家里啊!

“皓子!”突然从他们正前方传来一声呼喊。

几个昏暗的身影迅速靠近,他们看着他身后背着一个人而自己却裸露着脸,其中一人慌忙将自己的呼吸器罩在他脸上。

“你不要命啦!”打头的男子朝她身前的男子吼道。

“我没事。”男子匆匆应答。

他们简短的说着发现她的过程,这一路淑鹤感到他背上的汗早已浸湿她胸前的衣裳,即便这样,他也没有将她放下。

“…我们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太久了,要尽快出去。”男子催促他们,并重新调整好姿势,继续向黑暗中前行。

此刻他们手中的光亮已经连咫尺都无法照清,这些人交替着使用面罩,淑鹤感到他们的焦急。

身前的男子开始咳嗽,豆大的汗从脸颊滑落。而她虽乏力,却依旧将脸上的面罩脱下罩在他脸上。

“你做什么?”男子撇过头问她,那双黑色眸子一闪一闪。

从一开始淑鹤就闻不出什么异样的气味,只是觉得寒冷。

见她固执的将面罩扣在他脸上眼神坚定,他停顿两秒便继续往前。

在不停的兜兜转转,绕了无数个弯路后,在一个极不显眼的拐角处看见了一点点朦胧的光亮。

终于,他们出来了!

可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一眼望去,一片荒芜的沙地,风沙肆虐的飞走,迷着她想看清现实的双眼,淑鹤脑子里一片混乱。

为什么会有沙漠啊?!

男子将她放在洞口处,风沙让她睁不开眼,突然,她感到身上多了份重量,一件粗厚的外套罩着她。

“能走吗?”男子将她裹进自己的外套里,他们的脸几乎要贴到一起,近到他的睫毛,她都能看得根根分明。

如此近的距离,让淑鹤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容不得她思考,他已将她一把架起,而她也只能抓着他蹒跚前行。

虽不知她在这黑暗的洞穴里呆了多久,但此刻她的神智却非常清醒,因为脚下真实的踏着细沙,耳边呼啸着风沙声,巨大的阻力让他们艰难的在这片沙地中穿行。

淑鹤看不见前方,只能紧紧依靠在他身旁,感觉自己走了很久,走了很远,直至风沙的拍打声突然被阻隔,他也放慢了脚步,虽还有风沙声但明显削弱了许多,阻力也慢慢减轻。

停止不再向前时,男子一把掀开外套,一阵沙尘迷了她的眼,可这会她突然觉得身体瘫软,一下就坐倒在地,或许是身体的疲累,或许是突然的松懈,淑鹤身子就这样倒了下去…

……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依旧能听见风沙咆哮的声音。

淑鹤逼着自己醒过来,可好不容易睁开眼又是一阵眩晕,她勉强撑起自己的身体,可胃里却不断的反酸。

“呕——呕——”

她猛的扑向一边只是干呕着。

长时间滴水未进,根本就吐不出什么,淑鹤无力的趴着。

听见这响动,昏暗的角落里缓缓坐起个身影,伸了个懒腰。

“你醒啦。”是个女子,她从身边摸出个东西,一瞬间这个空间就被点亮。

“这是哪?你是谁?”淑鹤脑里的混乱此刻化作一个个问题。

女子睡眼惺忪没有回答。

淑鹤打量着她,这女子看似同她年龄相仿,身着米色长袍,这衣服的样式像是裙子又像是裤子,这是哪个国家的服饰?

淑鹤继续问道:“我的家人在哪?”

这女子这会才清醒一点。

“你问题可真多。”女子提着手里的灯,向屋子的另一边走去,“你是我见过第一个,刚醒来就一堆问题的人。”

女子边走边抱怨,借着她手里的光亮,淑鹤观察着身处的环境。

这屋子非常简陋,四壁是用黄土砌成的,没有多余的颜色,墙角堆放着杂乱的衣物,气味并不好闻。

这屋子之所以昏暗,是因为在空间里只有一扇巴掌大小的窗口,还用了一张像硬席一样的东西做遮挡,光线只能从可怜的缝隙中投进屋内。

她躺着的地方,也是用黄土砌成的,上头铺着厚实的棉褥。地上延展着一大张席垫,正中间是一个墩子,那女子在屋子里来回走动,将手里的灯摆在墩子的台面上,便是这屋里唯一的光亮。

淑鹤吃力的撑起身,脚刚落地便踏进一堆细沙里。

怎么这屋里也有沙尘?这颜色同席垫浑然一体,她都没看出来。

淑鹤很是不解,还想发问,见那女子转身离去便默默闭上嘴。比起问问题,她还不如亲眼去看看。

淑鹤站起身摇晃着追着那女子离开的门洞,一扇黄土砌成的门挡住了她的去路。

刚才见那女子很轻松就推开眼前这扇黄土砌成的门,怎么轮到她这,就异常沉重?

不知是不是她身体虚弱,淑鹤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它推开。

可才挪开一丝细缝,迎面就扑来阻人的风沙,正不断拍打在她的脸上,淑鹤踉跄的退了一步,顾不得那么多她依旧迈出门。

越往外走,风沙就越猛烈,淑鹤撑着墙,风沙顺着指尖不断灌向她的口鼻,她不住的咳嗽着,身体被风吹的摇摇晃晃,手臂也被沙尘刮的生疼。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会身处这样的环境?!”

淑鹤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大,根本无法再往前,双腿因用力过猛不住的发抖,细小的沙子从她赤裸的脚边飞快的滑过。

淑鹤被迫缓缓蹲下,本就虚弱的身子,就这样被吹来的沙尘一点点掩埋。

此刻,她能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其他的声音早消失不见。淑鹤知道,这是死亡的前奏,它威胁她把生命从手中交出。

淑鹤不甘心,不想放弃,可无法呼吸的绝望已经占据了全身…

……

在消失的白光里,她看见那熟悉身影,是爸爸妈妈,他们要去哪?

那个洞穴!!淑鹤猛的睁开眼!

“你醒了?”又是刚才那女子,“皓子,她醒了!”

女子对着开着的门喊着,不一会走进一个男子,盘腿席地而坐,漠然的眼神看着她。

淑鹤一眼就认出这一头特别的发色,是那个救她出来的男子。

“她醒来后可有喝药?”他问身旁的女子。

“我这不是才想去拿,她就跟出来了嘛~”说罢,那女子将一碗粘稠的液体端到她面前,碗里还在扑腾着热气。

“这是什么?”淑鹤警觉的问道。

“喝吧,刚从那出来的人都得喝一碗,就不会像现在这么难受了。”女子把碗塞到她手里,就坐到边上看着她,似乎等着她喝完。

“我的家人,是不是也在那洞穴里?”淑鹤看着这碗不明所以的液体问道。

可他俩只是看着她,没有想回答她的问题。

淑鹤咬着嘴唇皱着眉,硬是将这碗黏腻灌了下去。

刚放下碗,胃里就是一阵痉挛,她强忍着恶心,捂着嘴没有吐出来。这口感除了黏腻还有些发酸,让她毛孔一阵阵竖起。

“现在可以说了吗?我的家人是不是也在那?”她好不容易咽下就连忙问道。

女子收起碗向门外走去,她乞求的看着眼前的银发男子,可他依旧面无表情。

“如果你父母还在,那你怎么会在这?”他眼神冰冷,声音更是透着冷漠。

“你这话什么意思?”她哽咽着,不安又害怕。

他没有再回答,而是起身准备离开,淑鹤跪着上前一把抓着他的衣角。

“什么叫他们如果还在?”

他甩开她的手,那张冰冷的脸就在她身前俯视着她。见她泪眼婆娑,他不耐烦的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