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筵席》李砚卿李夕雾最新热门小说_筵席最新章节阅读

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筵席》,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李砚卿李夕雾,是作者“Qmzna”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乖乖?睡了没?”声音有点压抑,李砚卿想偷溜出去喝点水得不到回应,李砚卿深吸一口气,用被子把李夕雾裹了个严实他自己抱着蚕宝宝李夕雾也陷入了梦乡梦到的不是别的什么内容,是李夕雾和他的不可描述说来,很羞耻!李砚卿都三十岁,从他床上下去的女人没有五十个也有三十个了,他还会因为这一点点还没看到的内容做这种梦,还挺享受的下午三点,李砚卿睁开了眼睛,这一觉睡的很沉身边的又空无一人了,他起身走下楼,……

小说:筵席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Qmzna

角色:李砚卿李夕雾

现代言情小说《筵席》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Qmzna”十分给力。讲述了:他迈着步子优雅的走回自己的卡座,就听到林曜辰打趣的抱怨:“大哥,你年纪大了啊!喝两杯就往厕所去,就这就喝不动了?”“神经病。”李砚卿笑着揍了他一拳,顺便使了个眼色。“OK”林曜辰悄悄给他比了个手势。“哈哈哈哈哈哈,宋总,实在抱歉,这杯我自罚,下面我还给宋总准备了别的礼物,请移步?”坐在李砚卿对面的男…

筵席

第1章 最爱 在线试读

嘈杂的音乐,闪烁的灯光,摇摆的辣妹,还有逃酒的李夕雾。

“喂!宝,快来接我!他们都疯了,我再喝我就多了!”

李砚卿在洗手的时候,听到自己背后的隔间里传来的声音,他顿了一下,又看了一下一旁整齐干净的小便池,挑了挑眉头。

又听到里面人说道:“李夏薇,你不要重色轻友啊!我现在躲在男厕所给你打电话呢!她们几个真的疯了,刚是把我从女厕所揪出去的,我现在只能躲这儿!你快点来接我啊!”

李砚卿擦着手,眼眉低垂,轻轻笑了一下,觉得躲在里面的这个女的有点可笑。

“你真不管我啊!那我就英勇赴死了啊!”

这是李砚卿走出去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后面的内容他并不关心,毕竟自己来这并不是来玩的。他迈着步子优雅的走回自己的卡座,就听到林曜辰打趣的抱怨:“大哥,你年纪大了啊!喝两杯就往厕所去,就这就喝不动了?”

“神经病。”李砚卿笑着揍了他一拳,顺便使了个眼色。

“OK”林曜辰悄悄给他比了个手势。

“哈哈哈哈哈哈,宋总,实在抱歉,这杯我自罚,下面我还给宋总准备了别的礼物,请移步?”

坐在李砚卿对面的男人,眼中闪过一抹精明,笑意盈盈的看着台上摇晃的热舞美女,点了点头。

这里是S 市消费水平最高的地方,每日的流水量是不可估计的,也是林曜辰的地方。

林曜辰看着霓虹闪烁的ATLAS,开口说:“这个狗东西,消费的挂你帐了。还有,你从哪儿给他准备的货色?”

“对付她这样的,满大街不都是吗?”李砚卿轻笑,转了转手表,抬步走了进去。

回到卡座,还没两秒,李砚卿旁边就坐了个女的,确切来说是,坐了个小姑娘。他把目光投向林曜辰,“别看我,我虽然不是个好人,但是我也不会祸害祖国花朵啊!不是咱们这儿的。”

“那个,不好意思啊!哥。”

刚好换音乐的间隙,李砚卿听到女孩说的话,声音很熟悉。

然后他就被捧着脸,深深的在嘴上吻了一口,技术还不怎么熟练,有一点像是把李砚卿的嘴当成棒棒糖舔的感觉。

李砚卿感觉捧着自己脸的左手,手指一根根翘起,看频率应该是在数数。

果不其然,十秒钟之后,她放开了他,打算溜之大吉。不料,却被李砚卿扼住了手腕,他盯着自己面前的女孩,说道:“辰儿,打电话报警。”

林曜辰刚想说,大可不必吧!虽然他是因为想看热闹,就听到小姑娘立马说:“别报警,我没病!我有钱,我赔你,你放我走吧!”

听到这儿,李砚卿想起来了,这就是刚刚躲在厕所里的那个小姑娘,仔细打量一番,长得还不错,看着就挺机灵的,身材嘛,一般!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一挂的。

“这太吵了,换了个地方解决。”这是林曜辰提出来的,因为他没听到小姑娘最后一句说什么,太耽误自己看热闹了。

李砚卿没有拒绝,拉着女孩就往电梯走。

“诶,我的包!”

“哎呀!哎呀!丢不了!”林曜辰打了个响指,一旁的工作人员意会,然后又立即从吧台取了瓶酒跟在他们后面去了22层。

“你先交代一下你自己的情况,再说你准备怎么解决。”李砚卿靠坐在沙发上,拿纸不断擦拭着自己的嘴角。

“我叫李夕雾,今年19岁,在S大读大二,我真的没病,我就是跟朋友在一块玩,大冒险第一个从门口进来的人,要亲他十秒钟。我真的没病!”李夕雾看着李砚卿又拿起一张纸准备擦嘴,确实忍不住有点想吐槽,她有那么脏吗?

“砚卿,这小姑娘跟你一个姓啊,说不定几百年前你俩还是本家的呢。”

李砚卿没搭理林曜辰,他盯着站自己面前的李夕雾,摸了摸下巴,“你打算赔偿?”

“我有钱,我可以赔钱。你要是实在气不过的话,你要不就…..”李夕雾还在思考要不就怎么样,李砚卿就已经开口:“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赔钱,给我500万,第二,”

“我选第一。”李夕雾嘴上虽说着选第一,但是心里仍忍不住吐槽,李砚卿的抢劫行为,

“OK,那你给我在这写个凭证。”

李夕雾巴不得写个凭证,这样自己到时候就拿着凭证去警察局报警,告他敲诈勒索。

自己现在还是在校大学生,是受国家保护的!李夕雾这样想着,真的也这样干了。

李砚卿是9月7号晚上把她放回去,李夕雾是9月8号早上把他告了的。

这一系列操作,快把林曜辰笑死了。早上八点半,还没睁眼的林曜辰就接到警察的传唤,起初他还不信直到听到举报他的是李夕雾,顿时就恍然大悟了。

到了警局,看着李夕雾一脸胜券在握的样子,边憋笑边给李砚卿打电话。

“喂!卿,我在警局呢,过来捞我。”

不知道李砚卿在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反正林曜辰脸上的笑意更明显,“我说,小姑娘你怎么举报到我的?”

“哈!你忘了凭证上面盖的有你的红章吗?”

没一会儿,李砚卿就开着车过来了,看见林曜辰翘个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李夕雾一脸正义的站在警察身边。

“就是他,警察叔叔,就是他问我要的500万。”

李砚卿挑挑眉,林曜辰一手捂着嘴,说道:“你们处理,我去吃个早饭。”

过了大约有半个小时,林曜辰提着两兜小包子走过来,李砚卿和李夕雾已经站在警察局门口,看样子是处理完了,只不过两人脸上的表情可以称得上是两级反转。

“叫什么来着,李夕雾是吧。我给你讲,上次你没听完的第二个选择其实就是给他诚恳的道个歉认个错,写篇检讨就行了,毕竟是大学生嘛。”林曜辰把吃的递给李砚卿,自顾自的说着,他并不关心结果,结果不可能超出他的预料。

“那我现在写检讨还管用吗?哥”李夕雾怯生生的看着李砚卿,心里不断祈祷好事发生。

“你怎么来的?你学校离这儿可不近。”

“骑小电动。”说着,指了指,路边停着的一排共享小电动车。

“哈哈,真是大学生的爱车啊!我就说当初要投资这个,你不听。”林曜辰看着那一排黄黄绿绿的电动车忍不住吐槽。

“走吧!我送你回去。”李砚卿看着李夕雾说罢,又跟林曜辰换了车,毕竟是大学城校区,开宾利太扎眼了,林曜辰今早随手开过来的看着还算低调。

“不用不用,太麻烦你了。我自己就回去了。”

“学校有没有教过你,要听大人话?上车。”李砚卿拉开副驾的门,看着李夕雾扭捏推脱的样子,皱了皱眉,心里是觉得这个小孩事有点多。

“好的吧!谢谢。”坐上车又探出头,给林曜辰说了再见,才折身回来乖乖坐好。

“小姑娘,不要那么晚还在外面喝酒,很危险。”

“我知道了。”

“也不要总是耍小聪明,你那点小伎俩,根本都不够看的。”

“我知道了。”

“500万,记得还。”

李夕雾咬了咬唇,“我知道了。”

李砚卿叹了口气,点起一支烟,吞吐一口说道:“逗你的,你只会说我知道了?”

“不是。”

“那500万是逗你玩的,给你长个教训,以后好好学习,别胡闹。”李砚卿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说这话的时候有一点点严父的感觉。

李夕雾侧头看着专心开车的李砚卿,高挺的鼻梁,流畅的下颚,凸起的喉结,眉目冷淡平静。九月的阳光透过车窗打在他的脸上,轮廓清晰好像炭笔勾勒的凌厉分明。

“看我干什么?”

李砚卿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李夕雾瞬间扭过头:“没什么。”

又是相对无言,过了好半晌,李夕雾才不确定的说:“你可以给我你的微信吗?”

“不可以。”

“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不可以。”

顿了顿,李夕雾不说话了,靠在车窗上闭目养神。

李砚卿扫了她一眼,调高了车内空调的温度。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李夕雾依旧靠在车窗上,闭目养神。

李砚卿挑了下眉毛,“我没有你对好,这是一个成年人应有的基本礼仪,你不要想太多。”

“好的吧,谢谢。”

车缓缓停下了,“到了。”

“谢谢。”

这俩字,李砚卿觉得应该是他俩最后的交集。

但是,李夕雾显然不是这么想的!

“你好,我找林先生。”李夕雾再一次出现在ATLAS里,只不过这次早了很多。

“你有预约吗?”

“没有,但是我……”

“不好意思,没有预约,我不能帮您安排约见。”

“李夕雾?”熟悉的声音响起在身后,正是林曜辰本人,李夕雾闻声转身。

“哟!还真是你啊!又怎么了?”

“我想要李先生的微信。”

林曜辰对于她的开门见山挺意外的,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你跟我过来。”

说着,俩人一前一后走出了ATLAS,到路对面的一家咖啡店坐着。

“小孩,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像你这样的女大学生,身材比你好的太多了,李砚卿对你这一卦的不感兴趣。”话锋一转,又说道“但是微信也不是不能给你,我有个前提,你顺便加我一个,我在前排吃吃瓜?”

林曜辰隐隐觉得,这个小姑娘是个闹腾主,碰巧他很闲,也爱看热闹。

“可以!”

“你还真是个爽快人,但是我再提醒你一遍,你这个年纪还是要好好学习,别老总是痴人妄想。”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是手上还是一刻也不停的把微信推了过去。

“是私人微信吧?我不要工作微信,我怕打扰他工作。”李夕雾微蹙着眉头,一脸认真。

“是是是!你知道的还挺多啊!”

微信要到手,李夕雾并没有立刻就添加,反而是,起身把自己和林曜辰的两杯咖啡结了账,对着他诚挚的说了句谢谢,离开了。

“啧啧啧,还有礼貌的学生。”

看着离去的身影,林曜辰打了通电话:“帮我调查个人,S大,大二女学生,李夕雾。今天晚上10点之前,我要看到结果。”

说着,准备给李砚卿发微信:“那小孩来找我要你微信,我给了。”犹豫了一下,又删了,要不然就没热闹看了吗?!

而李夕雾拿到李砚卿的微信后,专门拉着李夏薇跑去市中心商业街,捏了一下午的手工泥塑,拍了不下数百张美照。回去挑挑拣拣,修了半个小时,才凑够九宫格,又从微博上搜罗了半晌文艺文案,才决定发了个朋友圈。

没两分钟,打开朋友圈已经有十多个赞了,还有人给自己发来消息。

另一边,林曜辰刚拿起手机,准备看回消息留言,却一不小心点着李夕雾的头像,看到了她刚发的朋友圈,“噗嗤,年轻就是好!完全没脑子!”

第二天早上八点十分,离自己发朋友圈已经过去将近十个小时了,李夕雾终于决定添加李砚卿的微信了。因为这样他既能看到自己朋友圈热乎的美照,又显得不是特别刻意。

“叮咚。”放置在酒店床头的,手机传来提示音。

“砚卿,手机响了。”一声娇媚压抑的女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