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属猎物!真千金杀疯了(柳水儿木泽)完结版免费阅读_(柳水儿木泽)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专属猎物!真千金杀疯了》,男女主角分别是柳水儿木泽,作者“寒意子”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柳水儿走出医院大门,看了一眼时间13:00这个时间,妈妈还在厂里上班此刻她的心情已经跌落谷底,她什么都不想做,只想马上回家她想像小时候那样,一个人在寂寞的老房子里看书,然后每隔十分钟看一次窗外那颗装满了稚气和孤独的心总是热烈地期待着夜幕降临后、父母熟悉的身影忽然出现在街口的瞬间……距离下午四点开始的便利店兼职还有三个小时柳水儿并没有直接提出离职,而是打电话给店长请假不说一声的话,店里……

小说:专属猎物!真千金杀疯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寒意子

角色:柳水儿木泽

经典现代言情小说《专属猎物!真千金杀疯了》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寒意子”是个网文大神。主要讲的是:

专属猎物!真千金杀疯了

第1章 强吻 在线试读

雾雨缠绵。

夹杂着寒气的丝丝雨露随风袭来,悄悄浸润柳水儿干燥的唇。

那个男人站在马路对面。

他穿着黑色风衣,手里拿着银色手提箱。

他有着长而浓密的睫毛,浓墨般的黑瞳中微微泛着神秘的蓝。

高挺的鼻梁和稍稍扬起的唇峰隐隐含着一丝侵略性,略显苍白的唇色却透着一股成熟内敛的味道。

好俊美的男人。

柳水儿有些喘不过气。

是因为身体不适?

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马路对面的男人长得实在好看,她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

他已经发现了她在看他,苍白的唇瓣抿了抿,好像不是很高兴。

柳水儿慌乱低下头,心脏“砰砰”跳起来。

她眼角的余光瞥见他高大的身躯正在向这边走,压迫感随之而来。

淡淡的恐惧自心底浮起。

很快,他和她之间的距离,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柳水儿抬起头,受惊的水眸慌乱地看着男人深邃的眼睛,结结巴巴地开口:“那、那个……”

视线的冒犯也是冒犯。

被她直勾勾地盯了那么久,也许他现在的心情就像是一个被油腻大叔凝视良久的少女……

柳水儿紧张地思考着道歉的措辞,飞速运转的大脑被湿湿冷冷的柔软触感按下关闭。

一开始是冷的,渐渐变得有些暖。

她被亲了……

冲动侵略性的视线和惊慌恐惧的视线交汇。

木泽迅速离开她冰凉的唇,他愣了愣,分明的指骨微颤,不自觉地摸上他自己的唇。

彼此的唇都沾染了湿雾微雨的气息,因为这个短暂的轻吻混杂在一起。

好甜。

不对。

不该是这样的。

木泽深深皱眉。

柳水儿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被蛛网黏住的猎物,被毒蛛注入了毒液,身体和灵魂都麻痹了。

当她回过神来,强吻她的男人已经消失。

她呆呆地看着半小时一班的公交车从自己的眼前慢慢开过去,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报警。

“警官,我被猥亵了。”

……

他亲了她,没有征求她的同意。

——

一个小时后。

警察局。

“你知道报假警是违法行为吗?”

“知道。”

柳水儿的目光呆呆地落在电脑屏幕上。

监控视频已经看了三遍。

画面里只有她一个人,根本没有什么强吻她的男人。

负责此事的警官本来想给予她严正警告,一低头看见她的手里紧紧握着一张就诊卡,语气便缓和了许多。

“你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我们送你去医院?还是需要我们通知你家长,让他们过来接你?”

柳水儿脸蛋红了红。

大概,警官是把她当成了精神病患者,以为她是犯病出现了幻觉。

她下意识想拒绝,话到嘴边却变了。

“麻烦警官送我去医院,谢谢。”

爸爸已经病了五年,年仅十九岁的她背着巨额债务。

她太穷了,一分钱也想省,更何况几块钱的车费。

警官主动提出送她去医院,她没有勇气拒绝。

今天早上,她打工的那个花店的店长严厉地对她说,她的脸色很难看,要是她不去医院检查,他就让老板解雇她。

要不是怕被解雇,她根本不想浪费钱去医院。

现在想想,她都出现有男人强吻她的幻觉了,是该去医院检查一下。

——

两个小时后。

胖胖的中年女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几度欲言又止,最终以专业平静的语气说出了诊断结果。

“很遗憾,你感染了A病毒,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

A病毒,只有极少数人才会被感染的一种特殊致命病毒,现代医学的技术无法治疗。

这是唯一一种对富人和穷人平等的病毒,无论砸多少钱都没用。

感染者存活率为零,想延命都不行。

柳水儿仿佛被雷劈中,灵魂出窍了四五分钟才回过神来。

她只能强迫自己面对现实。

柳水儿扯了扯嘴角,僵硬地笑,“现代医学真的很发达。”

原来,只需要这么短的时间,就可以确诊绝症,甚至可以精准地算出死期。

柳水儿知道自己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属于一个平凡人的一生,不会有任何戏剧性的展开,不会有人告诉她其实是报告拿错了。

随着精密医疗仪器的不断发展,上一次有医院误诊,已经是三十年前的老新闻了。

奇迹不会出现。

医生拍了拍她的肩,“剩下的时间,和最重要的人一起度过吧。”

最重要的人……

柳水儿想到了昏迷不醒的爸爸,想到了辛苦操劳的妈妈。

她该怎么对妈妈开口……

——

2119年,11月22日,1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