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真千金娇软乖甜!薄爷真香了(薄战夜宁岁岁)热门小说_薄战夜宁岁岁全集阅读

完整版现代言情小说《闪婚真千金娇软乖甜!薄爷真香了》,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薄战夜宁岁岁,由作者“摘星入我怀”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宁岁岁强撑着一口气,刚走出医院大门,便已经是冷汗涔涔她本身就贫血,针灸又消耗了大量的体力,此刻已经是头晕眼花,浑身乏力她还想强撑却不想头晕目眩,眼前一黑,晕过去之前,一双大手揽住了她的腰,将她揽入怀中等到再度醒来,宁岁岁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房间,防备心油然而生宁岁岁从床上爬起来,推开卧室的门吱呀一声客厅里的男人听到了声音,投来了目光:“醒了”宁岁岁眼前还有些眩晕,抬眸望过去,眼底……

小说:闪婚真千金娇软乖甜!薄爷真香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摘星入我怀

角色:薄战夜宁岁岁

热门新书《闪婚真千金娇软乖甜!薄爷真香了》是由著名网文作者“摘星入我怀”所著的现代言情小说。文章简述:宁岁岁故意隐藏身份,佩戴了金色面具,遮盖了本来的面容,只露出一双冷眸。舞池里传来了铺天盖地的呐喊声,几乎要将整个酒吧颠覆。宁岁岁走到舞台最显眼的位置,抬起白嫩素手,从包里摸出一根玉簪,将一头青丝挽在脑后,露出了白皙修长的脖颈。骄傲犹如天鹅,却偏偏处在这样喧闹的环境之中…

闪婚真千金娇软乖甜!薄爷真香了

第6章 宁岁岁惊艳众人 在线试读

一楼传来了喧闹声——

薄战夜望了过去,只见一道纤细的身影缓缓出现。

白色吊带包裹上半身,胸前的丰盈若隐若现,娇软无度。

热裤之下,是一双笔直修长的腿,和钟爱纹身的一般DJ不同,她全身上下,白得要命。

没有一丝瑕疵。

宁岁岁故意隐藏身份,佩戴了金色面具,遮盖了本来的面容,只露出一双冷眸。

舞池里传来了铺天盖地的呐喊声,几乎要将整个酒吧颠覆。

宁岁岁走到舞台最显眼的位置,抬起白嫩素手,从包里摸出一根玉簪,将一头青丝挽在脑后,露出了白皙修长的脖颈。

骄傲犹如天鹅,却偏偏处在这样喧闹的环境之中。

台下无数人都是冲着她来的,她手指轻轻按下了音响键,下一秒——

整个酒吧被彻底点燃,宁岁岁眼底燃起了几分激情。

台下的人已经舞做一团,而台上的人清瘦的身形跟着摇摆,明明是极其干净纯粹的身子,却仿佛瞬间成了一颗火星,投入人海那一瞬间,瞬间,引爆全场!

她摇摆的弧度不算大,却能看出节奏感,韵律。

她很瘦,但却不缺乏力量感,一举一动,都能引爆全场,瞬间,一呼百应!

“岁宁——”

台下的人惊呼出声,整个酒吧气氛被推到了巅峰。

薄战夜盯着那道身影,大抵是被那一抹白勾住了,喉结上下滚动。

陆十安有些着迷,痴痴地盯着那张面具。

许久之后,他抽回思绪,一口将威士忌喝完:“不愧是岁宁,掌控力依旧啊!”

他回头,瞥到薄战夜的眼神,顿了顿:“薄哥,看上了?”

这眼神儿,都快把人扒光了!

奇了怪了。

以前清心寡欲的。

现在结了婚,还对岁宁有了兴趣?

“要不,我安排一下?”

薄战夜皱眉,冷眸一扫:“闭嘴。”

他莫名觉得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好吧,算我多嘴。”陆十安继续跟着音乐摇摆。

莫寒站在舞池里,看着台上的宁岁岁,一贯冷淡的人,此时此刻,褪下了伪装,眉目之间染上了几分欲念,掌控力非凡。

酒吧某一侧。

“我听说陆少这次花了大价钱,才把岁宁请来。”

“不就是一个打碟的吗,至于这么激动吗?”

宁雨桐嗤笑一声。

她一向看不惯在酒吧工作的人。

吹什么全国第一女DJ,不就是放点音乐,带节奏,谁不会?

此话一出,身侧的叶城脸色都变了,“雨桐。”

今晚玫瑰酒吧的客人,百分之九十都是冲着岁宁来的,说这话,得罪人。

宁雨桐这才意识到自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对上众人不满的目光,道:“岁宁是意外,她真的很棒。”

“那是自然。”

“雨桐,我听说宁家那个土包子接回来了?”

有好事者将话题引到了宁家,眼底透着几分窥探。

宁雨桐小脸僵住了。

“那土包子长什么样子?我听说是在西姚村长大的,那可是京市最偏远,最贫穷的村落,是不是长得又黑又丑?满脸都是麻子,手上全都是冻疮?”

“肯定是,土包子还能有我们雨桐好看吗?”

宁雨桐的跟班乔曼附和。

宁雨桐眼眸一弯,没否认:“其实她长得很好看……”

“雨桐,别替她说话了,一个乡巴佬,能好看到哪儿去?”乔曼捂嘴轻笑。

“丑女嫁给薄家那个瘸子,才最般配!”

一群人哄堂大笑,宁雨桐乐见其成。

不远处的莫寒听到了嬉闹声,脸色骤变。

正欲上前辩驳。

却不想,身后传来了一道女声——

“下面,有请我们的幸运观众,上台,可以和岁宁拍照互动一分钟!”

宁岁岁一早就注意到了坐在人群里的宁雨桐,有意无意的将摄像头对准了她身边的叶城!

“叶城,岁宁选了你——”

“芜湖,叶城,我去我去,我要和女神接触!”

叶城大喜过望,不顾宁雨桐瞬间黑掉的脸,起身,快步走上舞台。

宁岁岁瞥了一眼叶城,长得还算英俊,可惜,浮于表面。

不如她那个便宜老公。

叶城看过岁宁之前的演出,对她很有兴趣,此刻更是极大程度被满足了虚荣心,上台之后,更是挺直了背脊。

宁岁岁一眼看出了他的本质,签名合照,一个不落。

“岁宁,我很喜欢你,改天能和你私下吃饭吗?”

尽管戴着面具,但叶城那满眼的惊艳,不是假的。

全京市谁不知道岁宁是有名的美人,只是鲜少露出真容,据说曾有百亿富豪,出价三千万,只想和岁宁共进晚餐。

却被岁宁拒绝了。

叶城被选中成为了幸运观众,多少有些飘了,甚至觉得可能是岁宁看中了她。

宁岁岁闻言,签字的手一顿,眼眸含笑,潋滟生辉。

叶城瞬间被迷住,满眼痴迷。

周围起哄的人接连不断,宁岁岁将签名簿还给了叶城,一双素手似有若无碰到了叶城的掌心,他瞬间红了脸,几乎不敢看她。

“唔——”

台下惊呼声连连。

宁雨桐咬碎了一口银牙,却不能暴露,一双冷眸恨不得将台上的宁岁岁撕得粉碎!

叶城拿着签名照下台,周围的人一拥上前,他仿佛一瞬间成为了众人膜拜的存在!

叶城看向宁岁岁消失的方向,越发得意。

说不定,岁宁真的喜欢他呢!

全场气氛热烈,宁岁岁退场。

莫寒紧跟着她,到了休息室,挑眉:“你看到宁雨桐了吗,她在诋毁你——”

宁岁岁摘下了面具,“我知道。”

宁雨桐被宁家养了这么多年,岂会是省油的灯?

“你之前让我帮你查薄家三少,据说就是个体弱多病的瘸子,叫薄战。”

莫寒坐在化妆台上:“现在退婚了,你打算怎么办?”

“随机而动。”

宁岁岁扫了一眼腕表,十一点了,不知道他睡了没有。

宁岁岁拿过手机,拨了一串号码。

“你给谁打电话?”

“我老公。”

宁岁岁指了指一旁的矿泉水,忙了几个小时,口干舌燥。

莫寒仿佛被雷劈了,机械的打开了水,递了过去,宁岁岁抿了一口,对上他满是诧异的眼眸。

那边没接。

宁岁岁猜测可能是睡着了。

她挂了电话,将矿泉水还给莫寒:“下巴要掉了。”

莫寒追上去:“你结婚了???”

宁岁岁嗯了一声:“保密。”

莫寒和她知根知底,这件事告诉他也无所谓,反正他不会说出去。

莫寒:“……”

岁姐结婚了,那暗恋她的那些男人,不都得失恋了?

宁岁岁走出休息室,正欲离开。

却不想,余光瞥到了二楼的一道身影,眼神瞬间就变了。

薄战夜一袭黑色衬衫单手撑着扶手,冷眸凛冽,他仿佛是与生俱来的王者,哪怕是身处闹市,却依旧是最醒目的存在。

宁岁岁快步甩开了莫寒,直奔二楼。

薄战夜看了看时间,十一点,很晚了。

他和陆十安告别,刚打开包厢的门,就对上了宁岁岁满是诧异的眼眸——

“薄先生,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薄战夜负手而立,显然没想到宁岁岁会出现在这儿。

不等说话,宁岁岁瞥了一眼包厢里的陆十安,仿佛明白了什么:“你在这儿,工作?”

薄战夜:???

她为什么会这么以为?

宁岁岁指了指陆十安:“那是酒吧老板,难道你认识?”

陆十安她是认识的,毕竟也算是金主之一了。

薄战夜意识到宁岁岁还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突然起了逗弄她的心思:“我在这儿工作,那你是来消费的?”

“我刚回京市,朋友带我来的。”

宁岁岁如实回答,随即又想起他没接电话,“你刚才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薄战夜拿出手机,发现静音模式被打开了。

难怪没听到声音。

“不小心开了静音。”

宁岁岁想到他是上班时间,开静音也很合理,顿了顿,道:“能和我单独谈谈吗?”

既然薄家退婚了,那她也没必要再继续这段婚姻,得尽快了结。

薄战夜示意宁岁岁下楼。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酒吧,宁岁岁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薄战夜:“薄先生,咱们明天民政局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