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阳策)成为召唤师后我被宠坏了全章节阅读_成为召唤师后我被宠坏了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长篇现代言情小说《成为召唤师后我被宠坏了》,男女主角红叶阳策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失眠者c”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一只鱼跃出了水面,水声将正在落泪的红叶惊醒了她急忙擦拭了眼泪,又捧起水轻轻往脸上扑,清洗脸上的灰尘用还有点干净的一面袖子擦了擦脸,开始捡起头发上的枯枝落叶一想到她顶着这头乱糟糟的头发在星际群众面前躺尸,哭泣,她为数不多的羞耻心就开始作祟,心里哀嚎:为什么星际的入学试炼是全网直播的啊,虽然观看她的人肯定不多,但她不要面子的吗没错,联邦第一军事学院的新生入学试炼每一年都是直播的或者说九大军校……

小说:成为召唤师后我被宠坏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失眠者c

角色:红叶阳策

现代言情小说《成为召唤师后我被宠坏了》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失眠者c”。精彩内容:”她不开心的答应,虽然她很弱但是一些小事还是可以做的。阳策注视着主公写满不开心小脸,睫毛微微垂下,遮住了那双装满了星星的眼睛。他轻轻叹气,抬手解下了披风递给她道:“这是主公当初为我制作的披风,我一向爱惜,现在要麻烦您为我拿着。”其实衣服他也舍不得弄脏,所以他会小心的…

成为召唤师后我被宠坏了

第5章 忙碌的一天 在线试读

红叶撅嘴,她还想去帮忙的。而不是待在他找好的地方,坐着看他忙碌。这样会显得她特别废物,虽然是事实就是了。

“你都这么说了,我肯定不会随便走动。”她不开心的答应,虽然她很弱但是一些小事还是可以做的。

阳策注视着主公写满不开心小脸,睫毛微微垂下,遮住了那双装满了星星的眼睛。他轻轻叹气,抬手解下了披风递给她道:“这是主公当初为我制作的披风,我一向爱惜,现在要麻烦您为我拿着。”其实衣服他也舍不得弄脏,所以他会小心的。

红叶接过披风外套,上面的流苏还是她百度去查过才确定的样式。而今站在她面前的这个人,全身上下无一不是她喜欢的样子,不愧是她当崽崽养大的宝!

在这一刻,她的慈母光环熠熠生辉!

“我知道了!你快点去搭房子!不然天要黑了。”红叶催促道

阳策虽然感觉他的主公目光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只得向旁边的树木走去。

他精心挑选的地方有三棵树木,呈三角形分布,空下来的三角围起来足够两人休息还有余。

他抽出剑,挽了个剑花。

很好,没有区别。

卡地亚大陆以南之地,有名门一族“智”,他们天生过目不忘,大智近妖。

传闻他们的少族长年纪轻轻便是族内天骄,其智慧无人能与之一比。

一手游龙剑更是获得无数人的敬佩,文武双全,天赋骄才。

然,大陆惊变。

有谣言传:得智族者,大陆之主。

智族不从,异人群而攻之,其族灭之。

一老人携带战至混身浴血的少族长不知所踪,异人放言:不服众者,如其灭之。

卡地亚大陆从此开启了混乱战争时代,有预言者言:希望之星于耀阳升起,有异人将带来黎明。

红叶目不转盯的看着阳策拔剑,看着他将大树削出一个个正正方方的缺口,看着他一剑砍断缠绕大树的藤蔓,将它扯下来。

对着他削出来的缺口绕紧,交叉后又往下一棵树拉过去。直到将三棵树用藤蔓链接起来,将空中碍事的树干削下来,一头削尖后,朝下往上挖出缺口,就把树干用力插进藤蔓下面的土地中。

用手摇晃了一下,感觉稳固后,又来开始下一根树干的加工。

直到两面都插上一样多的树干,留下一面做入口。

阳策又将藤蔓砍断,从之前绑在树上的藤蔓绕过,形成对折状态。将两边同时握住,交叉往缺口缠绕,在确定长度不会将空中的藤蔓扯弯后,抱起一块大石头压住。

如此反复,有了节点后,就开始用藤蔓去缠顶。

红叶怀里抱着阳策的外套,坐在石头上看他忙里忙外。旁边的大树将阳光遮挡的严严实实,往外走两步就是阳光,她看着小房子的支柱一点点成形。

看着阳策把树木的藤蔓砍了一根有一根,一把好好的剑硬生生被他用了大斧头的即视感。

如果被铸剑老头知道了肯定要挨骂了,当初还信誓旦旦保证会好好爱护的。

红叶微微感到心虚,但转念一想。这不是没办法的事情吗,而且等她捡到大刀肯定不会让阳策用剑来砍树了。安慰完自己以后,她继续看着阳策忙碌。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阳策总算将藤蔓固定住,房子也勉强能看出雏形。他特地砍了一颗还算粗大的树木,摆在三角内再削成同等高度。余下的大木头全都削成木板摆上去,这样一张简易的床就做好了。

只需要找先大叶子铺上去就勉强能睡,回来的路上看到不少大叶子,虽然不能一张铺满这个床,但能睡下主公是足够了。想着,阳策抬头看了一眼主公,又赶紧低下。

万一被主公看出来,肯定要生气的。虽然生气的样子也很可爱,但是哄不好就糟糕了。

红叶看阳策一副突然心虚的样子感到疑惑,这家伙肯定是想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了。明明在其他人面前总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微笑脸,但面对她的时候,不管在游戏里还是这里,都能看出很明显的表情变化。

她微微眯起眼睛,正在思考要不要去逼问他想了什么时。阳策已经处理的差不多,只需要找到足够多的叶子挂上藤蔓后。在铺顶一个简单的房子就算成功了。

红叶看着阳策向她走来,身上的衣服有些地方已经被汗水浸湿,薄薄的汗透过上衣渗出来,将原本藏在里面的腹肌衬的若隐若现。

感觉鼻子有些发痒的红叶决定原谅他刚刚的想法。她刚刚在这里干坐着的时候也没有闲着,把纱布绷带撕下了一段,正好给他擦擦汗水。

她从石头上站起来,冲阳策招手:“过来,先给你擦擦汗水。”

阳策走近,低下头让主公为自己擦汗。这么靠近的距离,以他的能力已经能感受到主公的气味,淡淡的清香,说不出的好闻。将他的不安与烦躁全都压制住。

“这个纱布不好擦,擦不干净。”红叶看纱布擦上去却还有汗水黏在上面,不太开心的说着。

“无事,等会就会干了,现在去摘些叶子。”阳策抓住在他脸上擦来擦去的手,拉着就往之前记下的叶子位置走去。

“阿策,砍树是用了能力吧?”红叶肯定的问道,不然怎么砍得下那么大一棵树“累的话,休息一下吧?”担心他劳累过度还要强撑,她担心的皱起眉头。

“主公担忧过度了,这点能力对我来说不过是杯中滴水,不足一提。小心脚下。”阳策引路时不忘提醒她注意脚下。

他本身并不精通武学,虽有涉及,但也达不到那家伙的程度。想到那个人,他双目便黯下,现在的情况,如果是他一定能做得更好吧。

红叶看着阳策说着说着就阴下去的脸色,不解的问道:“阿策?你在想什么?怎么感觉你不太高兴?”

阳策回神:“并无,只是觉得我能为主公做的不够多。太过无用了。”他想着想着就更加不愉快了,只觉得自己不够强。

“噗,你这家伙…”红叶忍不住笑出声“我没想到堂堂军师居然也会有不自信的时候。”

她抽回手,让他低头后,附在他耳边悄悄跟他说:“我之前非常害怕,陌生又危险的地方,昏暗的环境。对我来说都是这么莫名其妙。可是召唤你以后,我一下子就感到安心了。如果换一个人来,我可能还没有这么快适应。可那个人偏偏是你,因为我在最危险的时候脑子里只能想到你,只会呼唤你的名字。”

说完这些话以后红叶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有些不好意思,又退回他身后,扯着他的衣袖不动。感觉脸上热乎乎的,肯定红了。

她没看到阳策听到她说完以后脸上扬起了?抹笑容,温柔如?。本就英俊的脸庞,此时更时令人心动不已。

周身弥漫着我很愉快的气息,阳策带着红叶来到可以采摘树叶的地方。

红叶看了看比她还高大的树叶,又看了看开始拔剑的阳策,一脸茫然。

“阿策,等会我们要用这个盖房子吗?”她迷茫的询问。

阳策放下砍下来的树叶,这些还远不远不够,也许要多来几趟了,虽说不远。不如叠高些拖回去,磨烂的行不会太多,毕竟路上没有什么坚硬的东西拦路。

一边思考着一边回答红叶:“自然,叶子可以削一道口子后直接挂在藤蔓上,顺着拼接的话,也是很牢固的。居住一晚不成问题。”

红叶试图抱起他刚刚放下的那堆叶子,发现她抱不动:“这些不够吧,要多来几趟吗,我可以抱一点点,这样我们很快就可以搬完了”

阳策看着主公一副我也可以帮忙的样子,其实抱不起几片叶子,毕竟吗叶子竖起来都比她高了,收起这不敬的想法应道:“不必,把它们叠起来后用藤蔓绑紧拖回去。虽然会有损耗,但应该不多。”

“好吧,我又帮不上忙了。”红叶感到失落,自从阳策过来后,她什么忙都帮不上。

阳策又叠了一堆叶子上去,空出手揉了揉红叶的脑袋:“主公只要在我跟前,便是最大的帮助。”不要再突然消失,不要再了无音讯。

“哼,我又说不过你。”红叶假装生气,看了一下叠的挺高的叶子:“现在差不多了吧。”

“嗯。我扯些藤蔓便好。”阳策从一边的树上扯下一大段藤蔓,削去分枝后,蹲下将叶子从到下一边一个戳了两个洞,藤蔓从这个洞穿下去,绕了半圈从另一个洞穿上来。

将两头藤蔓握在手里,扯了一下叶子堆也跟着动了一下他才放心。

红叶看他已经整理好了,就说:“我走前面给你领路!”说完便转身走去。

阳策拖着一堆叶子跟在后面,路过看到一些普通草药时,扯断了一截放好。

再回到石台已经是五点了,阳策要在天黑之前忙完,他先拿出几片树叶,将根部切掉,摆在石台上晒,再将剩下的叶片再根部斜切出一道缺口

而红叶觉得挂叶片她也可以帮忙。最后发现自己够不着时,只能一脸不开心的在旁边递阳策已经削过的叶片给他。

直播间里:

“这个异人绝对有A,你们看到他砍树那一幕没有,…太强了!”

“其身如松,剑如游龙。太帅了!”

“又帅气又全能的小哥哥谁不爱呢!!”

“爱了!!!老天爷给我配送一个吧!”

“都说不能看脸!!!”

“我自己有一个用剑的异人,他告诉我这个异人虽然很强,但是剑法不如他。”

“楼上惊现大佬!”

“所以就是没有A呗,那你们还吹呢?”

“笑死我了,剑法没有A卡牌就是A了吗?”

“就是,卡牌是看属性综合起来的评级的。他的武力没有A,其它的就没有了吗?”

“按照你们的说法,除了这个剑法技能以外,其它四个属性智慧、体质、潜力、灵能起码有三个是A,他的综合评定才能是A。”

“又不是不可能?这么早下结论干嘛?”

“人家契主都没仔细看过这个异人的卡牌,就你们瞎急。”

“咱就是说,有没有可能契主压根不知道可以把异人变化回卡牌…我看她好像连召唤师的基本常识都没有…她连卡书都没召唤出来过”

“确实…召唤师觉醒后,第一件事就是召唤卡书,毕竟那是存放卡牌的地方。。”

“还是能查看异人灵能的地方,毕竟召唤过来的异人,灵能越高,自主存续时间越高,卡册还可以恢复卡牌灵能。”

“嗯……所以这个契主可能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