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若华席京墨《甜软!病娇痴欲大佬他黏人上瘾》完整版免费阅读_(甜软!病娇痴欲大佬他黏人上瘾)全本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甜软!病娇痴欲大佬他黏人上瘾》,主角分别是白若华席京墨,作者“邃隐和迟栖”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帝国娱乐会所一听就是个好(不)正经的娱乐会所纸醉金迷,金碧辉煌,迷魂销金窟,这些词语都可以用在这个娱乐会所上,只要有钱,无论是什么服务都应有尽有而在这里越是纯真的东西,就越是容易被摧残,甚至是同化……就好比如……此时本应该在月园的白若华,现在却是出现在这里,很是诡异所思白若华一进到这里,便察觉到了暗处中有无数双贪婪泛着光的眼睛,紧紧的锁定着她,好似要把她拿下一样,最好是那种贞洁变荡妇的……

小说:甜软!病娇痴欲大佬他黏人上瘾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邃隐和迟栖

角色:白若华席京墨

你喜欢看现代言情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邃隐和迟栖”的一本新书《甜软!病娇痴欲大佬他黏人上瘾》。故事精彩截取如下:……深夜。席京墨刚从浴室里将,沉沉睡去的白若华抱了出来,而后又将她轻轻的放到了床上。因为白若华身上现在穿的是浴袍,有些厚,席京墨怕她睡得不舒服,随即又拿过干净的白色睡裙过来给她换上。先前在书房的那条白色睡裙已经成功报废了,完成了它光荣的使命……席京墨缓缓的解开白若华的浴袍带子,入目便是一副纯白的躯体…

甜软!病娇痴欲大佬他黏人上瘾

第5章 宝宝害羞了吗 在线试读

白若华有些微软,双手牢牢的攀附着他的脖颈,好像很害怕自己会败下来,会受不住一样。

席京墨每次吻她,都是强势的掠夺着,根本就不会有什么温柔似水,一点也不会怜惜她,只顾着自己爽。

虽然她也爽到!

“宝宝真甜美,怎么也不够,还想要!”席京墨缠绵的说道。

修长白皙的手隔着白色的长裙不断的摩挲着白若华的细腰,更是轻掐了一下,而后大手往下,直到白若华的大腿处才缓缓的停了下来……

白若华忍不住发出细微的缠绵声音来,但又随即被席京墨以吻封缄,全部都堵了回去。

……

深夜。

席京墨刚从浴室里将,沉沉睡去的白若华抱了出来,而后又将她轻轻的放到了床上。

因为白若华身上现在穿的是浴袍,有些厚,席京墨怕她睡得不舒服,随即又拿过干净的白色睡裙过来给她换上。

先前在书房的那条白色睡裙已经成功报废了,完成了它光荣的使命……

席京墨缓缓的解开白若华的浴袍带子,入目便是一副纯白的躯体,不过,此时纯白的躯体满是吻痕,看上去更加的美丽。

特别是……

而后席京墨的视线锁定在她锁骨处下方……

宝宝好像在他的大掌之下更加的……

席京墨的眸子微微闪烁着病态的暗芒,以及成就感。

席京墨微微倾下身来……

半响。

餍足之后,

席京墨依依不舍的放过她,给她换上睡裙。

席京墨看着白若华的某处,唇角微勾。

宝宝好甜美呀!

好想再来……

但是不行,宝宝被他折腾累了,需要好好休息……

紧接着席京墨也上了床,盖好被子,又拿过一旁的关灯遥控一按,房间瞬间变暗,席京墨拥着白若华沉沉入睡。

……

翌日清晨。

白若华醒来的时候,只感觉前面的那处有点异样,疼疼的,好似被什么嘬过了一样,很是奇怪。

不过她也没多想什么,反正也不是很疼,反而还有一点苏苏的感觉。

这时席京墨走了进来,看见白若华有些怔怔的样子,快速的走了过来,担心问道:“宝宝哪里不舒服吗?是不是昨晚我弄伤你了?”

“……”一脸通红的白若华。

真是太羞耻了,他怎么能这么毫无忌讳的说出来,不害臊的吗?

见到白若华不说话,席京墨真的以为是自己的原因,而后温柔的说道:“那我给宝宝上药,等一下就不会疼了!”

白若华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他抱到浴室里面去了,他先是贴心的帮白若华刷牙洗脸,最后更是帮白若华上药。

白若华看着他手上的药膏,一脸的羞涩,而后说道:“不用了,我其实不疼的,你不我用替我上药!”

席京墨怔了怔,而后又问道:“宝宝真的不疼吗?”

白若华摇了摇头,以示不疼。

只见席京墨好似有些失望的样子,不知道是因为不能替她上药,还是因为自己不够卖力,让她觉得不疼。

难道宝宝觉得他真的不努力,不能满足她吗?

那他今后会努力的让宝宝感到满满的幸福,不会满足不了她。

“老公,你怎么了?感觉很失望的样子?”白若华说道。

席京墨回过神来,将手里的药膏放在一旁,而后又将白若华紧紧的抱到怀里,说道:“没什么?”

白若华点了点头,以示明白,正当她想说话的时候,突然间喊了一声疼,老公抱她抱得紧了,挤的她的胸部有些疼。

“宝宝,哪里疼?”席京墨担心的问道。

白若华被他这么关心的问着,大有一种她不说,他就不会放弃这个问题似的。

最后无奈,白若华指了自己的胸部说道:“这里有些疼,起床的时候就感觉到了。”

席京墨怔了怔,看着她说的那处,轻笑了笑,肯定是昨晚他的杰作……

而后又对她说道:“我有办法能让宝宝不疼,宝宝要试一下吗?”

白若华看着自家老公一脸很是笃定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又点了点头,再次相信他。

……

良久。

席京墨抱白若华下楼用餐的时候,白若华一直埋着头,依偎在他的胸膛上,好似不敢见人,很是害羞的样子!

席京墨一直走到餐桌上,又坐在椅子上,看着怀里蜗居不肯出来的人,嗓音低哑魅惑:“宝宝害羞了吗?”

白若华听他这么一说,更是没脸见人了,她实在是没有想到他说不疼的办法竟然是抚摸……

虽然是不疼了,但太过于羞耻刺激了!

她真想不明白,他怎么这么会?

“老公,你是不是在我之前有过别人了?”白若华骤然问道。

席京墨怔了怔,而后顿时怒火中烧,这是宝宝第二次这么怀疑他了,宝宝为什么这么问,是不爱他了吗?

而后席京墨掐着她的下颌:“宝宝是不是不爱我了?”

白若华怔了怔,不明所以,但也还是回答说道:“没有,我很爱老公呀!”

席京墨:“宝宝说爱我,那为什么要怀疑我,我没有别的女人,我从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

白若华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而后又说道:“那还不是因为你刚才对我做的事情那么熟练,所以我才……”怀疑你的嘛!

这也不能怪她,谁叫他的手法这么熟练。

席京墨顿时褪去了愤怒,而后轻笑了笑,对她说道:“宝宝难道不知道我对你的身体无师自通吗?”

宝宝全身上下他哪里不知道,哪里不清楚,他最熟悉宝宝的躯体了!

白若华:“……”

这么骚断腿也只有他了。

白若华不理他,而后开始用餐,好似把食物当做席京墨一样,重重的吃着……

但吃着吃着,又被他自然而然的给投喂了起来,并且她还不拒绝,这样的习惯真可怕!

她就知道他对她这么好,这么体贴,就是要把她给养废,一旦离了他,她就不能生活自理,不能活下去!

一旁的席京墨看见她不吃了,而后问道:“宝宝怎么了,是不好吃吗?”

他一向都是按照她的口味来做菜的,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白若华摇了摇头:“不是,我只是在想万一你以后不要我了,我该怎么办,没有人替我夹菜,也没有人替我做饭。”

席京墨怔了怔,没有想到她会说这些,而后温柔的哄道:“宝宝在乱想什么呢?我怎么会离开宝宝呢?我很爱宝宝。”

“反倒是宝宝离开我的话,我就把宝宝的腿给打断了,然后囚禁起来,让宝宝只能看见我一个人,日日夜夜在我们新婚的金丝囚笼中缠绵不休……”

席京墨越说越兴奋诡异起来,好似很期待这样的事情。

“……”一脸习惯的白若华。

她就知道席京墨就是个鬼畜疯批的人,婚前的时候就和她说过,要在金丝囚笼里度过他们的新婚之夜。

说这样很刺激,他很喜欢,感觉一定会很好。

她就是在他的诱哄之下,乖乖的听从他的安排,那一晚她都听到了金属灵磬的声音,简直就是靡靡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