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薇周子豪(当初狂躲糙汉,恋爱后我真香了)精彩小说_姜薇周子豪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是姜薇周子豪的现代言情小说《当初狂躲糙汉,恋爱后我真香了》,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七月星雨”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姜薇从这学期开始,每周多了四节课,因为工作量增加,所以生活中总会忘点事这不昨天把钥匙忘带了,室友小丽知道后,决定推迟上班等她对此姜薇很不好意思,心里想着以后钥匙一定不能再忘结果今天确实没落,可电瓶车的量却忽视了这也是她骑到一半路程才发现的,现在摆在自己面前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走建筑工地那条捷径,这样才能安全到家,否则就只能半路下来推车了“就一趟不会有事”姜薇在心里安慰自己:“十多分钟的……

小说:当初狂躲糙汉,恋爱后我真香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七月星雨

角色:姜薇周子豪

热门网文大神“七月星雨”的新书《当初狂躲糙汉,恋爱后我真香了》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她情绪的堤坝破防,不假思索地扑进等着的男人怀里,觉得害怕极了。“有我在。”周子豪声音磁性低哑,厚实的大手轻抚她的背,消除她的不安感。在感受到女人发颤的身子稳定后,这才慢慢停下动作…

当初狂躲糙汉,恋爱后我真香了

第十章 这晚注定是不眠之夜 在线试读

“你的名字?”

“做什么工作的?”

“为什么会出现在郊外的树林?”

“你和那个寸头男人是什么关系?”

……

连珠炮似的提问轰炸过来,根本不给人喘息的机会。

姜薇坐姿挺直,精神始终处于高度紧绷状态,时间也过得非常难熬。

整个人仿佛都被扒层皮。

等到调查结束,房门打开的刹那。

她情绪的堤坝破防,不假思索地扑进等着的男人怀里,觉得害怕极了。

“有我在。”

周子豪声音磁性低哑,厚实的大手轻抚她的背,消除她的不安感。

在感受到女人发颤的身子稳定后,这才慢慢停下动作。

“姜老师,你朋友的伤有点重,去医院挂个急诊吧。”

要离开整理笔录的警察,好心提醒道:“下次这种情况先说,我们可以等就诊后再询问。”

闻言,姜薇回想起之前打斗的激烈,不免担忧得看向男人肩膀。

可他却笑着,没事人一样安慰:“没事,我皮糙肉厚。”

正说话的时候,斜对门的房间打开。

那个被压着出来的胖子,梗着脖子不服气说要找王所长。

安静的走廊顿时热闹起来,呵斥声,打电话声,脚步声……

姜薇身子瑟缩,半秒也不想在这里逗留,脚下就加快了步伐。

可因为低着头,差点和楼梯转角的人撞上。

然而没等她道歉,身后的警察就惊讶开口:“秦处您怎么来了?”

这样一耽误的功夫,男人已经拉着姜薇往下走。

两人刚走到外面马路,想拦台出租车,就听到有人喊豪哥。

姜薇抬头看过去,一个手臂带纹身的短袖男,正从副驾驶探出半个身子。

黑色皮卡很快停在路边,男人二话没说,直接拉开车门,单臂把她举了上去。

看到陌生的面孔,纹身短袖男错愕了一瞬,然后赶忙打招呼:“嫂……嫂子好。”

“靠。”

周子豪用手怼了他一下:“有段时间没见,你咋还结巴了。”

嘿嘿~~~

小刀抓了抓头发:“这不是被嫂子美貌震惊了。”

姜薇属于清纯耐看型,喜欢这种的见到她会惊为天人,觉得是仙女下凡。

不好这口的人,则认为太淡雅,清汤寡水的不明艳。

对这个夸赞,男人倒是得意和高兴:“他叫小刀,是我兄弟。”

姜薇在监狱门口见过这人,礼貌得回了句你好,然后提醒去医院。

得知老大受伤,小刀的脸色非常难看:“这帮孙子是陈南的人,我明天就去找他算账。”

“别打打杀杀。”

周子豪摆摆手:“相信经过这次,他们也不敢再找我麻烦了。”

小刀不依不饶坚持:“不行,咱们啥时候受过这气,传出去要被道上人笑话。”

男人拧眉,威严感上来了:“我说的话你不听?”

小刀顿时怂了,闷闷道:“听,那我安排大家见个面说道说道,这总可以吧?”

对此,周子豪没反对,车里随后陷入了安静。

只有轮子飞速朝医院的方向驶去。

姜薇听说过道上的打打杀杀,连带着对相关人很是抵触。

可眼前的男人,的确是因为自己受伤,这让她陷入了矛盾心理。

好在很快就到了医院急诊处,担忧的情绪占据了主导。

接待护士初步诊断后,就神情严肃的跑去找大夫。

“很严重吧。”

姜薇急得眼泪都要掉出来:“都怪我,连累了你。”

看她如此紧张,男人突然眯了眯眼,觉得这伤应该好好利用下:“可不是。”

短短三个字,完全坐实了姜薇的拖后腿。

她更加自责的低下头,声音细软:“对不起,我会想办法弥补。”

“怎么补?”

男人铁塔般的胸膛凑过来:“要不肉票?”

咦!?

姜薇疑惑的眨着杏眼,正纳闷的时候,医生赶来了。

现在看病要紧,她来及不想别的,就拉着男人进诊室。

可当周子豪脱去外套,露出左侧肩膀时,不但姜薇瞳孔地震,就连医生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翻出的皮肉足有拇指宽,伤口处深刻可见森然白骨,暗红的血触目惊心。

由此可见这一刀下手之狠,力道之大。

“必须马上清理和缝合。”

医生说完,突然想起来了什么,面露难色试探:“不过现在没麻醉师了。”

谁知男人反应异常平淡:“没事,弄吧。”

以为听错了,医生再次确认下,这才满眼敬重的开始操作。

本来姜薇是不敢看这些,可事关男人,关切就暂时战胜了恐惧。

半个多小时包扎结束,医生擦了擦额头的汗,又开了更换的纱布和药。

临走前,他特意嘱咐:“注意居住环境卫生,绝对不能感染。”

门口等着的小刀听见后急忙道:“豪哥,我给你安排地方。”

后面的干净卫生还没说,就被男人用眼瞪下回去了。

“我想去你家住。”

周子豪用没受伤的右手,揽住女人的肩膀:“工地宿舍太脏。”

如果这换了平时,姜薇肯定不会答应,可现在因为愧疚,只好点头同意。

回去的路上。

看着受伤的老大,小刀忍不住开口:“豪哥,你真要在工地干吗?”

“回来做老本行多好,又赚钱又在道上受尊敬。”

“有兄弟们在,根本不会让小马仔近你的身,更别提动手了。”

“我一直盼着你回来当家,重振曾经的辉煌。”

周子豪眸子深邃,静静的听完后,拒绝得很彻底。

“我决定改邪归正。”

他看着姜薇,这话更像是对她说:“和自己喜欢的女人结婚,生个儿子。”

小刀不可置信的张大嘴巴,脑中只有一个想法:英雄难过美人关。

这女人的魅力太大了,竟然能让道上的活阎王金盆洗手。

“前面左拐,然后第三栋楼停下。”

周子豪指挥完司机,继续道:“工地只是过渡,我计划包工程,我劝你也琢磨点正经买卖。”

很快,皮卡车就到了居民楼下。

他先跳下车,然后单手抱女人出来,心情显得格外得好。

看着那双炙热的眼睛,姜薇突然有一种引狼入室的感觉。

而结果证明,这晚注定是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