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汀封渊《快穿:攻略对象他送上门》全集免费阅读_烟汀封渊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寒鸦辞栖”创作的《快穿:攻略对象他送上门》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烟汀从臂弯里抬起头,传送带来的眩晕感依旧存在,晃了晃神,才看清周围的环境,很高级的办公室,与普通办公室不同的是,屋里有床,还有单独的沙发,椅子和沙发皮质上层,不难看出价格不菲烟汀起身走到镜子前,嗯,很朴素,齐刘海、低马尾、黑框眼镜,一张不施粉黛的脸,从那没被眼镜挡住的半张脸能看出来皮肤还是好的,透过不算薄的镜片能看出长时间戴眼镜导致的黑眼圈白大褂,里面是宽松的衬衫和长裤,一双布鞋“啧啧,白瞎……

小说:快穿:攻略对象他送上门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寒鸦辞栖

角色:烟汀封渊

热门网络小说《快穿:攻略对象他送上门》是著名作者“寒鸦辞栖”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傅母以为傅渊能够醒过来已经是最好的了,听到傅渊说话更是喜极而泣,“诶,妈在”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听到过渊儿的声音了。傅向堇得知傅渊开口说话了,也从繁杂的公务中来到了医院,停驻在病房外看着抱在一起的母子,外人眼中冷酷无情的上位者也不紧红了眼眶,傅向堇慢慢走了进去。“爸”傅渊看向傅向堇。“嗯”傅向堇带着…

快穿:攻略对象他送上门

第7章 心理医生和自闭症小公子06 在线试读

傅家产业下的医院里,傅母一直陪着昏迷的傅渊,傅渊昏迷的第两天,就连一直不见的傅渊的父亲——傅向堇都赶到了医院,在医院的第三天傅渊终于醒了过来。

“渊儿,渊儿,你怎么样了。”傅母激动的喊着傅渊。傅渊定定的看着傅母,张了张嘴发出了干涩的声音“妈”。

傅母以为傅渊能够醒过来已经是最好的了,听到傅渊说话更是喜极而泣,“诶,妈在”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听到过渊儿的声音了。

傅向堇得知傅渊开口说话了,也从繁杂的公务中来到了医院,停驻在病房外看着抱在一起的母子,外人眼中冷酷无情的上位者也不紧红了眼眶,傅向堇慢慢走了进去。“爸”傅渊看向傅向堇。“嗯”傅向堇带着微笑望着傅渊。

三人团聚后,傅母联系了烟汀,“苏医生,渊儿醒了”电话里传来了傅母高兴的声音“而且可以与我们说话了”。“那真是太好了,有时间我去探望一下吧”烟汀不出意外的接到了傅母的电话,也不意外傅渊可以说话了。

既然傅渊醒了,那月溶溶也该感受一下被网暴的感觉了。

挂了电话烟汀,并没有着急去医院,而是打开电脑,看着之前查到的资料,回忆了一下剧情,发现月溶溶无论是催眠,还是雇人恐吓原主做的好像容易了些,这些事情熟练的不像一个普通的医生。

想着烟汀开始敲击键盘,屏幕上不断滚动的代码,随后出现了几个对话框。

看着对话框中内容的烟汀笑出了声,惊动了空间中的卷卷,“宿主,你怎么会这些,不应该啊……”卷卷纠结的开始查找自己是不是出了错,绑定的时候怎么什么都没发现的。

“月溶溶看起来人模人样的,没想到暗地里接了这么多私活,怪不得强制催眠术用的这么顺手。”烟汀轻敲电脑键盘,“月溶溶接了什么活啊,宿主”好奇心让卷卷忘记了刚刚还在纠结烟汀的技能。“帮一些大家族做些下三滥的事情罢了。”烟汀有些不屑。

“好了,该走了,小傅渊该等不及了”烟汀快速的收拾了一下自己。“宿主都是什么癖好,爱给人起名字”卷卷嘟囔着,“你知道我能听到的,小卷子”烟汀心情很好的回了一句。

————————————-

烟汀开车很快来到了医院,身着黑色及膝裙子,裙角点缀黑色钻石,外面搭配了一件短款的针织开衫,配上姣好的身材和精致的样貌,一路不断受到关注。烟台手捧定制花束,考虑到傅家不缺任何保养品,便没有多此一举。

走至病房前,轻轻敲了敲门,傅母在同傅渊讲话,能看出傅渊不是很爱说话,甚至有一丝不耐,但在极力忍耐着。看到门外的烟汀,傅母高兴的挥了挥手,示意烟汀进来。“渊儿,这是你的主治医师,苏医生,托了她的福,你的病才有所好转”傅母向傅渊介绍着烟汀。

“你好,我是苏烟汀”烟汀笑望着傅渊,第一次看到傅渊眼中带着正常人该有的情感,令人惊艳的木偶娃娃活了过来,这么一张完美的脸让攻略任务做起来都舒心了不少。

“你好”傅渊看着眼前女孩明媚的笑脸,她的声音与拉他出深渊的声音逐渐融合,他记起了她。

与傅母聊了几句傅渊的身体恢复情况,烟汀便提出与傅母单独聊聊。傅母看了眼基本没说过话的傅渊,同烟汀出了病房。

“傅夫人,傅渊昏迷那天的情况您应该大致了解,这是整个催眠过程的监控视频”说着烟汀将手机递了过去,烟汀知道傅家想要查一个监控简单不过,不如直接给了傅母,也算顺水推舟,刷了一波好感。

傅母接过手机,越看监控视频眉头皱的越深,“月溶溶,连傅家的人都敢动,真不知道谁给她的胆子,不过还是谢谢你啊,苏医生”。“不客气,毕竟傅公子是我的病人”烟汀应了一句。

“不过,渊儿醒了后,虽然说话了,但是有些奇怪,打针的时候自己拔了针管,差点误伤了医生。”傅母也察觉了不对,烟汀叹了口气“记得我还和您说过,强制催眠会导致脑神经的损伤”。

傅母没应,两人透过病房的玻璃门看向傅渊,傅渊的眼底似藏着浓浓的暴虐,而他在努力的压抑着。

“苏医生,或许又得麻烦你了”傅母无奈说道,“不麻烦,傅夫人”烟汀答了一句。

烟汀知道该说的都说完了,道了几句傅母和傅渊好好休息,和傅母约了治疗的时间便离开了。

回到家的烟汀,看着有关月溶溶恶意催眠的文章,知道傅母已经动手。烟汀利用自己暗网黑客的身份,雇了几个能力不错的人,将月溶溶拿人钱财,替人催眠,致人痴呆甚至死亡的文章,发布到各个平台,并要求挂个三天,不许掉下来。

同时,又用自己的账号发布了一篇证明自己是被冤枉的文章,卖了一波惨,人总归是有同情心的。再加上发布不久便被傅氏企业号转载,热度一下提高,可信度也增加了不少,很多人觉得错怪了烟汀。毕竟网上的大多事情也无从查证,很多人听风便是风,听雨便是雨了,整体的风向逐渐偏向烟汀。

做完一切的烟汀为了犒劳自己,点了一分大餐,继续窝在沙发里看剧,有一句没一句和卷卷聊着天。

“卷子,你们系统怎么出生的”

“统一制作出来的呗”

“所有系统都是光球嘛,用身体砸大屏幕的那种”

“宿主”卷卷的光球都大了一些“我只是手短而已”

“短的过分了吧”

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我不会一直这样,如果宿主原意花积分给我升级的话,到一定级别了我就会很好看的”

“困了,睡觉吧”烟汀眯着眼睛,打了个哈欠。

提到积分宿主就像听不见一样,真的是,卷子无语。

“卷子,我教你打游戏呀”

“我手短。”

“你可以贴在上面,这样就能够到了”烟汀想象了一下一个光球趴在手机上蠕动,不免笑出声来。

“睡觉吧,宿主”卷子又无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