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赎》霍凌峰聂星辰全文在线阅读_《罪赎》全集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类型《罪赎》,现已上架,主角是霍凌峰聂星辰,作者“青木知湫呀”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霍家庄园聂星辰悄悄环视了一圈,确定门口没人之后,便兴冲冲地跑向门外的白色车子“阿言!”聂星辰一边扶着腰,一边跑她知道,今天霍凌峰不会回来,因为昨天他就出差去了,所以,她支开了佣人和管家,就是为了能逃出去三年了,她被困在他为她打造的金笼子里,金笼子很大,很华贵,可惜,她是笼中鸟没有人想要当金丝雀,至少她不愿意从霍凌峰囚禁她的那一刻起,她便没有一天,不想着逃离眼看着马上就要跑到车子前面,……

小说:罪赎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青木知湫呀

角色:霍凌峰聂星辰

现代言情小说《罪赎》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青木知湫呀”十分给力。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见聂星辰站在一旁没有动作,霍凌峰抬头,语气带着询问,“不舒服?”聂星辰摇头,霍凌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再次开口,“饿了?”聂星辰还是摇头,霍凌峰拿起桌子上的纱布要往伤口上缠。“我说了,一个月,不能再短了。”聂星辰看着他别扭地缠着纱布,还是伸手把纱布拿到自己手里。“我帮你吧…

罪赎

第9章 他没你想的那么坏 在线试读

听到敲门的声音,霍凌峰以为是程立又回来了,一边拿着棉签给自己的伤口消毒,一边回了句进。

门被打开,却久久没有动静,霍凌峰随意瞥了一眼,可眼神却有一瞬间的波动。

“来找我?”

霍凌峰看了一眼她脖子上的纱布,很快收回视线。

聂星辰看着桌子上的药箱还有他手中的棉签,犹豫着走进去。

见聂星辰站在一旁没有动作,霍凌峰抬头,语气带着询问,“不舒服?”

聂星辰摇头,霍凌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再次开口,“饿了?”

聂星辰还是摇头,霍凌峰拿起桌子上的纱布要往伤口上缠。

“我说了,一个月,不能再短了。”

聂星辰看着他别扭地缠着纱布,还是伸手把纱布拿到自己手里。

“我帮你吧。”

聂星辰下手很轻,像是怕弄疼了霍凌峰一样。

后者只是不解地看着她,随即轻笑一声。

聂星辰疑惑,抬头看了一眼,发现霍凌峰盯着自己笑,不自觉就结巴起来。

“你……笑,笑什么?”

聂星辰在这里大半年了,霍凌峰多少也了解她,平日里说话倒是挺清楚的,但是一紧张就会有些结巴。

看着她耳尖悄悄染上一抹红晕,霍凌峰不自觉起了逗弄的心思,“我……笑你,笑你快把纱布用完了。”

聂星辰眼里闪过一抹怒意,这人居然还学她结巴?

不过,低头一看,她却是快把一卷纱布都缠在霍凌峰的手上了,那只手都快包成了粽子。

看着她轻咳一声把纱布卷回去,霍凌峰不自觉想要替她把额头的碎发给别到到耳后。

但手伸出去又换了个方向拿到桌子上的剪刀,纱布断开,聂星辰替他打了个别扭的蝴蝶结。

其实,她也不是很会打蝴蝶结,以前受伤都是随便把纱布系个死结的,可刚才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系个蝴蝶结。

霍凌峰看着手上那个歪歪扭扭的蝴蝶结,又看着聂星辰把视线落在上面一脸纠结的样子,只觉得明天他换药的时候,一定要把这个蝴蝶结给剪下来好好收藏着!

聂星辰给霍凌峰处理好手上的伤口,又抬头看向他的嘴角,印象中,霍凌峰一直都是清冷矜贵的模样,这样嘴角青紫,手上缠着纱布,而且头发可能因为头疼被揉乱的样子,倒是让他莫名生出了一副脆弱感。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霍凌峰替她先开口,“想问我为什么突然答应放你离开?”

聂星辰点头,后者点头,眼神落在聂星辰那张苍白的脸上,眼神复杂又带着愧疚。

聂星辰眼神躲闪,抛开其他的不说,霍凌峰长了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单单是他那张脸,就能吊打一众小鲜肉。

他不笑的时候,眼神凌厉,不怒自威,这样一双眼睛,这样认真地盯着你,聂星辰不自觉想起昨晚,他没关灯,情到深处时,他也是用这样的眼神盯着她。

她总觉得他有事瞒着她。

“在我的认知里,我想要什么,都会尽全力去争取,他们奉承我,畏惧我,可唯有你是例外。”

霍凌峰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蝴蝶结,声音低沉,“我为我对你的伤害道歉。靳言说的是对的,有些东西就像沙子一样,越想用力握紧就越容易失去。也许,我也可以尝试一下另一种和你相处的方式。”

聂星辰一直低着头,她一直觉得霍凌峰今天是真的反常,他从未对她说出这样的话。

霍凌峰伸出手轻轻扣住聂星辰的下巴,“所以,星辰,我答应放你离开,但是,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追求你。我自知不是什么好人,但也请你不要把我想象的那么坏,给我一次机会,可以吗?”

聂星辰没开口,但她心里清楚,她口中的那个好字几乎要溢出来,又生生被她咽了回去。

在一个地方摔了一跤,她总不能再跌倒一次吧,这样……未免也太蠢了点。

他们生来就不是一路人,既然他有意放手,那就该断的干净。

“霍凌峰,人活在世上,没有什么好人和坏人。

我见过那些道貌岸然的有人为了活命吃人血.馒头,也见过纹着花臂却帮老太太推车的人,好人和坏人的界线本就模糊不清。

我没有把你想成十恶不赦的人,身为霍家人,你有自己的责任,有不得不去做的事情。我也一样,为了生存,也做过不少违心的事情。

真的论起好坏,我也未必能比你好。”

霍凌峰眼里带着一丝笑意,这是她第一次跟他说这么多话,而且是心平气和地说。

“但是,我们不是一路人。我想要的是自由,哪怕是为了一个任务风餐露宿,遍体鳞伤对我来说也比在你身边当个金丝雀要开心。我是孤儿,苦日子过习惯了,对我来说,锦衣玉食并不是这么重要。但你不同,你生来就在云端之上,也许你不理解我为什么会拒绝你带给我物质上的享受,但这就是关键的所在。”

聂星辰想起三年前她收到的一个任务,一个身份神秘的男人给了她一笔不菲的佣金,要她保护一个很年轻貌美的女孩。后来,她得到消息,那个男人娶了另一个家世很好的人。

那个女孩郁郁寡欢,没多久就因为吃了过量的安眠药没抢救过来。

被关在这里的这些日子,她不止一次去想,她和那个女孩没有什么不同。所以,即便他对她再好,她也不会允许自己动心,否则,她的下场不会比那个女孩好到哪里。

“我们生来就不是一路人。也许我只是带给了你一种新鲜感,就像她们说得那样,哪一天你厌倦我之后,会毫不犹豫地送我离开。我不想把心交出去却又被抛弃,那样,太疼了。与其如此,倒不如一个人潇洒来的痛快。”

聂星辰站起身,自然错过了霍凌峰眼里的失落和隐忍。

“霍凌峰,你有霍家,有TR,可我,什么都没有。我赌不起,也不想赌。一个月,我会好好待在这里,希望你能够遵守承诺。”

在她迈开步子之前,霍凌峰握住她的胳膊,“倘若我愿意娶你,给你一个家呢?”

聂星辰愣了一瞬,反问道,“现在吗?”

感觉到握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渐渐收了力道,聂星辰重新迈开步子,开门离开。

那晚,聂星辰在卧室里,打开窗户,秋夜的风很凉,吹下脸上,倒是让人清醒不少,也吹凉了心里的那一阵烦躁。

书房里,霍凌峰站在阳台上,微微偏头按着打火机的开关点燃一只烟,深吸了一口又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脑海里一直都是聂星辰的那句“现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