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团宠,九千岁小祖宗软又甜)苏九月下雪最新热门小说_六零团宠,九千岁小祖宗软又甜最新章节阅读

热门小说《六零团宠,九千岁小祖宗软又甜》是作者“月下雪”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九月下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夜过去连着下了几日的大雪终于停了,天空开始放晴屋顶上的雪太厚,怕把房顶压塌,再加上院子里的积雪不化,行动不便,苏有田一早便组织家人铲雪老苏家别的不多,人口倒是挺多光是儿子就有四个,孙子一辈共有十个,加上他们两口子,以及三个儿媳妇,十九口人的大家庭老二苏向南一家五口住在镇上老三苏向西被抓了劳力去修水库了老四苏向北在部队当兵,至今未婚剩下的便全在家里院子里闹哄哄的躺在床上的苏九却……

小说:六零团宠,九千岁小祖宗软又甜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月下雪

角色:苏九月下雪

强烈推荐热门现代言情小说《六零团宠,九千岁小祖宗软又甜》,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月下雪”。小说无错版梗概:有的人甚至当众流起了哈喇子。他们太久没有吃肉了,馋啊!野猪直接抬去了大队长家,等杀好了现场分。剩下的个人猎获的野味,都归自己所有。苏向东猎获了一只野兔,三只野鸡,再加上野猪分的肉,他们老苏家总算可以过个肥年…

六零团宠,九千岁小祖宗软又甜

第9章 打猎收获 在线试读

又过了两日,进山打猎的队伍终于赶在年夜前一天回来了。

这次打猎比较顺利,因为提前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再加上一路上老猎人不停叮嘱安全事宜,并没有人受伤。

除了猎了一些野兔野鸡之外,大家还收获了一头三百斤的大野猪。

合五六人之力扛起的大肥猪一经亮相,整个梨花村都沸腾了。

有的人甚至当众流起了哈喇子。

他们太久没有吃肉了,馋啊!

野猪直接抬去了大队长家,等杀好了现场分。

剩下的个人猎获的野味,都归自己所有。

苏向东猎获了一只野兔,三只野鸡,再加上野猪分的肉,他们老苏家总算可以过个肥年。

一回来,苏向东便被孩子们围住了。

苏子安、苏锦瑞两个小朋友叽叽喳喳,嘴里问个不停。

苏向东能弄来肉吃,就是他们心中的大英雄。

出去八九天,苏向东看着瘦了不少。

章氏端上一盆子热水,伺候着丈夫洗手洗脸,又从灶膛里扒出两个烤红薯。

这是她提前和苏老太申请好的,赶上丈夫回来,就给他吃,回不来,就留着晚上分给孩子们吃。

“不用了,留着晚上给孩子们加餐,林子里能吃的东西不少,我不饿。”苏向东摇摇头,变戏法似的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大把野栗子。

他们在林子里发现了一大棵栗子树,栗子树下有野猪的脚印,大队长灵机一动,在树下设了陷阱,这才顺利猎到了前来寻食的野猪。

可惜了满地的栗子,基本都被那头大野猪给嚯嚯了。

众人围着苏向东,听得津津有味。

讲到精彩处,几个孩子瞪大了眼,苏子义更是夸张地捏紧了拳头,仿佛野猪就在跟前。

躺在炕上的苏九挥挥小手,蹬蹬小腿,对大琼山充满了兴趣。

山里物产丰富,等她再大点,倒是可以进去逛逛。

苏向东才待了一会儿便被人喊去帮忙杀猪。

一听要杀猪,村里的老人孩子都跑去围观。

苏有田背着手,领着苏子礼兄弟几人看杀猪去了。

章氏和苏老太在家准备晚饭,冯氏依旧窝在房里,照看男人和孩子。

晚上的时候,苏向东领着五斤野猪肉,在孩子们的簇拥下回来了。

野鸡和兔子来不及杀,便蒸了番薯。

还炒了大盆的红薯叶。

平时吃一天的量,苏老太今天索性一次就蒸了,看得章氏都惊呆了。

“娘,怎么蒸这么多,咱们家还有余粮吗?”苏向东看着那一大盆番薯以及番薯叶,不免担心。

“放心吧,今天咱们就放开了吃!”苏老太摆摆手。

手有余粮心不慌。

想到地窖里的五百斤番薯以及房里的五大袋麦子,苏老太底气满满的。

对了,现在还多了一只兔,三只鸡,五斤野猪肉。

“他爹,明天去镇上,把老二一家叫回来,一起过个团圆年。”苏老太一边给大家盛红薯,一边提醒老伴道。

平时一年半载都沾不上荤腥,这次家里难得有了肉,她自然不会忘了二儿子一家。

苏老太首先打了小半盆番薯以及番薯叶,让冯氏端进屋和她男人一起吃。

苏向东也是这个时候才知道三弟回来了。

而且还伤了腿,卧病在床。

苏向东吃进嘴里的番薯顿时没了滋味……

三弟这些年过得什么日子,他全看在眼里。

明明比他小六岁,却操劳得看着比他还老。

如今伤了腿,以后的日子,怕是更难了……

“行了,赶紧吃了洗洗睡,明天一早有得你忙!”苏老太看了大儿子一眼,催道。

苏向东吃了饭,又去老三屋里坐了会儿。

也不知道兄弟两个说了什么,只知道苏向东面色沉重地去,出来的时候,脸色轻松了不少,瞧着似乎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苏老太和章氏一早就起来忙活了。

苏老爹从柴房里找来石磨,用棉布沾湿水,擦了一遍又一遍,确保没有一丝灰尘,这才喊来老大。

苏向东看到亲爹拿出的小半袋麦子,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

他紧张地看看四周,好在院门紧闭,院墙够高,外面根本看不到什么。

“爹,这麦子,不会是你偷的吧?”

他家怎么会有麦子?

而且还是这么多!!!

“瞧你那点儿出息,好好磨成面粉,晚上你娘包饺子。”苏老头瞪了儿子一眼,丢下一句话,便转身去了地窖。

他在背篓里装了大半的番薯,又放了一只鸡进去,鸡上面压几根木柴,再用松叶盖好。

外面看着,就是一背篓柴火。

收拾好这一切,苏有田便朝着镇上出发了。

苏向南实则是入赘到唐家的。

岳父唐卫国只有一个独女唐美云。

苏向南娶了唐美云之后,便顶替了唐卫国棉纺织厂的工作。

妻子唐美云则通过唐卫国找的关系,在供销社上班。

平时都是唐家接济他们老苏家,有什么好东西都不忘给他们稍一份。

这次他们老苏家有了好东西,自然也不会忘了唐家。

至于麦子,唐家人住在镇上没有石磨,等老大将麦子磨成了面粉,老二回去的时候,直接给他装些面粉带回去。

杀鸡、杀兔子、磨面粉、除扬尘……院门关起来,老苏家的院子里闹哄哄的,年味十足。

苏九躺在炕上,苏老太翻出压箱底的几件小衣服在她身上比来比去。

“虽然大了点,但勉强能穿,今年年成不好,奶没准备,等明年,奶一定给你做一套大红年服。”苏老太一边给小孙女换上“新衣服”,一边嘴里保证道。

到时候乖囡的头发也长出来了,再绑上一个冲天辫,妥妥的福娃。

抱出去,任谁都会稀罕。

苏老太心里美滋滋地想着,越发坚定了要给孙女做衣服的想法。

躺在床上的苏向西,听着外面的热闹劲儿,心里极不是滋味。

往年这个时候,他都会帮着打扫院子,劈柴、挑水样样都离不了他。

如今,他却像个废人一样躺在床上,什么也做不了。

甚至连自己大小便都需要人帮助……

想到妻子这两天跟前伺候、嘘寒问暖、无微不至,苏向西心里却半分也高兴不起来。

他知道,妻子这是在变相地求他原谅。

但她要冻死亲闺女这事,不可能轻易被谅解。

傍晚前,苏有田带着老二一家回来了。

送出去满满一背篓,带回来的同样满满一背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