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中相:闯进我照片的女子)董子悦邹智楠热门小说_屏中相:闯进我照片的女子全文阅读

精品现代言情小说《屏中相:闯进我照片的女子》,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董子悦邹智楠,是作者大神“慧v梓”出品的,简介如下:刘畅一转身,看是子悦,方才静了下来,只是再想回头找邹智楠时,已然彻底看不到任何踪迹了刘畅转身回来,对着子悦压低声音说:“老大,别再从我背后出来了,吓死人了!你看我这人都跟丢了!““谁?邹智楠?“子悦目光盯着一处,并没有看向刘畅,微微一笑,并不相信刘畅看到了邹智楠“那倒不是,一个新记者,相机一流,消息比你还快!”刘畅的回答充满自信,自信刚刚见到的人只是一名记者他怎么会想到堂堂邹智楠会拿着相机和……

小说:屏中相:闯进我照片的女子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慧v梓

角色:董子悦邹智楠

现代言情小说《屏中相:闯进我照片的女子》的作者是“慧v梓”。故事梗概:“可能拍到了吧?!”子悦下意识看了一眼邹智楠的相机,又继续说道:“现在可有谁见过邹智楠的真面目?就算拍到了,也可能只是个替身!与其发张错误照片,不如把故事写好!”虽然如一没再说些什么,但是子悦感觉得到,如一是认同自己的决定的。大概这就是二人从小到大的默契吧!接着子悦又转向刘畅说:“快门,把你手上的照…

屏中相:闯进我照片的女子

第3章 小贩与城管 (3) 在线试读

邹智楠和子悦心照不宣,明明彼此都想拿邹智楠相机中的照片开启话题,可二人却都不想先提起。

子悦打开笔记本,开始联网和如一打起了电话。“如一,方案二!照常发稿。”

“失手了,你没拍到?”如一有些诧异,这不像是子悦有着那般不服输性子的人能说出来的话。

“可能拍到了吧?!”子悦下意识看了一眼邹智楠的相机,又继续说道:“现在可有谁见过邹智楠的真面目?就算拍到了,也可能只是个替身!与其发张错误照片,不如把故事写好!”虽然如一没再说些什么,但是子悦感觉得到,如一是认同自己的决定的。大概这就是二人从小到大的默契吧!

接着子悦又转向刘畅说:“快门,把你手上的照片发给如一,只要背影、侧脸即可,但我要宋泰乐的正面照。”

“好嘞,老大!怪不得不让我开车,原来是让我干活呀!”刘畅故意用如此阴阳怪气的语调说给邹智楠听。邹智楠仿若无事人一般,继续开着车。

不到三分钟,南明市的头条就变成了“眼镜”工作室的文章《首富之子游学十年归国,发小挚友接机护航保驾》。接下来的五分钟,各大公众号转载。

“热搜第一,舍我其谁?!”刘畅一边看着手机,一边和子悦聊了起来。

邹智楠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子悦,内心略有些佩服。可转瞬间,他的眉间又闪过一缕忧愁,觉得子悦这人并不好应付。邹智楠心想:董子悦竟然想得如此周全,我毕业后至今无一张照片流出。这相机里极大可能拍到了所谓的“邹智楠”的正脸,她竟然忍得住不和我要,而宁愿用一张没有正脸的图片。刚刚的多番试探,难不成她真的确定了宋泰乐身边的“邹智楠”只是替身烟雾弹而已?

邹智楠静静思考,认真开车,对于子悦、刘畅的决定一言不发,仿佛一切事情都与他无关。

“帮我放大到四十七倍,我看看他手上的表。”子悦似乎发现了什么,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

“又是四十七?每次都是四十七,不知道老大你为什么对这个数字这么执着?”刘畅一直嘟囔着,手上却没有停下来。刘畅看了看,低声说道:“这手表似乎宋泰乐也有一只!”

“你说富家公子们会一起买一样的奢侈品吗?还是都想独树一帜,与他人不同?”子悦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询问着刘畅。

“我和七刀就常买一样的东西,他买什么都会带我一份。我也是!”刘畅脱口而出。“可能富豪们也如此,和我们一样。不是说他们是发小吗?除了有钱,他们不也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嘛!”

“那倒也是!”子悦欣然同意。“那就乘胜追击!”子悦转身对着邹智楠说着:“邹川先生,接下来就看你的照片了!”

邹智楠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听到的话,内心十分满足。从这句话中,他自认为明白了子悦的为人。子悦在利用宋泰乐来让网友认为她拍摄的“邹智楠”就是正主。她不是不需要相机中的照片,而是要烘托气氛,营造一个别人不能反驳的新闻。邹智楠认为,对于子悦来说,照片就是看图说话的蓝本,就是她引起舆论的踏板。她甚至连这踏板的真伪都不想去推敲,只要能博得眼球就好。邹智楠确信眼前这个女人是为了夺得关注会不择手段的人。他对自己的看法很满意,对知道眼前女人有着不出意料的贪心而满意,如此一来,他就不用怀着任何愧疚之心去接近董子悦,他只需要按着自己的想法,一步一步地去实现自己的复仇计划。

邹智楠并没有将内心中的情绪展现出来,反倒是语气中略带轻快地说道:“定不会让董小姐失望!”说罢,他一脚油门,车速渐快,没多久,三人便来到了“眼睛”工作室的所在地。

子悦对开车的男人充满好奇。似乎这应该是他第一次来到眼镜工作室,可他却对路况、路线如此熟悉。再看他的穿着,简单休闲,虽看上去没有多富有,但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贵气。子悦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子悦说不清楚,或许是他精致的眉眼,高挺的鼻梁,亦或是古铜的肤色,浅淡的胡茬,再或是那不怎么绅士的气质和表情上似有若无的敌意……

“老大你想什么呢?”刘畅看子悦一直注视着邹智楠的侧颜,不禁发此一问。不过以刘畅的单纯,他并没有认为子悦是有什么疑心,而是觉得子悦被这开车的小子给迷惑住了!

子悦也觉得自己有些失礼,只是刘畅的声音刚落,三人的目光都聚在了后视镜中,子悦只好轻轻提了口气,转过头去,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刘畅自知问得不合时宜,也默默玩起手机,在工作室的群里不停地发着信息。在工作室忙碌的众人和也同在外面跑新闻的刘畅一样,好奇这即将加入工作室的新人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三人一路无言,直到停车场,子悦才告知了邹智楠自己的停车位在哪里。几人之间总算有了言语,打破了车内低压静谧的氛围。

三人刚到十七层,邹智楠就感觉楼层的尽头,有人试探着向外看着,而看到他们三人后,又急忙缩了回去。邹智楠本不知方向,可看了这一举动,自然明白工作室的位置,便抬手示意着那方向,绅士般地请子悦先走。

三人同时看到了那一幕,子悦本想问邹智楠为何知道方向,又硬生生将话语吞了回去。刘畅却自认为抓住了邹智楠的可疑之处,问了出来:“你怎么知道工作室在这边?”

子悦看了一眼刘畅,摇了摇头,直奔工作室。邹智楠也并未回复,只是微笑点头,也跟着子悦离去。刘畅不明白自己被二人忽视的原因,忿忿不平,一路嘟囔着也来到了工作室内。

此时,刚刚在群聊中还在外面跑新闻的曹博恒和冷达森也匆匆赶了回来。博恒是为了看看刘畅所说的最高配的相机,而达森想看看是哪一个小子害得自己亲如家人的老大受伤流血的。

众人的目光在工作室门口聚焦在了一起。第一眼,邹智楠看到一个个子高大、身材健硕的男子,他西装革履,像极了电影中的打手。邹智楠心想,这人与其说是打手保镖,更像是一个兼职保险业务员的健身教练。他的目光充满了隐忍着的愤怒,可是邹智楠却不知道是何时得罪了他,才被这样怨怼的目光仇视着。

子悦向着众人点了点头,尤其是一位看报纸的老先生方向,然后丢下了一句话,直奔自己的主编室。她只是匆匆说了句:“刘畅帮忙介绍一下大家,邹川先生五分钟后主编室见!”说罢,子悦还从刘畅手里拿过了他的相机。

刘畅脸上划过一丝坏笑,他心里自然知道自己刚刚在群里面说过了什么。刘畅最先引荐给邹智楠的就是那个一脸愤怒的男人。“这位是冷达森,绰号‘森达’。如果你有胆量,也可以这么叫。”

邹智楠手里拿着相机和背包,只是微微颌首,嘴角挤出一丝礼貌的微笑,说着:“您好,冷先生。”

冷达森并没有说话,反倒是伸出手来,示意邹智楠这才是正确的社交礼仪。邹智楠早就感受到了敌意,自然是心不甘情不愿,可是无奈,这就是正常的社交礼仪。他又一次换成左手携相机,然后右手迎着达森的手而来。二人手一相接,达森就用力并牢牢地握住了邹智楠的手,让邹智楠无法甩脱。邹智楠本不想逞强,奈何练了自由搏击十年,手上不自觉地就用了力道,但从力气上还是略逊达森一筹。只是男人的自尊心,还是不允许他输给子悦的手下,即便力气用尽,他也是硬挨着达森越来越重的手劲。

如一见着帅哥受到如此对待,自是要上前解围的。如一轻轻拍了下达森的肩膀,说着:“森达,够了!你的老大不过是手划破了点皮,不去送药,还在这浪费时间?”

邹智楠的注意力都在手上和控制自己的面目表情上,自然没看到如一的小动作,但是如一的话他倒是听得明白。他知道眼前这男人的敌意不过是来自董子悦手上的一点小伤,心下放松了一些,但又觉得董子悦身边有这样的人,自己要想复仇可能终是绕不过这人的,还是要想些办法应付才好。对于他来说,他怎么可能让子悦受这一丁点儿的轻伤就会罢休。他心想:董子悦不仅为人没有原则,还是一个懂得控制男人情感的女人。这使得邹智楠心中对她的鄙夷愈加深重。

突然,达森的手卸下了力道,冷冷地说了一句:“这就算是个警告吧,以后工作时,别再让老大受伤。”达森说完话,就去拿了药箱进去找子悦。子悦听到开门声,本以为是“邹川”,虽在忙手上的工作,却还是站起身来,伸出手,说着:“正式介绍一下……”只是,话一出口,抬头看见的却是达森,想要收回手继续工作,却被达森拉住了手。可能是伤口被拉扯到了,门关上的一瞬间,只听到主编室内一声尖叫——“森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