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影之独爱)沈星洛梦妆完整版在线阅读_《综影之独爱》全文在线阅读

主角沈星洛梦妆的现代言情小说《综影之独爱》,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梦妆”,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陆洋回到单位后直接去了邱主任办公室“陆洋,你去阮珍珍那里她有问你什么问题吗?”陆洋装出卑躬屈膝的样子向邱主任汇报:“阮珍珍只是询问了一下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车祸现场,还有许攸宁平时的一些事”“没什么可疑的?”陆洋摇摇头:“不过,阮珍珍告诉我,许攸宁说家里藏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但阮珍珍也不知道东西在哪里”邱主任听到这个汇报后脸色大变,陆洋看到他的反应暗暗窃笑阮珍珍去到北郊停车场,事故车被撞的一片……

小说:综影之独爱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梦妆

角色:沈星洛梦妆

看现代言情文,千万不要错过“梦妆”的《综影之独爱》。概述为:”苏雯闭着眼睛,疲惫的开口。沈星洛皱着眉头,许攸宁这混蛋真够可以的,把阮珍珍这是要逼死啊。谭深在家里看到新闻,媒体报道锦上基金涉嫌违规交易,一个股民深受其害,顶不住压力公然直播跳楼,并且直播中还说这件事和许攸宁有关。看到这个视频,高峻立刻开车去到阮珍珍家楼下,果真阮珍珍来到楼下,很多记者已经围堵在那…

综影之独爱

第6章 不期6 在线试读

苏雯回到酒店,疲惫的躺在沙发上,听到动静的沈星洛走了出来,坐在沙发上,苏雯顺势靠在他的怀里。

房间里只有台灯亮着,灯光有些昏暗。

“累了?”沈星洛亲了苏雯额头一口,帮她把小碎发整理了一下。

“珍珍那里有些问题,许攸宁竟然提前定了蛋糕送过来,我感觉他可能早就知道自己要死。”苏雯闭着眼睛,疲惫的开口。

沈星洛皱着眉头,许攸宁这混蛋真够可以的,把阮珍珍这是要逼死啊。

谭深在家里看到新闻,媒体报道锦上基金涉嫌违规交易,一个股民深受其害,顶不住压力公然直播跳楼,并且直播中还说这件事和许攸宁有关。

看到这个视频,高峻立刻开车去到阮珍珍家楼下,果真阮珍珍来到楼下,很多记者已经围堵在那,看到阮珍珍出现立刻蜂拥过来。

幸好谭深看到,他立刻挺身而出,因为身高优势拨开众多记者,直接带着阮珍珍逃离回家。

前来帮忙的沈星洛看到这一幕,就转身离开了,有谭深在,他不用太担心。

沈星洛给谭深打了个电话。

“喂,你现在在阮珍珍家里吧?”虽然是在询问,但沈星洛语气很肯定。

“你怎么知道?”

“刚刚那英雄救美那一幕不错,就是可惜,我没有拍下来。”沈星洛故意调侃着谭深。

“行了,有什么话就说,你阴阳怪气的干什么呢?”

沈星洛收起了笑容,认真的说道:“阮珍珍成为债务人,许攸宁肯定要用到她的证件,你问问她有没有丢过身份证,还有,她对许攸宁非常相信,只有让她知道许攸宁究竟是个什么人,她才会配合。”

谭深在阳台上打电话的时候,余光一直关注着阮珍珍:“知道了。”

“自己小心,许攸宁是个坑,别把你自己掉进去了。”

“嗯。”

沈星洛挂断电话后就离开了,他要去调查一下苏雯周围的人。

按照剧情,苏雯会被身边人陷害,诬陷她收受贿赂,现在有沈星洛在,他就不可能让苏雯受到伤害。

谭深见阮珍珍情绪稳定后,问了几个问题。

“阮珍珍,你的身份证一直在你手里吗?”

阮珍珍愣了一下:“我…我的身份证曾经丢了一次,现在这个身份证是补办的。”

“行,我知道了。”

“是有什么问题吗?”阮珍珍追问道。

“没什么,我就是问一下。”

谭深借口他有事做,就离开了阮珍珍家里。

阮珍珍心事重重的,除了债务,她怀疑许攸宁还有其他问题,因为许攸宁给她的生日礼物和她发现的那个礼物有些问题。

阮珍珍通过调查,发现许攸宁曾经订了一块表,表上有个沈字,于是,她怀疑到了沈总,就将她约了出来。

通过和沈总的聊天,阮珍珍知道了真相,嫁给许攸宁曾经是她认为是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事情,可是现在竟然知道丈夫有很多情人。

那些加班的夜晚就是在许攸宁和他的情妇滚床单,想到这里阮珍珍不寒而栗,她当晚哭了好久。

第二天,阮真真和谭深见面了。

“你看起来精神不好,是出什么问题了吗?”谭深关切的询问道。

“我想回到老家散心,不想再管案子的事情了。”

谭深被阮珍珍软弱的态度气笑了,他故意询问道:“你是不是真的私藏了那些借款。”

“我说了我没有,谭深,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

“那为什么案子到关键的地方,你竟然还要躲避回乡下散心,如果不是私吞了那些财产,整整四千万的债务你靠什么去还清呢,打工卖命都不够抵债的。难道你想不还,成为老赖,被限制消费,以后你的孩子也会被……”

谭深的话逐渐让阮真真清醒。

“咚咚咚…”

敲门声打断了沈星洛的思绪,他在猫眼上看到门口站着的人竟然是苏雯。

“你怎么来了?不是回去工作了吗?”沈星洛打开门接过苏雯手中的行李,将她拉了进来。

苏雯解释着:“公司有些事要办,刚好在一家酒店,我就不住这里了,我怕别人误会。”

“好,我知道了。”

许攸宁拉着苏雯坐在沙发上,他知道苏雯这次回来肯定是调查许攸宁的公司。

“对了,给你个东西。”沈星洛从口袋掏出一个录音器给苏雯。

“给我这个干什么?”苏雯接过录音器,觉得有些奇怪。

沈星洛严肃的看着苏雯:“你这次过来肯定很危险,你们公司的那些人你不要轻易相信,包括跟你多年的助手,懂吗?”

苏雯静静的看着沈星洛:“你知道我要干什么?”

“这段时间就许攸宁的公司有问题,你觉得我猜不出来吗?而且,你们公司有些人已经被收买了,你自己要小心。”

“你知道什么?”

沈星洛摇摇头:“具体的我不知道,但你身边的人有问题,你一定要小心,不管和谁说话一定要打开录音器,尽量选在有监控的地方。”

“好。”

许攸宁公司旗下锦上的股市一直下跌,很多市民听到锦上公司的风声,将手里股票疯狂抛售,很快公司便招架不住。

邱志坚想动用公司的后备资金,被方建设婉转拒绝了。

深夜,方建设秘密见了幕后老板。

“老板,现在调查组来公司了,我们要怎么办啊?”方建设哆哆嗦嗦的看着幕后老板。

“怎么,你想下船了?你现在想下船躲也不可能,最起码要把钱顺利转移出去,另外还要稳住分公司的股市,最好不要波及到集团利益。”

“是。”方建设平日里在公司位居高位,在幕后大佬面前也是战战兢兢,稍有差池便会小命不保。

二人商量了一会儿,说是商量,其实就是幕后老板单方面吩咐。

苏雯在锦上做正常的经济核查,公司负责人立刻向邱总征求意见,邱总让人盯着苏雯他们,那些高层心里非常不安。

陆洋趁着没人关注,在外面给人打电话。

“喂,最近……我也不知道许攸宁是怎么死的,当初我把许攸宁生前的笔记本悄悄给了方建设,但不知道最后怎么回事又回到邱主任那里。”

“……”

“好,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

“我会小心的,嗯。”

陆洋好像还受了另外一个人的指令,真相越来越扑朔迷离。

为了感谢谭深帮助阮珍珍,苏雯专门让沈星洛请谭深一起吃个饭,三人来到了一家高级餐厅,坐在包厢里。

“虽然一直知道老三心里有个人,但没想到竟然是苏小姐。”谭深端起酒杯,调侃着沈星洛:“苏小姐这么漂亮,也不知道你是为什么有勇气和人家分手。”

沈星洛翻了个白眼:“怎么,我有女朋友了,你嫉妒吗?”

苏雯在一旁偷笑着,她从来不知道沈星洛竟然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

谭深宠溺的说道:“是是是,你有女朋友你厉害。”

“为了感谢你,我今天可是下了血本了,赶紧吃。”

“那我就不客气了。”

谭深和沈星洛聊了很久,从大学的事聊到如今的事,苏雯在一旁觉得很有趣。

原来,沈星洛大学期间这么厉害啊,可惜,他们错过了这么多年。

“想什么呢?”沈星洛察觉到苏雯有些奇怪,于是拉着她的手。

“没什么。”

沈星洛知道苏雯肯定是想到了分手的这些年,二人错过了很多。

“我们现在不是在一起了,别想那些了。”

“嗯。”

谭深在一旁吃着狗粮,头也不想抬。

“说起来,多谢谭律师这么尽心尽力的帮助阮珍珍,我敬你一杯。”

“客气什么。”

沈星洛想到了什么,突然说道:“话说,我好像很少看到你这么用心的帮一个人,你不会是喜欢上阮珍珍了吧?”

这话一出,谭深和苏雯都愣住了,二人盯着沈星洛一言不发。

“咳,这么看我干什么?”

苏雯扭了沈星洛一下,疼得他皱着眉头。

“珍珍平日里不善交际,但其实就像刺猬,内心柔软善良,她的爸妈一开始不孕,然后收养了她,最后父母离异,她便彻底成为多余,幸好奶奶一直照顾她,所以,我不希望你伤害她。”

谭深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沈星洛也收敛了看戏的笑容。

“没想到,她竟然这么惨,难怪性子这么奇怪。”谭深感叹道。

“她其实………”

这顿饭,三人的话题一直围绕着阮珍珍,这也让谭深更加了解阮珍珍了,他对阮珍珍的感觉有些复杂。

事情越来越复杂,阮珍珍则被有心人一直盯着。

这天,陆洋为了试探阮珍珍,主动拿着许攸宁的东西来到阮珍珍家里。

“不好意思,还让你跑一趟。”

陆洋抱着箱子:“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

阮珍珍听到陆洋要来,特意将监控隐藏好,让陆洋把东西搬进书房。

“那把东西放在书房吧,平时许攸宁就在书房里办公。”

“好。”

阮珍珍非常留意陆洋进去书房时的表情。

陆洋放下了东西,阮珍珍客气地倒了一杯水递到他手里。

阮珍珍貌似随意地问道:“…当初初许攸宁出车祸的时候,为什么你能第一时间赶到车祸发生现场。”

“当时我……”陆洋回答阮珍珍的问话时频频喝水,表情也很不自然。

“那你在车祸现场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

陆洋在听到阮珍珍问他车祸现场还看到什么可疑人时,有些慌乱。

二人聊了一会儿,阮珍珍觉得试探不出什么,便送陆洋离开。

阮珍珍送陆洋出门时,陆洋特意提起了事故车的事情,阮珍珍起了心思,立刻开车去事故车处理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