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爱恋之书言皓辰(魏书言江皓辰)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魏书言江皓辰)完整版免费阅读

《甜蜜爱恋之书言皓辰》是由作者“苏阿白”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江小安见这个男人长得这么帅气,不禁和面前的谢志远做对比是啊?这么一个大帅哥,是你哥么,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没等魏书言开口,谢志远接着江小安的话问道魏书言从来不跟异性过多接触,这么亲密想必应该是她哥哥,若是不是……谢志远没有往下想江皓辰倒没着急开口,而是看向魏书言是啊,他是我哥,哥走吧,我们去吃牛排魏书言其实想叫他名字,可重生后两人还没有做过自我介绍,说出了他的名字会很奇怪谢志远都给自……

小说:甜蜜爱恋之书言皓辰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苏阿白

角色:魏书言江皓辰

热门网络作者“苏阿白”的热门书《甜蜜爱恋之书言皓辰》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见魏书言走的干脆,江皓辰满眼的落寞。浩辰,我想上厕所,你陪我去趟卫生间吧。江皓辰扶着的孕妇轻声对他说。江皓辰没有说话,扶着孕妇往卫生间走…

甜蜜爱恋之书言皓辰

第10章 原因 在线试读

魏书言从医院往外走的时候,在二楼看到江皓辰在扶一个孕妇,看着快有五个月了。

江皓辰和魏书言均是一愣,江皓辰眼神闪躲,憔悴了许多。

每次都是魏书言躲,这次换江皓辰躲,魏书言还有些惊讶。既然都不想见,那就不见好了,魏书言转头离开了。

见魏书言走的干脆,江皓辰满眼的落寞。

浩辰,我想上厕所,你陪我去趟卫生间吧。

江皓辰扶着的孕妇轻声对他说。

江皓辰没有说话,扶着孕妇往卫生间走。

江皓辰在外面等了两分钟觉得不放心,应该找个人来陪一下。看着周围都是陌生的人,都不太合适。脑袋里闪现了魏书言刚才的背影,硬着头皮打了过去。

言言,你能帮我一下么?

江皓辰没想到魏书言在电话响的第二声就接了,不敢肯定的询问着。

怎么了?

医生说下周就能安排自己手术,成功的概率还很高,魏书言还沉浸在这个消息中,根本没有看来电是谁,便接了。

徐冉去了卫生间,我怕出现意外,能麻烦你帮我进去看一下么?

江皓辰语气里满是担心。

好!

看样子江皓辰这段时间没找自己是因为有了新欢,一下子有三件好事,等会路上买张彩票,肯定能中,魏书言说不出来的好。挂断电话就往女卫生间走。

江皓辰没想到魏书言答应的这么爽快,以前自己发消息,打电话都没有接过,就连直接去找人,都不搭理自己,突然的转变让江皓辰很不安。

啊~

一进女卫生间,就看见上徐冉躺在地上,下身都是血,魏书言不禁的大叫了起来。

江皓辰听见叫声闯了进来,看见徐冉也是一惊,随即连忙跑出去叫医生。

魏书言楼下接到电话走到楼上卫生间,前后不过五分钟,中间没有人进过卫生间,江皓辰也没有听到有异响,就这么五分钟徐冉没有保住孩子。

江皓辰懊恼的坐在手术室外等待。

魏书言坐在旁边静静的陪着。

江皓辰没想到魏书言第一次没有逃跑,安静的坐在自己旁边竟然是跟自己等自己的女人做手术,可笑至极。

魏书言也没想到,看着这么憔悴的江皓辰自己竟莫名的心疼,突然发现他有新欢,就不用总躲着他了,和他做朋友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江皓辰不喜欢徐冉,但要对孩子负责。每每想起那天酒后乱性,江皓辰就面露痛苦之色。

不要太自责!

魏书言轻轻拍了拍江皓辰的肩膀,安慰道。

江皓辰没有说话!

阿辰,冉冉呢?

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打破了安静的画面。来人正是徐冉的母亲。

还在手术室。

江皓辰站起来很恭敬的回答徐母。

徐母看了一眼旁边的魏书言并未说话,坐在长椅上等待。

魏书言在徐母脸上看不到任何波澜,更猜不到徐母有着怎样的打算。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

手术室灯灭了,医生出来时,江皓辰和徐母都围了过去。

孩子没保住,大人无碍,再过一会就推出来了。

医生说完就回去了。

前世没有遇见过徐冉,是自己重生让江皓辰的轨迹发生了改变?冉冉怎么样了?

江皓辰的养母潘画打断了魏书言的思绪。潘画的旁边站着江皓辰的父亲,江峰。

孩子没保住。

徐母冷冷的说。

啪~

徐母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脆响。

你是怎么照顾冉冉的?

江峰打了江皓辰一巴掌怒吼道。

魏书言见到潘画下意识的后退,前世的婆婆谈不上恶毒,却嫌弃自己出身低微,每天让自己跟下人一起干活,只要做不好就挑三拣四,美其名曰是在教自己。为了江皓辰,魏书言处处隐忍,处处退让,也没有得到潘画的认可。看见婚后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的两个人,还时不时的给江皓辰塞人。

江峰身为一家之主心都放在事业上了,家里只要闹的不太过,他是不会管的。前世的江家一度坐上了地产业的龙头,江峰功不可没。

看两人对徐母的态度,江家应该是受制于人,魏书言在心里暗暗思索。

找个时间让两个孩子把证领了吧!

徐母看着不说话的江皓辰对江峰道。

亲家母你放心,等冉冉出院就让他们俩领证。

潘画一脸谄媚道。

听到江皓辰和徐冉即将领证,魏书言心里五味杂陈。江皓辰和别人结婚自己应该高兴才是,可为什么心竟然如此的痛,痛到无法呼吸。双脚也不听使唤,想动动不了。

出来了,出来了。

几人都围了过去,和几个护士一起推着徐冉往病房走。

魏书言似乎被遗忘了,所有人都随着徐冉的病床去了病房,没有人理会魏书言,连江皓辰都没有回头。

魏书言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寝室的,大脑一片空白,上一世和江皓辰的甜蜜一点一点在脑海里过。

两天,魏书言没吃,没喝,没有下床,醒了就是相爱的点点滴滴,想累了就昏昏沉沉的睡去。

魏书言连续两天电话不接,信息不回,把魏姐姐吓坏了。请了假就来到了魏书言的寝室。

书言,书言。

魏姐姐推开寝室的门喊道。

见魏书言的床上像是有人,魏姐姐走过去轻轻拍了拍。

书言,书言,你别吓我!

魏姐姐见魏书言在一颗心刚放下,下一秒放下的心又提了上来。

魏姐姐摸了摸魏书言额头,很烫,黑眼圈很重,又瘦了很多。连忙拨打了120。

听到医生说就是普通的感冒发烧,加上应该有几天没进食比较虚弱,其他没有大碍的时候魏姐姐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书言你醒了,有没有想吃东西?

魏姐姐一脸担忧的问。

姐姐,呜呜~,姐,我还是喜欢他怎么办?怎么办?

魏书言醒来发现自己在医院,两世的委屈这一刻全都涌上心头。两天两夜魏书言一遍又一遍的回忆前世,想从中找出答案,最后找到的只有无尽的忧伤。眼泪再也止不住的往下流。

哭出来就好了。

魏姐姐一遍拍着魏书言一遍给魏书言擦眼泪。

言姐,真的是你啊?

李萱萱探了半个脑袋在门口。见真的是魏书言走了进来。

萱萱,你怎么在这?

魏书言见是李萱萱,赶紧擦干眼泪问道。

自然是来接徐冉的!

李萱萱咋咋眼睛凑近魏书言仔细盯着看,仿佛要从魏书言脸上看出什么。

也不知道从那里知道我哥宿醉坏事,挺个大肚子非说是我哥的。加上徐家势大,我姨夫施压,我那糊涂哥根本不记得人家女孩子是谁,只好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