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之后我捡到了一个暴脾气老公)曾紫柔尘缘修道完整版在线阅读_曾紫柔尘缘修道全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曾紫柔尘缘修道出自现代言情小说《被拐之后我捡到了一个暴脾气老公》,作者“尘缘修道”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你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条件,不然我会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刚到沙发前,黄奇安打了个响指后,音乐声音被调小,冷漠的声音也响起,剩下的两男三女也看向曾光佑,三女都被他帅气的脸蛋吸引了“安哥放心,没有包票小弟也不敢来见你,你看这个”曾光佑来到黄奇安面前拿出手机,打开点了相册,翻出曾紫柔的照片给黄奇安看黄奇安一手接过手机看了起来,眼睛立刻活过来了一样“这女的是谁?你能搞到手?”黄奇安指着手机问他……

小说:被拐之后我捡到了一个暴脾气老公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尘缘修道

角色:曾紫柔尘缘修道

热门小说《被拐之后我捡到了一个暴脾气老公》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尘缘修道”的又一力作。剧情主要讲述的是:”门外传来了父亲曾长富的声音,她知道洪英兰也一定跟着来了。打小这父亲就不喜欢她,从没正眼看过她,而后妈洪英兰还时不时找她麻烦和打她,她又不敢告诉奶奶,怕奶奶打不过洪英兰还受欺负,这让洪英兰更变得得寸进尺,才敢在山上当着曾长贵的面扯她衣服,因为洪英兰知道她不敢反抗。曾紫柔吓得不敢出声,这夫妻俩是什么德…

被拐之后我捡到了一个暴脾气老公

第4章 亲爸后妈上门 在线试读

曾紫柔把木门关上,又把木门的横插给插上,开着灯抱着她奶奶的衣服,坐在破旧的沙发上发呆,任眼泪不停的往下掉,口中念叨着奶奶两字。

这套衣服是她偷偷藏起来的,其它的都被她四叔他们扔了。

咚咚咚…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曾紫柔停下了哭泣,她知道是谁,也不开口说话。

“紫柔丫头,我知道你还没睡,给爸爸开下门,爸爸有话跟你说。”

门外传来了父亲曾长富的声音,她知道洪英兰也一定跟着来了。

打小这父亲就不喜欢她,从没正眼看过她,而后妈洪英兰还时不时找她麻烦和打她,她又不敢告诉奶奶,怕奶奶打不过洪英兰还受欺负,这让洪英兰更变得得寸进尺,才敢在山上当着曾长贵的面扯她衣服,因为洪英兰知道她不敢反抗。

曾紫柔吓得不敢出声,这夫妻俩是什么德性她心中清楚,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准没安好心。

咚咚咚…

“紫柔,开门啊,难道你读书就读得这么没礼貌啊,你老师没教过你要尊老爱幼听父母的话吗?”

曾长富不耐烦的声音传进她耳朵,曾紫柔吓得把电灯关了,从口袋中摸出手机,拔打了曾长贵的电话,电话响了两下就被接了起来。

“紫柔,怎么了,是不是那俩玩意去敲你门了?”

曾长贵的声音从手机中传来,他好像曾紫柔打电话给他是怎么回事,而她的电话也是她四叔买给他的。

“四叔,我爸在门外敲门,要叫我开门放他进来,我害怕…”

“王八蛋,你别怕,四叔现在和你四婶过去,门你别开。”

曾紫柔话没说完,曾长贵愤怒的声音打断,接着说完挂了电话。

砰砰砰…

“曾紫柔,你给我开门,反了天了你,敢这样对我,你信不信老娘把门轰开后揍你。”

门被锤得砰砰大响,洪英兰在门外大怒,边砸门边大吼大叫的。

“你叫什么劲啊,这样她更不敢开门了,就不能好好说话先骗她把门开了吗!”

曾长富很不满的小声对洪英兰说。

“说个屁的说,你好好说她会开门吗?早知道带个大铁锤过来直接砸门就好,你现在回去,把大铁锤带来,直接把门给我砸开,我还不信治不了她了。”

洪英兰暴脾气一来,九头牛都拦不住。

“你这样她就更害怕了,等下把长贵惹来就麻烦了!”

不用等曾长贵过来,左右邻居都跑出来看了,但也没有一个人敢过来相劝,只敢在小声的窃窃私语。

“就你这熊样,怪不得一辈子不能出息,你…”

“曾长富,洪英兰,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当我话是放屁不存在的是吗?”

洪英兰话没说完,曾长贵的怒吼声传来,他和李小芳一起出现了。

曾长贵夫妻一出现,左右邻舍的邻居也围到门前。

“长贵,这没你的事,我只是来带女儿回家,你别多管闲事。”

曾长富碍于妻子面前,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对曾长贵说。

“放你的狗屁,你的脸呢?亏你知道紫柔是你女儿,从小到大你看过她一眼,管过她养过她没有,现在她长大了就说是你女儿了,马上给我滚,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李长贵背后的手拿出来,手中握着一根长铁管,有一米长,这是准备来干架了,曾长富一见,吓得后退一步。

“滚开,你个熊样。”

洪英兰气得把曾长富推开挡在曾长贵面前,双手插腰,脖子冒青筋的对曾长贵吼。

“曾长贵,这是我家的私事,轮不到你来管,就算告到部门去也是我占理,我们来带女儿回家怎么了,拿根长铁管,你这是吓唬谁啊,有种你动我试试,看我娘家人能不能放过你。”

洪英兰的娘家是隔壁村,有两个兄弟一个妹妹,也是长得人高马大。

“洪英兰,你吓唬谁啊,就你有娘家吗,你敢叫你娘家动我家男人试试,看我能不能把你们都整进去。”

李小芳也不是好惹的,她娘家是没洪英兰娘家人多,只有一个哥哥,也不高大,但她这哥哥可不简单,在县城在城市中都是有点名望的商人,而且这哥哥很疼她,村头的四层漂亮楼房,就是她哥哥出钱建的,这次送老人家下葬,她哥哥一家也都来了,开着奔驰宝马来的。

听到李小芳这样说,洪英兰哑火了,她有两个兄弟不错,但和人家一个哥哥比,那就是一个天加一个地了。

“走不走,我告诉你们,想带紫柔回家去,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你们也不用拿部门来吓唬我,讲大道理你们能说出个屁来我就服,想告或打官司,我曾长贵奉陪到底,看看最后这人到底归谁管。”

曾长贵真恨不得把这两人给砸死了,又怕砸死这两人自己去坐牢不值当。

“曾长贵,这事咱没完,你给我等着。”

洪英兰放下狠话离开,曾长富低头跟在后面,比财比人比道理,他都比不过曾长贵。

“长贵啊,你三哥夫妻俩太不像话了,亲妈死不花一分钱,人一死就打算来抢人,真是畜牲啊!”

“就是,谁不知道他们夫妻什么心思,就一对猪狗不如的东西…”

“这两人以后绝对没好下场…”

见曾长富和洪英兰一走,左邻右舍开始咒骂两人。

曾长贵夫妻俩一一回应,左邻右舍才走进自己的家门,李小芳上前轻轻敲了敲房门开口。

“紫柔,开门,那两人被你四叔赶跑了。”

曾紫柔重新开了灯,把奶奶的衣服藏起来,再走到门口把门打开。

吱啊…

“四婶…”

见李小芳站在面前,曾紫柔紧紧抱住她。

“好了好了,没事了,叫你去四婶家住你又不听,如果你听话那两人也不敢到你四叔家门口叫。”

李小芳轻轻拍着曾紫柔后背柔声说,也不敢责备她。

“紫柔,你吃饭了没有?”

曾长贵关心的问,他更不敢对曾紫柔责备,满眼都是关心。

曾紫柔抬头看了曾长贵又摇了摇头。

“唉,你这孩子!”

曾长贵叹一口气后拍了拍李小芳的肩膀说。

“小芳,你去家里煮点吃的,端来给紫柔吃,今晚我就住这陪紫柔,不然我也不放心。”

“嗯,我去整。”

李小芳推开曾紫柔,向着自己家走去,曾长贵走进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