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欲影帝白天凶我,晚上哄我(司笛秦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司笛秦唯)全文在线阅读

《禁欲影帝白天凶我,晚上哄我》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司笛秦唯,《禁欲影帝白天凶我,晚上哄我》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司笛是万万没有想到之前跟武彪签约的时候,他简单问过一嘴当时武彪说公司名字还没想好后面这事就一直搁置,没想到临门一脚,搞了这么一套骚操作短暂的安静之后,拍摄大厅里哄堂大笑司笛见惯了大风大浪,脸皮进化的核武器都打不透他不在乎别人,只扭脸向秦唯看过去好死不死,秦唯正好也回头向他看过来清冷的视线里带着几分探究好像在说:这什么玩意儿?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什么傻缺签什么二百五公司司笛……

小说:禁欲影帝白天凶我,晚上哄我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京牙

角色:司笛秦唯

小说《禁欲影帝白天凶我,晚上哄我》是由“京牙”所著。内容概括:爹不是好爹。妈却是好妈。司笛妈妈郑舒笑着走过来,做样子的往司国华手臂上打了一下,嗔怪着说:“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打坏了我跟你没完啊。行了,去帮我端菜…

禁欲影帝白天凶我,晚上哄我

第3章 亲爱的我受伤了 在线试读

“站住!”

门还没关住,司国华的声音传来:“你干什么去?回来!”

语气比霸道总裁还霸道。

司笛讪讪的重新打开门,耷拉着脑袋走过去的时候,翻着眼睛死死瞪着秦唯。

刚坐下,腿上被扇了一巴掌。

司国华拧着眉说:“你白内障了?”

“……”

司笛不情不愿的收回眼睛,冲着刚从厨房出来的老妈,委屈的撇了撇嘴。

爹不是好爹。

妈却是好妈。

司笛妈妈郑舒笑着走过来,做样子的往司国华手臂上打了一下,嗔怪着说:“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打坏了我跟你没完啊。行了,去帮我端菜。”

司国华被郑舒拽走了。

等人进了厨房,司笛猛地扭脸,甄嬛回眸jpg。

“秦狗,你来干嘛!”

秦唯还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冷冰冰的回答:“司叔打电话叫我来的。”

两家就住对门。

司笛用下巴指指门,毫不客气的撵人:“赶紧走!你家没饭吃还是怎么着?要不要我给你买两袋狗粮?咱俩下午刚骂完,晚上你就来我家,你这是来吃饭的吗?你这是给我找不痛快,耀武扬威来了!”

秦唯拧起了眉:“司笛,你有病是不是?”

“对啊!我就是有病,还是传染病,你要是留下来吃饭,马上就传染给你!”

司笛已经破罐子破摔了。

“什么传染病?”

司国华端着菜盘子从厨房走出来。

司笛愣了一下,变脸术不太成功,五官逐渐扭曲。

司国华嫌弃的瞥了他一眼,一扭脸,亲热的对秦唯招招手:“小唯,过来吃饭。”

瞧瞧。

这亲爹还不如后爹呢。

司笛气的脸色铁青,不情不愿的走过去,拿着筷子狠狠在碗里杵了两下。

一顿饭吃的相当憋屈。

司国华还是改不了的老毛病,把秦唯夸的天上有地上无,又把司笛按在泥土里,狠狠摩擦了一顿。

等到饭吃完,司国华才说:“小唯啊,下午发生的事我都知道了,司笛他脑子有病,你千万别跟他一般计较。”

“嗯,没事,我根本没放在心上。”

秦唯回答的人模人样。

呸,人模狗样。

司笛实在看不下去,酸溜溜的说:“你俩继续相亲相爱吧,我这个逆子就先退下了。再见,撒由那拉。”

说完,转身就走。

一出门,正好对门的秦唯父母打开门。

司笛心里正不好受,蔫巴巴的喊:“秦叔,秦阿姨。”

秦唯爸爸是个典型的慈父,往司笛身后的门缝里看了眼,顿时明白怎么回事,赶紧走过去拉着司笛说:“你爸又凶你了?”

不说还说,越说司笛越委屈。

鼻尖有点酸。

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秦唯爸爸心疼的拍拍他的肩膀,冲着走出来的司国华说:“老司你这事办的可不对。孩子们的事,你一个长辈掺和什么?”

完球了。

司笛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

被骂了没什么事,被安慰反而绷不住。

23岁的男子汉总是要面子的,在泪珠滚落之前,司笛撒丫子跑了。

四层楼,一口气跑下来。

也不知道哪个没素质的,把自行车放在正正门口。

他跑下来根本刹不住车,一下撞到自行车上,黑色破洞裤露出来的膝盖,被刮了一道口子。

妈蛋。

天降横祸,血光之灾,连老天爷都欺负他!

司笛更委屈了。

狠狠踹了自行车两脚,又扶起来拖到一边不碍事的地方。

还没放好,秦唯从楼里走了出来。

白色衬衣领口的扣子打开,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

深邃的目光,在看到司笛腿上的伤口时,不由愣了一下,忽然意味不明的笑了。

意味不明≈落井下石≈狼心狗肺。

司笛恨恨瞪着他:“咱都23岁的人了,还玩告状那一套,你有意思吗?”

“不是我说的。事情挂在热搜上,司叔又不是看不到。你要是不想被念叨,那就正常点,别有事没事发神经。”

秦唯冷冷说完,迈着长腿向车走,经过司笛身边,又停下来,瞥了眼他腿上的伤,不带感情的说:“少做亏心事,以后就不会有血光之灾了。”

“???”

司笛今晚上憋了一肚子气。

本来已经不想再闹腾,莫名被说了这么一句,顿时又拧起了眉毛。

司笛拽住秦唯:“你说谁亏心?”

秦唯没有说话,但挑衅的眼神已经说明一切。

静了两秒。

司笛忍无可忍,冷冷笑了两声,出拳就往秦唯脸上招呼。

秦唯反应也快,伸手便握住了他的手腕。

他比司笛高七公分。

这七公分,在打架时却占尽了优势。

两人从小到大不知道打过多少次,司笛被揍过几次之后,就想明白了一个道理。

有时候性别不要卡太死。

不只是女人才能掐捏扣抓,只要能打赢,过程不重要。

手腕被握住,司笛条件反射,抬手一把拽住秦唯的头发。

大背头,特别好抓。

但是下一秒,秦唯抓着他的手腕也加重了力气,像按犯人那样,将他的手反剪到身后。

司笛一只手被按在身后,另一只手死死抓着秦唯的头发不松,身体像只虾米一样,向后仰着。

腰在挑战极限!

秦唯冷声:“放手。”

“不放!”

司笛咬着牙喊:“同归于尽啊!你按折我的胳膊,我薅秃你的头!来啊,互相伤害啊!”

秦唯拧着眉,手上又加了两分力。

司笛的身体向后仰的更深,腰椎发出咔咔的声音。

秦唯:“放不放?”

“不放!就不放!”

司笛已经有点气短。

这个姿势真的太他mua的难受了!

脑袋缺氧,力气越来越小。

就在他快要撑不住的时候,跳完广场舞回来的居委会大妈恰巧路过,一手一个,将两人拉开。

大妈一脸震惊:“这不是四楼的两个明星小孩吗?你俩怎么打起来了?远亲不如近邻,万事以和为贵。”

司笛扶着腰:“我跟谁和都不跟狗和!”

秦唯的脸色难看的要命,咬着牙根骂了句“神经病”,憋火的转身走了。

等到人走远,司笛硬着的腰杆才软下来。

拿出手机,打开微信。

【小司无敌:呜呜呜】

【小司无敌:亲爱的我受伤了 [可怜][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