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曦云楚钧屹热文大结局(陈国公陈梁晖)完整版小说阅读_楚曦云楚钧屹热文大结局全文免费阅读(陈梁晖陈国公)

陈国公陈梁晖是《楚曦云楚钧屹热文》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陈国公”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半罐的盐下去,老夫人疼得昏过去又醒过来,全身湿透。手机端被褥里也发出了恶臭。陈国公看得她痛得奄奄一息,这才止了手。垂下眸子慢慢地道“母亲一定要保重身体,让儿子继续伺候您,儿子先告退。明日再来。”说完。……

点击阅读全文

陈国公”的《楚曦云楚钧屹热文》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三书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一样不能少…

楚曦云楚钧屹热文

楚曦云楚钧屹热文 阅读精彩章节

而另外一种冥婚方式,则是一方活着一方死了。
这样的仪式会更隆重一点,就直接和活人成亲一样了。三书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一样不能少。
可这样的冥婚,多半是死的显赫。活的低微。
如今,瑾宁出身高,父亲是国公。外祖父是大将军。且她自己也皇上亲封的县主,竟要嫁给一个已经死了的武将。
虽然陈靖廷是大将军,可真正把他放在眼里的没几个。
对陈靖廷。大家多半认为他只是苏意提拔的南监副使。江宁侯用敌人尸体堆起来的花架子。皇上念陈子忠大将军忠义之情恩典。
他真正的战功,屈指可数。能拿得出手的,只是剿灭了山贼。至于跟随江宁侯出征的那些战事,也不是他的功劳,不过是江宁侯为他打的功劳。
所以。婚事传出去之后,才会叫人如此讶异。
陈国公也知道了这件事情。女儿的婚事,他几乎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他心头很悲凉,可他无法怪责任何人,他只是不舍,瑾宁如何能嫁给一个死了的人晚.晚.吖
他不敢去找甄大将军,只能去找苏意。
苏意没给他什么好脸色,知道他为瑾宁的婚事来之后,淡淡地道“这是瑾宁的意思,你有什么回去问瑾宁便是。”
陈国公来之前便知道苏意不会对他客气,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听苏意这样说,他道“你是她的师父,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嫁给一个死人是不是”
“这事你是她父亲都管不着,师父哪里管得着”苏意拉长了脸,淡淡道。
陈国公看着他,微微皱起了眉头,“你也休要专门捡难听的话来说,我知道我确实对不住这个女儿,现在我知道错了,我只是担心她下半辈子不知道怎么过,你就别恶心我了,好吗我们好好谈谈。”
苏意当下就拍桌子怒道“这话就难听了更难听的我都他妈憋着没说呢,我不恶心你恶心谁啊嫌弃我说话恶心怎不想想你自己做的事情恶心不恶心”
陈国公软了下来,垂下头道:“你骂,你若心里痛快,尽管骂,我今日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只求你劝劝瑾宁,让她不要犯糊涂。”
苏意想起他昔日对瑾宁的强硬,再看他如今耷拉着脑袋的丧气样子,不禁冷道“我有什么办法,她自己要嫁的,她就跟她母亲一个性子,当年大将军不许甄依嫁给你,又劝又骂都没凑效,最终还不是嫁了她就是犯糊涂啊”
陈国公怔然,良久,叹了一口气,“我愧对她们母女,只求能做点什么赎罪。”
苏意神色冰冷地道“不是你想赎罪便能赎罪的,瑾宁这事,你就别阻挠了。”
“那不行,纵然她生气,此事我也不能袖手旁观。”陈国公道。
苏意怒了,“你不是要她高兴吗她嫁给靖廷,她高兴,你真是,该管的你不管,不该管的,你倒是较真了。”
“这事怎么就不该管这才是该管的事情。”陈国公道。
苏意瞪着他,还真怕他横插一竿子,把事情给搅和了。
这人旁的本事没有,搅屎的本事却大着呢。
想到这里,苏意沉声道“这话,你听着就好,因着你那位母亲给甄依下寒毒,瑾宁娘胎里带了这种毒,瑞清郡主说,她顶多再活三年。”
苏意说完,也就不再搭理他,起身走了。
陈国公双手放在椅子的扶手上,慢慢地移动了一下,双手哆嗦得厉害,脑子也是一片的空白,那空白之处,只有苏意的这句话在不断地回荡,震响。
三年,三年
是苏意故意这样说来刺激他的吗
可苏意不会这样诅咒瑾宁,他很在乎瑾宁。
那么,是真的了
陈国公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府中的,他毫无意识地走到了寿安堂。
婆子见礼,“国公爷来了”
陈国公视而不见,从婆子身边走过,进了去。
他坐在了床边,看着老夫人,老夫人吃药睡着了,脸上的溃烂未好,但是,吃了药止了痒便能安睡。
老夫人许是感知身边有人,醒来了。
慢慢地睁开眼睛,又眯了起来,“是你”
疏风去邪的药喝了,也确实有些效果,加上瑾宁给下的寒凉的药除去漆树汁和蜈蚣煅灰,对她的病情也有适当的疗效,因此老夫人看着就好一些了。
陈国公没说话,就那样看着她。
老夫人动了一子,淡淡地道“恨毒了我”
陈国公依旧没说话,只是方才木然的眼神,如今却注入了恨意。
“哼”老夫人闭上眼睛,遮蔽眼底的戾气,“废物,有我一天你和晖哥儿都别想出头。”
这话,说得甚是利索。
陈国公慢慢地收回眼光,看向旁边的婆子,冷漠地吩咐,“取盐过来。”
婆子虽不知道他要盐做什么,但是国公爷和三小姐不一样,便是再恨,也不会为难老夫人。
因此,福身下去,取了一罐盐上来。
陈国公慢慢地取过来,放在了床边,然后取出匕首,匕首的寒芒在阴暗的屋中显得特别的的灼眼。
老夫人睁开眼睛盯着他,脸色愠怒,“想做什么”
陈国公倏然抬头,一手捏住了她的下巴,眼底的恨意喷薄而出,从牙缝里迸出两个字,“疗伤”
他的匕首在她脸上原本的伤口上连续刮了几刀,顿见伤口鲜血淋漓,老夫人惨叫了两声,却无力挣扎,只能愤恨地瞪着他,却怎么也没想到,他会下得了这狠手。
婆子也惊住了,“国公爷”
“滚”陈国公回头,眸子阴沉地喝了一声。
婆子从没见过他这个样子,吓得不敢再说,退后几步,远远地看着。
“你谋害嫡母,你这庶子,不得好死”老夫人虽被捏住了下巴,可嘴巴却也不饶人,陈守业最怕旁人指责他不孝顺,他怎敢如此
陈国公阴沉一笑,“母亲说错了,儿子不是谋害你,我是在为你处理伤口。”
他从盐罐里倒出一把盐,就那样覆盖在老夫人的脸上,使劲搓揉,粗粝的盐粒磨着伤口,掌力催动盐粒融化渗入伤口的皮肉里,老夫人当下疼得浑身直哆嗦,大小失禁,一味地抽搐哀嚎。

小说《楚曦云楚钧屹热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9月15日 am8:55
下一篇 2023年9月15日 am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