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全集机长!嫂子又和别的男人相亲了!夏河洲沈蓝枫_机长!嫂子又和别的男人相亲了!夏河洲沈蓝枫小说推荐完结

现代言情《机长!嫂子又和别的男人相亲了!》,讲述主角夏河洲沈蓝枫的甜蜜故事,作者“夏河洲”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常读非】沈蓝枫高秉鹤二人是小说《机长!嫂子又和别的男人相亲了!》中的男女主人公,在这本小说中,主人公们的故事十分的精彩,如果您也喜欢“白真菜”大大带来的这本小说的话,点击我们就可以直接阅读全文了。小说中主要讲述的是:沈蓝枫在高秉鹤的眼中一直都不是一个十分合适的结婚对象,两人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可是沈蓝枫离去时,他却万般不舍。…

点击阅读全文

最具潜力佳作《机长!嫂子又和别的男人相亲了!》,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夏河洲沈蓝枫,也是实力作者“夏河洲”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平静中带着几分疏离,是那种很公式化的交代,仿佛不是在说结婚,而是在吩咐什么工作。她在震惊之后,鬼使神差就回了个“嗯”,就这样,两人算是把终身大事给定了。第二天,沈蓝枫早早就出门了。虽然高秉鹤说会来接她,但她总归是不太习惯,最后还是决定在民政局见…

机长!嫂子又和别的男人相亲了!

阅读最新章节

“结婚?”

沈蓝枫以为是天冷风大听错了,瞪大眼睛问道:“和我吗?”

高秉鹤眼睛半阖,眸中闪过一丝危险,“你不愿意?”

沈蓝枫赶紧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

高秉鹤这才敛起表情:“明天我来接你,去把手续办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平静中带着几分疏离,是那种很公式化的交代,仿佛不是在说结婚,而是在吩咐什么工作。

她在震惊之后,鬼使神差就回了个“嗯”,就这样,两人算是把终身大事给定了。

第二天,沈蓝枫早早就出门了。虽然高秉鹤说会来接她,但她总归是不太习惯,最后还是决定在民政局见。

没有任何特殊意义的日期,来结婚登记的人不多。本以为会很快,却一路波折不断,先是网络系统出问题,修了一个多小时,后来钢印的装置又出了问题,又是半个多小时。

沈蓝枫安静地等着,间隙,她偷偷抬头看向右侧的高秉鹤,他眉头紧蹙地盯着工作人员,那张俊朗的脸上,已经有一丝丝不耐烦。

许久,好不容易办成,拿到了那两个红本,两人一同走出民政局。

高秉鹤步子迈得很大,她几乎要跟不上。

车辆川流不息,来往人群熙攘。他才顿下脚步,低头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抬起眼眸,询问道:“要我送吗?”

那双漆黑的眸子毫无情绪,可能是心情不太好,嘴角微微向下。要不是他背后民政局大红的招牌还在,她都很怀疑他们是不是来结婚的。

沈蓝枫摆摆手:“不用,离得近,走回去就好。”

“嗯,那我先走了。”

“嗯,再见。”

高秉鹤走了,没有一丝犹豫。望着高秉鹤的背影,沈蓝枫攥了攥口袋里崭新的证件。

鹿港进入凛冬季节,冷风卷起枯黄的叶子凌空乱舞,一阵阵的,在脸上像刀割一般。

沈蓝枫想:他们本来只是肉体关系,如今他肯为这个孩子负责,这不就是她要的结果吗?再想得到更多,就是她不应该了。

**

是夜,鹿港的夜生活开始了,霓虹灯仿佛把天空都点亮了。

沈蓝枫裹紧大衣四处张望,走得并不快。一边走一边还在打电话:“你在哪儿呢,我怎么没看到你?”

苏雨霏在电话那头说:“往里走,最里面的那个卡座,哎呀,笨死了!”

沈蓝枫皱了眉:“我说了不来,你偏要我来,我早就说了,我对联谊不感兴趣。”

苏雨霏故作神秘地说:“你来了就知道了,绝对不虚此行。”

“得了,你坑我不是一次两次,每次都说一定有好男人,一进去全是歪瓜裂枣,反正我已经告诉你了,我不联谊,我就帮你凑个数……”

沈蓝枫话音没落,就找到了那个卡座,最里面的那个卡座。

她脚下忽然一顿。卡座里,除了正在对她挥手的苏雨霏和几个不认识的男女以外,还有高秉鹤和慕美彤。

昏暗而迷离的灯光,空气里融杂着烟酒的气味,鼓乐震耳的音乐声中,只有那一隅仿佛格格不入。

高秉鹤坐在沙发里,微微低头,俊朗的五官在低45度的时候,更显得立体深邃。他悠然把玩着酒瓶,漂亮通透的酒瓶在他手上乖顺地游动,而慕美彤时不时在他耳畔耳语,好不亲昵。

苏雨霏大声喊着:“蓝枫,这边!”

大家都循着声音抬起了头,这其中也包括了高秉鹤,他撩起眼皮,眼睛微微一眯,像一把无形之刃,隐隐让人有一丝压迫感。

沈蓝枫抿了抿唇,转开了视线。

新人来了自是起哄一通,自我介绍完毕,沈蓝枫这边才清净了些。她一贯不是那种会活跃气氛的人,坐下后就安安静静的,这个角落也很快被大家忽略了。

苏雨霏故意将沈蓝枫安排在高秉鹤最好兄弟夏河洲的对面。夏河洲旁边就是高秉鹤和慕美彤,所以这个位置,斜对着高秉鹤。

沈蓝枫迟疑了片刻,只能硬着头皮坐下。

苏雨霏凑近沈蓝枫耳边,低声而得意地说:“高秉鹤有主了,他兄弟就是本场最佳了,留给你了,姐们对你好吧?”

沈蓝枫抬起头去看苏雨霏说的夏河洲,眼睛余光却不自觉地落在了旁边的高秉鹤和慕美彤身上。

一个有些微醺的男士拿着威士忌给大家倒酒,看到空杯子就给填满。

到了慕美彤这里,他正要倒,夏河洲就阻止了:“别了吧,这女的一喝酒就起疹,几次都干到急诊了。”

慕美彤反驳:“喝多了才起,把握好量就没事好吧?”

“你那个量可真是难把握,喝几次去几次急诊,那不就等于不能喝吗?”

两人正争执,高秉鹤皱眉,手一伸,拿过雪碧,给慕美彤倒了一杯:“喝这个。”

“我不要。”慕美彤不满地噘嘴:“凭什么我不能喝酒?”

高秉鹤淡淡瞥了一眼,“不准。”

他只说了两个字,就让慕美彤不再坚持,甜滋滋的表情就接过了雪碧。

夏河洲忍不住吐槽:“啧啧,虐狗,你们公然虐狗!”

高秉鹤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夏河洲,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其余的男士也跟着起哄:“悲愤,联谊都能被屠!兄弟们!我们喝!”

桌上嘈嘈切切,场面混乱中又有些热闹。

苏雨霏见此情景,低声和沈蓝枫说闲话:“联谊活动,弄对情侣来,真是有才,风头都被他们抢光了,我们都成了配角。”

沈蓝枫双手放在大腿上,不动声色地攥紧了自己的牛仔裤。那么厚的料子,愣是被她攥得皱巴巴的。她得承认,此刻,自己胸腔里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抓挠着她的心脏。

回想和高秉鹤的开始,也是这样一场酒局。

全场的男人都在灌她,她真的不会喝,还是硬着头皮喝,喝到最后手都在打颤。

她不想走,因为高秉鹤在那里,那是她学生时代以后,第一次离高秉鹤那么近。

酒局结束,她看人都是重影的,可她还是可以很清晰地追寻到高秉鹤。

他像个漫不经心的猎人,勾唇一笑,问她:“要跟我走吗?”

成年男女,都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沈蓝枫整个人有些发冷,头也很重,可她还是努力保持着镇定,假装成老手的样子,笑眯眯地点头:“好啊。”

他把她带到车里,放倒椅背就直奔主题。

车停在黑暗的车库角落,偶有车辆路过,眼前就有一瞬变得明亮。车厢内很逼仄,两人粗重的呼吸让本就狭窄的环境变得更加闷热。

沈蓝枫没想过自己的第一次是在这种地方。一种强烈的不适和羞辱让她想要喊停。

可他低头吻住了她。

那是一个吻,嘴唇贴嘴唇的亲吻,湿热而缠绵,好像他是爱她的一样。

在她还沉迷于吻里的时候,他就带来了那让她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剧痛。

欲海翻浪,饕餮无餍。

她攀着他的肩头,努力想要记住他此刻的样子,因为她而感觉到愉悦的样子。

最后的最后,她还是忍不住,低声问:“如果,今天来的是别人,也会这样吗?”

他的手温柔地撩开她的额发,轻笑着反问她:“这个答案重要吗?”

他的身体还是滚烫的,说出来的话却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她怔楞片刻,最后低声回答:“不重要。”

小说《机长!嫂子又和别的男人相亲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0月27日 pm12:21
下一篇 2023年10月27日 pm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