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鹊枝安溪照顾辞月免费小说全文阅读_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惊鹊枝安溪照顾辞月

主角是安溪照顾辞月的现代言情《惊鹊枝》,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沈柒柒”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改嫁换夫 全家火葬场 一言不合就打脸 甜宠】前世安溪照被假千金夺走气运,抢走亲人,夺走未婚夫,最后命丧悬崖。重生一世安溪照脚踩渣男,拳打绿茶!有传言称她的战神夫君,活不过今年冬天。等着看好戏的京城众人,只等来了安溪照携手夫君名动京城!安溪照是顾辞月的软肋也是他逆鳞,全京上下都知道,这位煞神只有在她安溪照的面前才会像个活人一样温润如玉。“顾辞月,和离书在这里,我们按照约定和离吧。”“娘子,不和离行不行?”…

点击阅读全文

完整版现代言情惊鹊枝》,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安溪照顾辞月,由作者“沈柒柒”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在灵泉世界遨游许久,最后安溪照选了两株对顾辞月伤势有用的药草带走如今这个相府,她是一天都不想待本来还以为可以清静几天,没想到第二天又有新的麻烦找上门来安溪照看着手里荣贵妃送来的宫帖若有所思,“荣贵妃只召了我一人进宫?”荣贵妃是平宁郡主的表姐,上次她在荣亲王府得罪了平宁郡主,叫她进宫怕是没那么简单彩环一边整理衣物一边回答,“还召了二小姐一同入宫”安溪照抿了抿唇没说话,走之前带上了翠玉镯和昨…

惊鹊枝

免费试读

青峰的目光,甚至都没落在这二人的身上,“王爷的马车,自是只有将来的王妃才能上,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坐上我们王爷的马车!”

“你!”

彼时,安溪照已经登上马车,居高临下地睥睨着马车下的人,“母亲,您还是快带着您的宝贝女儿,坐到相府的马车里去吧。”

临了,她撂下一句话转身进了马车内,“你也不嫌丢人。”

这句话传进孟知意的耳朵里,实在是把她气了个够呛,却又无可奈何!

安芷宁死死地咬着唇瓣,她如今这样被羞辱,她一定不会放过安溪照的!

她阴狠的目光,透过马车想要将里面的人刺穿!

安溪照,你得意不了多久了,咱们走着瞧!

马车内,经历过方才那件事,彩环显得有些慌张。

“小姐,奴婢还是害怕……”安溪照气定神闲地吃着,马车上备下的糕点,“怕什么。”

彩环紧张的抓着手帕,“若是二小姐真的要在宴会上害您,到场的人那么多……奴婢是怕……怕小姐您的名声……”安溪照笑了笑,满不在乎,“成婚当日,我拦下王爷的马车,说要另嫁他人,外头早就议论纷纷,我原本的名声又能好听到哪儿去?”

马车来到镇国公府外,外头停了不少前来贺寿的马车和轿子,热闹成一片。

安溪照下了马车,一眼便瞧见坐在轮椅上的人,“王爷!”

顾辞月身着一袭白色的锦袍,衣摆绣着青色的竹叶,发髻戴着的汉白玉的玉冠。

他这副样子,更像是个文绉绉的文人,而不像是沙场征战的将军。

“嗯。”

顾辞月淡淡地应道:“进去吧。”

安溪照主动推着顾辞月的轮椅,向镇国公府的府门里去。

直到人潮的声音小了些,安溪照才犹犹豫豫地开口,“王爷,那日……”话到嘴边,安溪照又觉得,这算不得什么大事,“没事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用担心,一切自会消解。”

虽不明白顾辞月的意思,安溪照仍旧是嗯了一声,推着他进了园子。

今日镇国公府的园子里好生热闹,光是国公府的亲朋席间已然满座,还有不少朝中大臣,也都陆陆续续地前来庆贺老太太生辰。

“晚儿表妹!”

宋璃今日穿着鹅黄色的襦裙,气色比往日都要红润,她见到安溪照分外高兴,“你来了……”她到了跟前,看到安溪照推着的,坐在轮椅上的顾辞月,连忙行礼,“见过荣亲王殿下。”

顾辞月不喜人多,抬眸对安溪照道:“你先随你表姐去吧,本王这里不用你照顾。”

得了顾辞月的“特赦”,安溪照立刻站到宋璃身边,“那我就先同表姐去看看外祖母,王爷你……安小姐放心。”

青峰上前一步,“王爷有属下照顾。”

“那好,青峰王爷若有什么事,你即刻来寻我。”

“是。”

宋璃牵着安溪照的手,穿过园子向后宅里面去,“荣亲王爷似乎对你很上心,这我就放心了,有人护着你,也不至于叫你在相府的日子太难过。”

“我一切都还好。”

安溪照瞧着宋璃,“我看你的身体是大好了,现在都不大咳嗽呢。”

“有你给得药,自然是全好了。”

宋璃看着安溪照,满眼是止不住的笑,“我现在也只偶尔咳嗽,身体也比从前不知好了多少。”

“晚儿表妹!

璃儿表妹!”

还没到后院,两人就被往前院走的宋寻川拦住去路。

宋寻川身边还带着两个男子,安溪照似乎是觉得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那年纪稍小的男子,跑到宋璃身边,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朝着她们笑,“姐,你身体好了,咱们过两日打马球去吧?”

“晚儿姐姐也一起去!”

男孩探出头,讨好地对着安溪照笑起来。

宋寻川笑骂,“你姐姐身体才好,你可要慢着些折腾才是!”

宋璃掏出手帕,擦了擦宋泽禹额头上的汗,转头对安溪照笑道:“表妹莫要见怪,我这弟弟才到束发之年,正是热衷于玩闹的时候。”

“是,二叔让他去学堂,可把他难倒了。”

宋寻川在了一旁揭宋泽禹的老底,“一早就求着我带他去军营。”

“大哥!
!”

宋泽禹面皮薄,扭头就冲着宋寻川追了过去。

远处有些沉默寡言的人,安溪照现在倒是认出来了,上辈子她与这个表哥,大抵只见过两三面。

每次见面,她这位表哥都板着一张脸,沉默寡言实在不爱说话。

只是她知道,上辈子宋渊拼死护住镇国公府,杀出一条血路,可惜信了安芷宁的话,带着人回来投降,尽数被斩杀!

相府为了荣耀,骨肉至亲都能推出去做踏脚石,当真是害人不浅!

安溪照眸色渐深,这辈子那一家子害人精捆在一起,别想再伤害她外祖父家一分一毫!

“晚儿表妹。”

宋寻川搭着宋渊的肩膀对她道:“这是你小舅舅的大儿子,宋渊。

你们还没见过吧,他也是前些日子刚随我从边关回来。”

安溪照弯一下眼眸冲着面前的人笑起来,“晚儿见过小表哥。”

……对面的人没什么反应,宋寻川抬起胳膊给了他一肘,“你哑巴了?

这是你亲表妹,我在边关的时候不是同你讲过了?”

宋渊想起来前几日安芷宁给他写的信,心里对安溪照莫名地不喜,“她不是我的表妹,芷宁才是。”

此话一出,周围静默了片刻。

宋寻川向来嘻嘻哈哈的脸色沉了下来,“晚儿表妹,本来就是安芷宁的母亲强行调换,才在乡下吃了不少的苦!

她才是我们的嫡亲表妹!”

宋璃原本温和的脸色,因为宋渊的一句话淡了下来,“阿渊,你说这话,当真是要伤了晚儿表妹的心了。”

“不碍事的。”

安溪照突然笑着开口,“毕竟我同小表哥从前从未见过,我也只当璃儿姐姐是我的表姐,寻川哥哥是我的表哥。”

这话听在宋渊心里,他怎么都觉得别扭,可又不好再开口。

宋泽禹是个鬼灵精的,在旁边探头道:“还有我,我是晚儿表姐的表弟!”

小说《惊鹊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1月29日 am7:35
下一篇 2023年11月29日 am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