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小说贵嫡(张汐音段渐离)_贵嫡(张汐音段渐离)全文免费阅读

《贵嫡》是作者 “昭扶阳”的倾心著作,张汐音段渐离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侯府谋财害命,张氏全族遭诛无一活口。她被做成人彘亲眼看着家人斩首而亡,自己也死于恶犬之口。重生归来,她联手家人复仇,步步为营当然,还得找个稳妥的靠山,战功赫赫的霁王最合适。霁王缺钱?没事,她有钱,送,送一百万两过去。霁王问下属:“她这是?”下属:“王爷,她可能心悦你。”张汐音:不,我不是…

点击阅读全文

很多朋友很喜欢《贵嫡》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昭扶阳”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贵嫡》内容概括:像是又想到了什么,周老夫人道:“如何?你去了见到她没有?”周易宏摇头有些着恼道:“她回去便病倒了,张家将孙儿拒之门外了,还是个下人来打发的。”“果然是低贱的玩意儿,一点礼数都没有。”周老夫人气得黑脸。李悦菀拍拍周老夫人的手背:“祖母别置气,她不过是个赚钱的工具罢了…

贵嫡

在线试读

周易宏回到侯府之后直奔福康院,李悦菀正坐在金线牡丹图的贵妃椅上,跟周老夫人挑选新送来的布匹丝绢。
看到周易宏,李悦菀一脸温柔的笑着喊道:“宏哥哥,来看看,这些花色怎么样?”
周易宏对这些懂的不多,看了看道:“都挺好,料子也不错。”
周老夫人说道:“那张汐音虽然是个商贾贱户出身,但也确实很会享受,吃穿用度都要最好的,差一些她还看不上,金贵着呢。”
一个商贾贱户,用的东西简直跟皇宫里的娘娘一样。
像是又想到了什么,周老夫人道:“如何?你去了见到她没有?”
周易宏摇头有些着恼道:“她回去便病倒了,张家将孙儿拒之门外了,还是个下人来打发的。”
“果然是低贱的玩意儿,一点礼数都没有。”周老夫人气得黑脸。
李悦菀拍拍周老夫人的手背:“祖母别置气,她不过是个赚钱的工具罢了。”
周老夫人马上换了脸色,笑眯眯道:“菀菀说的对,那小蹄子确实是个做生意管家的一把好手。”
张汐音进府之后,他们便把侯府丢给她管理,不过才一个多月,整个侯府大变样。
家中陈旧的东西全部焕然一新,侯爷早年欠下的债资还清,吃穿用度一应都用上了最好的。
若非看在这些,谁会给她好脸色这么哄着?
李悦菀勾唇,柔柔笑道:“所以我们都要哄着她,让她觉得侯府好,这样子哪怕没有宏哥哥的夫妻情分,她也会留下来为我们所用,给祖母您当牛做马呀。”
周老夫人眉开眼笑,赞道:“菀菀就是聪明。”
——
这一觉,张汐音睡到了亥时三刻。
香叶靠在矮凳上打盹,母亲趴在床边的软垫上,屋内烛火微明,旁边燃着安神的熏香。
看着母亲的睡颜,张汐音鼻尖酸涩。
张汐音张了张嘴:“娘。”
微弱的声音惊醒了黄氏,她抬头看去,见张汐音眼眶发红,忙安抚道:“寿桦醒了,娘在,饿不饿?”
说着,对身侧坐在地上的香叶拍了拍:“去把热粥端来。”
香叶忙起身,拍了拍脸匆匆出去。
还未走过去,招娣已经迈步进来了:“夫人,粥来了,还有熬好的药。”
招娣是黄氏的陪嫁,进门没多久便跟楚六子看对眼,张家替他们促成了亲事,生下了楚有志。
黄氏接过粥要喂。
张汐音坐起来,伸手去拿碗:“娘,我自己来。”
黄氏递给她,心疼道:“汐音,委屈你了。”
张汐音:“不委屈,阿娘,我有些话想跟你们说,您把爷爷他们叫来好吗?”
她虽不能说自己重生回来的,但侯府那等贪财无耻的狼窝,她必然是要提醒家人的。
即便,被家人揣测怀疑,她也心甘情愿。
黄氏点头,转头对招娣:“去请老太爷……还是我去吧。”
黄氏起身要去,张老夫人已经迈步进来,身侧跟着张老太爷,张老爷,张寿安,还有刚从娘家赶回来的寿安媳妇温语柔。
黄氏都有些惊讶了:“爹,娘,你们还没睡啊。”
张老夫人:“怎么睡得着,寿安刚把语柔接回来。”
几人走到床边。
温语柔上前,伸手去拉张汐音的手,入手微凉:“寿桦。”
张汐音笑道:“嫂嫂。”
看着嫂嫂也活生生的在面前,张汐音眼眶通红。
哪怕是告诫自己不哭,可看着家人在前,前世凄惨却一遍遍在脑中不断的回放。
前世,张家被污蔑贪污敛财,杀人等罪时,哥哥当机立断一纸和离书将嫂嫂送回温家。
斩首那一日,她在马车里看到嫂嫂一身白衣自刎在刑场,崩溃不已。
全死了,全都死了,没有一个人活着。
不单单是家人,张家的旁支亲戚,家中下人全部被诛,张家家产半数充公,半数被皇后和侯府拿走。
一桩桩一件件,血仇罄竹难书。
温语柔拿帕子擦去她脸上的泪,说道:“没事,我们都在,那周世子敢这般欺辱你,嫂嫂这就回去,叫我爹今晚就上书弹劾那周世子。”
张汐音胡乱的抹了一把脸,摇头:“嫂嫂,我没事,就是……想你们了。”
想得心口疼。
温语柔:“知道,我们也想你。”
她本来在老家陪外祖母避暑的,听闻此事当即就跟随夫君回来了。
一家人说了些体己的话,张汐音情绪已经彻底稳定,不知不觉过了子时,张老夫人年纪大熬不住,温语柔扶着张老夫人去歇息了。
张汐音面色凝重了几分,说道:“爷爷,有些话我想跟你们说,很重要。”
看到这里,张姥爷回头道:“都出去守好了,没有传唤不许进来。”
招娣和冬红、香叶出去了,将院子里的人都喊出去,关上小竹居的院门。
整个院子安静下来,张寿安谨慎的出去查看一番,确保不会有人偷听。
关上房门,一家人围坐在八仙桌前。
张老太爷低声问:“寿桦,你说,有天大的事情只要我们一家人齐心协力,便没有过不去的坎。”
张老爷点头:“对,周家哪怕勋爵侯府,我们也不会让他们欺负你的。”
张汐音咬了咬嘴唇,她从椅子上起来,退后几步跪下磕头。
这一下把几个人都吓了一跳。
张寿安起身去扶她:“寿桦,你这是做什么?”
张汐音不动。
黄氏和张老爷也起身。
张老太爷倒是淡定些,抬手道:“你们坐下。”
黄氏和张老爷相视一眼,坐了回去,张寿安没动。
张老太爷道:“寿桦,你也起来,有什么话只管说。”
张寿安伸手去扶。
张汐音直起身,却还是跪着道:“孙女不孝,识人不清养那一窝豺狼,请祖父责罚。”
她重重的磕头,泪盈眼眶。
什,什么意思?
一窝豺狼?定安侯府吗?
几人听得一脸的懵。
张老太爷起身,亲自去扶她:“寿桦,你先起来,坐下慢慢说。”
张汐音起身,扶着爷爷先坐下,自己才坐在哥哥旁边。
她深吸一口气,说道:“爷爷,爹,娘,哥,你们相信梦会成真吗?”
四人面面相觑。
张老太爷沉思片刻,说道:“你说。”
张汐音咬着牙根,艰难道:“前些时日,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们张氏一族被构陷贪污受贿、敛财、杀人等罪,遭诛,全族被灭无一……活口。”
四人大惊:“什么……”

小说《贵嫡》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1月29日 am7:40
下一篇 2023年11月29日 am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