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道(江霁苏玲)热门好看小说_免费小说免费阅读那道(江霁苏玲)

最具潜力佳作《那道》,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江霁苏玲,也是实力作者“江霁”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惊悚世界,她靠开马甲养活了救世组织男女主角(那道,江霁,房号)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谱写怎样的悲歌,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将是怎样虐曲,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全文章节描写细腻,……

点击阅读全文

那道

完整版现代言情那道》,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江霁苏玲,由作者“江霁”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原主能迅速成为家属大院的万人烦,她可谓是“功不可没”。林静琪慢悠悠的起身,清冷的回了一句,“进来吧,在呢。”吴小雅推门而入,脸上挂着招牌笑容,眸光却时不时的四处瞟。“找我有事?”林静琪不是原主,自然分得清好坏,淡漠又疏离的开口…

那道 精彩章节试读

《穿越八零:作精娇妻她只想赚钱》这本书大家都在找,为各位推荐《穿越八零:作精娇妻她只想赚钱》作者为一方净土情节波澜起伏,细节描写的惟妙惟肖,小说的主人公是那道,冯楚凡,吴小雅,讲述了:…《穿越八零:作精娇妻她只想赚钱》免费试读“呲溜!呲溜!”林静琪埋头吃的正香,门外响起一道温柔熟悉的声音。
“静琪,静琪在家吗?”林静琪身形一僵,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这点儿掐的还真叫一个准!来人正是原主的塑料闺蜜吴小雅,对方是家属大院一枝花,没少给原主出谋划策。
原主能迅速成为家属大院的万人烦,她可谓是“功不可没”。
林静琪慢悠悠的起身,清冷的回了一句,“进来吧,在呢。”
吴小雅推门而入,脸上挂着招牌笑容,眸光却时不时的四处瞟。
“找我有事?”林静琪不是原主,自然分得清好坏,淡漠又疏离的开口。
“静琪,你这是咋了?我这刚下班就跑来看你,合计帮你收拾收拾屋子,瞧这架势我来晚了一步,他回来了?”吴小雅瞟了一眼那紧闭的房门,勒着嗓子,一脸八卦的问。
林静琪清冷一笑,“那真是谢谢你了,我这有手有脚的,收拾个屋子还是难不倒的。”
“你今儿咋了,吃枪药了?”吴小雅一脸狐疑的盯着林静琪,半开玩笑的打趣儿道。
“吃的面条,有事说事。”
林静琪的语气依旧很冷。
“对了,我还有件事是要问你,那天你试穿我新买的那件马海毛外套时发现那外套跳线了没?”吴小雅面色一冷,话锋一转。
林静琪从原主的记忆中搜索到当时的情景,原主的确试穿了人家的新外套,当时还爱不释手夸赞了半天,新外套怎么可能跳线呢?“那倒没发现,新买的外套咋能跳线呢?”林静琪一脸不解的看着吴小雅。
“你看,我把外套拿去换,人家售货员说是人为的,这件外套就咱俩试穿过,谁能估计弄坏它啊!”吴小雅一脸惋惜,话里有话的说。
林静琪这才听明白,敢情吴小雅是看冯楚凡回来了,想往她头顶扣屎盆子啊?这吴小雅看似总来帮原主收拾屋子,帮她做饭,好像都是挑冯楚凡回家的时候来刷存在感。
难怪冯楚凡劝原主离吴小雅远点,原来人家早就看出了她的花花肠子。
林静琪拿起那件外套,仔细看了看,“这可不是跳线,这明显是用刀片划坏的,你不会怀疑我试穿时兜里揣了刀片吧?”“静琪,你怎么说话呢?我又没怀疑你,我没把你当外人,合计你能帮我想想法子补救一下,没想到你居然想歪了,我是那样的人吗!”吴小雅双眸含泪,一脸委屈的看着林静琪。
“记住下次不要碰别人的东西,这件毛衣多少钱,我们赔给你就是了。”
冯楚凡闻声从房间走了出来,一脸清冷的说。
“我,我不用你们赔。”
吴小雅顿时微垂眼眸,摆出一副乖乖女的样子,柔声回了一句。
“不就一道口子吗?虽然这口子与我无关,但是谁让我当时太欠儿试穿了一下,你把外套放这儿,后天来取,我把它恢复原样就是了!”林静琪瞟了一眼那毛衣外套,一脸认真的说。
“呵!”吴小雅心中冷笑,河马打哈欠好大的口气,笨手笨脚的,她要如何将外套恢复原样?听林静琪这么说,冯楚凡一脸不敢置信的看向林静琪。
这女人今儿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以他对她的了解,她可不会针织,就连针线活都做不好。
“行了,你也别逞能了,大不了给她再买一件一模一样的,就当花钱买个教训,值了!”关键时候冯楚凡还真是够男人,不但没跟着一起数落林静琪,还愿意帮她摆平这件事。
“谢谢你相信我,这件事就让我自己处理吧。”
林静琪一脸诚意的向冯楚凡道谢。
吴小雅站在那有些不知所措,这种情景跟她预想的出入太大,令她一时半会儿有些摸不着头脑。
今儿林静琪到底是哪根筋儿没搭对?按照她一贯作风,她被冤枉了,不是应该气得破口大骂吗?居然一改常态从容不迫的跟她讲理?话里话外对她的态度更是转变极大。
“静琪,你别为难,不行我再去问问别人有没有会织补的。”
吴小雅看似善解人意的补刀道。
“别,还是我来吧,不然这点事没一会儿就得传遍整个家属大院了,到时候就变了味儿了,再传出来我看着人家买新衣服心生嫉妒,故意划坏人家衣服之类的,那我可真是冤到家了!”林静琪一眨不眨的盯着吴小雅的眼睛,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被人猜中了心思,吴小雅眼底溢满了尴尬,这个傻子什么时候变聪明了呢?“瞧你说的,那,那就麻烦你了,我还有事,先回了哈!”吴小雅头一次觉得有点招架不住,急三火四的逃离了冯家。
“你也别逞能,不行明儿就去买一件一样的外套给她,以后长点心,离她远一点!”说着,冯楚凡便掏出仅有的五十块钱递给林静琪。
林静琪连忙摆手拒绝,“这钱我不能要,我以后一定会自力更生,不再给你添麻烦的,等我找到了工作,稳定稳定就搬出去。”
冯楚凡不由得一愣,他还是头一次听到林静琪说这样有骨气的话。
不过可信度几乎为零,这个女人简直是颠覆了他的三观,说不定又是在哪儿取来经了,不然今天唱的这一出儿可确实不像她。
冯楚凡懒得再搭理林静琪,直接将钱放在了桌子上,转身又回屋了。
林静琪盯着那五张大团结,她现在是真需要钱,但是却不能伸手接,不然她跟原主还有什么区别了?她自己都觉得抬不起头来。
这么一闹腾,林静琪也没心情再继续吃饭了,她将碗筷收拾干净,找来一张白纸,一根笔头,坐在桌子旁开始思考人生。
明天一早就去找个**做,现在她急需钱,手里有本钱了,才能做生意,这年头机遇多,她相信自己用不了多久就能咸鱼翻身。
她在纸上洋洋洒洒的写下明天的购物清单。
“米、面、油、调料、钩针、毛线……”

小说《那道》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1日 pm12:03
下一篇 2024年2月11日 pm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