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栀白洛凡小说书名(白栀白洛凡)小说完结_最新好看小说推荐白栀白洛凡小说书名白栀白洛凡

叫做《白栀白洛凡小说书名》的小说,是作者“大山里跑出来的”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白栀白洛凡,内容详情为:她明明是父亲的亲女儿,被找回后却得不到父亲的半点怜惜,甚至还处处被假千金欺负,成了所有人口中那个什么都不会的对照组。可万万没想到,随着她的消失,世界上众多大佬也跟着消失了。冷酷杀手,商业巨擘,设计大神,顶级黑客……本该有完美人生的她再次睁眼,誓要将自己失去的一切都夺回来!当天才变成疯子,整个世界都要忌惮她的存在——想活命,只能看他的眼色行事!那天,冰冷刀刃抵在跪在她面前的男人脖子上,她语气冰冷:“回家?呵,曾经那个爱你的我已经死了,难道忘了吗?是你们亲手杀死的!”上一世,并不是她不能反击,而是不想看着自己在意的人陷入危难,可笑的是,她在意的人,通通不在意她………

点击阅读全文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白栀白洛凡小说书名》,是以白栀白洛凡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大山里跑出来的”,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粉丝眼中清冷矜贵如神明的秦苏,见到白栀后,眼中流露出与他人设不符的热切他接过白栀的挎包,又蹲下帮白栀换下高跟鞋,一套动作顺畅毫无凝滞白栀像是习惯了一般,没有穿秦让准备的拖鞋,赤足走到卧室,坐在软绵的大床上,昳丽的容貌透着几分冷,“一年前我包养了你,今天是最后一天,我来和你告个别”“从此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你做什么,我不再干涉”秦苏霎时红了眼眶,凤眸尾梢染上一点水光,使他看起来分外可怜,“姐…

白栀白洛凡小说书名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但她这么害人,想必也有受主人格的影响。

相比之下,白歌虽然有些爱攀比的小毛病,但她终究只是一个小女孩,心地不坏。

看到众人对江清的一致好评,他嗤笑一声,不以为然,

“他们很快,就不会这么想了。”

演播间里安静无声,只有屏幕上播放的影像还在继续。

白翊见到江清,没什么好脸色,皮笑肉不笑地道,

“我的妹妹,本来就如明珠一般,怎么疼爱都是应该的。”

江清眼眸一挑,淡淡地道,“我记得白家是有两个女儿的,怎么今日白影帝只带了一个妹妹过来?”

此言一出,其他人也好奇地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询问。

“是啊,白影帝,怎么不见白大小姐呢?”

“白家的女儿,肯定都十分出众。这白大小姐,想必比白歌小姐也不差吧?”

那人本是想拍马屁的,怎知不小心拍到了马蹄子上,白家几人脸色顿时一黑。

特别是白歌,听到有人拿她和白栀比较,气得牙痒痒。

白翊冷哼一声,冷漠地表示,“我只有一个妹妹,那就是歌儿,别人不配做我的妹妹,也不配做白家的女儿。”

一旁的白洛凡虽然没说什么,却也没有提出异议。

宴会厅的众人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白大小姐不受待见他们也有所耳闻,却远没有白翊亲口说出震撼。

江清面色一冷,扯出一个讥诮的笑,

“是我自讨没趣,提起不该提的人了。”

说罢,将手中香槟一饮而尽,连带着心里的那份孤寂与落寞也一起咽下。

再然后,便转身离去。

她的背挺得笔直,单肩的礼服衬托出优美的肩颈线条,如同白天鹅一般美丽。

演播厅里白翊的目光,落在她的背影上,一双墨眸中浮现出莫名的心疼。

下一瞬就被他狠狠割舍。

这是白栀自找的!

走出宴会厅,江清不想引人注目,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打扮,在更衣室里找了一套女服务员的衣服换上。

她本想低调离开,却听到一阵熟悉又尖酸的声音响起,一抬头,原来是白歌的好姐妹沈夏。

“这不是白家大小姐吗?”

她也是来参加宴会的,穿金带银,浑身闪着亮光。

殊不知自身不够贵气的人,是压不住珠宝的华彩的。

远远望过去,只让人笑话这是大花公鸡窜上街了。

江清见到她的装扮,嘴角歪了歪,强忍住了笑意。

可沈夏却不依不饶,拽住了她的手腕。

“我和你说话呢,你没听见吗?白家大小姐,这点修养都没有?”

沈夏嚷嚷起来,用鄙夷的眼光扫视着江清,忽然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讥讽地道。

“你瞧瞧你穿的这都是什么呀?该不会是……白家不带你参加宴会,你想扮成服务员勾引男人混进去吧?”

“你也不看看你这让人看了就倒胃口的脸……”

屏幕外的众人见到沈夏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都骂了起来。

[你个丑八怪拽什么啊?我白姐要是没有伪装比你好看一万倍,你还是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吧!]

[前面的说错了,我们白姐就是伪装,也比沈夏好看,你看她那腰,一个有白姐三个粗,哪能和我们白姐比。]

坐在角落里的沈夏羞愧地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生怕江清的狂热粉丝冲上来打她一顿。

仿佛听到了观众的心声一般,屏幕中的江清面色一凛,猛地一甩手,打了沈夏一个措手不及。

“啊!”

沈夏根本没想到白栀敢反抗她,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你敢打我!”

江清冷笑一声,“你自己长的胖,走个路都能摔倒,还怪我?”

沈夏气得脸红鼻子歪,狼狈地爬起来,大叫就要往江清脸上甩巴掌。

不想,她的那只手还没落到江清的脸上,就被一只大手牢牢钳住,悬在了半空当中。

白栀的身前落了一片阴影。

一抬头,秦苏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便落进了她的眼帘。

"姐姐,好巧啊。”

他朝着江清微微一笑,一双眼睛里仿若盛着璀璨星河。

还没等江清反应过来,他就转过头,看向犯花痴的沈夏,无比嫌弃地甩开那只手,冷漠地甩出一个字。

“滚。”

“秦影帝,我……”见到秦苏这样的帅哥,沈夏瞬间变得窘迫起来,不知道该如何说话。

“我让你滚,没听到吗。”

对白栀以外的人,秦苏一向冷漠。

对想要伤害白栀的人,秦苏就不止冷漠那么简单了,他看向沈夏,眼中透露出无言的狠戾。

对上秦苏的眼神,沈夏打了个哆嗦,灰头土脸地跑了。

该死的,秦苏为什么会帮白栀!

白栀站在秦苏身后,轻笑一声。

听见笑声,秦苏转过头,眼中情绪几变,不见半点刚刚那阴狠模样,如同春日里的湖水一般清澈明亮,带着发自内心的暖意。

“姐姐是来参加宴会的吗?怎么一个人?我带姐姐进去。”

说着,他就要去拉白栀的手腕。

白栀自然地偏开,让秦苏抓了个空。

“我想回去休息了。”她笑得寡淡,和秦苏保持充足的距离感。

秦苏俯视着白栀娇美的面颊 ,眼眸微沉。

“既然这样,不如姐姐先去我的房间休息一下,我等会来送姐姐回去。”

白栀刚要拒绝,就听到秦苏慢悠悠地道,

“姐姐不会这点小要求都不答应我吧?”

只见青年那双眼睛,氤氲上一层雾气,似是要哭出来了一般,让人的心直痒痒。

好吧,这回是被拿捏住了。

“谢谢。”她弯了弯眼眸,淡道。

秦苏脸上的笑容一凝,转瞬间又恢复了平常。

而大屏幕外,白翊的眼珠子都要射出来了。

秦苏这一口一个姐姐,叫的他浑身发麻。

这是他认识的秦苏?如果不是知道不可能,他都怀疑这个秦苏被鬼附身了!

不过这个秦苏演技上佳,选戏的眼光好,看人就不准了,竟然能看上白栀……

将白栀安置好之后,秦苏才去了宴会厅。

秦苏一来,便理所当然地成为了焦点,就连一直黏着白翊的白歌,一见到秦苏,也瞬间看直了眼。

白歌的眼睛一亮,很快找借口离开了他,凑到了秦苏的面前。

“秦影帝,我是白歌,不知道您对我还有我没有印象……”

秦苏转了转眼眸,将心中的狡黠藏匿。

他笑得愈发灿烂,“白小姐是帝都的天之骄女,我自然记得,这宴会厅后面的的蔷薇很美,不知白小姐可否愿意和我去欣赏一番?”

白歌的脸更红了,话语中带着羞怯问道,“秦影帝是想和我约会吗?”

秦苏笑而不语,转身先走了一步,在背对白歌的瞬间,脸上的厌恶倾泻而出。

白歌一脸害羞地跟上秦苏的脚步。

两人走在一丛丛蔷薇花之间,月光挥洒,独有种寂寥旷然的美感。

“白小姐就这么跟我出来,你哥哥放心吗?”秦苏望着白歌,眉眼温柔地道。

白歌哪里把持得住,当即脱口而出,“我哥哥怎么能和秦影帝你相比呢?”

秦苏故作惊讶,继续道,“可我觉得白翊先生比我要优秀得多呢,他是S大的博导,才华横溢……”

“不,秦影帝,你这么完美的人,白翊他连你一根手指都比不上!他不光长相比不过你,脾气也特别差,他……他也就人前对我好一点,实际上对我一点也不好。”

白歌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说得有鼻子有眼。

秦苏更加惊讶,“这,这不可能吧?”

白歌却说得更加卖力,“秦影帝,你别不相信,白翊他不仅脾气大,私生活还很混乱,平常总带女人回家,我劝了他好多次,他反而骂我多管闲事。”

说着说着,白歌居然硬生生地挤出了几滴眼泪,眨巴着眼睛想往秦苏怀里扑。

演播间里的白翊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这些话是从白歌的口中说出来的。

这可是他从小到大疼爱到骨子里的妹妹!

她竟然为了讨好另一个男人,这样贬低诋毁自己……

心,难言地痛。

看着直播的众人炸了锅,吵得不可开交 。

身为顶级学神,白翊和白洛凡一样,也是拥有很多粉丝的。

[绿茶女,白翊哥哥摊上你这么个妹妹真是倒了血霉。]

[抱走白翊哥哥,白歌与狗别来沾边。]

[前面的人怎么可以这么侮辱狗狗,狗可比白歌可爱多了。]

但也有些观众持怀疑态度。

[白翊对白歌那么好,她不可能对秦苏这个没见过几面的男人,编排自己亲哥吧?]

也有观众是幸灾乐祸的。

[之前白翊那么对白栀,现在遭报应了吧?秦苏不愧是影帝,演技真好,两句话就让白歌原形毕露。]

[白翊就是活该,谁让他眼瞎呢?]

屏幕里,秦苏不动声色地躲开白歌,故作生气地道,“没想到白小姐居然受了这么多委屈,真让人心疼。”

白歌又哭哭啼啼起来。

“秦苏哥哥,你真好,你要是我的哥哥该有多好。”

秦苏抿了抿唇,强忍住恶心,似笑非笑道:“是啊,如果我是白小姐哥哥,一定会帮白小姐拿到星耀娱乐新剧女主名额的。”

“时间不早了,我就不打扰白小姐了。”说完,他不再看白歌,转身离开。

镜头跟着秦苏的脚步移动。

他并没有离开,而是走到别墅后面,环顾四周,目光定格在一抹熟悉的身影上。

脸上的笑意瞬间绽放。

“姐姐……”

“你引导她说那些话做什么。”白栀冷淡问道。

“我想让姐姐知道,白翊为了这样一个人忽视姐姐,是最愚蠢的行为。”秦苏靠近白栀,清冽的气息将她包裹。

白栀后退半步,嗓音越发冷淡:“我不在意。”

“我在意。”秦苏的眸色深沉起来。

他拉起白栀绵柔的小手,“带姐姐去看出好戏。”

镜头又转到白歌身上。

她仍然看着秦苏离开的方向,眼中划过一丝阴暗。

“三哥和秦苏哥哥是死对头,只要我帮秦苏让白洛凡身败名裂,这女主角就非我莫属了。”

演播室里,白洛凡死死盯着屏幕里白歌的脸,心里像是被扎了一排绣花针,密密匝匝的疼。

白翊更是震惊至极,无措地看向白洛凡。

接下来的事情发展,就没有太令人惊讶的地方了,白歌把白洛凡骗到了酒店,安排了一场“好戏”,但就在狗仔破门而入的前一刻,白栀的主人格觉醒,拼命护下了白洛凡。

白歌没有办法污蔑白栀,便把事情推到江清身上,两人同在娱乐圈,存在竞争关系,江清害白洛凡,合情合理。

小说《白栀白洛凡小说书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2日 am11:34
下一篇 2024年2月12日 am1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