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热门小说浏览繁华错宋繁花宋世贤(段萧宋繁花)_浏览繁华错宋繁花宋世贤段萧宋繁花热门完结小说

“段萧”的《浏览繁华错宋繁花宋世贤》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小说《全文浏览繁华错》是作者繁华锦世所做的一本爱情小说,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是宋繁花宋世贤,讲述了……《全文浏览繁华错》第37章免费试读宋繁花坐在那里没动,看着柳绍齐走近。柳绍齐走到凉亭外,看她一……

点击阅读全文

热门小说《浏览繁华错宋繁花宋世贤》是作者“段萧”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段萧宋繁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得知真相的她在凉亭里一个人抹泪,柳绍齐抱住她,为她拭泪,问她为什么哭,她质问他,他坦然承认,最后,她伤心愤怒之下一剑刺入他的肩膀,他沉默地站着,按住她的手,说,“如果杀了我能让你快乐,那你就杀了我吧。”那个时候的宋繁花没能狠下心,因为她是寂寞的、孤独的、可悲的,唯有柳绍齐是她的救赎。宋繁花闭上眼,忽…

浏览繁华错宋繁花宋世贤

阅读精彩章节

小说《全文浏览繁华错》是作者繁华锦世所做的一本爱情小说,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是宋繁花宋世贤,讲述了……《全文浏览繁华错》免费试读宋繁花坐在那里没动,看着柳绍齐走近。
柳绍齐走到凉亭外,看她一眼,单手撑在石壁上,一个跃身,利索地翻过来,一翻过来阳光就被挡住了,他那一身冰蓝色的衣衫越发的冰冷深邃。
宋繁花眯了一下眼,站起身就走。
柳绍齐长臂一伸,拦住她,他的手撑在她脑后的石壁柱子上,高大的身子挡在她的面前,他的眸底是女子湛白的容颜,那一袭鹅黄色的长裙很适合她,青春活泼,彩艳绝纶,他紧紧盯着她的脸,鼻孔一哼,道,“看我来了就走?”宋繁花抬头冲他道,“你翻我墙头做什么?”柳绍齐把脸压下来,几乎要面贴上她的面了,宋繁花怒色充脸,正要骂他,柳绍齐却是猛地一下伸出手,将她柳腰往怀臂里一揽,霎时,宋繁花眼前晃了一下,眼前出现了另一副场景,也是这么个凉亭,也是这么个盛夏,却不是在衡州,而是在云京,那个时候,宋府已灭,她随着那个男人一起辗转多地,最后北上皇城,在那里,她见识到了很多人,遇到了很多事,可不管是何人何事,在她心情低落,最需要人安慰的时候,柳绍齐都会出现。
那个时候,她觉得,即便全天下的人都背叛了她,这个男人不会。
可后来她才知道,那一场宋府灭门,这个从小就以欺负她为名而深爱着她的男人,扮演的是刽子手。
得知真相的她在凉亭里一个人抹泪,柳绍齐抱住她,为她拭泪,问她为什么哭,她质问他,他坦然承认,最后,她伤心愤怒之下一剑刺入他的肩膀,他沉默地站着,按住她的手,说,“如果杀了我能让你快乐,那你就杀了我吧。”
那个时候的宋繁花没能狠下心,因为她是寂寞的、孤独的、可悲的,唯有柳绍齐是她的救赎。
宋繁花闭上眼,忽地把脸埋进了柳绍齐的胸前。
柳绍齐轰然一怔,鼻尖花香也不抵心灵深处那一抹心花怒放的声音,他紧了紧五指,原本抱她的举动是做给段萧看的,可如今,他控制不住的收紧了怀中人的腰,向来冰冷讥俏调侃流痞的声音低沉而暗哑,他低低地喊,“宋小六。”
宋繁花没应声。
柳绍齐又喊了一声,宋繁花依旧没应,柳绍齐就将她抱的越发的紧了,嘴角抑制不住的轻扬了起来。
远处,绿佩胆颤心惊地站着,而在她旁边,站着携琴而来的段萧。
段萧看着凉亭里的一幕,面目沉寒如水,毫无表情。
绿佩悄悄抬眼瞧他,死活瞧出不出他脸上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总之,她觉得,段萧既是向自家小姐提了亲又下了聘,小姐又接了段家祖传的双鸳鸯金锁,那段萧就是她家姑爷了,而小姐,既已许配了人,怎还跟柳绍齐扯扯拉拉的呢?再者,这该死的柳绍齐,不是每次见到小姐都要打一番才罢休吗,今天是抽风了,去抱小姐?绿佩死活想不通,紧蹙着眉。
段萧抬腿往前跨一步,冲凉亭里的二人说,“段某倒没发现六姑娘与柳二少爷感情这般好的?”宋繁花从柳绍齐的胸前抬起头,侧过脸看他。
段萧也看着她,嘴角淡淡勾起,扬扬眉,“还没成亲就红杏出墙,这习性可不好。”
宋繁花没理他,收回视线,看向面前的柳绍齐。
柳绍齐一心一意地盯着她,目光专注,虽然眼睛里敛去了所有深情,可真心爱一个人,既便有心隐藏,那也是隐藏不住的,再者,宋繁花重活一世,很清楚他对她的心思,她冲他问,“你来找我有事?”柳绍齐冷声一哼,伸手就将她推开了,他转头看一眼凉亭外的段萧,又扭回头,不羁的神色飞上眉梢,冷然道,“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本少爷无聊了,来找你玩耍。”
宋繁花轻笑着理了理发丝,对他说,“我今天要陪段公子,没空陪你玩耍,你去找别人吧。”
柳绍齐眼眸狠狠一缩,五指紧了又紧,他真恨不得扑上去把她抽一顿,可顾忌到段萧在场,他强忍着没动,他当然不是怕段萧,而是他抽宋小六的一幕只能他看,别人谁都不能看,他瞪了宋繁花一眼,蓝袍一撩,坐了下来,那架势,完全的是横行无忌之态。
宋繁花见他如此,也不赶他,走出凉亭,冲段萧施了一礼,“段公子。”
段萧道,“我俩既已订亲,这繁缛礼节便免了吧。”
宋繁花笑道,“好。”
段萧便不再多说,指了指手中的琴,“昨日原想亲自送来府上的,但半路上遇到了吕止言,她说你病了,又歇的早,我便没来,如今看你,倒似乎没病,是一夜的时间,病就好了?”宋繁花道,“只是受了热,不是什么大病,吃副药,再睡一觉,自然就好了。”
段萧点点头,一句安慰的话也不多说,见宋繁花接过了琴,他就冲她身后的凉亭看一眼,此刻的凉亭里,柳绍齐一只脚撑在石柱上,一条腿搭在上面,胳膊支着石桌,手掌抵着下巴,头微垂,盯着他另一只手上的青丝带,青丝带在他手中像螺旋一般的打转,垂下的脸上神色看不清。
段萧收回视线,冲宋繁花道,“琴既送到了,那我就先告辞。”
宋繁花说,“我送你。”
段萧道,“不必。”
宋繁花轻声一笑,素手落在琴弦上,将琴弦上上等的布包给拆开了,一拆开,玉简丹琴就露在了阳光下,白玉面,丹青釉,如玲珑剔透的美玉,散发着凉凉寒气,也彰显着尊贵非凡之气。
宋繁花眯了眯眼,她冲段萧问,“这琴是我昨日看的那架?”段萧道,“嗯。”
宋繁花薄唇微抿,抬起头来看他一眼,段萧被看的莫名其妙,隐隐地有些怒火,她那眼神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还骗她不成?就一架琴而已,他还不至于鱼目混珠,他扬扬眉,压住怒火,问,“有什么问题吗?难道不对?”段萧昨晚遇过两起暗杀,他不确定,这中间,这琴是不是被调包过。
可是,谁会无缘无故调包这么一架琴?宋繁花很清楚这琴不对,可柳绍齐在现场,她不便多说,她冲段萧调皮地笑说,“昨日段公子问我会不会弹琴,我其实是不大会的,可是这琴是段公子为我买的,作为回报,我为你弹一曲,如何?”段萧失笑,盯着她不同于昨日桃花衣绯的鹅黄衣衫,兴味打趣,“你既知你琴艺不好,又做什么要弹给我听?”宋繁花道,“你送了琴,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回报。”
段萧耸耸肩,“随你。”
宋繁花便冲绿佩说,“你去准备一些点心和酒,再弄些冰来。”
等绿佩下去,她又冲段萧说,“天气炎热,段公子可以一边饮酒一边听琴。”
段萧看着她,神情似笑非笑。
宋繁花坦然承受他似笑非笑的目光,等绿佩准备好了东西,回来通知,宋繁花便带着段萧离开了南院,离开前,段萧问,“不在这里弹?”宋繁花说,“我若在这里弹了,柳二公子大概会上来抽我一顿。”
段萧挑眉,“他敢吗?”宋繁花道,“他揍我的次数还少吗?”段萧哑然。
一直默不作声的柳绍齐听了,重重地哼一声,手中的青丝带挥出凌厉的弧度,冲宋繁花说,“你倒是在这里给我弹,看我揍不揍你,刚生完病,还要折腾,活该没人疼。”
宋繁花不搭理他,带着段萧走了。
柳绍齐气的心肝肺都在疼,九山一直隐在墙角跟下不敢出来,这个时候,见柳绍齐又被宋繁花气着了,他真是好一阵纳闷,纳闷完,走出来,冲柳绍齐问,“少爷,你不跟上?”柳绍齐瞪他,“我跟上去做什么,看人家恩恩爱爱?”九山小声道,“我没见他们哪里恩爱了。”
柳绍齐抬脚就往他腿上一踹,气道,“闭嘴。”
九山连忙闭嘴不言。
柳绍齐哼一声,想着刚刚段萧与宋繁花的对话,眯了一下眼,所以,那玉简丹琴是宋繁花买的吗?那么,她是无意还是有意,她知不知道她选中的那把琴是衡州城内线人之间的通讯暗器?柳绍齐闭了闭眼,将身子靠在石壁上,仰头隔着凉亭的短棚,看向对面的天空。
宋繁花带段萧去了没有人居住的东南院,绿佩摆了桌布,又摆了椅布,又摆了酒,冰块,糕点零食便退到一边守着了,宋繁花与段萧双双入坐。
坐定,段萧问,“真要为我弹琴吗?”宋繁花手指落在琴弦上,笑道,“自然。”
话落,手指一起一落,嘭的一声巨响,五指合掌,拍在琴弦上,刹时,峥峥杀气涛涛翻滚,如云海翻浪,九龙咆哮,段萧一怔,倏然间抬头看她,却在下一瞬,波涛诡谲的琴音陡地一变,变成了绵绵小调,似一个女人在如歌如泣,泣声如血,血血入心,段萧骇然一变,脸色陡地一沉,却又在下一秒,那绵绵小调变成了高山流水,曲意畅然,水漫寒寺,细耳去听,恍似能听到雨漏屋檐,春雨博发之音。
段萧忍不住击掌大赞,“好曲!”宋繁花收回手,手一收,音四落,九龙归天,祥云铺地,她站在那里,神情微微地戚悲,不过片刻间,她又笑了,“段公子喜欢就好。”
段萧道,“这是什么曲?”宋繁花说,“没曲名。”
段萧挑眉,“这么好的曲子怎么能没名字呢?”宋繁花道,“就没名字。”
段萧扼腕轻叹,“可惜。”
忽地想到什么,他又问,“你原来是会弹琴的吗?”宋繁花翻了个大白眼,“我有说我不会?”段萧道,“你昨日说了你不会。”
宋繁花轻哼,“那是我在怼你,难道你听不出来?”段萧轻笑,漫漫淡淡地看她一眼,说,“听是听出来了,但我一直以为,你是不会弹琴的。”
说罢,顿顿,又道,“原来,一直被世人称为白痴蠢傻的六姑娘,是个深藏不露的人呢。”
他挑眉问,“你也会武功的吗?”宋繁花没回答他,却用行动证明了,她蓄内力于掌心,一掌拍在篆刻着玉简面的那个地方,“咔”的一声巨响过后,那玉简白面被掌心贯穿。
段萧眯眸呵笑,“果然小瞧了你。”
他站起身,冲绿佩扬了扬手,“你退下。”
那一瞬间,他周身的威仪让绿佩下意识的就听了,等她退到门外,她才恍然惊觉,她干嘛要听他的话啊?她抿抿唇,站在那里不动了。
凉亭里,段萧负手而站,垂头盯着那空空如也的玉简空陋,问身前的宋繁花,“这里面有什么玄机吗?”宋繁花收回手,慢慢取出帕子擦了擦指尖,虽然那指尖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可她还是一根一根地擦着,边擦边说,“原本是有的,可是,让段公子你弄丢了。”
段萧挑眉,“哦?”他道,“果然里面藏了东西?”宋繁花沉声道,“是。”
段萧问,“什么?”宋繁花看着他,一字一句说,“你不是一直找不出云王朝埋在衡州城内的眼线吗?你想灭柳元康,可也苦于抓不到他的把柄,而这里面的东西,能解决你的烦恼。”
段萧闻言,慢慢的眼角眯了起来,他用一种异常陌生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女子,他早该知道的,从她那晚踏入他段府大门开始,她就已经不是之前的宋繁花了,他忽地一笑,说,“原来你买的并不是琴。”
宋繁花摇头,“非也,如果没遇到段公子,我买的也许不是琴,可遇上了段公子,我买的,就是琴了。”
一个琴字,到底是琴,还是情,凉亭中的二人都心知肚明。
段萧伸手,摸了摸她的发丝,笑道,“突然觉得,娶了你,不是坏事。”
宋繁花哼道,“那要看你能不能娶到我了。”
段萧笑,“哦,我差点忘了,柳绍齐爱慕你多年,断不可能凭白让我把你娶了去。
还有他那个姐姐,我若不除掉柳纤纤,你就不会嫁我吧?”宋繁花道,“知道就好。”
段萧点头,随即又眉头蹙起来,“要说这琴,其实一刚开始,我买的就是你指定的那一个,只是晚间回来时,我遇到了两次暗杀,死了一名随从,那琴,大概就是那个时候被调包的。”
宋繁花拧眉问,“暗杀?”段萧轻轻嗯一声,“暗杀不奇怪,从我执掌衡州太守州印开始,暗杀就没停止过,我原以为昨夜的人是云王朝派来的,现在看来,并不是,他们不是冲着我来的,而是冲着那把琴。”
说到这,视线抬起来,看向宋繁花。
宋繁花也看着他。
两个人的目光一对上,都不约而同地说出一个字,“柳。”
宋繁花问,“拦你路的人使的什么兵器?”段萧道,“弓箭。”
宋繁花冷冷一笑,“那就是柳绍齐无疑了。”
段萧挑眉,“你何以就那般肯定是柳绍齐?我若没记错,柳绍齐拳脚功夫了得,可向来讨厌射击,而昨夜那人,藏于远处,却箭不虚发,必发必中,招招毙命。”
宋繁花没解释原因,只道,“就是他。”
段萧眯眯眼,对空中一喊,“夜辰。”
夜辰现身,对他一拜,“主子。”
段萧冲他说,“来见过六姑娘,往后,她也是你的主子。”
夜辰一愣,倏的抬眼,“可是……”段萧伸手打断他,“没有可是,过来。”
夜辰抿唇,他看着宋繁花,语气很不善,“六姑娘,想要让我夜辰认为主子,那得有绝对的实力,你若有,便接下我的战帖,等你打败了我,我就心甘情愿,拜你为主。”
宋繁花笑道,“不必了。”
夜辰一怔。
段萧道,“你别跟他计较,他就这性子。”
看一眼她那稚嫩的脸庞,又道,“他说的也对,向来只有强者才有驭人之权,他大概觉得你没那能耐,但我相信你有。”
宋繁花浅笑道,“我不要短命鬼。”
夜辰大怒,“你说谁短命鬼呢!”宋繁花对着他抬起下巴,眼角轻斜,模样该死的欠揍,“你会短命啊,活不过二十的,你今年快二十了吧,再过三个月,必死无疑。”
夜辰好不委屈,他对着段萧说,“主子,她咒我呢。”
段萧却神色认真,若是以往,他也会觉得宋繁花在诅咒人,可经过这短短三天时间的接触,他倒觉得,宋繁花说的是真的,夜辰会短命?三个月?段萧面容沉寒,他问宋繁花,“你确定?”宋繁花点头,“很确定。”
段萧便不再说了,他让夜辰把昨夜的情况说一遍,尤其是非池离开他之后,可夜辰虽然有目视百里之能,也会有遇到死角的时候,非池是死在拐角处的,而那个拐角处,就是死角,所以夜辰才说,昨夜的暗杀者对段萧非常了解,知道他手下有什么人,还知道他手下的这些人有着什么能力。
夜辰将昨夜的情况讲了一遍,讲罢,他摊摊手,说,“我没看到那人的面容,也没看到那琴被调包了。”
宋繁花抿抿唇。
段萧挥手,让夜辰下去了。
宋繁花将玉简丹琴搬下石桌,拿起酒壶倒酒,给自己倒一杯,又给段萧倒一杯,倒罢,她端起酒杯抿一口,掺杂了冰块的酒水凉沁入骨,爽口香甜,她喝一杯下肚之后又倒一杯。
段萧看她一眼,撩袍一坐,也端起酒杯喝了起来。
两个人各自饮尽四五杯之后,宋繁花才说,“那琴既是柳绍齐调包的,那里面的东西也必然在他手上。”
段萧却道,“不一定。”
宋繁花问,“为何?”段萧道,“有可能他把里面藏的东西转交给了别的线人,也有可能他把那东西毁了,当然,有可能他还留在手上,但这种可能性很小,那东西若真跟柳府的生死存亡相关,你觉得,他会留吗?”宋繁花道,“会。”
段萧看着她,缓缓一笑,“是因为你对柳绍齐很了解?”宋繁花毫不避讳地承认,“是。”
段萧笑了,他说,“若我刚刚没有进南院,你与柳绍齐,是不是就那般抱下去了?”宋繁花抬眼瞪他,哼一声,说,“我与柳绍齐,桥归桥,路归路,你千万不要把我跟他划到一起去了,不管他对我是什么心思,我与他,今生今世,无情缘,只生死。”
段萧有点儿不解了,“你为什么那么恨柳纤纤呢,非要致她于死地,讨厌她也就罢了,怎地连柳绍齐也恨上了?柳纤纤只是想要你宋府财富,迷惑宋世贤而已,又没做大奸大恶之事,还有柳绍齐,他虽然天天欺负你,但其实他在保护你,你做什么要与他不生即死的?”宋繁花脸色冷下来,不言。
段萧问,“那若有一天,我也要得你宋家财富,你岂非也要与我不生即死?”宋繁花道,“不会。”
段萧冷哼,“但愿吧。”
宋繁花猛地就怒了,无缘无故地就怒了,她搁下酒杯,拍桌而起,冲面前执酒盏轻饮,面色冷寒,一身锦紫华绸的男人说,“除非将来,你要杀我,不然,我永不负你。”
说完这句话,宋繁花扭头就走,玉简丹琴被她落在原地,忘了带走。
是忘了,还是故意?段萧眯眯眼,伸手就将那琴拿起来,撤掉石桌上的果盘和酒壶,把琴摆于上面,慢慢弹起来,他原以为,玉简丹琴是阴柔之弦,男人弹之没劲,可刚听了宋繁花的弹奏,他倒觉得,指峰若有力,哪里不能翻弄杀气?宋繁花怒气离开东南院,大敕敕地往门口去了。
绿佩跟着,小心翼翼大气不敢出。
等出了宋府,宋繁花就往老刘铁铺走,可此刻接近午时,天干大热的,宋繁花冲出来就往大门口走,绿佩压根没来得及回院里拿伞,就这般顶着日头,想着昨天宋繁花中了署,今日也才刚刚好,怎么着也不能让她再热到了,便寻思片刻,冲上去道,“小姐,雇辆马车吧?”宋繁花脚步一停,抬头望天,日头炙的刺眼,昨天是她故意要晒的,今天可不能再晒了,她点点头,说,“好。”
绿佩便去雇马车,还好雇车的地方不远,就在十步路以内,绿佩交了钱,雇了一辆简陋却干净的马车,赶车的车夫是个年轻男人,却略微肥胖,方正脸,看上去憨厚忠诚,他赶马车很稳当,让宋繁花坐在这样瘦骨嶙峋的车内依然不觉颠簸,等到了老刘铁铺前,宋繁花扶着绿佩的手下马车,下来后,她冲那车夫看了一眼,也只是一眼,然后提了裙摆离开。
车夫候在原地,等着她们出来。
宋繁花进了铁铺,没见高御铁的身影,只有面目狰狞的少年坐在一隅安静地用饭,似乎察觉到有人进来,他转头往门口看一眼,见到是宋繁花主仆,他又收回视线,继续吃饭。
宋繁花往前走两步,笑问,“你师傅呢?”少年不言。

小说《浏览繁华错宋繁花宋世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2日 am11:45
下一篇 2024年2月12日 am1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