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免费陆祉年姜岁初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姜岁初陆祉年_陆祉年姜岁初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姜岁初陆祉年)无弹窗免费阅读

高口碑小说《陆祉年姜岁初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是作者“久安久安”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姜岁初陆祉年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从前,她是在大院里发号施令的小公主。一场变故让她没了家,也跟竹马失去了联系。再度重逢,在高中校园的演讲台上她遇见了自己的竹马。但生活的苦楚已然压得她无法喘息,自己也不再是那个有父母疼爱的小公主,不再是竹马记忆中的样子。“同学,不好意思,我们是不是认识?可不是今天的见面,而是以前我们是不是认识?”震惊之余,她没有勇气承认。但她没有想到,竹马已寻她多年,也爱她多年,怎会不记得她,怎会忘记她容颜,只差与她相逢,再也不与她分离。…

点击阅读全文

最具潜力佳作《陆祉年姜岁初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姜岁初陆祉年,也是实力作者“久安久安”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几分钟后唐梓拿着一份早餐走进教室。“阿年,接着。”远远抛出一道抛物线,陆祉年还坐在位置上,没动,手一抬稳稳接住唐梓扔过来的酸奶,是云友,云市本地的牌子。“白桃味,兄弟懂你吧…

陆祉年姜岁初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

免费试读

陆祉年回到家全身已经湿透了,他先给贝贝洗了澡,然后自己才进了浴室。

热气充盈着浴室,陆祉年站在花洒下,闭着眼。

“年年,我和妈妈要离开这里了。”

“要去哪?”

“外婆家。”

姜岁初的外婆在宣城,姜父去世一年后她就被妈妈带着去了宣城。

陆祉年缓缓睁开眼,抹掉脸上的水,或许自己真的认错人了吧,也或许是他太想念她所以把别人身上的一些相似的小习惯无限放大,变成自认为的熟悉感。

周一

陆祉年看见课桌上放着那把雨伞,理得整整齐齐。

旁边的同学是住校生,转身说:“一个女生拿来的。”

陆祉年:“什么时候?”

“六点多吧,我来的时候她就在门口了。然后让我帮忙把伞放到你桌上的。”

六点,还挺早。看来是故意避开他。

“谢了。”陆祉年把雨伞收进课桌里,拿出早自习要用的书。

几分钟后唐梓拿着一份早餐走进教室。

“阿年,接着。”

远远抛出一道抛物线,陆祉年还坐在位置上,没动,手一抬稳稳接住唐梓扔过来的酸奶,是云友,云市本地的牌子。

“白桃味,兄弟懂你吧。”唐梓啃着包子坐到他边上的位置,一脸邀功的表情。

陆祉年笑笑,旋开瓶盖喝了一口,有些甜。

“真不知道你一个男生怎么爱酸奶。”唐梓一口包子一口纯牛奶,“我觉得还是纯牛奶比较好喝。”

陆祉年看了眼手里的酸奶,笑笑,“小时候喝习惯了。”

小时候姜岁初经常住他们家,她就喜欢喝这些酸酸甜甜的东西,特别是云友家的白桃酸奶。那时家里冰箱里最多的就是她的酸奶,他的纯牛奶也只能占据小小一角。

那时她总是喝的嘴巴一圈都是,像个白胡子老爷爷,她还总是抱着他蹭的他满脸都是酸奶了才肯放开。

陆祉年淡淡笑了笑,宣城没有这个牌子,也不知道她还爱不爱喝。

刚开学不久,班里买的饮水机还没有到,中午吃完饭,姜岁初和梁意去小卖部买水。

“今天食堂的红烧肉太咸了,跟盐不要钱是的。”梁意在冷柜前挑着饮料,抱怨到。

姜岁初添了下干巴巴的嘴唇,确实有点咸。

“岁岁,你喝什么?”

冷柜是云友赞助的,里面好几层都是云友的酸奶,姜岁初一眼就看见最上面的白桃味。八块钱一杯,原来只要三块钱的酸奶居然涨价到了八块钱。

姜岁初一层一层扫过价签,这个冷柜里的饮料最便宜也要五块。

“我喝矿泉水,你先挑。”矿泉水在另一边的冷柜里。

梁意拿起一瓶草莓的一瓶桑葚的犯起难,“两个味道都想喝,怎么办。”

姜岁初笑笑,“那你两个都买,中午喝一瓶下午喝一瓶。”

梁意瘪着嘴,“我这周零花钱已经没多少了,可不敢这么花。”

说完一脸纠结的看着手里的酸奶,想着到底该选哪一个,姜岁初也不催她,站在一边等着。

这时候熙攘的人声从门口传来,姜岁初寻着声音看去。陆祉年和唐梓两兄妹还有一个没穿校服的男生有说有笑的走进来。唐梓兄妹两在前面打打闹闹,陆祉年和那个男生走在后面。

陆祉年一手插兜一手划着手机,那个没穿校服的男生手搭在他的肩上,笑着在他耳边说了什么,只见他懒懒的掀了一下眼皮,然后淡笑着用手肘怼了一下男生的肚子。

那男生像是早知道他会这样,笑着一下子跳开。

看来他们关系很好。

梁意也听见了声音,在看见门口的人时愣了一下。随即她放下手里的草莓酸奶,选了桑葚味道的。

“他就是裴烁,隔壁四中的。”

“你说那个穿黑色衣服的是裴烁?”姜岁初一脸的不可置信。

梁意觉得姜岁初的反应有些奇怪,犹疑的看向她,“对啊,怎么了?”

“没,没事。”姜岁初只是不敢相信,眼前这个高高瘦瘦的男生会是小时候那个圆滚滚的小胖墩。

裴烁轻车熟路的走到冰柜前挑选饮料,“明天去外面吃吧,学校食堂真的太难吃了。”

唐梓站在小卖部空调的出风口下吹风,说:“我们食堂还算可以,就今天这红烧肉做的有点失水准。”

裴烁听了咋呼起来,说:“那叫有点?都快齁死我了。”

唐蜜笑着走到冰柜前,一打开门,冷气扑面而来,“那也比你们食堂好多了吧。”

四中的食堂是出了名的难吃,所以开学以来裴烁几乎每天中午都来一中吃饭。

想起四中的食堂,裴烁嫌弃的撇了下嘴,说:“早知道就不打游戏了,就差三分居然给我分到四中去了。”

陆祉年笑着收了手机,声音有点哑,“该!明知道第二天还有英语考试,居然还通宵打游戏。”

姜岁初隔着四排货架,看着他,他脸色不太好,看上去有点怏怏的。

裴烁无力辩驳到,“那不是比赛刚好就那天嘛。”

裴烁爱打游戏,也算是个半职业的游戏玩家了。中考最后一门考英语的前一晚时刚好是季度联赛,他想着是打完比赛也不过十二点,影响不了第二天考试。结果打完后一直处在赢了比赛的兴奋中,居然失眠了,一直亢奋到凌晨三四点才睡着。最后就是在考英语的途中他居然睡着了,作文都没来得及写。本来他的分数离进一中也就差几分,交点择校费也不是不可以进,但是裴天为了让他长记性,直接让他滑档去了四中。

好在四中离一中很近。

裴烁拿了两瓶可乐,回头问,“百事还是可口?”

唐梓:“百事。”

他看向唐蜜,见她已经拿了一瓶乌龙蜜桃,于是他又看向陆祉年。

裴烁:“阿年,你呢?”

陆祉年喉咙有点痒,手握拳头抵在鼻尖咳嗽了几下,“矿泉水。”

裴烁点头拿了一瓶依云往收银台走,“你感冒了?”

“没,就嗓子有点不舒服。”

陆祉年揉了揉鼻尖,似乎是感觉了什么,抬头看去只能看见货架后面一道蓝白侧影。

姜岁初没想到他会突然看过来,连忙扭过头去。

唐梓:“看什么呢?”

陆祉年看了眼背对自己的身影,收回视线,淡淡到:“没什么。”

收银员问几人是不是一起付,裴烁掏出手机,说,“一起。”

在几人离开时,姜岁初还隐隐听到唐蜜问陆祉年要不要去医务室看一下拿点药。

梁意挽着姜岁初去拿矿泉水,“他们四个初中的时候就形影不离,本来不出意外高中还是都在一中的,不知道裴烁怎么搞得居然没过一中的统招线,去了四中。”

姜岁初在想别的事情,没注意到梁意语气中的异样。

是因为淋了雨感冒的吗?

想着姜岁初心中不免有些懊恼,昨天她应该坚持不要他的雨伞的。小时候他就身体不好,天气一凉就总是感冒,三天两头的往医院跑。昨天的雨不小,肯定是淋了雨才感冒的。姜岁初越想越有些放心不下,他从小就讨厌吃药,每次吃药舒媛阿姨都要哄好久,听刚刚他们的对话她猜他肯定不会去医务室。

姜岁初:“梁意,我还有点事,你先回教室吧。”

说完就往小卖部外走。

“诶,你去哪啊?”

但小卖部门口早已没了影,梁意一脸莫名,转身去结账,想了想又拿了一瓶矿泉水。

姜岁初在午休结束时才赶回教室,梁意看着她被晒得通红的脸,抽了几张纸巾给她,“你去哪啦?午休都没回来。”

姜岁初把手里的东西塞进课桌,接过纸巾擦了擦额头的汉,说:“中午有事请假出去了一趟。”

医务室只有那种颗粒的药丸,陆祉年不喜欢吃药特别是讨厌药丸,想了想她请了假去学校外面的药方买了冲剂。

梁意没看清她手里的东西,但是看见了塑料袋上的几个大字,方圆大药房。

梁意:“你生病啦?”

姜岁初舔了舔干巴巴的唇,说:“就感觉有点中暑,买了点消暑的药。”

“这天确实很热。”梁意点点头,拿出买的矿泉水递给她,“我妈说这叫秋老虎,热过这阵天就会凉下来了。”

姜岁初接过水,说了声谢谢,“多少钱,我转你。”

梁意白了她一眼,“转什么转,就一瓶水。”

“可是….”

姜岁初手里拿着水有些不自在,她不擅长处理这种事情。她没办法心安理得的享受别人的请客,她也没办法毫不在意的随手请回去。

因为她没钱。

“哎呀,别可是了,快点喝吧,马上上课了。”

姜岁初无奈拧紧瓶盖,把水放到桌角上拿出上课要用的书。

算了,后面找机会还回去好了。

晚自习下课后,姜岁初慢悠悠的收拾着东西,等到人都走了才背着书包往楼上走去。

七班的人已经都走了,教室关了灯,只有外面操场的灯光远远的透过窗户照过来。

早上还伞的时候她留意了一下他的座位,在靠窗的倒数第二排。

姜岁初紧了紧握住书包肩带的手,四下晃了几眼,确定没人才轻轻地推开后门走了进去。

姜岁初小心翼翼地避开桌椅板凳向他的位置走去,教室里有些暗,每张课桌上都有一座小书堆,油墨的书香好似在光里沉浮。

他的课桌上也放了几本书,堆在课桌的左上角,书楞和桌边严丝合缝,整整齐齐。

这强迫症还是和小时候一样。

姜岁初弯了弯嘴角,轻轻地翻开最上面的英语书。

陆祉年。

不是那种端正的行楷,多了一些他的随性慵懒。

她最先学会写的字就是他的名字,那时舒媛阿姨教他两写字就是从学写名字开始,但不是教他们写自己的名字,而是写对方的。

所以,陆祉年最先学会的也是她的名字。

小时候她的字就不如他,这些年在繁忙的农活和干不完的家务中疏于练习,原本还有点型的字早已面目全非。

勉强能看。

她将书放好,拿出包里买好的药放进他的课桌,然后又悄无声息的关好门,离开。

小说《陆祉年姜岁初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3日 am11:05
下一篇 2024年2月13日 am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