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德音陆元昌(谢德音周戈渊)最新好看小说推荐_全文阅读免费全集谢德音陆元昌(谢德音周戈渊)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谢德音陆元昌》,是以谢德音周戈渊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谢德音”,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此时各个都低头品茗,或者拂袖,只暗中注意太后的反应。谢德音又怎会看不出?…《将门王妃:摄政王的掌中娇太魅》第5章免费试读在太后凤仪的威严下,谢德音起身请罪。“太后恕罪,臣妇听闻太后关怀月夫人的身体……

点击阅读全文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谢德音陆元昌》,是以谢德音周戈渊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谢德音”,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阅读全集谢德音陆元昌周月华》内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说《阅读全集谢德音陆元昌周月华》,这里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懵懂青春,主角为谢德音陆元昌小说精选:…《阅读全集谢德音陆元昌周月华》第一章免费试读《谢德音陆元昌周月华》由郑大钱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谢德音陆元昌周月华这本书最新章节第一章耳濡目染,谢…

谢德音陆元昌

谢德音陆元昌 免费试读

孔武有力的护院单只手便将那个五岁的孩子丢进了棺木中,小小的他,如何能爬的出来!“盖棺,钉死!”陆元昌负手而立,目光冰冷无情,丝毫没有理会棺木中年幼儿子的哭求。
…《将门王妃:摄政王的掌中娇太魅》免费试读烈阳如炙,灼烧着万物。
空气中处处弥漫着雄黄的气味儿,平阳侯府的后院中,传来凄厉的嘶吼声:“陆元昌,煜儿他是你的亲儿子,你昏了头了,竟然听信这个道士妖言惑众!住手,你们快住手……”谢德音声嘶力竭,被两个壮硕的嬷嬷牢牢的拧着,不能上前一步,耳边是五岁的儿子不停的呼喊:“娘亲救我…娘亲,有大蛇……我不是妖孽……救我……”孔武有力的护院单只手便将那个五岁的孩子丢进了棺木中,小小的他,如何能爬的出来!“盖棺,钉死!”陆元昌负手而立,目光冰冷无情,丝毫没有理会棺木中年幼儿子的哭求。
棺木被盖上那一刻,谢德音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挣脱了桎梏,冲了过去,将盖棺的家丁们推开,紧紧抱住了早已吓得浑身颤抖的儿子。
“陆元昌,你疯了!他是我们的儿子,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是他——”谢德音颤着手指着站在陆元昌身边的道士,目眦欲裂的怒骂:“是他心怀叵测,谋害侯府世子!”谢德音余光中看到站在陆元昌另一侧的女人,贵妾周华月!“还有她!是她!一定是她指使这个妖道谋害我儿子,好让她的儿子做世子!”周华月眼底是轻蔑的笑意,转头看向陆元昌时,却是万分无助悲伤的神情。
“姐姐怎么可以这样污蔑我?道长是万人信奉的老神仙,便是太后也十分推崇,咱们陆府家宅不宁,时运不顺,老侯爷突然离世,定然是邪祟作怪。
妹妹是仗着太后的几分薄面才请得动老神仙出山。
老神仙说妖孽托生在陆府的小辈儿中,妹妹虽然也担心我所生的泽儿,但是为了陆家,也配合老神仙了,只不过老神仙算出来的妖孽是小世子,虽然我也心疼小世子年幼,可是妖孽托生,为了陆家这一大家族,留不得呀!姐姐怎么能怪到我的头上?”周华月说的声泪俱下,神色悲悯的看着谢德音怀里的孩子,却也难掩她眼底将要得逞的快意。
谢德音知道这个道士出入宫廷,深得太后的信任,她的任何言语在此时都显得苍白无力。
无助与绝望在心底迅速的蔓延开来,她抱着儿子,跌跌撞撞来到陆元昌跟前,颤着声音小心翼翼的对着怀里的孩子说着:“煜儿,快告诉爹爹,你不是妖孽,快求求爹爹……爹爹…爹爹…你真的不要煜儿了吗?”软糯的声音带着哽咽,泪珠扑簌而落,“娘亲教我背了很多书,娘亲说,等着爹爹来时,便可以背给爹爹听,爹爹定然会欢喜,可是爹爹总不来……爹爹不要不喜欢煜儿,煜儿很乖,以后会更乖,爹爹,煜儿怕蛇,不要把煜儿丢进去……”陆元昌垂眸,望向了谢德音怀里的孩子,只见他小手抓住了自己的衣袖,一双湿漉漉湛黑的眸子里,盛着恐惧的懵懂,和恳求的儒慕。
谢德音殷殷的望着陆元昌,满目祈求与渴望,祈求他能顾惜她们母子,渴望他能看在父子情分上,取消这样荒唐的做法。
可是,陆元昌狠狠的甩手,将衣袖从陆煜的手中抽出,谢德音脚下踉跄,摔倒在地。
“把夫人拉开,把这个孽障钉入棺木!”谢德音紧紧的护住怀里的孩子,不敢置信的看着陆元昌,步步后退。
护院和嬷嬷步步紧逼,试图将小世子从谢德音怀里抱走。
孩子惊恐的哭声与浑身颤抖的惊惧,足以逼疯一个母亲,谢德音如同一头护崽的母兽一般,撕咬着过来抢孩子的护院和嬷嬷。
“滚开…滚……”她的珠钗散落在了地上,不知被谁揪下来一绺头发,披头散发,目眦欲裂,宛如疯妇一般。
m.xiumb.com面对着这样的谢德音,护院和嬷嬷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看向了陆元昌。
周华月站在陆元昌的身边,给一旁的道士一个眼色,那道士了然,上前道:“无量天尊,侯爷,端午的午时是一年中阳气最旺之时,即将午时,若是午时还收不了这妖孽,只怕贫道也无能为力了。”
陆元昌看着日头渐盛,看着宛若疯癫的谢德音,目光阴鸷。
“夫人得了疯病,无需理会,若是误了时辰,本侯让你们跟着陪葬!”同时周华月给那几个嬷嬷使了个眼色,她们便再无顾忌。
有针锥入皮肉之中,谢德音仿佛不知疼痛一般,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孩子。
她知道,她不能松手。
一旦松手,便再也无人能救他。
泪眼婆娑中,陆元昌的身影在眼底渐渐模糊。
无助。
年少时的爱慕,化作一把把利刃,直穿心底。
绝望。
悔恨仿佛毒药,将她整颗心腐蚀,千疮百孔。
手指被强行掰开,十指断了六指,两条胳膊被拧断,再也无力护住怀中幼儿。
谢德音被嬷嬷们摁在地上,不能动弹,嘶吼声再也无法阻止护院们封棺钉死。
烈日下的暴晒,院中的青石板烫的她脸颊疼,棺木中孩子的惨叫哭喊声渐渐弱了下来,直到再无声息……“焚烧,灭灵,销骨。”
道士口中念着咒语,棺木上被浇了火油,那个装着她孩子的棺木,瞬间便被火苗吞噬。
烈焰焚烧中,她双目一片赤红,血泪滴在了青石板上。
摁着她的嬷嬷被她这渗人的模样骇得心生惧怕,让谢德音挣脱开来。
她冲到大火中,断了双臂的她,只能拼命的用身体去撞击棺木,声嘶力竭:“煜儿,娘亲来了,娘亲来了……”可是棺木中再无声响来回应她,死寂沉沉,只有火苗迸发的声音。
烈火灼烧了她的衣衫,鬓发,她凄厉的哭声响彻云霄。
“煜儿——”明明是端午正午时分,在场的所有人却毛骨悚然,脊背发凉。
只见她转过身来,焚身的烈火灼灼,眼中血泪直流,犹如地狱中爬出的恶鬼般狰狞的朝着陆元昌而去!厉声的诅咒一步一句,步步森然:“陆元昌,你忘恩负义,虐杀亲子,我谢德音就算化为厉鬼,也要屠你陆氏满门!快拦住她…快…快拦住她!”陆元昌惊慌失措,满目恐慌。
护院哪里见过这阵仗,一时间吓得不知如何是好,眼看着谢德音扑了过去,离陆元昌相近的护院抽刀刺入谢德音胸口,其余人反应过来,护着陆元昌和周华月后退。
利刃穿胸,烈火焚身能有多痛?不及她心中悔恨的千万分之一!她无力为继,再难支撑这个身体,摔倒在了地上。
棺木依旧在烈火中焚烧,她用最后的力气,朝着烈火而去。
没有嘶喊,只喃喃低语,艰难爬行。
若是靠近她,便能听到她口中的言语:“煜儿,娘亲错了…娘亲无能……”火焰已经将她整个人吞噬,她意识恍惚,在离棺木还有一步之遥的距离时,她的眼睛灰暗了下去。
那一步,是一个母亲所有的愧疚和绝望……谢德音死后才知道,人真有魂魄,她漂浮无依,而后被陆元昌找来的大师,将她和孩子尸骨焚烧的灰烬,锁在了陆府后院的锁魂楼里面。
这栋楼雕梁画栋,极尽奢华,却困住了她和孩子,无法转生。
她不知在里面被困了多久,直到有一日周华月来了楼前,她身着一品诰命的服制,看着这栋楼笑了起来。
“世人皆知,平阳候的原配夫人谢德音跟她的孩子死在了七年前的端午,主居走水,两个人都没能救出来。
而元昌伤心欲绝,未再娶正妻,还给过世的妻子和孩子修建了一座奢华的楼阁,思念欲狂。
谢家人听闻后,不但出资承担了全部的费用,还每年给侯府许多的香火供奉。”
说到这儿,周华月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姐姐,你说谢家若是知道这个楼阁是锁魂楼,是让你跟你那个野种永世不得超生的,他们的神色会有多精彩?哈哈,可惜,他们再也没机会知道了,谢家从前朝起便富可敌国,若不是你家在摄政王南下时出力许多,摄政王对你谢家多有维护,早就被清算了。
七年前摄政王叔狩猎时坠马死亡,太后她老人家才开始着手清理谢家,要知道,富可敌国的人家,手中无权,便如同孩童抱着黄金在闹市,自寻死路。
如今谢氏满门诛灭,家产充了国库,亲自抄家灭族的便是元昌,太后封了他首功,而我,也终于被扶正,如今已经是一品诰命了,姐姐,真想让你活着看看我如今的风光,可惜,你偏偏为了那个野种死了……”说起这个,周华月更是抿唇讥笑。
“只怕你到现在还以为你生的那个野种是元昌的孩子,元昌早就跟我说过了,他根本没碰过你,摄政王叔年少时对太后爱而不得,成了心中梦魇,偏你与太后有几分神似,你们新婚那夜,元昌便把你送到了摄政王叔的床上,换了巡防营指挥使的职位。
谁曾想你竟然还有了身孕,摄政王叔坠亡后,元昌怎么可能容得下这个野种!”周华月越说得意,大笑着离开。
谢德音拼命的想要冲出来,可是无论如何也冲不破。
悔,嫁入此门!恨,无力护身!若有来世……若有来世……可她哪里还有来世?锁魂楼高筑,她将永世不得超生……夏日的夜,雷雨频频,一记响雷落下,偏巧落在了陆府后院的锁魂楼上,将那奢华的楼阁劈开,顷刻间便火焰冲天。
“走水啦……”

小说《谢德音陆元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3日 am11:53
下一篇 2024年2月13日 am1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