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轻寒昨夜雨(于卿傅磬寒)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昨夜轻寒昨夜雨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于卿傅磬寒)

现代言情小说《昨夜轻寒昨夜雨》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饮酒作诗”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于卿傅磬寒,小说中具体讲述了:于大海每次去赌场,赌场老板都十分豪爽的给他一叠钱,于大海也没数,拿着就走,他还忙不迭的对着给他钱的小弟不停的说谢谢,完全不顾对方眼里的鄙夷和看垃圾一样的眼神时光飞逝,沈梁已经去了深市上大学,于大海则是每天晚上去赌场,还骗家里人说自己是上夜班,白天就在家里睡大觉于卿忙着准备高考,又要打工还要做农活,根本没空去管于大海这一年,于卿刚满十八岁,她考上了深市一所重点大学,跟沈梁还是同一所学校,沈梁经……

小说:昨夜轻寒昨夜雨

作者:饮酒作诗

角色:于卿傅磬寒

网络作者“饮酒作诗”的经典佳作《昨夜轻寒昨夜雨》火爆上线,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文章精彩内容为:”他低头摆弄了一下身边的枯黄的杂草,现在正值严冬,荒草满地,萧瑟潦倒而又凌乱。“志端,你是读书的好苗子,以后一定可以考上重点大学,前途无量,不要行差踏错,悔恨终身,你姐也不希望你辍学,如果以后她知道了真相,定然会一辈子难过内疚。”沈梁道“好了,梁哥,今天我们的谈话我不希望我姐知道,你懂的,我很信任你…

昨夜轻寒昨夜雨

第二章 于大海归来1 免费在线阅读

于志端跟着沈梁来到后山一个山坡上,山脚下就是宁静的小山村,二人坐在斜坡的草地上。

“志端,你是不是担心钱的问题?”沈梁转头看着于志端,单刀直入的问

“梁哥,我已经是大人了,我不想姐和奶奶那么辛苦,我是男子汉了。”

“可是你还小,正是上学的年纪,你难道真的打算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吗?”沈梁蹙眉问

“嗯,我要挣钱让她们过好日子,我们班的很多同学还没毕业就出去打工了,他们跟我说外面的世界可精彩了,比学校好玩多了,还有钱赚。”于志端道

“你才十四岁,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是也很危险,你一个未成年去打工谁会要你?”沈梁道

“总会有的,大不了我少要点工资。”他低头摆弄了一下身边的枯黄的杂草,现在正值严冬,荒草满地,萧瑟潦倒而又凌乱。

“志端,你是读书的好苗子,以后一定可以考上重点大学,前途无量,不要行差踏错,悔恨终身,你姐也不希望你辍学,如果以后她知道了真相,定然会一辈子难过内疚。”沈梁道

“好了,梁哥,今天我们的谈话我不希望我姐知道,你懂的,我很信任你,希望你能帮我永远保守这个秘密。”于志端道

“你放心,我会替你保密的。”沈梁说道

“志端,我可以资助你上学。”沈梁对着他的背影道

“谢谢你,不用了。”于志端转头对他微笑着说道,他不打算欠别人人情,他也不想姐姐因为他而欠下别人的情。

于志端走到村口远远的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等那人走近一看,好家伙,还真是他,他久未归家的父亲,只见他穿的跟乞丐一样,浑身脏兮兮的还破破烂烂,肩膀上用竹竿挑着一捆破棉絮,胡子拉碴,头发花白。

这。。。。。。

于志端一时间愣在原地,不知作何反应。

来人先他一步开口了。

“志端!”他激动的喊道

“我的儿,我终于见到你了。”他激动的喊,伸出脏兮兮的手一把抓住他,将于志端拉扯得差点摔一跤。

于志端厌恶的甩开他的手。

沈梁看到于大海也是吃了一惊喊道:“海叔,你怎么弄成这样?”

沈梁还记得当初于大海毅然决然的抛弃自己的亲生骨肉跟个女人到外面去厮混,村里人对他都十分的瞧不起。

“唉,一言难尽。”于大海一脸悔恨的道

张大婶和村子里的李婶子正在村口的大槐树下聊天,看到这一幕,立刻围了过来,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说道:“哎呀,这不是卿卿她爹吗,大海,你怎么弄成这副样子了?”

紧接着李婶子也一脸惊讶的问道:“大海,三年前,你中了彩票,抛家弃子跟着那个狐狸精走的时候我们就说过那个女人不是个好东西吧,你还不信,现在这是被人家把钱财都骗光了吧。”

大有看笑话的架势,嘴角都不自觉的挂上了嘲讽的笑。

二人心里暗爽,这种养小三的男人就是该有这样的报应。

于志端皱起眉头,虽然他也很讨厌这个当年抛弃他们的男人,但是这人终归是他的父亲,他受辱自己心里怎么可能好过。

于志端转身就走,不想于大海紧跟着他。

“你不要跟着我!”于志端对着于大海吼道

于大海吓得脖子一缩,不敢吱声,只是远远的跟着,于志端走着走着,眼眶就红了,眼泪不自觉的掉了下来,五年的委屈和心酸一瞬间涌上心头。

沈梁赶忙追上于志端,搂着他的肩膀,此时无声胜有声。

此刻的于志端,想起了自己哭着抱着他的腿求他不要走的画面,想起姐姐一声不吭死死攥着拳头盯着那狐狸精的画面,想起那狐狸精浓妆艳抹手里还牵着一个小男孩,那个小男孩穿的像个小少爷的画面,想起自己一身脏污,那狐狸精晃了晃手上的金镯子,一脚将他踢翻在地,对着他吐了一口唾沫,而他的爸爸却视而不见的画面,想起他的姐姐转身从厨房拿出一把菜刀直接朝那个狐狸精砍的画面,想起他爸抓住他姐的手,将她推倒在地的画面。

当时姐姐没有哭,但他知道她也很难过,姐姐告诉他,他们以后没有爸爸,也不需要爸爸,有奶奶就够了,她会保护他。

于是这几年他们三人相依为命,没有于大海他们依然过得很好。

如今这个男人出现在他面前,他却感觉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依然遭到了重创,痛的他眼泪横流。

他擦干眼泪,再次转身对着身后的男人大吼。

“滚远点!”他不想让这个人被姐姐和奶奶看到,再次揭开伤疤。

见于大海始终不紧不慢的跟着他,于志端捡起一块石头就扔了过去,石头差点砸在于大海的脚面上,他往后跳了一下,躲过了,却不敢再跟着于志端。

于志端又捡起一块石头,举在头顶作势将他往后撵了一段距离,一路撵到村外的小路上才罢休。

这时候,于志端发现周围来了许多村里的街坊领居,都是来看热闹的,村子小,消息不胫而走,李婶子那张嘴他是知道的,只要村子里有什么事被她知道了,要不了一顿饭的功夫,所有人都会知道,保不齐,现在他的姐姐和奶奶就已经知道了。

“看什么看!”于志端心里窝火,本就是最要面子的年纪,他已经感觉自己无地自容了,都是因为这个男人。

“志端!”

于卿叫了他一声

于志端愣了一下,转过身就看到于卿站在身后的大槐树下。

“卿卿,我是爸爸。”于大海激动的喊道。

于卿看着这个她所谓的父亲,并没有多少震惊,她知道这是早晚的事。

“你回来做什么?”她问

“卿卿,爸爸回来看你们,爸爸知道错了,你原谅爸爸好不好?那个女人就是个恶毒的魔鬼,她联合别人骗我去赌博,骗光了我的钱,我是一路要饭才回到家的,呜呜。。。。”于大海说着说着就痛哭起来

旁边围观的群众都对着于大海指指点点,骂他活该,怎么不去死,还有脸回来,于大海也不理他们,他这一路受的白眼还少吗,多难听的话他都听过,早就百毒不侵了。

“你不还有私生子吗,找我们做什么,我们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了,请你离我们远点。”

于卿冷冷的说。

“卿卿,我怎么说也是你们的爸爸,你们不能这么绝情,我也是走投无路了啊。”

于志端拉起于卿就走,懒得跟他废话。

于大海跟在他们身后,于志端捡起石头就要砸他,于大海竟然不再躲避,将头凑了上去,说道:“你打吧,打死我吧,是我对不起你们,我不配做人,更不配做一个父亲。”

于志端握紧了手中的石头,他整个人都气得发抖,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却说不出一个字。

于卿将他的手臂压下,从他手中抢过石头扔在地上,对着于大海道:

“于大海,我们没有你这样的父亲,这一辈子我们都不会原谅你的,你还是走吧。”

“不,我不走,我这次回来就不会再走了,我是你们的爸爸,我哪儿都不去。”

于卿被气笑了,这个男人还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她丢下三个字:“随便你。”

说完拉着于志端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