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宠婚,豪门总裁漫漫追妻路林藜孟敬珩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林藜孟敬珩)蚀骨宠婚,豪门总裁漫漫追妻路最新小说

《蚀骨宠婚,豪门总裁漫漫追妻路》是作者“山川奈奈”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林藜孟敬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车水马龙的街道,来来往往的行人身形单薄的林藜站在孟氏公司集团的楼下,说来可笑,这里半个月前还姓林,短短半月,林氏已经易主林藜也从A城的名媛之首沦落到人人都可喊打的过街老鼠谁也没料到,林振廷亲手在孤儿院带回来的养子,居然一步一步挖空了自己林藜踩着高跟鞋,进了公司,前台的小姐拦住了林藜,公式化的语调,让林藜觉得更讽刺“林小姐,没有预约,您不能上去”林藜知道是来求人的,自己理亏,也不好说什么……

小说:蚀骨宠婚,豪门总裁漫漫追妻路

作者:山川奈奈

角色:林藜孟敬珩

现代言情小说《蚀骨宠婚,豪门总裁漫漫追妻路》的作者是“山川奈奈”。其中精彩内容是:孟敬珩满意的把林藜打横抱起,惹得林藜一阵惊呼。好在因为孟敬珩不喜欢人多,别墅里只有定期打扫的人。孟敬珩抱着林藜去了卧室,许是床太软,许是心回到了原本的地方,林藜一下子困的不行。孟敬珩去洗澡的功夫,林藜已经睡着了…

蚀骨宠婚,豪门总裁漫漫追妻路

第6章 平复 免费在线阅读

到了浅水湾别墅,林藜看着熟悉的建筑,以前自己最喜欢在这里看着孟敬珩因为自己冲动的样子,孟敬珩看着还在车上坐着的林藜,打开车门戏谑的问道:“怎么,林大小姐还需要人请呢”?

林藜还是那副淡淡的样子,“不敢,怎么能劳烦孟总呢,毕竟孟总是金主”。

孟敬珩看着林藜一张一合的小嘴,说出来的都是不好听的话。想也没想,低头就吻上去了。

直到孟敬珩吻厌了,林藜大口呼吸着,手又开始抠着衣角,这回安静下来了,一句话都不说了。孟敬珩满意的把林藜打横抱起,惹得林藜一阵惊呼。

好在因为孟敬珩不喜欢人多,别墅里只有定期打扫的人。孟敬珩抱着林藜去了卧室,许是床太软,许是心回到了原本的地方,林藜一下子困的不行。孟敬珩去洗澡的功夫,林藜已经睡着了。

孟敬珩出来看见的画面就是,大大的床上一个小小的鼓包,看的让人怜惜。孟敬珩神色复杂的站在床前,看着林藜很长时间,最后长叹了一口气,帮林藜把外面的衣服脱掉,然后睡在了旁边。

半夜,孟敬珩是被热醒的,看着像章鱼一样的林藜,双手双脚全都搭在自己身上。无奈的摇了摇头,谁能想到,白天无限风光的大小姐,晚上睡觉像是打仗一样不老实。不过,孟敬珩已经习惯了,拍了拍林藜的后背,又睡过去了。

第二天,孟敬珩晨练完回来,看着还在床上的林藜,上前拍了拍。“啪”的一声,被林藜打掉了。“别烦我”!林大小姐的起床气还是那么大。可没等孟敬珩下一步动作,林藜好像反应过来,现在的处境了。

林藜默默的起身穿好衣服,淡淡的看了一眼孟敬珩就去洗漱了。说实话,孟敬珩还是喜欢那个刁蛮的小公主,而不是现在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餐桌上,孟敬珩正看着经济报纸,等着林藜下来吃饭。

餐桌上精致的点心,让林藜胃口大开,像个小仓鼠一样,吃的腮帮子鼓鼓的。“这么好吃?”

“嗯嗯,你尝尝”。林藜的意思是让孟敬珩再拿一块儿尝尝,可孟敬珩径直站起来俯身咬了一口自己手里的糕点。

林藜觉得这有点太亲密了,放下了那还剩一口的糕点说:“我饱了”。孟敬珩的脸瞬间阴了下来,把那块儿糕点拿过去,慢条斯理的吃起来。然后优雅的擦擦手说:“去登记”。

以前这句话是林藜做梦都想知道,现在听了倒是觉得有点讽刺了。

叮铃铃~是张妈,林藜下意识的开始慌张。“喂,张妈,发生什么事了吗”。

“小姐,老爷突然病情加重,下了病危通知书”。

“我马上过去”!林藜脑子飞速运转,这里是外滩,很难打到车。

“孟总,我爹地病情突然严重,我得去医院”。林藜看着孟敬珩讳莫如深的样子,心里开始止不住的发抖,手术是给做了,可是那些医生的用药还是控制在孟敬珩的手里。

但凡涉及到林振廷的事情,林藜都觉得孟敬珩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林藜实在受不了孟敬珩冰冷的眼神,干脆自己出门找车去。刚走出两步,就被孟敬珩一言不发的拉住了。“孟总,已经下病危通知书了,我是唯一的亲属,我必须去”。林藜说话的声音打着颤

孟敬珩冷声说道:“穿好衣服,你这样去,怕是还没坚持到林振廷活过来,自己就病倒了”。林藜现在急的已经快要哭了,根本没注意到自己一身睡衣。孟敬珩快速的搭配好衣服。然后带林藜出门。

到了仁和医院,林藜像是箭一样冲了出去,不过还是被孟敬珩拦住了。“医院地滑”!

说完牵着林藜的手进了医院。王叔和张妈看见一起过来的两人,都愣住了,然后王叔就明白了为什么医院突然给做了手术,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人为什么突然变得好说话了,只是,苦了小姐了。张妈也眼眶泛红了。

林藜稳了稳心神,医生把病危通知书拿过来,林藜每签一笔,都觉得呼吸困难一分。这期间,孟敬珩接了好几个电话,林藜语气平平的说:“孟总快去忙吧,这里就不劳烦孟总了”。孟敬珩看了一眼林藜,转身就走了。

这场手术持续了近有10个小时,这期间,孟敬珩的总助苏铭送来了午饭和晚饭,精致的菜都是需要预定的,每道菜都是林藜喜欢吃的,林藜草草吃了几口,就等在手术室门口,因为张妈王叔年纪大了,林藜让他们先去休息了。

“宝宝,你会保佑姥爷没事儿的,对吧”。

终于,在傍晚六点半的时候,手术室的门开了,医生说手术很成功,以后就看病人的恢复情况了,如果过了观察期,就可以转普通病房了。林藜道了谢,看着浑身插满管子的林振廷,眼泪不自觉的留下。不过,那正常的心率波动,让林藜也安了心。

这样连续十个小时的胆战心惊,在此刻平复,林藜在出重症监护室的时候,脚下一软,昏了过去。好像模糊中,看见孟敬珩一脸慌张的样子,真是累坏了,不然怎么能看见孟敬珩这么关心自己的样子。

孟敬珩打横抱起轻飘飘的林藜,心里咒骂着,自己绝对要把林藜养的白白胖胖,此时仁和医院的医生大都下班了,孟敬珩让苏铭给江畅打电话。江畅是仁和医院的主治医师,同时也是孟敬珩的好友。

“喂,敬珩”。

“马上来医院”。

“好”。

江畅无语的看着因为林藜低血糖晕倒而把自己叫过来的孟敬珩。

“拜托,大哥,我是外科医生,这区区低血糖,你不觉得屈才了吗”?

“为什么还不醒”!

“她太累了,睡着了,而且她怀孕了”。

“这儿没你事儿了”。

“嘁”!

孟敬珩看着林藜素净的小脸,目光一寸一寸的变得让人难以捉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