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琪薇楚江斌(重生律师女神)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重生律师女神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重生律师女神》,主角分别是苏琪薇楚江斌,作者“博学多才文盲”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张红热情的招待自己,楚江斌却一直被冷落按道理楚江斌应该是张红得罪不起的人呢?楚江斌是江斌科技的老大多种电子设备的供应商全国都是顶级的大佬他父亲是大公司股东,更是一位著名投资人江斌科技的大部分股权都是他父亲的而且张红也做高科技行业,还真的不敢得罪楚江斌这个时候,张红带着苏琪薇不停的给她介绍客户特意强调苏琪薇商场经纪诉讼跟知识产权或者商标权之类的案子经常打赢下风官司所以一部分人,直……

小说:重生律师女神

作者:博学多才文盲

角色:苏琪薇楚江斌

现代言情小说《重生律师女神》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博学多才文盲”。精彩内容:国家有法定继承人,需要立遗嘱就可能是不对的法定继承。比如说,死者跟亲人有矛盾,所以才会立遗嘱。或者合法继承人有不能继承的原因,比如容易被骗。总之立遗嘱都会存在原因…

重生律师女神

第8章 江斌科技案(一) 免费在线阅读

案子准备开庭了!现在提交上来的证据根本不多,对方的遗嘱很难被证明作假。当然,弱点必然有,存在的东西都有原因,原因无非是利益。

比如遗嘱,遗产争端必然有原因,不然就不会争夺。一定是双方都认为遗产属于自己的,所以才会被起诉。国家有法定继承人,需要立遗嘱就可能是不对的法定继承。

比如说,死者跟亲人有矛盾,所以才会立遗嘱。或者合法继承人有不能继承的原因,比如容易被骗。总之立遗嘱都会存在原因。但是这就是发挥的空间。

比如遗嘱选择的继承人有动机争夺资产,有了动机就有可能挑拨离间,或者伪造遗嘱。总之立遗嘱大概率都会有一个原因。谁还没有一两个亲人呢!

准备开庭,大伙进入到了法庭。现在最麻烦的是,高伟的徒弟在这里,很多证据如果提前准备好,他就会破坏。很多事情必须隐瞒。

开庭仪式准备完成,然后提交了证据。首先就是后妈作为原告提交证据。当然就是遗嘱,还有两位律师作为公证人,还有公证处的证明。还有医院对死者精神的证明。

原告辩护人兴奋的看着苏琪薇,因为如果他赢了就会出名。苏琪薇可是著名律师,专门打下风案子的高手,且江斌科技影响力很大。这可是间接影响了股票。

原告辩护人看着审判长说道:“尊敬的审判长,这份遗嘱是在两位律师的见证下立的,其中包括我跟我的同事。然后在公证处公证过。医院的医生可以证明被继承人意识清晰。

左右邻居也可以证明,被继承人去世前,行动自如,拥有绝对的掌控财物的能力。甚至还在跟投资的项目的负责人洽谈生意。遗嘱绝对合法。”

对方律师把所有的路都给堵死了!这可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情。压根不让苏琪薇找到任何漏洞。这个人不简单,确实是一个谨慎的人。案子不好办!

审判长看着苏琪薇等人,然后说道:“你们有没有新的证据提交?或者对对方证据有什么质疑?”审判长要求苏琪薇质证。

突然,高伟徒弟站起来说道:“审判长,虽然对方的遗嘱是死者自愿立的。且我当事人对父母不孝顺。但是根据我们的公序良俗,资产就应该给儿子。”

高伟徒弟得意的坐下,楚江斌愤怒的看着三个人。苏琪薇感觉楚江斌已经开始失去对自己的信任。如果像以前一样拖延案子,楚江斌大概率会换掉苏琪薇。

而且最可怕的是,高伟的徒弟有可能要陷害苏琪薇收了对方的钱。这可是要被吊销律师执照的。高伟只需要给徒弟一笔钱就可以了!但是苏琪薇恐怕就完了!

审判长敲击锤子,然后说道:“被告辩护人,你说的公序良俗在本案里,可有什么法律依据?还有请注意你的立场,案子结束以后,我会通知律协调查调查你们三个人。”

后妈跟她的律师全部蒙圈了!都不知道是谁收买的对方。可是苏琪薇却知道高伟的狡猾。这回案子更难办了!好在楚江斌没有公开骂人。

苏琪薇起来说道:“我方要提交,新的书面口供。这是我们刚刚获得的口供。因为几个人都旅游了!所以我们刚刚找到几个人。这几个人分别是楚家的亲朋。”

高伟徒弟刚要说什么,林悦突然按住高伟徒弟,然后捂住了他的嘴。高伟徒弟直接推开林悦,甚至让林悦摔倒了!然后站起来举手要发言。

高伟徒弟直接说道:“我反对,证据没有提前跟我沟通,而且新提交的证据,不应该被采纳,如果旅游了!为什么不打电话?分明就是故意拖延。”

楚江斌拿起来保温杯直接扔了过去砸到了高伟徒弟的头上,然后破口大骂道:“呸,你也配做律师?我要解雇你,我要起诉你!”

审判长敲击了一下锤子,然后说道:“请注意法庭秩序,我还没让你说话呢!要开除等休庭了再开除。我也会,等休庭后,通知律协调查双方律师有没有收买行为。”

原告律师突然蒙圈了!他没有想到自己也要被调查?关自己什么事儿呀?这要是留下了污点,恐怕是一辈子的耻辱呀!本来以为是运气,现在看来是倒霉。

审判长看着高伟徒弟在一起说道:“请注意你的立场,而且我们审理案件是以查清真相为主。如果不是故意提交晚了可以采纳证据。至于没有通知你,那是你们自己的矛盾。”

苏琪薇说道:“楚家的亲朋都可以证明,被继承人跟前妻还有我当事人感情原本不错。后来发生了婚变。原告知不知道被继承人已成家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当事人一开始为了维护母亲反对这门婚事。被继承人说过,会分给新妻子15%的家产,主要是一笔现金。然后其75%的家产,比如各种股权或者变现的资金,都由长子继承。

最后10%的股权由前妻继承,如果前妻去世由未来的长孙或者长孙女继承。如果都没有,全部有儿子继承。当时父子之间已经感情破裂。

但是被继承人并没有打算让儿子净身出户。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被继承人有如此大的变化呢?根据亲朋回忆,原告多次说我当事人坏话。

甚至告诉被继承人儿子如何不孝顺,不能接受他的爱情。甚至,其本人还雇佣一群人打了被继承人,并且谎称是我当事人雇佣的。这才导致了现在这份遗嘱的出现。”

原告律师举手说道:“审判长,她的证据大部分都是口供。最核心的打人事件,有什么铁证吗?如果没有,请驳回她的观点。我们不能接受她的猜测。”

审判长看向苏琪薇,然后说道:“你有什么依据吗?或者如何证实你的观点?不然我们不会采信你的观点,但是我们会保留你的观点,不会删除你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