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路人甲的进阶之旅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桑榆沈禅)穿书:路人甲的进阶之旅最新小说

《穿书:路人甲的进阶之旅》内容精彩,“十四时”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桑榆沈禅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穿书:路人甲的进阶之旅》内容概括:颂城,实验中学艳阳高照,蝉鸣声声今天是实验开学的日子桑榆站在学校大门口,仰头望着那比部分大学都气派恢宏的石雕大门“小榆,家长都进不去,妈妈就送你到这儿了”中年妇女揉了揉桑榆的脑袋,朝她挥挥手桑榆默默打量她说是中年妇女,可是保养得不错,一双眉眼尤其美丽,完全看不出来有桑榆这么大个女儿桑榆神色淡定,只点了点头目送那妇人钻入一辆平平无奇的保时捷,扬长而去事实上,桑榆是刚穿过来的,还没……

小说:穿书:路人甲的进阶之旅

作者:十四时

角色:桑榆沈禅

经典现代言情小说《穿书:路人甲的进阶之旅》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十四时”是个网文大神。剧情精彩截取:最后宋晨奕在实验野生论坛上看到的已经变成了:【捐楼买班的桑榆疑似因妒忌恶意毁坏中考状元沈禅的演讲稿,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lz:有点人脉,我同桌的邻居的楼上的堂弟是一班的,他说那天两个零班聚在一起开动员大会,一班班主任质问沈禅新生演讲为什么不好好准备,状元一整个泪水涟涟,欲语还休,就…

穿书:路人甲的进阶之旅

第5章 莫名其妙的弃子 免费在线阅读

沈禅是个爱好和平的人,新生演讲对于他来说终归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当天揪着不放是因为他觉得某只大尾巴狼的反应挺有趣的,存心想逗逗她,逗过了也就过了,他真没放心上。

而且那天动员大会,桑榆也算是给他道了歉,虽然出发点和落脚点有所偏差,但沈禅可以看在她尾巴大的份上忽略。

不过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原本桑榆只是说自己踩了演讲稿一脚,玷污了它,沈禅才没用。

最后宋晨奕在实验野生论坛上看到的已经变成了:

【捐楼买班的桑榆疑似因妒忌恶意毁坏中考状元沈禅的演讲稿,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lz:有点人脉,我同桌的邻居的楼上的堂弟是一班的,他说那天两个零班聚在一起开动员大会,一班班主任质问沈禅新生演讲为什么不好好准备,状元一整个泪水涟涟,欲语还休,就差泪洒当场以证清白了。结果你们猜怎么着,桑榆自曝是她毁了沈禅的演讲稿。她说自己就是妒忌沈禅的好成绩,捡到了他的稿子后一顿摧残蹂躏,恨不得咽下肚子以解心头之恨!状元的脸当场就吓白了!

1l:沈禅那篇精简演讲稿的真相居然是这样?

2l:原来中考状元不是离经叛道?而是迫不得已?

3l:心疼沈禅,呜呜呜。

4l:这桑榆简直既道德沦丧又人性扭曲!有钱了不起啊!变态!

5l:桑榆这种人能不能滚出零班啊?她配吗?

6l:同意楼上,捐楼就能破坏实验一直以来的传统了?

……

宋晨奕捏着嗓子,眨巴着眼睛,“你,你好狠的心啊桑榆!”

沈禅赏了他一个白眼,“你这一天天到底是多闲?”

“诶诶,我说真的,”宋晨奕一把勾住沈禅的脖子,“你们那天晚上有这么精彩吗?怎么感觉我错过很多的样子?”

“这你都信?”沈禅敲开他的手,“脑子没事儿吧。”

“我信不信的倒没什么,反正也只来逗逗你。”

宋晨奕无所谓地笑笑,“要看网上这些同学信不信了。反对桑榆进零班的都快准备陈情上书了。她就算捐楼买班又怎么样?自己家的资源堆砌出的一个名额,没有占用别人的。一个小女孩,被人这样攻击,不是怪可怜的?”

沈禅算题的手一顿。

……

桑榆这两天活得很莫名其妙。

当然不是说她莫名其妙,而是在她的周围总有些莫名其妙的人。

比如现在,赵西西前面几个正聊天的同学,聊着聊着这天儿就聊到桑榆头上了。

“桑榆,那座新图书馆真是你家捐的啊?”

桑榆当时正算一道题算到头昏眼花,眼神都快不聚焦了,闻言眯起眼睛定位声音来源,“什么东西?”

那人看她这个表情,还以为桑榆不高兴了,更有几分挑事儿的想法,“说你是靠捐楼进的零班,你不会不服气吧?”

“噢,”桑榆随意点点头,视线继续落到草稿纸上,“你说这?我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儿呢。”

这弟弟段位一般啊,有这时间和他掰扯,桑榆宁可多写几道题。

准备吃瓜的众人:“……”什么叫就这?!那可是一栋楼啊一栋楼!

有人被这财大气粗的架势吓了一跳,没忍住问她,“你家到底是做什么的啊?”

徐芷翘眼睛一眯,幽幽开口,“你管人家做什么的?怎么不先说说你们这问东问西的是要做什么?”

赵西西和刘棠雪也一唱一和的,将这些人的司马昭之心踩在地上反复摩擦。

“管天管地,怎么不管管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就是,一天天不读书就知道瞎八卦!我看年级主任头秃这事儿就是你们传出去的吧!”

学生除了班主任,最怕的就是年级主任,一听到这名号,纷纷做鸟兽散。

事情闹得比大家想的还要大。

这天上午的大课间,终于啃完新课基础知识,一脚迈入进阶之旅的桑榆被梁周平叫去了办公室。没想到她的父母和校长也在。

桑母江苗对着女儿挥挥手,美丽优雅的面容上是不相称的忧愁,语气里更是满满的心疼,“小榆,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都不和爸爸妈妈说?”

桑父桑绍祺也愧疚地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都是爸爸不好,没考虑周全。”

桑榆悟了。

这些天学校里针对她的事情发生了不少,不过大多数被徐芷翘他们挡了回去,桑榆是没吃到什么亏的。

但诸生怒气不平,捐楼买班这件事就永远没有过去的一天。

以桑榆为首的桑家,以校长为首的校方,以及网上数以千计的学生,形成三足鼎立之态势。

很明显,目前占上风的是反对的学生,桑榆她们家,恐怕要成校方弃子。

果不其然,校长的下一句话就是,“我们也知道这时候对桑榆同学提出要求不太合适,但你们也看到了,学生的意见很大,校方不能视而不见。”

桑绍祺收敛了神色,面上看不出喜怒,“所以校方的意思是什么?直接说吧。但我也要强调一点,当初我们捐楼,同意桑榆入学零班,是你我双方商量好的,并非我们强买强卖。”

“当然当然,”校长擦了擦汗。

这个时候就要庆幸实验是公立学校了,不至于完全被这些商人压着打。但也如桑绍祺所言,捐楼买班这件事当初是你情我愿的,校方也没道理这时候出尔反尔,终究理亏一头。

校长咳嗽了一下,“我们希望桑榆同学能在期中考试进年级前一百名,否则就转入实验班。实验班是我校第二优秀的班集体,师资力量和学习氛围也同样浓郁。”

桑榆皱了下眉,不是很想同意。

她觉得自己要是在零班都不能取得进步,转入实验班就更加不可能拿什么狗屁年级第一了。

真要是转入实验班,这个任务迟早要完,她也迟早嗝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