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风起的声音白舸黎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听见风起的声音)听见风起的声音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听见风起的声音)

小说《听见风起的声音》,现已完本,主角是白舸黎野,由作者“月月不吃饼”书写完成,文章简述:“什么!死丫头别蹬鼻子上脸”,曹主任听到白舸的要求,立马变了脸曹主任一向对韭菜深恶痛绝,原因无他,只因为她刚毕业去学校面试的时候,吃了一碗韭菜鸡蛋馅儿饺子,整个面试过程中面试官正襟危坐,听得十分认真曹主任以为自己十拿九稳,结果最后不出意外,没有过直到多年后,曹主任在学校碰到了当年的面试官,才知道真相,原来面试官被曹主任嘴里的韭菜味熏得呼吸困难,强行憋着气听她讲完了十分钟的课面试官把这个当个……

小说:听见风起的声音

作者:月月不吃饼

角色:白舸黎野

小说《听见风起的声音》是网络作者“月月不吃饼”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详情:“队长,我错了,错了,下手真狠啊”。“猴子别闹了,队长,人你跟局长要来了没?”那个高高壮壮的开口问。黎野一指白舸,被叫做猴子的男孩子“腾”一个翻身从地上站了起来,围绕白舸转了好几个圈,啧啧了几声,一屁股坐到桌子上,满脸嫌弃地看着白舸。“就这啊,队长你没说我们需要个漂亮的啊,身材得这样,你说是吧老曹”…

听见风起的声音

第4章 深入敌营立大功 4 免费在线阅读

围绕着中间的桌子,站了六个人,五男一女,都穿着作战服。一个高高壮壮的男的和一个矮一些皮肤黑黑的,瘦瘦的男的本来在争吵什么,黎野一进来,那个瘦瘦的男的“咻”一下挂到了黎野背上。

白舸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人的敏捷度,在白舸看来,真的只有“咻”这个词语能准确描述他的速度。

黎野按住他的胳膊,一个翻身把他摔到地上。

“队长,我错了,错了,下手真狠啊”。

“猴子别闹了,队长,人你跟局长要来了没?”那个高高壮壮的开口问。

黎野一指白舸,被叫做猴子的男孩子“腾”一个翻身从地上站了起来,围绕白舸转了好几个圈,啧啧了几声,一屁股坐到桌子上,满脸嫌弃地看着白舸。

“就这啊,队长你没说我们需要个漂亮的啊,身材得这样,你说是吧老曹”,猴子一边说着一边双手比划着曲线,看了一眼那个高个子寻求认同。

白舸一下子明白了是什么意思,脸涨的通红。

“猴子你给我闭嘴”,里面唯一的女孩子使劲拍了猴子一把,向白舸走过来,说:“你别介意,他没有恶意,只不过我们这次任务确实……需要一个长相……明艳的”,说完轻轻拍了拍白舸的肩膀。

“队长,要不还是我去吧”,那个女孩子转向黎野说道。

白舸看了眼那个女孩子,身材修长,短短的头发,眼睛大而明亮,鼻子高挺,嘴角微微有些下垂,平添了几分倔强。

反观白舸,虽然脸长得还不错,是那种长辈都很喜欢的样子,但是身高仅160cm,严格来说只有159.3cm,但是白舸每次都倔强地报一米六。白舸真的是跟明艳八竿子打不着。

黎野的目光在两人之间巡睃,一直不说话的另外两个男的开口了。

“让向歌上吧,她身手好还能保护自己”,浓眉大眼的那个男孩子说。

“向歌比较了解情况,遇到突发状况也能随机应变”,另一个稍微有些矮的小平头说。

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白舸只想高歌一曲——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咕~”所有人都看向了白舸。

白舸急忙捂住了肚子,尴尬一笑。

“早上没吃饭……”

“我还以为你早上吃了一大碗黄豆”,黎野突然开口。

他,果然,听到了!他怎么能顶着那张脸面无表情地说出这句话。

白舸此时只想找个地缝钻下去。

其他人不明所以,看向黎野。那个叫向歌的女孩子看了一眼白舸又看向黎野,目光中有些白舸不太懂的东西。

“没事,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黎野看向白舸笑了一下。

这人笑起来简直就是在犯罪,微微挑眉,嘴角翘起露出两颗虎牙,像一座冰山轰然坍塌,而里面如三月桃花盛开。

白舸想起和黎野那次不愉快的相亲,严格来说应该是白舸另黎野单方面不愉快的相亲。

那时候白舸刚毕业,在一家新媒体公司实习,说是运营,其实是跟在领导屁股后面端茶倒水,负责全公司的快递和打印工作,每天跑前跑后,一件正事没干却累的要死。

周末只想倒头睡个昏天暗地,没有眼力见的母上大人,从白舸毕业那一刻就不断地给安排上了相亲,在她的逻辑里,上学不准谈恋爱,但毕业立马就能遇到对象结婚。

反正没有男朋友,一开始白舸还像模像样去见了几个人,然而那些母上精心挑选的人类高质量男性,自大、狂妄、不爱干净,说两句就问是不是第一次,婚后能不能立即生孩子,挣着5000块的工资,有5个亿的抱负,每个月给1000块零花钱,就想让白舸辞了工作专心在家干0薪酬的保姆外加人类原始冲动发泄机器伺候他。

在白舸妈妈最后介绍了一个离异带两个孩子的男人之后,白舸彻底怒了,决定一次性把母上大人给她介绍对象的心思绝了。

很不幸,这个用来让妈妈死心的人就是黎野。

白舸打扮成不良少女,超短裙,厚底鞋,身上挂满了金属链条,画了个大烟熏妆,去之前还买了包烟点了,把身上里里外外熏上烟味,然后把烟盒揣进兜里,故意露出来一角。

见面之后,白舸发现,黎野果然如介绍人说的身材高大,长相俊秀,工作安稳,一身正气。可谁知道是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呢。

白舸顾不得欣赏美色,把自己能想象到的讨厌行为都表演了一遍,抖腿、抠鼻屎、抽烟,还一口气点了超多菜,白舸眼看着黎野的眉头一点点皱起来,又加了一把火,吃意面的时候假装不注意,酱料溅了了黎野一身。准备再表演一下恶心的吃相结束相亲的时候,黎野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有任务就离开了。

不管任务是不是借口,总之这次行动,白舸大捷,她妈妈身边的朋友,再没人敢给老白家姑娘介绍对象了。

就在白舸胡思乱想的时候,黎野突然问:“还能坚持吧?10分钟我说明一下情况,然后放你去吃饭”。

白舸看着盯着自己的那双丹凤眼,尴尬地咳了两声,说:“没事的,我还不饿”。

结果刚说完,白舸的肚子又不争气地叫了两声。

黎野看着白舸,又笑了。

白舸顾不得欣赏美男的笑容,黎野开始说正事了,她打起了百分百的精神听着。

原来这次任务是为了抓捕留美大厦的涉黑势力,市里怀疑队伍中有敌人的眼线,所以临时通知,让所有单位的领导都过来了,还没收了大家的手机,防止有人报信。

黎野的任务就是钓出留美大厦老总赵富强,配合总部的同志实施抓捕。

总部的同志已经查到,赵富强利用社会招聘信息,诱拐年轻女性,然后强迫她们卖/淫,甚至有证据表示,赵富强的团伙还涉及了买卖器/官的黑色产业。

之所以需要武警配合,是因为赵富强手下有一批黑社会打手,为了防止这些人狗急跳墙,在抓捕赵富强的时候,还得同时保护受害女性们的安全。

经过商议,总部决定派一名女警以面试的方式潜入,找到关押那些可怜女人们的地方,里应外合,共同完成任务。

虽然总部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但关于留美大厦内部最黑暗的部分,没有任何线索,所以这次任务还是比较凶险的。

“你害怕吗?”黎野讲完之后,停了一下看向白舸,认真地问道。

“太危险了,还是我去吧”,不等白舸回答,那个女武警立马对黎野说。

黎野并没有回应那个女武警的话,而是继续盯着白舸看。

白舸想了想,开口说:“我想问一下,为什么选我去?”

而后看向那个女武警说:“她好像更适合,她……更漂亮”。

虽然白舸不想承认,那个姑娘确实更能胜任这次任务,上妆之后肯定明艳又大气,自己要是赵富强,两个人放一起肯定选她。而且她还是个武警,战斗力更不用多说,对救出受害人帮助更大。

“不是你自告奋勇要来的吗?”黎野恶趣味地打趣白舸,白舸又闹了个大红脸,急忙说:“不是,不是,都是老高,不是,高所长……”

黎野看到白舸的反应,哈哈一笑,说:“其实开会之前,我已经看过全市所有女警的名单了,你是我的备选项之一,而且你当警察之前,还有过短暂的工作经历”,黎野突然换上了严肃的表情,看向其他人说:“任务成功的关键,是先打入敌人内部”,黎野转头看着女武警说:“向歌你表面看起来很适合,但是你一眼看上去就不好掌控”。

白舸突然懂了,自己为什么会被选上。

“我仔细研究了一下这几年失踪的女性,她们除了漂亮,还有一条最重要的特点,就是身材娇小,软弱好控制,如果我们都没有进入敌人内部,何谈解救那些无辜的受害者”,黎野认真地说道。

果然和白舸想的一样。天然具有亲和力的长相,看起来善良可欺,就是白舸被选中的原因。

“谁还有问题吗?”站在显示屏前面的黎野,背后有光晕一闪一闪地跳动,此时穿着作战服的几个人,都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

不管之前有什么分歧,或是没上没下地打闹,在黎野讲完这些话之后,都只会做好一件事——服从。

“没有”,一声整齐响亮的回答后,黎野满意地点了点头。

“你,过来,介绍一下自己”,当长官当惯了,工作的时候黎野对白舸没有丝毫多余的客气。

白舸闻言,乖乖过去,站在黎野旁边,头顶只到黎野的下巴,小小一只。

“我叫白舸,警号173618,来自幸福派出所,毕业于海市大学,图情报专业,警龄三年,青市本地人……身高一米六,体重46公斤……”白舸实在不知道还要介绍些什么,偷偷看了一眼黎野。

黎野不知道在想什么,并没有看到白舸求救的眼神,“作为队长,居然在任务前夕开小差,回头给你举报了”,白舸暗自腹诽。

“你有一米六吗?一米四还差不多”,猴子窜到白舸面前,挺起胸膛,在白舸头顶比划来比划去。

白舸看着良善,其实也不是个好欺负的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猴子,惋惜地叹了口气说:“你是不是每天得带个帽子才能出门?”

猴子不明所以,黎野“扑哧”一声笑了。

“队长,她欺负我?”猴子虽然不知道白舸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看白舸站得端端正正,嘴角却有止不住的笑意,就知道白舸没说什么好话。

猴子看黎野不告诉他,瞪着白舸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看起来反而有点可爱,白舸忍不住继续逗他:“沐猴而冠,夸你像个人”。

听到这话,其他人忍不住也哈哈笑了起来。猴子本来差点被白舸的解释糊弄过去了,转念一想:像个人,不就是,不是人么?

作势就要扑过去给白舸点儿教训,转而被黎野薅住后脖颈,丢到了人堆里说:“好了,别闹了,你们也介绍一下自己,让白舸认一下人”。

浓眉大眼的男孩子叫章强,是副队长,看着年轻,其实已经三十二了,比黎野大了六岁。腰细腿长的女武警叫李向歌,和黎野是同学。小平头叫秦军,大高个叫项东,都是从西北军区选出来的。猴子大名叫侯武,是黎野在西南执行任务时候的老部下,跟黎野关系最为亲近。

白舸认真地听着他们的介绍,忽然感觉后背凉凉的,瞥了一眼,居然是黎野正盯着自己看。

“老天爷保佑,希望他没有认出来我”,白舸脑海中的小人跪在地上,转着圈地求各路神仙,毕竟这个任务还是有点儿危险的,黎野要是公报私仇,自己进去磕磕碰碰,缺个胳膊少条腿,也没地儿说理去。

黎野并没有注意到白舸奇奇怪怪的小表情,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抬头对大家说:“好了,没什么问题就地解散,半个小时后这个办公室集合,李向歌给白舸介绍具体情况,其他人跟我研究一下作战计划。”

看其他人都开始收拾东西,白舸默默举手示意,黎野终于注意到了那小小的一只,手里没停,只抬了一下下巴,意思让白舸有什么问题直接说。

“那个,不用吃饭吗?”

黎野一脸疑惑。

白舸见状解释道:“只有半个小时,不让大家吃午饭吗?”说着默默摸了一下自己已经瘪到不能再瘪的肚皮。

“半个小时不够吃饭吗?”没等黎野回答,猴子自来熟地搂住了白舸的肩膀,继续说:“不光可以吃饭,还能撒个尿,上个大号,睡一觉也成。”

这些人真牲口啊,四肢都是上发条的吗?半个小时能干这么多事。正当白舸在颅内偷偷吐槽的时候,话不多的小平头开口了:“对啊,干完这些,时间还够猴子,biu~”,说着比了个二踢脚发射的手势,连声音也很像。

白舸不明所以,李向歌悄悄捂住了白舸的耳朵,一脸愠怒地对那俩人说:“别乱说话,还有别人在呢,别给我们支队现眼了。”

不顾后面俩人的打闹,李向歌亲昵地挽住白舸的胳膊,带她向食堂走去。

白舸乖乖地跟着李向歌的步伐,胳膊被挽住,白舸活像个配件挂在李向歌身上,而且李向歌比白舸高了很多,腿也长,她走两步,白舸得走三步,走得慢了,配件就要变成随风摇摆的姿势,别提多难受了。

老高,救救我吧,不想在这里当“别人”,当“配件”了!白舸内心狂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