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溪陆时渊(伺机养成)免费阅读无弹窗_伺机养成林溪陆时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现代言情小说《伺机养成》,是作者“一块棺材板”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林溪陆时渊,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面色也沉厉的可怕他能想得到她这十年过的并不好,可却低估了人性至恶可以没有底线明明她就活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也许他当初多想想办法或许就能找到她,可他却放任她在那样非人的世界里惨遭十年的折磨十年,不是十天“刚才我说的这些,市一医院都还留着当年的手术记录,你随时可以去看,”周川道“不用,把手术记录销毁”“啊?”“如果这是她不愿提及的过去,除非她主动告诉我,否则,我就永远装作不知道”“嘟嘟嘟…….

小说:伺机养成

作者:一块棺材板

角色:林溪陆时渊

现代言情小说《伺机养成》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块棺材板”。精彩内容:林溪一颗心就像被狠狠泼了盆凉水,不敢置信的睁眼。男人已经回到了驾驶座,脸色平静的仿佛刚才的暧昧根本就没发生过。林溪:“…!!!”她拽紧了安全带,不想被看出她的羞窘,将脸转向窗外,默默咬牙,“你刚刚,明明就是想亲我……”他就是故意的!黑色宾利驶离了民政局,缓缓汇入城市主干道。陆时渊一手横在…

伺机养成

第15章 免费在线阅读

“吧嗒。”

安全带被扣上的声音,打断了她所有的旖旎心思。

男人温热的呼吸拂过她的额头,下一秒,就退远了一些。

“脑子里在乱想什么?”陆时渊觉得好笑,沉静的眼眸自然将她所有的反应都尽收眼底。

林溪一颗心就像被狠狠泼了盆凉水,不敢置信的睁眼。

男人已经回到了驾驶座,脸色平静的仿佛刚才的暧昧根本就没发生过。

林溪:“…!!!”

她拽紧了安全带,不想被看出她的羞窘,将脸转向窗外,默默咬牙,“你刚刚,明明就是想亲我……”

他就是故意的!

黑色宾利驶离了民政局,缓缓汇入城市主干道。

陆时渊一手横在车窗,一手随意搁在方向盘上,语调平静的仿佛在谈论今天的天气,“我是个正常男人,你又处处长在了我的审美点上,我们关系合法,我想亲你有什么不对。”

转向灯轻微的滴答声在车厢里响着。

女孩瓷白的小脸倏然爆红,这猝不及防的情话让她根本招架不住。

什么叫处处长在了他的审美点上?

意思是,他承认她很漂亮?有对她心动的感觉?

林溪虽然觉得陆时渊很可能不是这个意思,毕竟看惯了他道貌岸然的那一面,可听他这么说,心里还是禁不住可耻的期待着什么。

她继续将脸面对着车窗,无视脸上烧的越来越厉害的红晕,指尖攥紧了安全带一角,撇着嘴角轻哼,“那你干嘛不亲?”

明知道他刚才要是亲下来,她根本不会反抗……

她声音很轻,像是从喉咙缝里磨出来的,可纵然如此,因为车厢里太安静,男人还是一字不差的听见了。

陆时渊瞥她一眼,声音微沉,“你还太小,好好学习,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林溪:???

一边说想亲她,一边又让她清心寡欲,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狗男人!

果然,下一秒,某人的教育模式就开启了。

“定科实习从周三开始,还有两天时间,我让御明给你带了几本书和往年考题,趁着这两天把解剖学复习一下,下个月学院会重新组织补考。”

林溪“哦”了一声,一听见这些脑子里就开始嗡嗡鸣响,自动就想过滤不见。

“听见了?”陆时渊问,语气十足像个长辈。

林溪慢吞吞“嗯”了一声。

“虽然毕业留院和实习表现关系很大,但专业课成绩占比很重,”陆时渊提醒她,“解剖学过不了,直接影响你毕业,到时候别指望我给你开后门。”

“……”林溪脸上火辣辣。

被自己的老公这样鄙视,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可好在她皮厚,精致的小脸凑了过去,小脑袋轻轻靠在他开车的手臂上,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俏皮又轻灵的眨了眨,语气颇有些委屈,“老公……你知道我笨的,当初是为了追你我才学的临床医学,我一看到那些肌肉器官就想吐,就算我现在开始努力,我也不一定能过,你就真的忍心看我再一次挂科吗?”

陆时渊冷笑,将她毛茸茸的小脑袋推远了一些,“身为你的老公和监护人,更该以身作则,不能惯着你偷懒贪图安逸的坏毛病,既然你也知道仅靠你自己过不了,接下来我亲自监督你学习,今晚先把系统解剖学的第一套题做了,晚上我会过来检查。”

林溪,“……!!!”

差点原地去世!

……

虽然林溪心里很清楚,陆时渊娶她完全是出于对父亲的承诺,可是新婚夜就把她一个人丢在新房,让她苦逼的做卷子刷题,这种行径简直令人发指!

“卧槽小溪!陆主任是不是被下降头了,就这么牺牲了自己的大好前程跟你领证了?!”书青青在电话里大叫。

林溪忙着在百度题库里搜题,倒霉的是,这些题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竟然一道原题都没搜到,忿忿的放下笔,“领证了又怎么样,你都不知道我现在有多惨,我要是今晚做不到六十分,他不让我睡觉!”

书青青扑哧一声笑了,“你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不知道,昨天我堂姐回来了,气的脸跟地里的青瓜似的,她从小就喜欢陆主任,昨晚刚下飞机连家都没回就去医院找了陆主任的,肯定是吃瘪了,要是她知道陆主任和你这个什么都比不上她的黄毛丫头领证了,估计能气吐血。”

林溪愣了一下,书青青堂姐?

“你堂姐叫书岑?”

“是啊,”书青青也愣了一下,“你们见过了?”

林溪默了默,“嗯。”

那确实是个漂亮的无可挑剔的女人。

优雅又有气质,让她自愧不如。

“她和陆时渊有婚约?”

书青青道,“是有,不过明眼人都知道那只是我爸和陆伯伯的意思,我这个堂姐吧,从小就眼高于顶,喜欢男人也是这样,就认准了陆主任这朵高岭之花,谁都拿她没办法,你不知道她为了陆主任,舞蹈钢琴手风琴每一项都拿了国际大奖,硬生生把自己逼成了国际名媛。”

林溪默默听着,书青青似想起什么又道,“小溪,既然你已经和陆主任领了证,有个事我觉得应该告诉你,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

电话那头顿了几秒,“我前几天不是侧面从我爸那打听陆主任有没有女朋友那事么,我爸喝多了,跟我说当年陆主任和我堂姐其实在一起过,如果不是因为陆主任坚持要等你,堂姐也不会一气之下就跟他分手去了国外。”

林溪,“……”

心口突然就像被压了一座沉重的大山。

手里的水性笔不自觉攥的愈发紧。

“我知道了。”

“小溪,你没事吧?”书青青有些抱歉,“我知道你肯定会难受,但我觉得你还是应该知道,我那个堂姐不是一般人,就算你和陆主任成了夫妻,也不代表她真的就会放弃,更何况陆主任那样的条件本来就招女人喜欢,你平时该提防的地方还是该注意。”

林溪知道她是好心,但说心里不难过也是不可能的,笑了笑,“谢谢你青青,我记住了,不过过去毕竟是过去,不管他们曾经有过什么都跟我没关系,陆时渊是个很有责任心的人,他娶了我就会对我负责,我相信他。”

书青青也是这样想的,安慰了她几句,临挂电话的时候突然又神秘兮兮的说要给她送一份神秘的新婚大礼。

林溪没仔细琢磨她这句话的含义,书青青就挂了电话。

已经晚上十点了。

林溪白天又搬了家,实在有些扛不住,就先去洗了个澡,本想洗了澡脑子说不定清醒一点能把剩下的题做了,可握上笔没多久就打起了瞌睡。

陆时渊下了手术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客厅里仅开着一盏落地灯,小姑娘趴在茶几上睡得正熟。

身子歪歪曲曲的斜着,白嫩的小手还紧紧握着笔,笔尖在纸张上洇了好几个黑色墨点。

她身上仅穿着一件单薄的吊带睡裙,裙摆很短,堪堪只能遮住腿根,两条纤细笔直的长腿盘曲在羊毛绒地毯上,头发半湿半干着垂落在身侧,一旁的落地窗窗户半开着,有夜风吹进来。

陆时渊蹙了蹙眉,这样睡下去迟早要感冒,他走过去,微微俯身,一手搂着她的脊背,一手穿过她的膝弯,将她小心翼翼的抱了起来。

主卧的窗户也是开着的,他将她抱去床上,又走过去将窗户关上,然后就见小姑娘睡梦中无意识的翻了个身,差点就要从床沿翻下去。

“……”陆时渊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她,才避免她的脑袋和地板亲密接触。

“林溪,把头发吹干再睡。”他推了推她。

小姑娘毫无反应。

在他怀里睡得很沉。

乌黑如墨的发丝散了她满身,几缕凌乱的纠缠在他的手臂上,她睡颜恬静,眉目如画,红唇潋滟,他的目光忍不住多驻足了几分。

不得不承认,他的小姑娘,漂亮的有些过分。

且因为他抱着她的姿势,吊带睡裙的肩带往一侧滑落,落在了她白嫩纤细的手臂,灯光下女孩锁骨处白皙光洁的肌肤像是白玉一般,还有那睡裙领口遮掩下,饱满又诱人的起伏。

陆时渊不动声色的别开视线,正要把她放去床上,睡梦中的女孩却突然皱了皱眉,嘤咛了一声,然后在他猝不及防之际,伸手缠住了他的脖颈,将他一同拉去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