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允荞程璟言(我靠对方脑补,崩完所有炮灰剧情)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我靠对方脑补,崩完所有炮灰剧情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以周允荞程璟言为主角的现代言情小说《我靠对方脑补,崩完所有炮灰剧情》,是由网文大神“清风听晚吟”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周允荞猛地睁开双眼,便感觉到这间不算宽敞的房间内气氛极其压抑他揉了揉胀痛的脑袋,微微抬头,便看到周围一片刺目的雪白,和那个坐在椅子上满脸阴鸷的青年面上似乎结着寒冰,正不错眼珠地盯着他见人醒了,那青年理了理没有一丝褶皱的西装外套,冷冰冰吐出一句:“周允荞,你最好记住自己的身份,别以为你喜欢我,我就会纵容你,我不希望看到还有下一次!”三十七度的嘴,吐出了零下三十七度戳心窝子的话冰冷刺骨,凉彻心……

小说:我靠对方脑补,崩完所有炮灰剧情

作者:清风听晚吟

角色:周允荞程璟言

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清风听晚吟”写的《我靠对方脑补,崩完所有炮灰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当初的不告而别,表面上用的借口是不耽误萧衍的未来而选择离开,可双方都心知肚明,这不过是自己屈服于金钱的一场妥协而已。如今,萧衍对他还有几分旧情,得千万要利用好了这所剩不多的爱意,再一次抓紧这条大鱼。许忆安温柔地笑了笑,反手抓住萧衍的手腕,大拇指轻轻磨搓对方略带薄茧的掌心,摆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那…

我靠对方脑补,崩完所有炮灰剧情

第9章 添堵剧情略崩 免费在线阅读

医院里,一身病号服的许忆安正面色苍白地窝在病床上,手背上挂着点滴,冰凉地液体顺着针管缓慢地一滴滴没入血管。整个人脸色苍白地像一个精致易碎的瓷娃娃。

萧衍一脸担忧地坐在病床旁,不时地抬头瞧一眼吊瓶,嘴里柔声“责备”道:“怎么会突然犯这么厉害的胃病?晚饭是不是没有好好吃?”

病床上那个虚弱的人儿羞愧地低下头,半天不敢抬头,只支支吾吾地嘀咕了几句没有胃口吃晚餐……

萧衍爱怜地摸了摸许忆安柔软而又乱糟糟的头发,低声安慰道:“以后我陪你吃晚餐,你在出国前胃就不好,现在得好好将养着,不然胃疼还会再犯的。”

出国两个字让许忆安眼皮咯噔一跳,这是他一直以来不敢提的一件事。

当初的不告而别,表面上用的借口是不耽误萧衍的未来而选择离开,可双方都心知肚明,这不过是自己屈服于金钱的一场妥协而已。

如今,萧衍对他还有几分旧情,得千万要利用好了这所剩不多的爱意,再一次抓紧这条大鱼。

许忆安温柔地笑了笑,反手抓住萧衍的手腕,大拇指轻轻磨搓对方略带薄茧的掌心,摆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那哪行,阿衍你这么忙,我怎么能让你总陪着我呢,这次我回国能再跟你在一起,已经是我在国外这三年梦寐以求的事儿,我不敢再奢求更多了。”

几句话,说得暖心又暖肺,落在萧衍耳朵里,国外那几年变成了许忆安苦苦的单相思。

一场求而不得的虐恋。

他略直了直身子,将病床上的人儿紧紧拥抱在怀里,嘴里轻声嘟囔了一句:“忆安——”

“砰!”

一声巨大的开门声让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迅速分开。

满身狼狈的周允荞不识时务地出现在病房门口。

见二人那渐渐黑下来的面庞,一身草屑的青年抹了把脸上的汗水,冲着那被打搅的二人微微歉意一笑,在识海里吼了一句【7哥,任务是什么来着?】

【系统:“与萧衍争吵,为萧衍与白月光之间添堵”。】

【周允荞:好咧!】

那一身狼狈的青年迅速切换表情,由一幅看热闹的吃瓜神色无缝切换成悲痛欲绝。

眼眶赤红,泪水迅速充盈眼窝,随时要滚落下来。

“萧哥,这就是你说得要加班吗?你不在的日子里,我一直都在很认真的为你独守空房,可是你为什么不肯多爱我一点点?”

最后一句话,伴随着龇牙咧嘴的表情,两颗大大的泪珠恰到好处地滚下来。

仿佛下一刻,这个柔弱的青年就要晕倒在病房门口,只剩下一副行尸走肉的躯壳留存于世。

萧衍并不理解为何是龇牙咧嘴的滚落泪珠,此刻,他满心里只有对这个小替身的厌恶!

一个替身,着实看不清自己的位置,竟然妄想得到金主的爱?简直是做梦!

“周允荞!你不要太过分了,记住你自己的身份,别去妄想一些不属于你的东西!”

识海里,期待的叮咚声并没有响起。

周允荞小声吸着凉气揉了揉方才掐狠了的后腰,在识海里问道【7哥,任务没有完成吗?】

【系统:没有,吵得不够凶,接着吵!你瞧任务栏还是灰色的呢!】

周允荞用力点了点头,索性放飞自我,冲着萧衍厉声道:“他有什么好?三年前他拿着萧家的钱一走了之,如今不过是钱花完了才回来再找你这个冤大头,我有哪一点比不上他?这一年来,我满心满眼里全是你,你为何就不肯多看我一眼?”

随着最后一句质问的结束,又是龇牙咧嘴流下了两颗硕大晶莹的泪珠,右手悄悄伸到后腰位置轻轻揉了揉一块被掐青了的嫩肉。

萧衍身上的怒火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他起身指着周允荞面门一字一顿道:

“是不是我平时对你太过于纵容了让你看不清自己在我心里的地位?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出病房!”

【系统:叮咚,“与萧衍争吵,为萧衍与白月光之间舔堵”任务已完成!】

这久违的叮咚声,让周允荞长出了口气,面上露出一派轻松,思绪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的主播妹妹身上,对眼前脸黑得像炭一样的霸总随意敷衍道:“好好,那我走,我不在这里碍你们的眼!”

说罢,摆出一幅为情所伤的模样,大步迈出病房准备去找自己那辆相依为命的28大杠。

萧衍似乎是被这前后巨大的反差给弄迷糊了,抿了抿嘴,只当是周允荞太伤心难过,跑出去发泄情绪。

仍在气头上的他掏出手机给管家打了个电话,气势汹汹地冲着手机吼道:“待会儿周允荞回去不必给他开门,让他好好的在外头醒醒脑子!”

手机被狠狠地摔到了沙发上,病房里又恢复了最初的静谧,可方才那股子旖旎却烟消云散。

许忆安死死咬着下唇,生怕萧衍介意三年前他拿了萧家那笔钱出国的事儿,窝在病床上一声都不敢吭。

而萧衍也默默地皱起了眉头。

他当然知道三年前许忆安拿钱的事儿,只是他的心里依旧放不下这个白月光,当年那浓烈真挚的爱并没有结束。可心里总莫名有股子怨气,所以包养替身这事儿也没有隐瞒许忆安。

所有不合时宜的话题,两个人都默契地没有再提过。

萧衍没有问三年前的不辞而别,许忆安没有提如今养在别墅里的金丝雀。

可如今周允荞大大咧咧地出现并提起曾经的事儿,让二人之间的气氛诡异了不少。

空气窒息的病房里,半天都没有一丝声音。

只有窝在识海里的系统瞧着大屏幕中病房里的情景完全摸不着头脑,按照原剧情,替身走后,霸总与白月光抱在一起互诉衷肠才对,怎么现在……

霸总与白月光像是出现了嫌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