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自光年之外坎次沐妮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坎次沐妮拉)他来自光年之外最新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他来自光年之外》是由作者“宇宙的尽头是橘子”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坎次沐妮拉,其中内容简介:妮拉回到房间后,一直在回忆当天的经历,一遍遍思考坎次或许是不是喜欢自己可是怎么想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今天是他们第二次见面,第一次说话为什么他会说很想认识自己呢?细细想来,“跟踪”一个还不认识的女孩子这点真的有点奇怪可不知为什么,妮拉反而感受到了他给予的安全感今晚注定是个躁动的夜晚,妮拉不喜欢让自己陷入不确定的事情中,她害怕自己在自我的猜测中慢慢喜欢上他他根本就是妮拉的理想型,又充满神……

小说:他来自光年之外

作者:宇宙的尽头是橘子

角色:坎次沐妮拉

经典现代言情小说《他来自光年之外》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宇宙的尽头是橘子”是个网文大神。剧情精彩截取:今晚注定是个躁动的夜晚,妮拉不喜欢让自己陷入不确定的事情中,她害怕自己在自我的猜测中慢慢喜欢上他。他根本就是妮拉的理想型,又充满神秘感,直直勾着妮拉的好奇的心。夜深了,妮拉洗完澡躺上了柔软的大床。热水洗掉一天的疲惫,打开窗户让凉风使自己平静了下来,翻出床头那本《金色骑士》…

他来自光年之外

第5章 偶遇都是主动制造的机会 免费在线阅读

妮拉回到房间后,一直在回忆当天的经历,一遍遍思考坎次或许是不是喜欢自己。

可是怎么想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今天是他们第二次见面,第一次说话。

为什么他会说很想认识自己呢?细细想来,“跟踪”一个还不认识的女孩子这点真的有点奇怪。可不知为什么,妮拉反而感受到了他给予的安全感。

今晚注定是个躁动的夜晚,妮拉不喜欢让自己陷入不确定的事情中,她害怕自己在自我的猜测中慢慢喜欢上他。他根本就是妮拉的理想型,又充满神秘感,直直勾着妮拉的好奇的心。

夜深了,妮拉洗完澡躺上了柔软的大床。

热水洗掉一天的疲惫,打开窗户让凉风使自己平静了下来,翻出床头那本《金色骑士》。

这是高中图书馆借阅的第一本让自己着迷的小说,深深触动了自己。妮拉觉得这是自己的爱情启蒙书,奠定了自己爱情观。看着看着,慢慢进入了梦乡。

凌晨6点的天空还是朦胧的,微微点缀着星光。世界那么安静,妮拉很喜欢这种静谧感。

她拉开半边窗帘,透过阳台,看着楼下一排排整齐亮着的路灯,一直通向远方,就像一排指引方向的智者。

推开半面窗户,凉凉的微风将早晨最新鲜的空气充满房间。妮拉可以嗅到树叶在晨露中呼吸的味道,花粉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充满无限可能的一天又开始了。

妮拉喜欢给自己制定计划,然后指引自己朝着目标前进。这种按部就班的生活从不让妮拉觉得枯燥。

生活中常常会有各种计划之外、意料之外的事情,妮拉允许这种偶尔打破计划的乐趣。

就像平静的湖面上被扔进一颗石子时,泛起的涟漪那样,点缀成一种风景;就像悲伤总能将快乐映衬成一种极致幸福感。

妮拉一直在默默地坚持着,等待着属于自己的意料之外。

今日的早晨有种暗暗涌动的喜悦,妮拉的盯着西语学习视频,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了一抹微笑,心中在期待着什么,这种感觉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

急急忙忙洗漱完后,却纠结于应该穿什么衣服去上班,试了好几套衣服都不满意,才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买过新衣服了。

最后选择了一身牛仔背带裙,挽了一个随意的丸子头,比平常多涂了一层遮瑕膏,可是讨人厌的小斑点就是怎么也盖不住。妮拉看时间不够了只能作罢,再涂上了橘红色的口红,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俏皮一些,不要显得那么沉闷。

她看了一眼手机显示的时间,到了必须要出门的时候了,匆匆忙忙把双肩包挂在右肩上就出了门。

走到楼下才发现下雨了,没有带伞。妮拉买的雨伞似乎总是不在线,总是逃不开带伞的时候不下雨,下雨的时候不带伞的魔咒。

还好今天的雨不大,妮拉其实是很喜欢下雨天的,那种万物被雨水净化的感觉很美好。

小时候的自己很喜欢淋雨带来的乐趣和畅快感,长大后发现大家都觉得淋雨是件很狼狈的事情,有时候还和狗血的情景剧关联在一起。

反正,无论如何今天的妮拉是不想要狼狈的,不想让自己今天花心思的一番打扮被雨水冲冲刷一空。她只得再次上楼去取雨伞。心里盘算着不能迟到,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她小跑着来到小区对面的公交站,翻看着手机APP查看公交车的距离,完全没注意到身后一台黑色汽车,打着双闪灯停在路边。

妮拉穿过街道,往公交站台移动时,汽车慢慢移动着跟了过来。

坎次放下车窗,叫着妮拉的名字,因为雨声有些大,妮拉完全未听到呼喊声。

她来到公交站台前,焦急地往后张望,视线被一个撑着大黑伞的身影挡住了。直到他走近了,妮拉才露出满脸吃惊的表情。停顿了好一会儿才发问到:“你怎么…你也住在附近吗?和我坐同一趟车上班?”

坎次把雨伞往妮拉这边挪了挪,几乎盖住了妮拉的小伞,就像树林下,大雨过后的,夹杂着阳光,泥土中迅速成长起来的蘑菇,长得又高又大的盖住长得低矮的,甚是可爱。

妮拉觉得今天的雨也突然变得可爱了。雨水滴答滴答,从坎次雨伞边缘的尖角滴落在妮拉的伞顶,节奏平稳,雨声似乎消失了,周围突然变得很安静,妮拉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不是,我等你好一会儿了。”坎次说。

妮拉立马把自己的小伞往旁边移开,伞柄横放,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坎次。还不等她发问,坎次伸手抓住妮拉的伞柄,将妮拉往自己身边靠了靠。

“把你的伞收起来吧,我的伞够用了。”坎次笑着继续说到,“妮拉,我需要你帮我举一下伞。”

妮拉愣了愣,双手接过坎次递过来的大伞,才发现自己好像变矮了。妮拉一直对自己的个子还蛮自信的,168公分不算高但也不算矮,其实在自己生活的南方城市,自己已经算是高个子了。

妮拉记得和小伙伴一起打伞时,自己总是撑伞的那位。然而此刻的妮拉,双手捧着伞柄的最下方,很努力地举到最高处,才能不至于压着坎次的头发。

“坐我的车走吧,”坎次动作娴熟的收起妮拉的伞,随手接过自己的大伞。

妮拉又闻到坎次身上熟悉的香味,静静跟在坎次身旁。她努力抑制住自己想要抓住坎次衣角的冲动。

今天的坎次穿了全身黑色,很好地映衬了他的气质。

她发现坎次的车也是黑色的,坐进车里听着雨声,妮拉思绪横飞,感觉自己又像进入了梦境。

车里弥漫着坎次身上的味道,妮拉在心中骂自己是个小色鬼,看着坎次方向盘上的双手也是如此性感,血管的纹路清晰可见,指甲修剪得很整齐,指节分明,无不透露男性的阳刚。

妮拉想象着“握起来会是什么感觉呢?”

她开始试着转移自己的注意力,鼓起勇气主动打破了沉默,“坎次,你使用的是什么味道的香水?真好闻。”

坎次转过头 ,看着妮拉真诚的大眼睛,“我没有使用香水。”

“怎么会…你车上,还有你身上明明有种特别的香味。真的没用?”

“真的没有。”坎次看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

“好吧,那你就是古人说的那种特别的人吧。”妮拉还是不相信。

“什么特别的人?”

“你知道香妃吧?清朝的野史里说是位大美人,最特别是其出生自带异香。”妮拉说完忍不住捂嘴笑起来。

“所以你是觉得我自带异香?”坎次挑了挑眉。

妮拉赶紧补充到,“现在的人也经常会说,很多女孩子身上会有独特的香味啊,就像宝宝身上会有奶香味一样。”

坎次仅用左手掌握着方向盘,侧过身子,直直得盯着认真讲解的妮拉。

“女儿香!你听过吧?”妮拉心虚的想,不过我可没有什么香味,没有汗味就行。

“听过。”坎次认真地说。

“有女儿香,一定也会有男儿香啊。魏晋南北朝的美男子一定都是香香的。”妮拉坚定的说。虽然在妮拉的记忆中,“男儿臭”的情况比较普遍,男孩子们总是喜欢运动,炎热的夏天难免有股汗津津的味道。

“我很高兴你这样讲,所以我身上的香味像什么。”

“大自然的味道,但不像是花香,我说不上来…”妮拉喃喃地说着。

坎次伸出右手从妮拉身后往前抚住妮拉的脸颊,轻轻把她的脑袋拉向自己。

妮拉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本能地往旁边躲,但却遗憾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他的力度刚刚好,不让妮拉缩回去。

“妮拉,你靠我近一点,记住我身上的味道。”

两人在车里过于亲昵的举动,让妮拉再次脸红了。

“这下是想忘也忘不了了。”妮拉咕哝道。

妮拉放弃了挣扎,她闭上了双眼,静静感受着坎次身上特有的味道。

她再次感受到了碧海蓝天,旷野星辰,此刻山林的风吹着妮拉的脸颊,仿佛置身于山川大海之上、浩夜星空之下。她感觉从未如此放松过,就像去另一个世界开启了一次奇异之旅。

“妮拉,妮拉,妮拉…”

妮拉听到有人在耳边一直呼叫着自己的名字,睁开眼发现自己靠在座位上睡着了。

这可不是妮拉的作风,怎么能在这种时候,在坎次的车上睡着呢。妮拉心里嘀咕着,“我这么矜持、这么淑女的女生,怎么可以在倾心的男生的面前这么放纵自己?这简直不可思议!”

“不好意思,我可能太困了。”妮拉尴尬地解释到。

“没关系,多休息上班才有精神。我们到公司了!”

“啊,害你迟到了,对不起啊!”妮拉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抓起自己的背包准备下车。

但她却觉得坎次似乎一点也不着急,嘴角似乎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妮拉顾不上那么多,道了一声谢谢后,就下车往楼上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