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当天,我闪婚了亿万富豪(陆清清秦涵月)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分手当天,我闪婚了亿万富豪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陆清清秦涵月)

很多朋友很喜欢《分手当天,我闪婚了亿万富豪》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熊小样”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分手当天,我闪婚了亿万富豪》内容概括:得到陆清清的保证,老爷子觉得自己总算没看错人但同时心里又担心盛明羲如果错过这样的女孩子,肯定会追悔莫及这时,陆清清的电话响了,是岳航打来的,让家属去术前签字陆清清这才知道,陆海州早上根本就没来老爷子见陆清清着急的样子,就让她有急事就先去办,他一个人在这里等没问题的国际部和奶奶的住院大楼并不远,陆清清想着快去快回,就拜托护士照看……

小说:分手当天,我闪婚了亿万富豪

作者:熊小样

角色:陆清清秦涵月

现代言情小说《分手当天,我闪婚了亿万富豪》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熊小样”。精彩内容:“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吧。”“不用麻烦了,我自己打车回去。”陆清清本能地拒绝。“不麻烦,反正我现在也没事,你就当我是代驾好了…

分手当天,我闪婚了亿万富豪

第12章 免费在线阅读

这时岳航也认出了她。

“怎么是你?”岳航忙查看她的伤势,好在都是皮外伤。

岳航把陆清清从地上拉起来,“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

“我过来办点事。”

岳航看了眼对面的派出所,想问点什么,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打车回去。”陆清清本能地拒绝。

“不麻烦,反正我现在也没事,你就当我是代驾好了。”

岳航说完,打开车门。

盛情难却,陆清清只好上了车。

一路上,两个人没有太多交流,聊的最多的还是陆奶奶的病情。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到了盛家门口。

陆清清刚要下车,岳航看到她手臂上的擦伤,连忙拉住她。

接着,岳航取出车上的急救包,给她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

他涂药的动作很熟练,看着就很专业。

“你明天最好来一趟医院,我再给你处理一下,八小时内不要沾水,防止感染。”

“……”

盛明羲此时就坐在旁边的车里。看见坐在副驾上的陆清清,跟一个陌生男人在车里不知捣鼓什么,半天都没下车。

明天是盛明羲父母的祭日,二十年前他的父母车祸中丧生,凶手至今也没找到。

所以每年一到这几天,盛明羲的心情就不好。

加上他都给爷爷联系好了最好的国际医生,为爷爷手术,可是就因为发现了那个婚前协议,爷爷现在死活都不愿意接受治疗。

他承认他今晚不够冷静,所以他坐在车里等陆清清回来,打算跟她好好谈谈。

却不料看到这一幕。

大晚上跑出去跟别的男人幽会,难怪前男友会出轨,大概是一个巴掌拍不响。

盛明羲移开视线,一个工具人而已,他又何必在意?

另一辆车里,陆清清谢过岳航,开门下了车。

她并没发现暗处的盛明羲,推门走进了院子。

书房的灯亮着,陆清清以为盛明羲在里面,在经过书房门口时还停顿了一下。

她现在突然有些后悔,不该用这种方式来给奶奶凑手术费。

两个没有感情基础的陌生人,想共同生活在一起,真的比想象的困难很多。

这一晚,盛明羲又睡在了书房。

次日清晨。

盛明羲早早就走了。

陆清清还是照常做好早餐,送到爷爷房里。

爷爷今天的情绪不太好,看到陆清清就一个劲叹气。

陆清清认为老爷子肯定是因为婚前协议的事,还生她和盛明羲的气呢。

她想安慰,却不知怎么开口。

就在她转身要出去时,老爷子叫住了她。

“今天是明羲父母的祭日,我希望你能去陪陪他,这孩子八岁就没了父母,这些年就只有我一个孤老头子陪着他,眼下我也陪不了他几天了,爷爷就把他交给你了。”

陆清清心头一震。

接过老爷子递过来的一张字条,上面有一个码头的地址。

“他每年的今天都会出海祭拜他的父母,你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

陆清清捏着纸条,眼前出现盛明羲孤独的背影站在甲板上,想起她从未见过面的父母,不禁感同身受。

反正奶奶后天才需要陪护,她就当给自己放个假。

当陆清清找到字条上的码头时,盛明羲乘坐的游艇已经离岸十多米了。

盛明羲站在甲板上,背对着陆清清。

陆清清大声呼喊盛明羲的名字,但可能海浪声太大,喊了半天,盛明羲都没反应。

游艇越开越远。

陆清清只好转身往回走。

海边的风很冷,陆清清裹紧了外套。

突然身后有人叫她:“陆清清!”

猛回头,看见盛明羲站在她的身后。

“爷爷让你来的?”盛明羲的声音嘶哑,他仿佛一夜没睡,此时眼窝塌陷,显得很是憔悴。

“爷爷给的地址。”

但是我自己想来的。后半句陆清清没说出口。

盛明羲喉结滚动。

“你回去吧,告诉爷爷,不用担心我。”

盛明羲的神情冷漠得就像这海风,吹得人透心凉。

看着盛明羲默默转身走上跳板,背影萧索的让人心疼。

陆清清想也没想就追了上去。

可她天生怕水,特别是海水,在她印象里,大海是个可怕的存在。

她哆哆嗦嗦走在跳板上,几次想拉住前面的盛明羲,又把手收了回来。

就在马上登船的那一刻,一个大浪打来,跳板剧烈晃动。

陆清清“啊”的一声。

盛明羲回头,正好拉住向下栽去的陆清清。

陆清清被吓得花容失色,紧紧抱住盛明羲。

她有无数次梦见自己被人推进海里,她苦苦挣扎,却只听见一个女人的笑声。

这个噩梦像是阴影折磨了她这么多年,以至于她一看见海就心生恐惧。

感觉到怀中的人儿在瑟瑟发抖,盛明羲把陆清清拦腰抱起。

陆清清的侧脸就贴在盛明羲的胸口,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忽然感觉没那么冷了。

游艇开动了。

陆清清坐在船舱里,看着甲板上的盛明羲。

他迎着海风,眼神空洞地盯着远方。

今天是他二十八岁生日,二十年前,他的父母从外地赶回来给他庆生,在通过跨海大桥时,车子突然失控,迎面撞上护栏,冲出桥面,坠入大海。

之后救援队连续打捞了几个月,都一无所获。

年幼的盛明羲因为这件事,曾一度抑郁成疾,后来被爷爷送出国才慢慢好转。

但从父母车祸那天起,盛明羲就再也不过生日了。

浓重的悲伤情绪将盛明羲包裹着,仿佛这天地间只剩下他一个人,那么孤单,那么无助。

陆清清走过去,想安慰他两句,可当看到他赤红的眼圈时,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也许此时他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默默的陪伴。

临近中午,游艇进入盛明羲父母出事的海域。

海风越来越大。

“爸爸,妈妈,儿子来看你们了!”盛明羲对着大海喊了一遍又一遍。

喊得撕心裂肺,痛断肝肠。

“儿子好想你们,你们快回来吧!”

“爷爷让我带话给你们,让你们玩够了快点回家,晚了就见不到你们了。”

“……”

盛明羲喊到声音嘶哑,最后竟跪地失声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