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诗盛孟辉(娇妻鲜嫩,财阀大佬粘我不放)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娇妻鲜嫩,财阀大佬粘我不放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火爆新书《娇妻鲜嫩,财阀大佬粘我不放》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梦初心心”,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当然,他还是更希望,能以正常的身份面对她,跟她灵魂和身体都达到一致的契合早上起来,秦诗往医院打了个电话,得知秦墨缘一切都好,她决定去豪门会所上班先请了三天假,后来又请了五天,这都一个多礼拜没去了虽然她只跟小辛相处了没两天,但却已经对这个孩子有感情了刚刚进门,一个小小的身影就扑过来抱住了她的腿秦诗赶忙将小辛抱起来,……

小说:娇妻鲜嫩,财阀大佬粘我不放

作者:梦初心心

角色:秦诗盛孟辉

现代言情小说《娇妻鲜嫩,财阀大佬粘我不放》的作者是“梦初心心”。其中精彩内容是:”服务生的口气冷下来。“是这样,我想打听一件事,是五年前——”“不好意思,女士,我们是不能泄露顾客的信息的。”不等她说完,服务生打断了她的话。“那,要成为你们的VIP会员,需要什么条件?”秦诗问…

娇妻鲜嫩,财阀大佬粘我不放

第11章 免费在线阅读

阳城路是海城有名的娱乐一条街,尤以豪门会所金碧辉煌格外显眼。

秦诗刚刚走到门口,就有服务生迎出来,笑容可掬:“我们这里是VIP服务的,请问女士是哪位VIP客人的嘉宾?”

秦诗不知怎么回答。

服务生上下一打量她,口气有点改变:“那你是来应聘的?”

秦诗摇头。

“女士,不好意思,我们不接待普通顾客。”服务生的口气冷下来。

“是这样,我想打听一件事,是五年前——”

“不好意思,女士,我们是不能泄露顾客的信息的。”不等她说完,服务生打断了她的话。

“那,要成为你们的VIP会员,需要什么条件?”秦诗问。

“入会最低档标准是十万。”服务员回答,顿了顿他又说,“还有就是如果您是我们VIP会员的朋友邀请来的,就是嘉宾,也可以进去。”

秦诗默默地转身走出去。

她的心里充满了挫败感,这样的会所,她连进去都无门,别说打听五年前的事情了。

她有点焦灼地低头慢走,想着用什么法子能至少进去看一看。

猛然回神,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地走到了豪门会所的后门。

她凝望着紧闭的后门,有种想要去敲开的冲动。

就在这时,一辆卡车停在路边,司机下来,敲开了豪门会所的后门。

然后他打开卡车的后厢车门开始往下运啤酒,原来这是送啤酒的车。

司机一个人搬得很吃力,往门里走的时候被台阶绊了下,差点没摔倒。

秦诗心念一动,快步上前去帮着司机扶住了箱子。

“师傅,我帮你一下吧?”她对司机笑。

司机狐疑地看着她。

她连忙道:“我就是看你刚才差点摔倒,就好心帮个忙,我不要报酬的,你放心。”

司机这才放心下来,笑道:“谢谢你哈。”

秦诗帮着司机将十几箱啤酒搬到推车上,然后跟他一起推着啤酒顺利进了豪门会所。

啤酒都放在地下储藏室里,他们将啤酒放好往外走的时候,秦诗对豪门会所交接的负责人问:“请问洗手间在哪?”

“在一楼呢,你上去,在走廊尽头,别乱跑啊!”负责人嘱咐。

秦诗赔笑应了,上楼去。

上去之后,转个弯便看见了长长的走廊。

走廊两边都是房间,门关着。

走廊的灯光有点晦暗,大概是在营造暧.昧气息吧。

一般这种会所,都会有些不可言说的服务。

秦诗仔细观察走廊两边贴着的壁纸,想要从记忆里搜索出点什么,可惜没有对上号。

所有的会所都会有这样的走廊,但壁纸图案却不是记忆中的。

五年了,壁纸会改变,也很正常,自己还是要想法子看看房间里面才好,就算装修会改变,房间的结构应该不会变。

这里的房间,应该都是一样的结构,看其中一间,就能知道跟自己记忆里的结构一样不一样了。

可是这里每个门都关着,自己怎么才能看到里面呢?

正想着呢,忽然前面的门推开了,两个女人嬉笑尖叫着跑了出来,从她身边一左一右地撞过去。

“宝贝们,别跑啊!”一个男人跟着从包间里追出来。

他又高又胖,挺着大肚腩,满身酒气。

他这么一出来,就对上了呆呆站着的秦诗。

愣了下,他笑了:“这个好,自然美女!老子就喜欢自然美的女人!”

说着就过来搂秦诗的肩膀。

秦诗赶忙往后退了几步:“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我跟刚才那两个女孩不是一个职业。”

“不是没关系啊,现在开始是就行。”男人不以为意地靠过来。

跟喝醉的人说不清楚,秦诗转身就快步离开。

谁知没走几步,整个人就被男人从后面一把掀起来扛在了肩膀上。

秦诗挣扎:“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男人“哈哈”一笑,扛着她进了包间,将她扔进了沙发。

“兄弟们,你们看我淘到了什么宝!”他嗓门很大的说。

秦诗连忙翻身坐好,一抬头,看见好几双注视她的眼睛。

她感觉自己成为了动物园里被人参观的动物,内心涌上强烈的不适感。

她从沙发上蹦下来,高声说:“我只是来送啤酒的工作人员,请让我离开。”

“送啤酒能挣几个钱呢?你陪爷一晚上,爷包你飞黄腾达!”胖男人粗声粗气地说。

他说着过来毛手毛脚,秦诗连忙拍开他的手,厉声道:“你走开,你再过来,我就报警了!”

她的话说完,包间里安静了一瞬,接着爆发出了笑声。

胖男掏掏耳朵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回头对黑色沙发里坐着的男人说:“邵哥,她说要报警耶!哈哈哈!”

秦诗下意识顺着胖男的目光看过去,对上了一双冰寒的眼睛。

男人穿着黑色西装,但里面似乎没穿衣服,露出古铜色的脖颈。

他脸部线条硬朗,一道伤疤斜在眼角,唇角勾起的时候,透着几分痞气。

秦诗几乎是在与他对视的刹那,就确定了这个男人在包间里处于领导地位。

“你要想报警,请随意。”男人冷冷开口。

“你们如果强迫,就是犯法,就算我今晚逃不过,我迟早也要报警!”秦诗朗声说,说完又真诚地看着他,“我不想找事,我只是帮忙来送啤酒的,你们放我走吧?”

周围静悄悄,就连刚才扛秦诗进来的胖男都不吱声了,大家都在等着男人发话。

男人眯了眯眼,看向胖男:“你喝醉就抢女人,这毛病要改了!”

“是,是,邵哥,我这就改!”

他说着毕恭毕敬地对秦诗鞠了个躬:“不好意思,美女,我送你出去。”率先转身就往外走。

秦诗转头扫了包间一眼,跟着胖男出去了。

一个中年女人急匆匆跑过来,撞了秦诗一下都没顾上道歉,径直推开了包间的门:

“邵总,不好了,小少爷……”女人的话音随着关闭的包间门消失了。

秦诗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又继续往前面走。

出去的路上,她在自己的记忆里搜索。

觉得包间的结构跟记忆里的有点相似,看来真的是豪门会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