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千夜楼战骁(爆辣媳妇就惹我)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爆辣媳妇就惹我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爆辣媳妇就惹我》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甜麻酱烧饼”,主要人物有卢千夜楼战骁,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夜深人静时,睡在里屋的千夜悄然睁开眼,用早就准备好的小别针扎破手指,鲜红的血滴在玉佩上千夜静静地等待着,此时内心竟毫无波澜,这次千夜清楚地看见一抹白光钻进自己额头,不同的是这次玉佩没有被千夜压碎,而是不见了,对,就消失了里屋床上的千夜也跟着消失了千夜来到曾经匆匆一别的空间里没有仙气飘飘,没有梦幻,就那么真实的展现在千夜眼前八角楼台还在,层数依然看不清,明明不高,就是看不清但门楼上的字千……

小说:爆辣媳妇就惹我

作者:甜麻酱烧饼

角色:卢千夜楼战骁

火爆新书《爆辣媳妇就惹我》是由网络作者“甜麻酱烧饼”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内容概括:没事吃他两颗花生米呀,呛他两句话呀,还跟着老爷子学学毛笔字儿,吹吹笛子啥的。当时不明白,现在想来,小千夜有意无意做的那些事应该都是想亲近这个不苟言笑的爷爷。不过终究以失败告终,关系破不破裂的也没啥太大区别。说是结婚不叫他,狠话放了,但还请他去了…

爆辣媳妇就惹我

第4章 不一样的爷爷 免费在线阅读

千夜听见大铁门响了,自行车的声音越来越近,是爷爷回来了,不知不觉都中午了,爷爷现在岁数不小改教体育了,就带着学生们活动活动,没课时总能早回来一会儿。千夜没出屋,趴在大窗户上向外望去。爷爷还是记忆中的爷爷。千夜不知为什么,上辈子和爷爷虽说也不咋亲近,但是自己总是有意无意想亲近爷爷。没事吃他两颗花生米呀,呛他两句话呀,还跟着老爷子学学毛笔字儿,吹吹笛子啥的。当时不明白,现在想来,小千夜有意无意做的那些事应该都是想亲近这个不苟言笑的爷爷。不过终究以失败告终,关系破不破裂的也没啥太大区别。说是结婚不叫他,狠话放了,但还请他去了。说是逢年过节不过去,结果还是拿着礼过去了。哎,小千夜长成大千夜,怕也没明白她自己的心思吧。

看着爷爷推着自行车越走越近,千夜就定定的看着,看着爷爷把自行车靠墙上,突然,千夜爷爷猛地回头,看向千夜的方向,就像一束精光射向千夜,。千夜淡淡的回应,没有闪躲,还扬起嘴角,可爱的笑起来迎向爷爷。老爷子又看了两眼低头继续停好自行车,就像刚才啥都没发生,那束精光也是错觉。可千夜此时内心非常疑惑,这个爷爷怕是,不是曾经想象的那个爷爷吧,就凭那个眼神,千夜经历了上辈子才淡定的接住。嘿嘿,有意思,就是时间太短有些不确定。“爷爷你回来啦!”千夜继续趴在窗户上微笑,还挥了挥手,大声冲爷爷喊。老爷子停好车推门进屋,洗洗手,就坐在床上,床边是个大方桌,伸手拿起自己的小酒壶,黑漆漆的估计是个铁的吧,细细的嘴子,瘦小的壶身,那壶口的盖子真像一顶小帽子。这深秋的季节还能温温酒。再配上他专有的花生米,这就吃上了。千夜从里屋出来也坐在方桌前,“爷爷你回来啦,昨个儿我头晕不舒服,我爸妈让我休息两天,爷爷你下午去学校,帮我和老师请个假呗。”千夜笑嘻嘻的。等老爸老妈请假,根本没影,估计扭头就忙的忘了。老爷子头没咋抬,撩起眼皮看了看千夜,闷闷来了一声,嗯。真够简单的的。千夜看了看老爷子手边的花生米,捏起一颗就放进嘴里,边嚼边说“爷爷你这儿的花生米咋这么香,我爸买的没这好吃。”说着又捏了两颗。老爷子这下正眼瞧了瞧千夜,还略微怔愣了下。要知道没人敢轻易吃老爷子的花生米,奶奶不吃,儿子们是不来,孙女们更别想!其实老爷子从来没说过不让人吃,但孩子们就是不敢。千夜淡定地吃了一颗,又两三颗的,老爷子没吱声又低头嘬着小酒。这时奶奶也回来了,热了热菜和那黑不溜秋的馒头?端上桌就准备吃午饭了。

爷爷家就这样,爷爷啥活都不干也不会干,都是奶奶忙里忙外的,还种地卖菜。现在爷爷挣工资了生活还算不错,放早几年全凭奶奶赚钱,爷爷挣工分呢还。日子也算越来越好,老师待遇是不错的。不过无论多会儿,奶奶也啥不让爷爷干,听婶子说原来奶奶怀孕大个肚子还上房修房顶呢。真不知道她咋知道的,一天天瞎掰的比真话多,谁知道真假。不过奶奶确实能干,也真疼爷爷,所以就现在这样喽。千夜看着那馒头实在下不去手,奶奶家不缺吃食,就是奶奶这厨艺吧,也就限熟了,整的啥都发黑,菜也是黑的,酱油一倒就成了,没啥味道好评价的,硬说的话,就是难以下咽,尤其啥好吃的都吃过的千夜,真是无比痛苦啊!

“奶奶,我身体还不大舒服,没啥胃口,喝点茶糖就行了,给我泼点行不?”千夜对茶糖还是很怀念的,其实就是淀粉里放点红糖,开水一冲,和现在藕粉一个样,不过当时的淀粉品质好啊,沏的茶糖还是很好喝的。这个茶糖,奶奶可是一般不给喝,舍不得。其实奶奶啥都舍不得,有啥就藏起来,坏了才吃。想起来那蛋糕放的长毛了,扣扣表皮还能吃的样子,一言难尽啊。哎,话说回来那会儿的老人都有这个通病,舍不得病。“嘿嘿,好不好么我的亲奶。”千夜耍宝,这辈子可不吃倔的亏了!“行行行,奶奶给你泼去,等着啊,这得开水,奶再烧点水去。”千夜奶奶从来都不着急吃饭,就一直忙乎忙乎的,别人快吃完她才来吃。千夜就懒懒的坐着等,眼神时不时瞟下老爷子,难道想错了?爷爷还是那个不讨喜的老头子!千夜又抓了一小把花生米,哼,上辈子不给吃,这下看我吃不穷你。说起这花生米还真是千夜的心病,越不给吃越想吃,害的千夜上辈子兜里总是放点花生米。可总觉得味儿不对!还是老头子的好吃!千夜故意吧唧吧唧吃着。茶糖也来了,一顿饭就这么解决了。老爷子吃完饭把花生米塞茶杯盘里,那会儿都有个大铁盘子,水杯茶杯的都放里面。老爷子这还不是不让吃,哼,上辈子就被他这样子给唬住了!这辈子不可能,塞哪也白塞!

“爷爷别忘了给我请假啊,两天,两天的假就行。”千夜对着准备骑车上班的爷爷大声说。两点多睡了一觉的爷爷终于上班走了,比学生们走的早点,他怕人多,路上不好骑车。其实就个村能有多大,村西头就是小学校,五分钟就到了。村里也有中学,在村东头。当时千夜都是在村里上的。教学质量是不错的。这小宁村其实是近郊,离市区不远,村里也不穷,周边村的都来这边上学。千夜正琢磨去市区上学还是继续在村里上。不过现在千夜脑子还不太够使呢,再淡定也有些乱,想不了那么多,先得搞清楚玉佩的事!对!今晚就搞!必须搞清楚!千夜手揣进兜习惯地摩挲着玉佩。

晚上千夜没回自己家,就住在爷爷家,爸妈也没来找,那时候没电话,不过都知道,就没来找。爸妈没事也不爱来爷奶家,和叔叔家关系一般。千夜能在爷奶家住,也是因为两个姑姑都不在家,那时候有纺织厂,都去那上班,不回来住。卢爸排行老大,叔叔老二,两个姑姑老三老四,我总叫老姑和小姑,有人说老姑就是小姑的意思,我还管他呢,叫的顺口就行。叔叔家也生的闺女,比我小六岁,人都说老卢家断根了,都是丫头片子,这辈子我看未必吧。两个姑姑未婚。人员不多不复杂,复杂的是人心啊。不知咋的都处不好,上辈子也就和小姑来往密切点,其他连数都不带凑的,和没那人一样。两位老人在世时亲戚们还能打个照面,老人不在了,家族就散了吧,谁认识谁呀!穷整得?还是理念不同?还是女人多了事多整得?反正真是处不来,还不如邻居。这辈子千夜感觉也够呛。顺其自然吧,主要看爸妈,他们不受委屈想咋咋的,千夜懒得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