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仙婿叶晨唐凝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叶晨唐凝霜)无双仙婿最新小说

“叶晨”的《无双仙婿》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司徒家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外人不清楚,他们自己还不清楚吗?光是一个夏家,他们就难以招架能撑这么久,已经算是勉强“难不成,我们就真没办法对付夏家么?”司徒北山眼中闪过一抹暗恨他恨高高在上的夏家,更恨叶晨!可他也不想想,要不是他们司徒家率先对叶家下手,能招致今日的祸端么?“就算咱们家能结识那样的存在,你觉得,夏家会放过我们吗?”司徒玄越重重地喘了一口气不过半个月,他就从那个意气风发的司徒家家主……

小说:无双仙婿

作者:叶晨

角色:叶晨唐凝霜

热门小说《无双仙婿》是作者“叶晨”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家主,你是有决断了?”唐守礼笑眯眯道。唐守业气定神闲的,喝茶品味,漫不经心道,“人都说了,亏了的,他赚。”“你急什么?”“赚不回来,再说不迟……”“唐守业,你是傻了!”唐守礼闻声便骂,俩小娃子,一个瘸子,一个退伍女兵,这俩人拿什么赚150亿。可转念一想,赚不回来,是好事啊…

无双仙婿

第9章 窝囊废 免费在线阅读

张口瘸子,闭口瘸子的……唐凝霜心里十万个不舒服。
她纤长睫毛下,那一双凤眸中透出十足冷漠,且一步不让的护着叶晨。
“够了。”唐守业淡淡一声,呵止全场。
“家主,你是有决断了?”唐守礼笑眯眯道。
唐守业气定神闲的,喝茶品味,漫不经心道,“人都说了,亏了的,他赚。”
“你急什么?”
“赚不回来,再说不迟……”
“唐守业,你是傻了!”唐守礼闻声便骂,俩小娃子,一个瘸子,一个退伍女兵,这俩人拿什么赚150亿。
可转念一想,赚不回来,是好事啊。
唐守礼不由干笑出来,意味深长的,打量着唐守业,“老三,这是家族大事,得有规矩。”
“多久赚回来?赚不回来,怎么办!”
“这个……”唐守业故作迟疑,沉吟半晌,竟丝毫没有替女儿出头的意思。
“谁的错,谁负责。”
“对吧,闺女?”
唐凝霜点点头,“一年……”
“笑话!”唐守礼当然不肯。
他讥讽道,“一年时间,耽搁唐家多少……里里外外,那就不是150亿了!”
“半年!”唐凝霜脱口而出。
一句话,也让唐守礼笑掉大牙,“好,就半年!唐守业,你有个好女儿啊。”
刹那之间,所有人都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半年赚150亿有多难?
十万亿级的垄断企业,半年的纯利润可能是几百亿……但这几百亿,要分给n个股东!
唐凝霜一没有十万亿资金后盾,二没有技术……不,她除了叶晨,一无所有。
她拿什么赚150亿!
唐琦明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开口就骂,“唐凝霜,你脑子让狗啃了?”
“仪表堂堂的司徒北山,你不嫁,非要跟这个窝囊废。”
“叶晨,你怎么好意思坐在这……是个带把的爷们?蹲着尿尿的东西!”
诚然,就是叶晨,成全了唐守礼父子的狼子野心。
叶晨挨了骂,心里也是百味陈杂……他十分明白,半年赚不到150亿,唐家易主!
唐凝霜把一切,都赌在了他身上。
当然,也是唯一的路。
不赌……唐守礼,乃至半数唐家人,依旧会用这150亿发难,胁迫唐守业退位。
唉。
心中怅叹,叶晨脸上却没有一丝波澜。
他只浅笑道,“走了。”
唐琦明一番表演,无人欣赏且被漠视,眼中汹涌着冷意,“凝霜,你可别后悔。”
后悔?
就算受了叶晨的连累,唐凝霜也无怨无悔。
这是她选的。
可,因为自己的任性,连累了父亲……唐凝霜心湖刚泛起一丝酸涩,就被温暖的手安抚了。
叶晨坐在轮椅上,一侧身,握住了唐凝霜推轮椅的手,“放心。”
“咱有小秘密。”
说着,叶晨又捏起三根手指,催动了青囊灵息……没有烟,却有一片绿叶,在叶晨指头上飞旋。
唐凝霜一笑,又怕被人看见,赶紧捂住了叶晨的手,“油腻小哥哥,这么自信呢?”
“必须的。”叶晨吹嘘了。
摆在桌面上的,藏在暗里的……叶晨可仰仗的,只有青囊心经。
图腾女子的手段,堪比雷霆……她挫败了司徒,也打破了叶晨的计划。
“霜儿,你在唐家,应该挺委屈吧?”一上车,叶晨就迫不及待的问,
唐凝霜一瘪嘴,唠家常似的,说出了心中不忿,“我爸爸抓着大权,我做什么拥有什么,都会有人妒忌。”
“一开始,我挺在乎姐妹兄弟情的。”
“我也知道,我是家主的女儿……所以,我去当兵,宁可泥巴堆里翻滚,也不碰家里生意,我不想争。”
“可,一点没用。”
“我交朋友,被说成是笼络人心,我给爷爷拜寿,叫阿谀奉承,我不交不处只礼貌待人,那就是口蜜腹剑!”
“挺累的。”
让一步,别人就逼一步。
人善,被人欺啊。
“好,先去夏家。”唐凝霜在唐家并不快乐,叶晨对唐守礼他们出手的顾虑,也就少了。
他把那图腾女子的名片,递给了唐凝霜。
唐凝霜一愣,“不先看看阿姨?”
这个阿姨,指的是叶晨的母亲。
自从救出妹妹,叶晨还没来得及去看母亲一眼。
“看了,也治不了……缺点珍贵药草。”说着,叶晨看着平片,“那女人家里,肯定有。”
图腾女人叫夏雨,丫头性子高冷,也有相匹的家世……究竟多牛,说不清了。
那天她出现时浩大的声势,傻子也知道它牛。
夏家是罕为人知。
但其底蕴,可从纹理之间窥探。
夏雨给的地址,是闹市中心一家小茶楼……就这样不起眼的小馆子,却挂着稀世珍宝,米南宫的《砚山铭》。
茶馆老板得知是夏雨安排……竟约了私人飞机,直奔夏家祖地。
夏家祖地,在云城郊外,一山下小村。
村中,有老树繁茂。
有蜿蜒清泉从山上来,绕村成溪流。
有燕舞鹰啼。
有不属于人间的静谧。
世外桃源?
叶晨第一感觉是如此。
这三日之约,提前履行……夏雨也没半点激动,只道一声‘来了’。
她身上有拒人千里之外的冷,高高在上,就如同帝王家接待乡下客人……
无论言语多客气,她身上,都流淌着‘我贵你贱’的优越感。
似乎,还有些‘洁癖’似的嫌弃。
“不该问的,别问。”
“不该看的,别看。”
“鬼门针,学到了第几针?”
叶晨一瞬明白了。
付钱治病,夏家与他,没有半点人情。
而且!
夏雨的询问里,透出一个隐晦的信息……青囊医术,未必能治好病人,叶晨心有猜测,便转口反问,“学到第几针能救人?
鬼门针,只是青囊心经里的一种针术。
但在夏雨口中,它似乎是至高奥义。
也真如此。
夏雨眼里有希冀,脱口而出,“六针。”
旋即,她又露出失望神色,“你这年岁,也悟不出第六针……”
“到了再说吧。”
“别乱看!”
注意到叶晨四下张望,夏雨便挑着眉头,严肃提醒,“快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