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让我看看谁造谣说我是神仙(苍非道苍非道)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盗墓:让我看看谁造谣说我是神仙最新章节列表

《盗墓:让我看看谁造谣说我是神仙》是作者 “苍非道”的倾心著作,苍非道苍非道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吴邪见苍非道脸色有异,安慰道:“你身手这么好,那墓里有海猴子应该也不用怕,我们有枪,不拖你后腿儿”苍非道听见了盗洞这个词,抿了口烧酒想确认一遍:“其实你们是盗墓贼?”王胖子非常惊讶:“难道你不是吗?”苍非道锐利的看向阿宁:“你找我合作不是打捞沉船,然后捞好处吗?”阿宁也有些惊讶,都已经达成合作也没必要伪装,阿宁搞不清她到底是哪的人了,只略有尴尬道:“我以为你知道”苍非道满头问号:“你不说我哪知……

小说:盗墓:让我看看谁造谣说我是神仙

作者:苍非道

角色:苍非道苍非道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盗墓:让我看看谁造谣说我是神仙》,作者是“苍非道”。作品无广告版精彩截取:”水池里忽然冒起水泡,跳出一个白花花的人,嘴里还骂着差点憋死。随后又跳出一个身形修长且精瘦的人,呼了口气问道:“这里是左边还是右边。”“左边。”吴邪惊喜回应,连忙拉了一把…

盗墓:让我看看谁造谣说我是神仙

第8章 奇门阵法 免费在线阅读

吴邪肉眼可见的有些失落,心说果然神仙是不愿意和凡人打交道的。

一旁的苍非道习惯性的蹙眉看他,不解的摸了一把长剑‘动极’:“起灵他们要过来了。”

吴邪听完拿着手电,看了眼四周,叹了句做工道:“什么时候。”

“现在。”

水池里忽然冒起水泡,跳出一个白花花的人,嘴里还骂着差点憋死。

随后又跳出一个身形修长且精瘦的人,呼了口气问道:“这里是左边还是右边。”

“左边。”吴邪惊喜回应,连忙拉了一把。

这一拉就看见张起灵手腕的黑印子,吴邪变了脸色,先问胖子什么情况。

胖子边说边比划,苍非道听出了个大概,他们把水舀出来后,发现那异型尸体里面还有一个小的,而且这棺材不是墓主人放在这的,底下有个盗洞。

胖子正寻思风水大败的问题,旁边的张起灵被里面的小东西抓住了,两个人觉得打不死,就顺着过来了。

“我说妹子,你没说里面还有一个啊。”胖子平复呼吸,瞅了一眼苍非道。

苍非道除了科普并发扬道教的情况下,一般不怎么解释,当即一愣:“我以为你们是看见了才盯了那么久的尸体。”

三人:“……”

胖子刚要吐槽,只听身后水池触发了机关,露出一条通道。

胖子率先下去,直喊着有洋文。

吴邪不服过去一看,还真是洋文,两个人研究起来。

“你们不能下去,底下的秘密不是你们能知道的。”张起灵忽然开口,一个翻身跳下十几米深的下一层。

他又往下跳,几下消失在水雾里。

苍非道刚才拉他衣角没拉住,担心这种地方有危险。

“我去看看。”说完一个利落翻身,以炁护体稳稳落在底下。

胖子莫名沉默了下:“他俩跟轻功似的,你也别冲动跟着跳,咱俩慢慢走下去吧。”

刚要往下跳的吴邪:“……”

张起灵听见身后有动静,转头就看见苍非道略有担心的向他走过来。

不是探究秘密,而是担心他的安危。

张起灵不懂为什么她对自己一个人陌生人担心,到底是没说话,蹲下去查看石碑,看了半天发现身边没人。

转头看去,那人还站在那里看着他不动,见他看过去,只是微微一笑。

似乎她下来只是为了保证他的安全。

实际上苍非道对这些所谓的秘密一点兴趣都没有,她压根就不是这个世界人,甚至和这个世界的时代都格格不入,没有任何联系。

她只是尊重人,不会去看别人试图隐藏的秘密。

跟下来也只是不忍看见有人在她面前死亡。

吴邪和胖子陆陆续续的下来,询问张起灵想起什么没有,接着又和胖子讨论这个石碑的内容。

苍非道本来误打误撞的跟着盗墓,已经很抵触了,并没有参与讨论。

“非道,你怎么看天宫这件事。”吴邪扭头看向沉默不语的苍非道。

苍非道只淡淡的回了句:“只是人造宫殿而已,非九天之上的玄都天界。”

吴邪点头赞同:“那倒确实,凡人真能进去天上属实不切实际。”

“那你去过没有?”胖子随口问了句。

“我只是个普通人,相信科学。”苍非道心说自己就是上面下来的,可惜隔阴之迷,元神被识神夺位,只能慢慢修。

所幸以前的修为还属元神,现在修的也会叠加上去,不然得哭死。

“这科学我是信不下去了。”吴邪笑道。

“明白事物原理,就是科学,说起来科学这个称呼才是后来的,在古代道士就是科学家,孙思邈,李白,王羲之等等很多。”苍非道看着他们捣鼓来捣鼓去,无聊的挽了个剑花:“当然,坑蒙拐骗的也有,注意辨别。”

胖子忍不住插话:“的确这样,但是现在有个问题,这石碑我一个字看不见啊。”

苍非道终于结束了她的待机动作,上前查看一圈,好看的雾灰眸子露出几分兴趣:“这应该是阵法。”

“具体的我不太清楚,我的机关连入门都算不上,但是阵法我还是可以的。”

阵法未必都是用法术,也可以是利用奇门结合成类似机关一样的方法。

这边苍非道三人研究着怎的解开,另一边的张起灵却坐到角落里,眼神呆滞,充斥着不安:“二十年前的事情,我想起来了。”

苍非道感觉有些不对劲,这人也不是修仙的,怎么会容颜未改。

尽管对陌生世界俗世的事并不感兴趣,苍非道依然听完了张起灵讲二十年前发生过的事。

大概就是张起灵加入的考古队也来了这个海底墓,他发现一些瓷器上面画有建造宫殿的过程,还被亲了一口。

苍非道听到这的被戳中笑点,忍不住笑了几声,她生的极美,长相稍微有些锋利,性子又素来清冷沉稳,顶多也是礼貌笑笑,眼里没什么笑意。

平日里给人触碰不到的不存在感。

这一笑眉目舒展,如冰雪消融,像是完美无瑕的画忽然活了起来。

“吴小纯情别看仙女了,人家小哥给你讲故事呢。”胖子拍拍吴邪的脸。

吴邪脸皮薄,脸色通红的恨不得钻地缝去:“死胖子,你说什么呢?”

苍非道倒是不扭捏,只问了张起灵一句接下来呢?

张起灵看着她笑意未褪的脸,顿了顿低头继续讲。

无非也是进入到了这里,吴三省开始对着石碑扭捏的梳头,结果发现这里竟然是巨大的奇门机关阵。

“我就说是阵法吧!”苍非道有些激动,猛的一拍大腿。

她难得见到比较厉害的奇门阵法。

胖子嗷的一声:“拍偏了拍偏了。”

吴邪被逗笑,提了一嘴:“这个我记得是四千三百二十局,后来黄帝看懂一千零八十局,到了张良那会儿七十二,世界流传的只有十八局。”

胖子似乎是灵机一动,道:“哎妹子可是道士呢,应该会奇门吧。”

只入道八个月左右的苍非道:“…奇门没点其他数术做基础还真学不来,以及我只入道八个月左右,没那么大本事。”

“能做到多少?”吴邪问。

“只能分辨出方位,奇门就算在道门也是数理奇门,大家都用来算卦了,没太多人摆阵法。”涉及到现状,苍非道解释了两句。

平常大家打架很少费时间费精力的去做阵法,看起来很厉害很恶心人,但灵界里大家都有神通,布阵的时候就被人家发现了。

比如她闺蜜生前没进月朗山庄的时候,就实验过刚学的阵法。

撅着屁股,嘴里念着口诀,挨个按照方位放好。

然后房东的老公盯了好一会儿,操着东北口音:“妹儿啊,你整几块五颜六色的石头块子嘎哈捏?”

所以通常也只是在自己布些防护阵,绝大多数要么斗法,要么硬刚。

苍非道顺口说了这件事,笑着说的,胖子和吴邪笑完发现,她眼里分明透着悲伤。

她沉默了下,按照张起灵说的那样,优雅的在石碑前梳头发,果然瞥到了三条首尾相连的鱼。

胖子在苍非道旁边排队等着,而另一边吴邪在和张起灵争论他三叔的问题。

苍非道站起来,换胖子去看。

她想着,当初她把安荼推出月朗山庄的时候,安荼就已经身受重伤,不得已这才调尽体内的炁推她们三个出去。

她有祖师爷可怜,安荼身后的护法恐怕无法救她。

忽的心情低迷起来。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