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独宠:禁欲总裁诱拐小奶狐(鹿卿沈初岭)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盛世独宠:禁欲总裁诱拐小奶狐最新章节列表

《盛世独宠:禁欲总裁诱拐小奶狐》主角鹿卿沈初岭,是小说写手“夏梓楠”所写。精彩内容:无奈的沈初岭将她抱了起来,让她坐在自己怀里,轻轻地将她脸颊上的泪珠拭去“不哭了,嗯?”耳边传来的醇厚的低沉声音让鹿卿停止了落泪鹿卿抬头看着面前这张无可挑剔的脸颊,忍不住开口道:“你怎么比我哥哥长得还好看?”心脏微微跳动,并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小狐狸从未谈过恋爱,并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沈初岭看着怀中女孩略带痴迷的眼神,低头在她耳边诱哄道:“喜不喜欢哥哥?”“喜欢”没有丝毫犹豫,鹿卿直截……

小说:盛世独宠:禁欲总裁诱拐小奶狐

作者:夏梓楠

角色:鹿卿沈初岭

《盛世独宠:禁欲总裁诱拐小奶狐》小说是作者“夏梓楠”的倾心力作。以下是《盛世独宠:禁欲总裁诱拐小奶狐》内容介绍:想起卧室里的小狐狸,沈初岭根本不想跟她分开,可是事情太过于严重,他看着面前的陈林说道:“准备一下,明天去S国。”陈林立刻走出书房,去准备S国的事情。沈初岭则是在书房内又待了会,心情烦躁的他点了根烟,直到抽完这根烟才朝卧室走去。看着在床上打滚的女孩,沈初岭心中万般不舍,怎么就要分别了?他拿出手机给陈林…

盛世独宠:禁欲总裁诱拐小奶狐

第9章 第九章 免费在线阅读

书房内,陈林看着面前的男人满脸阴鸷的表情,心中一颤,不过他还是挣扎着将自己要说的事情说了出来。

“爷,S国公司出事了,最近S国突然冒出一家公司,处处跟我们作对,我们公司的系统也被人入侵,股票也在下降。”

听着陈林的话,沈初岭垂眸看着手中的文件,没想到他的本事还不小,估计又是老头子在背后支持的。

“爷,这事我们怎么处理?”陈林看沈初岭没有说话,紧接着又问了一句。

想起卧室里的小狐狸,沈初岭根本不想跟她分开,可是事情太过于严重,他看着面前的陈林说道:“准备一下,明天去S国。”

陈林立刻走出书房,去准备S国的事情。

沈初岭则是在书房内又待了会,心情烦躁的他点了根烟,直到抽完这根烟才朝卧室走去。

看着在床上打滚的女孩,沈初岭心中万般不舍,怎么就要分别了?他拿出手机给陈林发了个消息:“准备一台新手机。”

为了能跟小姑娘天天视频,收起手机后,沈初岭走进卧室,径直走向床边,伸手将裹在被子中的鹿卿抱入怀中。

正在翻滚的鹿卿突然腾空起来,吓了一跳,当她落入一个冰凉却夹杂着烟味的怀抱后,蹙了蹙眉。

沈初岭看着她的小表情,抬手在她眉心按了按:“怎么皱起眉头了?”

“你身上的味道好难闻。”似乎为了表达自己的不满,鹿卿还往旁边拱了拱。

看着小姑娘满脸嫌弃的表情,沈初岭低头在自己身上闻了闻,刚才的烟味还留在身上,怪不得这么嫌弃自己。

他轻轻地将女孩放下,抬腿朝浴室走去。

鹿卿听着浴室里传出的水声,心里美滋滋的,这个男人总是会照顾自己的心情,她刚才明显感受到,从外面回来后,他的心情就很差。

她低头思索了下,决定还是哄哄他。

半个小时后,沈初岭从浴室走了出来,宽松的浴袍不经意地搭在身体上,腰间的腰带松松垮垮地系着,鹿卿一时竟然看呆了。

沈初岭没有想到,原来小姑娘也是贪爱美色啊,他抬手将头发上的水擦了擦后,抬步朝床边走去,俯身压在小姑娘身上。

“宝贝,口水快流出来了。”说罢,顺带在她唇边擦了擦。

身下的女孩脸颊瞬间爆红,她侧头不再看他,伸手推着沈初岭的胸膛,声音娇柔道:“起来。”

看着她害羞的模样,沈初岭原本极差的心情都变好了,他将她柔软的手按在自己的胸膛上,轻声诱哄道:“光看怎么行,卿儿不想摸摸吗?”

想到上次的触感,鹿卿的心开始痒痒了,手也不自主地在他胸膛上动了动。

呜呜呜,这狐狸爪子我不要了,一点都不矜持。

虽然她心里是这么想的,但脸颊依旧是通红的,手也停在了他的胸膛处,没有乱动。

感受着小姑娘突然停下的手,沈初岭继续低头在她耳边哄着,低沉好听的声音传出:“宝贝,再摸摸,我帮你。”

说罢,他抓着鹿卿纤细的手腕,一如早上那般,让那只柔软的小手在自己的肌肉上抚摸。

手掌滑落到腰间的时候,松松垮垮的腰带散开,浴袍敞开。

“原来宝贝喜欢这样摸啊。”

他将浴袍又敞开了些,把被子掀开,直接躺了进去,伸手揽住女孩的腰肢往怀里带了带。

从他诱哄完之后,鹿卿的脸颊一直透着红晕,手掌不受控制地在他腹肌上抚摸着,耳边一直回荡着沈初岭低沉沙哑的嗓音。

沈初岭强忍着身体的难受,心想,看来得早点把小姑娘拐回家来。

正当他思考用什么方法的同时,鹿卿的手随着腹肌移动,突然沈初岭身体僵在了原地,小姑娘的手感觉到男人的身体逐渐变得滚烫。

看她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沈初岭滚烫的大掌立马抓住她作乱的小手。

“宝贝,不能再乱动了。”声音沙哑得不行,眼神充满欲火地盯着眼神懵懂的鹿卿。

此时的鹿卿丝毫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她身子微微向后仰,红唇微微抿起,奶声奶气的声音带着不满道:“真小气。”

鹿卿不满的声音让沈初岭心中欲望升高,他看着鹿卿,将她扣在自己怀里,轻咬着她的耳朵:“卿儿想继续摸吗?那就后果自负。”

因为明天要离开她身边,沈初岭今晚有些不受控制,更何况小姑娘也有想法。

他松开了鹿卿的手腕,甚至连带着浴袍也半脱不脱的披在身上,让小姑娘可以更加肆无忌惮地抚摸。

想到刚才那处触碰到的地方,鹿卿心中疑惑不已,她抬手轻轻地来回抚摸着,柔若无骨的小手让沈初岭闷哼一声。

突然,小狐狸的脑子中闪过一些内容,那是哥哥给她从外面带来的绘本,上面说过男人的身体部位以及跟自己妻子要做的事情。

鹿卿的身子瞬间僵硬,连带着手都僵硬了,不知道该上还是该下,沈初岭感受到了小姑娘的局促和僵硬。

“宝贝,怎么不继续了,嗯?”声音沙哑带着性感,最后的一个“嗯”字扬起的尾声让鹿卿警铃大作。

顿时,她想将手收回来,可是沈初岭怎么会给她机会,立马将她的手朝下按住,鹿卿立马双眼瞪大,这还是人吗?

“嘶。”沈初岭没想到能被小姑娘折磨到这种程度。

鹿卿听着耳边的呼吸声越来越沉,越来越急促,感觉快要哭出来似的,她委屈的声音道:“你松开我。”

声音小的如同蚊子般,看着突然怂了的小姑娘,沈初岭轻笑一声:“刚才不是还说我小气吗?”

没有得到回应,他又继续说道:“我说了给你摸可以,后果自负。”

说罢,他将她柔软的小手握在手心,翻身压在小姑娘的身上,滚烫的薄唇准确无误地落在她娇嫩的唇瓣上,这个吻来得凶猛又热烈。

鹿卿感觉到身上男人紧绷的身体,难受地扭了扭身体,没有想到身上的男人越发凶狠,手臂环绕在她的腰间,控制住她不让她乱动。

即将缺氧的女孩嘤咛了一声,身上的男人终于舍得松开她,只是他的唇瓣落在了小姑娘纤细白嫩的脖颈处。

双眸黑沉沉地盯着那片雪白的脖颈,总觉得缺点什么。

想罢,他低头,薄唇落在她的脖颈处,留下一个又一个红痕,只听身下的女孩见娇柔的声音响起:“你干嘛,好疼,你欺负人。”

最后,沈初岭终于从她的脖颈处抬起头,看着她雪白的脖颈上落下的点点红痕,心中满足不已。

“宝贝,这次放过你。”

他从小姑娘身上翻身下来,将她紧紧地扣在怀中,跟自己紧密相贴着,只有这样才能压下心中的欲火。

等到从S国回来之后,小姑娘就是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