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俊采林霜地(天降难胜竹马)免费阅读无弹窗_天降难胜竹马陈俊采林霜地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陈俊采林霜地是现代言情《天降难胜竹马》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回到家,林霜地把书包一放,跟厨房里初夏打了一声招呼,就上楼了她在门口按了半天的门铃,门才打开了,是陈星驰开的门林霜地赶紧扶着陈星驰坐在沙发上“你伤养的怎么样了,阿姨还没回家吗?”“她去超市买东西了,我现在没事了,就是有点行动不便,其他没大碍了”“怎么不多住几天院”“医院人太多了,烦,还是家里舒服点”“你别任性啊,身体最重要”“放心吧,我现在没事了”林霜地给陈星驰倒了杯热水,又削了……

小说:天降难胜竹马

作者:城郊野村

角色:陈俊采林霜地

现代言情文,千万不要错过“城郊野村”的《天降难胜竹马》。概述为:第二节课下了,大家都要去楼下操场去做课间操。林霜地和木有枝手挽着手,一边下着楼梯,一边开心的聊着天,英语老师说今天晚自习要给大家放电影,可把大家给高兴坏了。因为住校的缘故,一个星期才回一次家,学校也把学生的手机收上去了,周五才把手机还给学生。所以,一听到晚上要放电影,每个人都异常的兴奋…

天降难胜竹马

第9章 又见面了 免费在线阅读

窗外下着小雨,滴滴答答。

丽安的九月就是这样,一下雨就在整个空气中弥漫着湿润的气息。

学校的开放走廊也是湿漉漉的,尤其是刚打扫完卫生,地板被拖后,好久都干不了。

每个人下楼梯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滑倒了。

第二节课下了,大家都要去楼下操场去做课间操。

林霜地和木有枝手挽着手,一边下着楼梯,一边开心的聊着天,英语老师说今天晚自习要给大家放电影,可把大家给高兴坏了。因为住校的缘故,一个星期才回一次家,学校也把学生的手机收上去了,周五才把手机还给学生。

所以,一听到晚上要放电影,每个人都异常的兴奋。

两人兴奋的讨论着晚上的要放什么电影,丝毫没有注意脚下。

就在这时,不知道谁不小心的推了一把林霜地,本来地就很滑,林霜地又被推了一把,脚下一滑向下摔去。木有枝一只手扶着扶梯,一手挽着的林霜地,她想用力拉着林霜地,结果还没用手抓住,林霜地就滑下去了。

木有枝“啊”一声。

林霜地原以为要结实的摔一跤,结果并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不知被谁提住了她的后衣领,让她没有摔下去,但是被勒得有点呼吸不过来。

林霜地转过头,看到一个长相妖孽的男生朝着她笑。

这人看着好眼熟。

“嗨,美女,我们又见面了,真有缘啊。”男生放开了林霜地的衣领。

林霜地终于被松开,大口大口的呼吸,差点就被勒死了。

等她终于平息下来,终于想起了这个男生,这不是上次用篮球砸她的男生吗,没想到竟是他救了自己。

“同学,谢谢你。”

“同学?你忘记我叫什么了。”

林霜地记得他好像说过,但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那你记清楚了,我叫易城,高一(5)班的,可不要再忘记啦。”

“易城,谢谢你,这次多亏有你。”

“那你准备怎么报答我的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吗?”易城用调侃的语气说道。

“哎,你可不要占我们霜地的便宜哦。上次你篮球砸到了她,今天你救了他,算是扯平了。”木有枝不服气的说道。

“行,那就扯平了。我们互不相欠了,那我们交个朋友总是可以吧,毕竟我们这么有缘。”

三个人朝着楼下走去,易城继续说道:“我都自我介绍了,你们叫什么名字。”

“这……”林霜地其实不是很想和易城做朋友,她总觉得这个人虽然救了她,但是他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不是诚心的人。

“不是吧美女,你怎么这么小气啊,不就知道个名字吗,我又不会吃了你。”

“好吧,我叫林霜地,这是我的朋友,木有枝。我们是高一(8)班的。”

“林霜地……木有枝……果然美女连名字都是好听的,再见了,两个美女,下次见。”

易城向两个人挥了挥手,朝自己班的方阵走去。

林霜地和木有枝也朝着自己班方阵走去,准备好做早操。

在学校的日子总是那么难熬,却是那么短暂,转眼又到了周五回家的日子。

原本是林霜地爸爸和麦枳阿姨轮流来学校接她们放学的,结果爸爸今天加班,麦枳阿姨照顾陈星驰,没时间来接她,她就一个人坐车回去。

林霜地想着既然坐车都要路过陈星驰住院的地方,那就先去医院看看他,不知道一个星期了,他的伤口恢复的怎么样了。

她在医院的门口买了陈星驰经常喝的麦香味鲜牛奶,就去住院部看他了。

然而去到病房里,才发现陈星驰竟然没有住在病房里,原本他住的地方是一个60、70岁的老大爷。难道坐错了吗?

林霜地去问了护士,才知道陈星驰今天一早就办离院手续,回家养伤了。

林霜地骂骂咧咧,回家也不给自己说一声,害自己白跑一趟。

不过陈星驰这么快就回家了,是不是意味着她的伤好的差不多了,这就太好了。

林霜地又赶紧去坐公交车回家。就在她出医院大门,准备往前走100米坐公交车回去的时候,却看到了易城。

只见他从一辆迈巴赫下来,此时的他换下了校服,穿上了一身褐黑色的休闲服。

虽然只是一身普通的休闲服,但是他又高又瘦,却把它穿出了不一样的味道,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

易城也看到了林霜地,只是他一改在学校的吊儿郎当的模样,格外的认真。

“你怎么在这里,你生病了还是家人生病了。”

“我来看我的朋友,他受了伤。你是……?”林霜地第一次看到易城认真的模样,说实话还是有点不习惯。

“我……”易城顿了顿,才继续说道:“我是来我的妹妹。”

说道妹妹,易城脸上挂满了忧伤。

林霜地也是有点无措。她安慰道:“放心吧,你的妹妹一定会没事的,我的朋友他已经出院了,相信你的妹妹一定会马上 好的。”

她朝易城笑着,手上做着加油的姿势。

易城苦涩的笑着:“嗯,她一定会没事的,谢谢你。”

林霜地告别了易城,看着公交车来了赶紧跑去。

易城看着林霜地坐车离去,然后才迈着长腿向一栋楼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