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免费阅读沾染她后,暴戾战爷偏执人设崩了佚名(温时禾战谦辰)_沾染她后,暴戾战爷偏执人设崩了佚名(温时禾战谦辰)免费小说全本

精品现代言情《沾染她后,暴戾战爷偏执人设崩了佚名》,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温时禾战谦辰,是作者大神“温时禾”出品的,简介如下:主角是温时禾战谦辰的叫做《沾染她后,暴戾战爷偏执人设崩了》,这本的作者是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内容主要讲述:…《沾染她后,暴戾战爷偏执人设崩了》第24章免费试读看她笑得那么亲切,不像是装的……

点击阅读全文

沾染她后,暴戾战爷偏执人设崩了佚名

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沾染她后,暴戾战爷偏执人设崩了佚名》,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温时禾战谦辰,是作者“温时禾”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战谦辰抬眼看向她,嘴角带了一抹似有若无的笑,“那儿那么偏僻,你去那儿干什么?”温时禾快要疯了。这个男人有什么话不能直接问吗?非要这么一点儿一点儿地跟她玩心理战?“那附近有所孤儿院,我……我去看看。”她想,凌非最多知道了她去过孤儿院,至于她跟李院长说了些什么,凌非应该不知道。那自己不说应该也没关系…

沾染她后,暴戾战爷偏执人设崩了佚名 在线试读

《沾染她后,暴戾战爷偏执人设崩了》免费阅读!这本书是佚名创作的一本言情,主要讲温时禾战谦辰的故事。
讲述了:…《沾染她后,暴戾战爷偏执人设崩了》免费试读战谦辰这样子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甚至让温时禾一瞬间有些怀疑,是不是那个叫凌非的帅哥没有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他。
可是仔细一想又不对。
凌非是战谦辰的人,怎么会不告诉他?自己在他面前撒谎显然是不明智的。
这么想着,温时禾把今天差点儿遭遇车祸的事说了出来。
战谦辰坐到了沙发上,架着腿,盯着自己不断摩挲的指腹,语气淡淡地问:“在哪儿出的车祸?”终于还是问到这个了。
温时禾背在身后的手握成了拳,说出了地址。
战谦辰抬眼看向她,嘴角带了一抹似有若无的笑,“那儿那么偏僻,你去那儿干什么?”温时禾快要疯了。
这个男人有什么话不能直接问吗?非要这么一点儿一点儿地跟她玩心理战?“那附近有所孤儿院,我……我去看看。”
她想,凌非最多知道了她去过孤儿院,至于她跟李院长说了些什么,凌非应该不知道。
那自己不说应该也没关系。
毕竟如果连这个都说了,那她就离掉马不远了。
好在战谦辰没有再继续追问了,只是“嗯”了一声,又说:“以后出门,带上司机。”
温时禾咽了口唾沫。
战谦辰这是在警告她。
她低着头不敢看面前的男人,“嗯,我知道了。”
战谦辰没有再说话,打开了电视看财经新闻。
温时禾本来想跟他问问孤儿院那块地是不是真的要拆迁,可是想到两人现在的情况,她把到了嘴边的话又憋了回去。
她不想继续跟战谦辰尬聊,所以回了自己房间。
温时禾认识的贵族子弟不多,想探听到孤儿院那块地的消息就很难。
她本来想给叶程阳打电话,可是想到今天在学校才利用了叶程阳,而且他们现在也不适合来往得太频繁,所以她打消了这个念头。
可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却先响了,屏幕上显示着的,正是“叶学长”三个字。
温时禾的手颤抖了一下。
她不知道叶程阳给自己打电话是有什么事,但在短暂的犹豫之后,还是把电话接了起来。
“叶学长……”温时禾刚刚喊出一个称呼,那边就传来了叶程阳略显激动的声音:“时禾,你怎么样?没事吧?”温时禾微微一愣,“叶学长,你怎么这么问?”“刚刚……”叶程阳本来想把医院的事告诉温时禾,可是话到了嘴边又被他咽了回去。
他怕吓到温时禾。
他不知道秦茹到底做了什么,他也问过秦茹,但是秦茹不肯说。
可是能让战谦辰做出那种事,说明秦茹肯定不是犯了点儿小错那么简单。
思索了片刻,叶程阳才说:“我刚刚突然有点心绪不宁,不知道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所以打个电话问问。”
听温时禾说话的声音,应该没什么大事。
而且今天秦茹的状况很明显就是战谦辰想给秦茹一个教训,但是如果温时禾真的出了事,按照战谦辰的性格,他不会做得这么轻巧。
想到这儿,叶程阳放心了,不等温时禾说话又说:“你没事就好。”
温时禾被叶程阳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笑着说:“我当然没事了。”
想到自己刚刚在苦恼的事,温时禾说:“对了,叶学长,正好我有件事想问你。”
一听温时禾有事要问自己,叶程阳立刻说:“什么事?你尽管说,只要我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
温时禾于是把孤儿院那块地的事说了。
可叶程阳听了却有些犯难,“这个……我们家地产涉及得不多,不过我妈应该认识这方面的人,我去帮你打听一下。”
温时禾本来以为叶程阳知道什么,现在听说他还要利用母亲的人际关系去打听,赶紧说:“不用了,叶学长,不用那么麻烦……不麻烦,你放心,有消息了我马上通知你。”
温时禾的心里涌起一阵感动,“谢谢你,叶学长。”
她不知道的是,这话被一门之隔的战谦辰听了个清清楚楚。
战谦辰本来是看温时禾脸色不好,所以想上来看看她,到了门口听到她在打电话,所以就没有进来。
却没想到,就听到了这些。
叶学长?倒真是学长学妹的关系。
可是她和叶程阳说话的语气……战谦辰转身,下了楼。
……有了战谦辰的嘱咐,温时禾不敢一个人随便乱跑了,出门必然都有司机陈叔陪着。
尤其后来她听周姨说因为她自己走掉了,差点儿出事,战谦辰以失职为由扣了陈叔一个月的奖金,温时禾觉得对不起陈叔,更加不敢撇开陈叔。
战谦辰听凌非的汇报,知道温时禾现在这么听话了,觉得有趣。
这个小女人……这么心软,那岂不是弱点一大把?温时禾有课的时候就去上课,没课的时候就老老实实待在庄园里,叶程阳一直没有给她答复,她就上网查一下相关的信息,可是什么都查不到。
她心里有些烦躁,想去花园里看看花,谁知一下楼,就看到周姨脸色煞白地捂着心口扶着墙喘粗气。
温时禾赶紧过去,扶着周姨问:“周姨,您怎么了?”“没什么,温**,我这就是老毛病犯了。”
周姨说。
温时禾顿时想起来她来庄园的第二天,周姨似乎也有过这样的情况。
她当时让周姨去医院做检查,周姨说有时间再去。
可是看样子,她是到现在都没去。
她跟周姨问了,果然,周姨说自己一直没时间,所以拖到了现在。
温时禾峨眉紧蹙,神色凝重地看着周姨,“周姨,您这样不行的,万一拖出什么问题来怎么办?”周姨苍白着脸笑了笑,“我一把老骨头了,还能拖出什么问题来?庄园里这么多事呢,我实在是走不开。”
温时禾在心里把战谦辰骂了几遍。
那么多佣人,多叫两个来主楼会怎么样?什么都让周姨一个人做,周姨请假都请不了。
扶着周姨去沙发上坐下了,温时禾说:“我给您把把脉吧。”
上次温时禾只是随意给周姨诊治了两下,周姨的情况就好了很多,而且温时禾为人客气乖巧又有礼貌,周姨心里对她很喜欢。
现在听她说要给自己把脉,周姨当然不会拒绝,笑着就把手递了过去。
温时禾三根指尖搭上周姨的手腕,仔细感受了片刻,微微蹙眉。

小说《沾染她后,暴戾战爷偏执人设崩了佚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3日 pm12:01
下一篇 2024年4月3日 pm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