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推荐完结精选我死后,前妻在我墓前痛哭后续(孟书澜顾斯年)_精选我死后,前妻在我墓前痛哭后续孟书澜顾斯年小说免费完结

很多朋友很喜欢《精选我死后,前妻在我墓前痛哭后续》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孟书澜”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精选我死后,前妻在我墓前痛哭后续》内容概括:推荐精彩《精选我死后,前妻在我墓前痛哭》本文讲述了孟书澜顾斯年的爱情故事,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给各位推荐内容节选:…《精选我死后,前妻在我墓前痛哭》第1章免费试读“顾斯年,你活该!”“你这么贱,你……

点击阅读全文

无删减版本的现代言情精选我死后,前妻在我墓前痛哭后续》,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孟书澜,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孟书澜顾斯年。简要概述:”“我们就都解脱了。”……孟书澜说完就回了房间,岳父气得心脏病发作,吃了药才缓和。岳母有些同情的看了我一眼,最终也只是摇摇头上了楼。我跪在雨中,直到天色渐渐发白……最后,她也没有放下她的自尊认错…

精选我死后,前妻在我墓前痛哭后续

精选我死后,前妻在我墓前痛哭后续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推荐精彩《精选我死后,前妻在我墓前痛哭》本文讲述了孟书澜顾斯年的爱情故事,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给各位推荐内容节选:…《精选我死后,前妻在我墓前痛哭》免费试读“顾斯年,你活该!”“你这么贱,你真的活该!”我看着她慢慢转过身,语气冷漠得没有起伏,“等我认错,你不如去死,更简单一些!”6岳母有些不忍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攥住了她的手腕,“澜澜,你就给你爸低个头认个错吧。”
孟书澜却像是被刺痛了一样,声音猛的尖锐起来,“我做错什么了?为什么要我认错?”“我说过一句我喜欢他吗?”“我说过我要嫁给他吗?是你们逼我的!都是你们逼我的!我做错什么了?”“是顾斯年在逼我!是他逼我恨他!”“他该死的!他为什么不去死?!”说着,她转头看向我,眼睛里是深不见底的痛苦,“顾斯年,你去死好了,真的……你死了,我也就解脱了。”
“我们就都解脱了。”
……孟书澜说完就回了房间,岳父气得心脏病发作,吃了药才缓和。
岳母有些同情的看了我一眼,最终也只是摇摇头上了楼。
我跪在雨中,直到天色渐渐发白……最后,她也没有放下她的自尊认错。
也是,她那样的千金小姐,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她怎么会有错呢?往后的一段日子,孟书澜还是到处鬼混。
不是在会所和男模喝酒,就是在酒吧勾搭陌生男人。
结婚一个月,她从来没有在家里待过完整的一夜……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是同情或者嘲讽。
可我早已经麻木了……我这一辈子,早就已经毁了。
毁在六年前的那个雨夜。
头痛得越来越频繁了,连记性也变差了很多。
又一次晕倒后,我来到了医院。
站在医院的病房里,医生犹豫的看我一眼,“小伙子,让你家里人来一趟吧。”
我平静的道:“医生,什么结果你直接和我说,我可以接受。”
年过半百的医生有些不忍的拍拍我的肩膀,“你这资料上不是写着已婚吗,是让你老婆来一趟吧。”
7医生始终不肯对我直说我的病情,我只好打给了孟书澜。
并不是因为我对她抱有什么期望,只是因为她是我名义上的妻子。
无论发生什么,她是有资格替我签字的那个人,“你现在如果有空的话来一趟市二医院。”
电话那头传来闹哄哄的声音,“你说什么?什么医院?”我压下心口的刺痛感,又一次开口,“来一趟市二医院。”
孟书澜忽然放声大笑道,“顾斯年,你又耍什么把戏?怎么,我一直夜不归宿,你被我气出毛病了?”“还是说你要死了?”我呼吸一顿,看着手上的检查单,自嘲的勾唇,“是!”电话那头的笑声戛然而止。
孟书澜的声音停了几秒,然后她笑得更大声,“真的吗?”“那可太好了,什么时候死?记得提前通知我一声,我去给你收尸。”
尽管听过无数次类似的话。
可我握着手机的手仍旧紧了又紧,有些窒息得喘不上气。
“澜澜,他又打电话给你干什么,快来玩啊。”
“烁哥又输了,快来帮他!”孟书澜笑得开心,“马上就来。”
电话下一秒被挂断,只有嘟嘟的声音……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无奈之下,我最后只好找了自己的同门师妹许茹冒充我的家人。
许茹从医生办公司里出来时,眼眶微红,“顾学长,你真的不和你家里人说说吗?”“或许还会有办法……”7还有什么办法呢?脑瘤,手术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二十。
还真让孟书澜说中了,我活不了多久了。
她会高兴的吧?毕竟她那么想我死。
我回到公寓的时候,孟书澜正挽着江景烁的手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她的裙摆被掀到了腰间,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外。
加上空气中浓重的气味。
不难猜测出刚刚这里发生过什么。
听到声响,孟书澜侧过头来,江景烁朝我扬了扬眉,然后将孟书澜揽得更紧了一些,“澜澜,你老公回来了呢。”
“啧……”孟书澜的目光停在我身上,又看了看我身边的江茹。
过了一会儿,她猛地推开江景烁,从沙发上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我面前,“顾斯年,你居然敢带女人到这里来?”说着,她又嘲讽的笑道,“我还以为你能演多久呢?怎么,这就装不下去了?”孟书澜的眼眶微红,放在身侧的手微微颤抖。
可她脸上却始终是那样傲然的样子……像是一只浑身的刺都竖起来的刺猬。
我看了看她,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江景烁,“你不也带了人回来吗?”在孟书澜惊诧的眼神中,我缓缓开口,“孟书澜,我们离婚吧。”
她的脸色瞬间煞白,连身体都微微晃了一下。
我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你不是一直嫌我烦吗?我答应了,我放你自由。”
“你喜欢江景烁,我成全你们。”
孟书澜死死的盯着我,像是要从我脸上看出什么。
豆大的泪珠从她眼中滚出,“顾斯年,你敢!”她抬起手,猛地一巴掌扇在我脸上,“你现在收回你刚刚说的话!!”“我可以不和你计较。”
我被她打得脸微微偏向一侧,孟书澜又往前一步,“顾斯年,你听到了没有!”她素白纤长的手指紧紧揪着我的衣领,整个人面目狰狞,“我让你收回你刚刚说的话!”就在这时,江景烁走到她身后揽着她的腰,朝我笑道,“澜澜,这不是正好吗?你们离婚,我娶你啊!”孟书澜猛地挣开江景烁的怀抱,朝他怒吼道,“滚!”我看了一眼已经被他们弄得乱七八糟的公寓。
在心底里叹息了一下,拉着许茹往外走。
“孟家的钱,我一分都不会要,离婚协议我会让人拟好寄给你,后天我们去民政局把手续办了。”
孟书澜不敢置信的看着我,“顾斯年,你来真的?”“就为了这个女人,你要和我离婚?”8她抬手指向我身后的许茹,脸上的两道泪痕让她看上去有几分柔弱。
我站在门外,一只手搭在门把手上。
只觉得有些疲惫。
“孟书澜,这不是一直期望的吗?”“我成全你,不好吗?”说着,我缓缓将公寓的门合上,就在只剩下一条缝隙时,孟书澜忽然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顾斯年,你别后悔!”孟书澜深深的看着我,用一种我看不懂的眼神……我离开公寓后回到了之前的老房子。
许茹帮我收拾了一下,她有些不忍的看着我,“顾学长,今天的事情,我不会和任何人说的。”
“如果有任何需要我帮助的地方,你随时联系我,我已经帮你买了一周的菜放在冰箱里了……”我站在窗边,看着马路对面那辆熟悉的跑车。
“谢谢你,许茹……”许茹摇摇头,红着眼转身,“我先走了顾学长,你好好照顾自己。”
我坐在沙发上,头又开始痛起来。
一些脑海深处的记忆涌现。
十九岁的孟舒容站在槐花树下,手上拿着一张CD,“斯年,送给你,生日快乐。”
画面一转,又变成了十九岁的孟书澜,蹲在窗边仰头看我,“顾斯年,这周末我们去爬山吧?”她坐在轿车上,双手扒着车窗,“顾斯年,明天圣诞节,我们去参加学校的换装舞会吗?”……“顾斯年,开门,你开门!”木制的门被拍的碰砰作响,孟书澜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顾斯年,你开门!”9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又如潮水般褪去。
我将门打开,门外是一身白色西服的孟书澜,她身后站着我熟悉的孟家律师。
“顾先生。”
孟书澜狠狠瞪了律师一眼,“我让你开口了吗?”说着,孟书澜一把推开我,径直走了进来。
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然后大手一挥。
律师朝我点了点头,然后从公文包里抽出一份文件,“顾先生,这是孟小姐让我拟的离婚协议。”
我伸手接过,还没来得及翻开,孟书澜便在一旁开口,她轻轻的抚摸着手上的镯子。
“顾斯年,我们离婚,你只能净身出户。”
那只镯子是孟书澜二十岁生日那年,我攒了三个月打工挣来的钱给她买的。
她接过礼物时只轻飘飘的看了一眼,瘪了瘪嘴,“顾斯年,我二十岁生日,你就送这个给我啊?”“你也真没有诚意。”
她有些不高兴的撅了撅嘴,然后便随手让佣人收起来了。
从那以后,我从来没有见她戴过,也没有见她拿出来过。
她从小被捧在手心里,什么也不缺。
这样的东西,自然是入不得她的眼的.我以为,早就被她随手扔进哪个角落里落灰了……孟书澜看向我,眼神平静得像是一汪无波的湖水,“你听到了吗?”“我们离婚,你只能净身出户!”“还有……你别忘了,你当初和我爸爸签了协议,一年内离婚,你得自动辞去孟氏总经理的职务!”我点点头,将一张银行卡放在孟书澜面前,“我所有的存款都在这张卡上,明天,我会向孟叔辞去孟氏总经理的职务。”
孟书澜点了点头,她嘴角微微勾起,“行!顾斯年,原来这几天,你对我不管不顾,是在憋大招啊。”
“好呀!”“离婚!我求之不得!我们明天就办手续!”她在协议上签下字,然后大步离开。
第二天,我们很快办完了离婚手续。
民政局门口,孟书澜将镯子随手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顾斯年,我们今天开始,桥归桥,路归路。”
我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放在口袋里的拳头缓缓松开。
孟家二小姐和赘婿顾斯年离婚的消息很快便在圈里传遍了。
短短三天的时间,人人都知道,孟书澜身后的那条狗终于被她甩掉了……在孟书澜的口中,她得到了解脱。
我拿着车票,坐在候车室里。
看着候车厅的电子大屏幕上,孟书澜一身高定西服,身边是一身浅蓝色西服的江景烁。
不同于往日的吊儿郎当,江景烁的脸上是郑重又认真的神色,“各位媒体朋友,我和书澜不日将会举行订婚典礼,到时候一定邀请各位。”
“另外,我将于明日上任孟氏集团新任总经理,希望大大多多关注孟氏集团推出的新产品……”江景烁的眼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之色,他的手搭在孟书澜的腰上。
孟书澜一双桃花眼紧紧的盯着摄像头,“感谢各位媒体朋友一直以来对孟氏集团的关注,未来,我会和景硕一起,让孟氏集团更上一层楼……”10孟书澜坐在办公室内,紧紧的盯着手机。
现在顾斯年身无分文,她不信他不回头来找她。
这么多年,顾斯年一直跟在她身后。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她的人生里没有顾斯年。
尽管,她总是在羞辱他……用最恶毒的话去伤害他……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孟书澜猛地将手机扣在桌上。
“澜澜……”江景烁穿着一件大红色衬衫配西裤,胸前的扣子只草草的扣了几颗,看上去带着几分混不吝,“等下去泡吧吗?”孟书澜抬起头睨他一眼“我让你进来了么?”江景烁往前走了几步,毫不在意的笑了笑,“你让不让我不都进来了么?再说了,我都是你的未婚夫了,还在意那些干什么。”
说着江景烁就走到孟书澜身边,一把将她揽进怀里,另一只手捏着孟书澜的下巴,俯身就要吻下去。
孟书澜心烦意乱,闻到江景烁身上的香水味只觉得一阵恶心。
她猛地推开江景烁,抬手便扇了他一个巴掌,“滚出去!”江景烁愣了愣,忽然看着她讥讽的笑了一下,“孟书澜,你在我面前还装什么良家妇女呢?你浑身上下哪里我没看过?”说着,江景烁又伸手去拉孟书澜,要去掀她的衣摆。
孟书澜躲闪不及,顺手拿起一旁的花瓶朝着江景烁头上砸去。
砰的一声,花瓶碎裂,瓷片掉落满地。
江景烁捂着头后退一步,暗红色的血液从他头顶留下。
他狰狞的看着孟书澜,“孟书澜,你不要忘了,是你自己找上门来的。”
“你现在装什么装呢?”孟书澜怒视着他,“江景烁,你也不过是我的玩物罢了,你还真的痴心妄想做孟氏的上门女婿?”“要不是我孟书澜,你算哪根葱?”说着,孟书澜按下内线电话,“保镖,来把江总带出去。”
江景烁被保镖驾着拖了出去,孟书澜没有注意到他眼神中的阴冷。
她自顾自拿着手机坐下来。
点亮屏幕,上面赫然是她和顾斯年的婚纱照。
十天。
整整十天了。
顾斯年一点消息都没有。
蓦地,孟书澜忽然想起那天,顾斯年给她打电话。
那时候她正和江景烁他们在酒吧里疯。
顾斯年给她打电话的时候说了什么?医院孟书澜的心猛地一跳,她拿起手机拨出电话,“查一下顾斯年的行踪。”
11没过多久,电话那头的人回了电话,“孟总,顾先生已经离开江城了。”
孟书澜的手紧握成拳,可还是因为心慌而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顾斯年离开了江城……他离开了江城……他曾在孟舒容墓前发誓,不到要死的那一天,绝不会离开江城的。
“他在哪?”“这……孟总,因为您之前吩咐过,不管是谁都不能给顾先生提供任何帮助,所以没有人注意顾先生的行踪,所以现在暂时……还没有查到顾先生的去向……”孟书澜只觉得心口猛的一痛。
她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马上找,派人去找,一定要找到他!”“是!”孟书澜失魂落魄的走进车库,她怎么也想不通,顾斯年为什么忽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说离婚就离婚,说消失就消失。
孟书澜刚拉开车门,就被一棍子敲晕了过去。
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顾斯年守着发高烧的她一整夜,顾斯年在她的‘威逼利诱’下帮她写作业,顾斯年打了很久的工,用赚来的钱给她买了一个镯子。
那年她生日,她约顾斯年去南山看流星雨。
可是那天,顾斯年发生了车祸。
而且那晚,没有流星雨,孟舒容也跟着她去了南山。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姐姐,也喜欢顾斯年……可是就在争吵间,山上出现了一帮混混。
为了让她跑,孟舒容被活活折磨致死……后来,她发了几天几夜的高烧,患上了严重的心理疾病。
再醒过来的时候,是孟舒容的葬礼。
孟书澜忘了很多事,也忘了,顾斯年有多爱她。
因为心底的愧疚,她记忆错乱,一直固执的认为。
顾斯年爱着的,是自己的姐姐……这么多年,她一直都在恨他,一次又一次的羞辱,折磨他。
一次又一次,拒他于千里之外……“顾斯年……斯年……”孟书澜猛地睁开双眼,从梦里惊醒,却只看到了满目的白。
12“澜澜。”
孟母轻轻的拍拍她的手,“好些了吗?”“妈,顾斯年呢,顾斯年呢?”孟书澜被江景烁找的人打晕,好在及时被保镖发现救下来。
她昏睡了整整三天。
此刻,她面色惨白,脸上身上都是汗水,病号服也湿了绪多。
像是刚刚从水里捞起来一样。
孟母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有些哀婉的叹息了一声,“你这孩子……唉……”看到孟母的反应,孟书澜如梦初醒,“妈,你知道什么是不是?是不是?”孟母从一旁拿过一份文件,递给她,“你自己看吧。”
看到诊断报告四个字时,孟书澜的心猛地一沉,她颤抖着手将那张纸张从文件袋里抽出。
明明是轻飘飘的两张纸,可看到上面的字时。
孟书澜只觉得手中的纸有千斤重。
怎么会呢?顾斯年那么健康的一个人。
怎么会得这么重的病。
他一直都好好的,什么事都没有。
他一定是骗她的,一定是苦肉计。
孟书澜的手止不住的抖,她猛地拔掉手上的输液针,赤脚踩在地上,“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假的。”
“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孟书澜因为起身太急,一阵头晕目眩。
刚站在地上便眼前一黑摔倒在地……可闭上眼的那一瞬间,脑海中便浮现了顾斯年的样子。
“妈,顾斯年在哪,我要去找他……”她虚弱不堪,孟母于心不忍,还是缓缓说道,“斯年临行前来和我道别,说是要去什么小镇散心。”
“澜澜,你听妈妈一句劝,事已至此,就放下吧。”
“你们之间,终究是有缘无份……”孟书澜心口一窒,眼泪夺眶而出,“不,不会的……我们会有一个好结局……”“他说过的……他会永远在我身后……”“他不会骗我的……”13我坐在小镇的河边,喝着茶。
最近头痛的越来越明显,记忆也比从前衰退了许多。
医生说是因为脑瘤压迫神经导致的。
也好,慢慢的把所有都忘掉。
或许最后的时光,会过的更舒服……暖暖的阳光洒在身上,我竟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
“顾斯年。”
我听到熟悉的声音时,只觉得有片刻的不真实。
孟书澜穿着一身浅蓝色的连衣裙,原本的长卷发拉直披在肩头。
像极了十八岁那年的她。
只可惜,我们都不是当初的自己了。
我放下茶杯,站起身,擦着她的肩膀往前走……以前的事于我而言都已经彻底过去了。
孟书澜却追了上来,一把抱住我的腰,“顾斯年,我都想起来了。”
“我都记起来了,是我错了……我知道错了……”“顾斯年,你别不要我……”她滚烫的泪打湿了我的衣服,灼得我的心口泛起一阵密密麻麻的疼。
只可惜,一切都太迟了。
我轻轻用力,一根一根掰开她的手指。
“书澜,回去吧。”
孟书澜猛地摇头,“顾斯年……我不……我不要……”我没有回头,而是轻轻的说了一句,“太阳下山了。”
孟书澜没有再追过来……14那年盛夏。
孟书澜曾说,我是她的太阳。
如今,我说,太阳下山了。
她一定明白我的意思。
我回到客栈里不到一个小时,头便传来了剧痛感。
就连医生开的止疼药都不起作用了。
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
孟书澜派人给我送来了不少东西。
吃的穿的用的,还有一封信。
信笺上只有短短的一行字,“顾斯年,以前你守着我,往后我守着你。”
我其实并不恨她。
只是累了。
连恨的力气都没有了,所以不爱,也不恨。
以前还会决定痛,可是过了这么久。
仅存的爱意也被消磨殆尽。
到最后,只希望两不相欠。
我将信纸收回去,轻轻放在桌上,然后收拾好东西,离开了客栈……15天刚朦朦亮,孟书澜便从梦中惊醒。
她梦到了姐姐。
孟舒容站在向日葵花海里,轻轻的摸她的脸。
“澜澜,你要和斯年好好的,姐姐永远祝福你们。”
她还梦到了顾斯年,他笑着和她道别。
他说他不恨她,只是累了……孟书澜擦了擦眼角的泪,快步跑到顾斯年的房间门口。
“顾斯年……”“顾斯年,你在里面吗?”客栈的服务员打开门,“这位小姐,你找这里的住客吗?这位先生昨晚退房离开了……”孟书澜的脸一瞬间血色全无。
她转过身往外跑,可站在客栈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孟书澜倏然落下泪……他说他不恨她。
可他,却永远的将她隔绝在他的世界之外。
茫茫人海,她要去哪里找他……一年后,小镇的河边。
孟书澜手上拿着一张照片,遇到人就问,“请问你有没有见过他……”“请问你有没有见过他……”可她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早已经没有顾斯年了。
16孟书澜番外看到顾斯年的墓碑那一刻,她的双腿一软,就要跪在地上。
孟书澜的秘书将她扶住,“孟总……”孟书澜微微摆了摆手,强撑着一步一步往前走。
走到顾斯年的墓前,看到上面的那张照片。
孟书澜双膝一弯,重重的跪在地上。
那是二十二岁她抬手抚上墓碑上的名字,手腕上的刀疤还那么明显骇人顾斯年她爱了这么多年,恨了这么多年的一个名字。
孟书澜忽然就笑了,“顾斯年,。”
笑着笑着,又落下泪来。
泪水混着雨水,让她看上去愈发单薄。
“顾斯年,我错了……”“为什么,你不等我了。”
“你一次也不肯来我梦里,你还在怨我,是不是?”孟书澜将自己的脸贴在墓碑上,痛哭失声。
可是,再也不会有人回应她了。
热门小说《我死后,前妻在我墓前痛哭》试读结束,阅读全文向上看

小说《精选我死后,前妻在我墓前痛哭后续》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3日 pm12:11
下一篇 2024年4月4日 am10:54